吾弟

吾弟今岁十三,正是初一的少年郎,前日他数学老师发了一份月考成绩单,吾弟别的没学我,数学差这一点倒是与我极像,这次考试都没及格。或许是同情他周末一回家被爸妈知道了考试成绩免不了进行一番思想教育,我想起和他嬉戏打闹、有泪有笑的这些年,不由得生出许多感慨。

吾弟是超生的,爸妈那时候交了两万多罚款,总算让他有了个户口。吾弟小时候也是生得极为可爱,圆溜溜的脑袋圆溜溜的眼睛,躺在摇篮里睡得最熟,我至今仍记得有次趁他没醒,我还偷偷亲了他一口,好似奸计得逞似的。我比他大了九岁,所以吾弟一两岁的时候,我正是小学生一个。据我妈回忆,小时候吾弟特别喜欢被人放在摇篮里拉着走,所以我每每回家,都爱去拉着他玩,一大一小,笑声不断。后来长大了,我本是不记得这档子事了,妈妈偶然一提起,我不由得双手扶额:原来曾经自己也是这么幼稚的一个孩子。

吾弟上幼儿园时,我初中,正是青春期的躁动反叛时期,所以那时候欺负他不少。吾弟那时候也小,一天到晚就想着和其他孩子往外逛,在家一刻也闲不住。可那时我似乎是个脾气极为暴躁的姑娘,每次吾弟不顺我意,或是吓他,或是打他,搞得在家里,吾弟最怕的人就是我了。或许因为那时候吓他不少,吾弟后来特别容易哭,做作业哭,口头教育得重了些他也哭,一点也不像个男子汉。

在他幼儿园时期发生过一件事,让我至今也觉得不安:有回他又跟着几个熊孩子出门玩,我回头找不见人,叫了好几声终于发现了他,当时不知怎得就很生气,我跑了过去,拉着他一只胳膊要回家,可是他又一个劲不肯跟我回去,我一时气急,说了声“那你就出去逛吧”便一下将他胳膊放开,他一时没站稳,所以摔倒了,而且牙齿还碰到了一块石头上,一时间鲜血直冒。而我呢,却是在回头走了好几步之后,听人叫“出血了”才发现他受伤了。吾弟后来门牙长得不太好,我总觉是因为被我摔了这一下的缘故。一想起自己小时候不懂事干得这些事,我总觉得是我害了他的牙,害了他如今这还是动不动哭鼻子的性格。

吾弟小学时,我高中,因为在县城读书,一个月回去一次,所以很少和他玩闹了。现在想来,高中时候我和他的记忆少得可怜,除了每次回家不忘给他带上些好吃的外(顺便也带给自己),我实在记不得和他有过什么交流了,大概那时候,总把学习、成绩放在心头,忽略了这个还是喜欢和一群熊孩子往外逛的弟弟了吧。经历过高考之后填志愿的迷茫之后,我开始觉得人有一个梦想是件极为重要的事,所以我开始留意吾弟的兴趣爱好,启发他想想自己长大了想干嘛。有段时间他喜欢拆家里各种没用的钟表,我就和他聊机械制作;隔段时间又发现他味觉灵敏,总爱点评我妈做的菜做得好不好,我又觉得他日后做个厨师也极好;我爸和我爷爷都是医生,我后来想了想,承袭祖业,似乎听起来很不错。可是这终究不过是个姐姐的各种臆想规划,我连自己的路都还没想好要怎么走,吾弟的人生,我又怎么想得通透。

如今我大学快毕业了,吾弟也终于升上了初中,也似乎正在走入我曾经走过的青春叛逆期。如今每每打电话回家,总得听不少我妈的抱怨,玩手机啊照例喜欢出去逛啊,家里人说他几句,说得急了,他便是一句大声粗鲁的回应,很不听话。寒假回家,我本想尽我这老姐姐一点余力,辅导下他的课程和作业,他也很少听进去了。唉,历史总是这样的相似,虽然爸妈一个劲地希望我能带着他进步,可是如今离家远去,我除了安慰父母一两句,提醒他们要注意怎么跟吾弟交流外,实在不能提点他的方方面面了,况且吾弟还不一定领情。虽则如此,想到我曾经走过的那些日子,只能说他的成长,也终究要在风雨后吧。

以前觉得家里多了一个孩子是分享了专属于我的许多关爱,可是看到吾弟正走过的这些日子,我也好像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想了满满的提点告诫,却不知怎么说他才懂。姐姐长大了,弟弟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长大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