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重骑青海湖。

序:

  六年前,我环骑了青海湖,但是,却留下了两个小小的遗憾。一是没能骑行完环湖路的全程,缺少了刚察到西海、金沙湾到甲乙村的这两个路段;二是队长川川因为临时有事提前结束环骑,成了我们骑行团队的遗憾。

  六年后的这个夏季,又是我们准备长骑的时候。在拟定计划之前,我给队长提了三条骑行路线的建议:环台、东蒙、环湖。后来,我俩思考了很久,觉得环湖比较好。第一、这是条熟悉的路段,比较放心,可以切实的召集朋友;第二、环台时间有点长,单在台湾岛就要15天,不少人的假期不够;第三、东蒙太远,来去就占了不少的时间;第四、我俩都想把那点点遗憾弥补起来。于是,重骑青海湖,就成了我们今夏的骑行目的。当然,我还有点小小的私心:儿子14岁了,也爱好骑行,为了检验他高原骑行的能力,这是个相当好的机会。

  很快的,我俩确定了参加的人员,除了我俩之外,还有六人:队长夫人川嫂、月明和她19岁即将入藏当兵的侄儿小宇、老徐、老汪、我儿子小衡。随后,又很快地确定了具体的行程,提前一个月买好了来回的车票。又提前半月,通过我在兰州的朋友,将单车寄到了兰州的一家单车店里。

  重骑青海湖,就这样开始了,相信这次会有和前一次不同。

青海湖边

D1、2(上午):乐山-兰州,无骑行。

  卯中起,豆浆油条,辰时与衡即出,的士入高铁站,川等四人已至,六人遂合影。片刻入站候车,哦尔登车。四十而出,迅疾无声,车内空调凉爽,乘姐服务好。车速198,半时辰,入成都,出站即下地铁,老汪、小宇来电,约好会合地。约巳时二刻,出地铁,入火车北站前一米线店二楼,俟汪宇。

  未几两者入,遂点米线,又下楼购干粮等,约午时一刻,进站入车,午时中,车发而出。于一号车箱中遇一小学同学,携妻带子,欲到青海游玩,乃叙聊许久。一夜无事,第二日,车过陇西,见站台有老子和李世民像,不解,疑二人皆为此地人。巳时中,车抵兰州,刚入站接。

  欲饭羊肉,以口蹄疫告,遂乘车过河,抵一拉面馆,馆内豪华,不输嘉州顶级酒店。后义亦到。顷刻,牛肉上,肉嫩酥软,味正纯美,小菜清凉润滑,入口生津;继之,拉面入席,众皆而食,筋道可口,汤浓香醇。

  饱食乃歇,遂装汪车。出,奔单车店,各各取车,店主热心,送水。乃谢过刚、义、店主,取道滨河北路西去。

准备出发

D2(下午):兰州-河口,骑行50公里。

  时天晴,约二里,路左现黄河铁桥,乃上过街天桥而赏。续行,舍小西湖大桥,仍溯河向前。掠七里河大桥,路多有卖桃者,乃停而食之,小宇、小衡到军区大门拍照。

兰州黄河大桥

  又行一刻,取道西沙大桥,入南岸国道109,路烂,车多,灰大。未几,过109、315分路口,路渐好。小半时辰,渐抵新城镇外,于路右咀冰棍,至爽。过桥,又入河北,三刻之后,抵河口乡而歇。路口有瓜卖,便宜凉甜,剁而分之。

  与川议,定宿此地,往返之后,寻得唯一店家,乃入院停车,上二楼而歇。房中电视为手按调频,小衡首见,稀奇。院内缺水,不得冲淋,只得擦洗一番。晚饭炒菜,后与川嫂、老徐战“二十七”至半夜。上楼入睡,甚热,小宇、小衡皆无奈不得睡。强忍躺下,不得,出而纳凉;夜深,复入,迷迷中入睡;后半夜,温降,遂翻身扯被。

D3:河口-洪川,骑行110公里,后搭车约60公里到西宁。

  仍卯中起,装车而出,食拉面,仍味美。出,即离黄河,沿湟水溯右,一坡,随意而上。下之,速超50。过达川,入平安镇而歇,路右有台球,遂起兴小玩。约三 十里,抵花庄,多有农车装菜而过。歇息之时,查手机充电器遗河口,懊恼一番。出,川嫂久未骑车,腿不适,欲搭车,月明愿陪之。乃与川拦车,许久,得一大巴,让二女搭至海石湾。

  续行,购得一充电器。又行,入红古,渐正午,午饭拌面、羊肉,小衡吃得甚香。饭后二十里,入海石湾,车站外寻得二女,其欲再搭车至乐都。此地属甘肃,无车入青海,乃求得一面的,先搭之青海之民和。余六人续骑。

  十四里,穿省界,至民和,与川入城寻二女,嘱四人先行。一刻后,于车站中搞定二女搭车,遂出城追四人。

到青海了

      天晴生热,骑行中耗水甚多。约十里,路口有瓜摊,前四人留有半瓜,乃大咽解暑。又行,国道与高速并走。约四十里,出修路处路口右,上坡,得一西宁返空车, 司机主动求搭车,乃与川商议,考虑二女情况,定直到西宁。遂急联系二女,弃宿乐都。单车入货箱,乃发车向前,二十里后,追得四人,皆上车。又入乐都,寻得二女。吾与二女乘大巴,剩五人八车,搭返空车入西宁。

  辰时中,入西宁,老汪寻得一宾馆,干净便宜房大。晚饭,众均食好。小衡又玩店外摇摇车。

  今日川嫂不适,搭车前行,加之昨多行四十里,遂提前一日到西宁。此亦好,环骑则可多一日机动。

D4:西宁-西海镇,骑行122公里。

  昨夜睡的甚好。仍卯中起,川队早已检查各车,各人亦整装待发。今日为此行最难一天,二女搭车至西海。

  沿互助中路西行,天晴,饭稀饭。过火车站,入旁之汽车站,寻得大巴司机,塞入二女单车,六人遂询路出城。于城郊一超市购得干粮水若干,过一路口,入国道109向前。多巴前,路边食瓜,小衡玩单反,简单教之。

  出多巴而不查,路渐生缓坡。几弯几绕之后,入湟水峡谷,未几,穿湟源界牌。时月明短信,告出湟源路,查地图,即为计划之路也。许久,过1995公里牌处,为小宇留影,又十里,2000公里处,为小衡留影。

国道109的2000公里处

  午中入湟源,上一坡,右现丹噶尔古镇,城中行人甚少,车亦不多,高速通行后,即如此。穿城,打尖之际,月明来电,虽定西海住宿,但价甚高。西宁至此,百里,加之上坡,且烈日当头,老徐、老汪、川队俟饭之际皆入寐。

  日昳而出,穿三里修路,复上109线,日头甚高,坡亦渐起,骑行较昨日更累。约二十里,入一加油站小寐,望远处,蓝天耀眼,白云渐生,初现高原之景也。出,上坡不止,又约二十里,穿一隧道,于路旁一林中小歇,遇两三骑友,闲聊几许,时月明又来电,住宿重选,价宜干净,遂以告川队。又二十里,过金滩乡。继 之,得一大片菜花地,金黄夺目,异于四围,遂停车而摄。

小衡和小宇

  良久,凉风渐大。二里,得一水库,离海晏不远矣。沿水库左行,大雨突至,皆披雨具而骑,片刻,雨云远去,老汪胎忽漏气,加气续行。又五里,过海晏县城,汪胎无气,遂补之。又十里,顶夺目斜日,戌时入西海。

  于环湖东路口会川嫂、月明。有一车,停于人行道上,年轻女司机求问宿处,原西海此季住宿紧张,此女带女儿租车来此,寻不得,求问于此,川嫂心好,先骑车引之。众人歇于路旁食瓜,小衡甚累,月明替其捶腿,爱惜不已。歇息之际,川队又演真人图片,众皆大笑。入城进店,宿二人间与六人间,屋小上下铺,却干净。洗 漱完毕,上街晚饭,街道两旁商铺人多,吵闹喧哗不断。入一成都餐馆,候餐之时,小衡为众倒水服务。

  今日骑行, 徐、小衡一老一少,均能全程骑行,甚好!

西海到了

D5:西海镇-甲乙村(环湖东路尽头),骑行67公里。

  今日仍大晴。早起寒冷,着长衣裤,豆浆油条。  8月1至3日此地开“王洛宾音乐艺术节”,恐返时住宿紧张,遂与川队商议,让六人先行,我二人先搞定返程等事宜。

  沿月明指点路线,寻得申通快递处,未开门,电话商议托运单车之事,又寻汽车站,问明返宁车次,权衡左右,与川队商定,买2日返宁大巴,先付售票员银子,嘱其明日打好车票,届时索取。

  妥当之后,遂轻松上路。出十字路口,过加油站,入环湖东路。骑友甚多,出吾意料。约四里,有一大巴集结地,细看,原为“达玉环青海湖自行车旅游综合服务基地”,新建之地,人多车多,喧闹若市。欲为衡寻单车音响,不得,遂与川队弃之而去。

  五里,始坡,渐有藏包,探得宿价,复上路追六人。未几月明来电,不明前路,惑之。又行,与六人遇与一牌坊前,月明不明路牌所示,故有来电。此地为一火车站,油路中矗一牌坊,书“青海湖”,仍为新建之物。

  八人遂合向前。临巳时,可见青海湖,巳时中,抵金沙湾沙岛分路口。沿入海路,颠簸向前,良久,得海边,早有藏人收费于此,破费方得入。

  至海边,风景与六年前无异。唯多一条石,书“青海湖”,立于海边。月、汪、宇、衡四人下海,嬉戏海中,快乐无比。以手试水温,凉且寒,未几,小宇、小衡不堪水冷,上岸穿衣,宇又光胴电话多时。时天晴无云,深蓝通透,游人渐多,遂合影一番。吾立于海边,不似他人兴奋,乃重游也;且此地竟需破费方人,心顿凉, 料想后续骑行,心阴渐生。

青海湖边

      游人颇多,乃去,复上路,不回头。三里沙路,颇耗体力,于路中拾帽一顶,为小衡留。上油路,半时辰,路现藏包几许。已近日中,遂打尖一大藏包内。点菜,价 奇高,土豆一份48,普通羊肉一份68,后又买矿泉水,5块一瓶。饭后众人歇息,吾却独自出藏包摄影,天蓝云白,凉爽无热,水青浩淼,经幡飘舞。

  临申时而出,渐热。约五里,左右皆沙,不少小车停于两旁,不少藏民收费两旁,不少游人玩沙两旁,细看,中有一纸牌,草“青海湖金沙湾景区”。咦~,与六年 前判若两地哉。急去,约四里,下一长坡,又约二十里,过湖东种羊场,欲寻倒淌河,不见。过弯,约十五里,日渐斜,歇一坡地,数骑友过,望远处,151隐约 可见,料想其住宿困难,遂与川队商定,宿其前地。又约十里,抵环湖东路尽头之甲乙村,与川队寻得一店而住,和老板砍价许久,得每人六十。

骑行中的小衡

  众人入,无水无厕,晚饭之后,闲步村后,返,遇一女骑友,欲宿二郎剑,遂以实情相告。此时仍有不少小车寻住,价已涨至五百。掌灯之后,宇、衡不适,月明带 其见村医,宇有感冒,盖下海、午休着凉,小衡仅头疼高反而已,二人皆取药服之。临睡之时,小解,老板告知“随便”,无奈入野地。

D6:甲乙村-江西沟,骑行40公里。

  宇、衡不适,今日计划黑马河,改中点江西沟。

  晨起,日出日月山,较美。饭一藏店,小衡食糌粑、奶茶,甚好。小宇仍不适,需搭车向前,月明留后而送。六人出,沿109向西,路基下新有骑行道,遂入。奈 何此道多起伏且窄,遂独出,仍行109,兼拍众人骑行。十里,菜花地不断,路中车辆亦多,小心前行。又十里,渐眺151,歇于一菜地旁,再十五里,临 151,车多人多。挑一栏杆路口,破费而入,骑至海边。

  天高云淡,海低水洌,遂合影海边,各各歇息。时有藏人前来,川队与其闲聊,乃兄弟俩,年少者好奇单车,试之,又留影一番。约一刻,月明搭车前来,汪出而接,又合影。

骑行道上

       离海边,还路109,五里,午时入151。此地原为鱼雷试验基地,离西宁151公里,故而得之,现为青海湖三大景区之一。路旁停满大巴,餐馆爆满,有交警于景区路口指挥,手势不停。择一餐馆而入,无食客,奇之,后释然:原定点旅游团未到也。视菜单,亦贵。

  饭后小歇,离去之时,人车仍多,上车急去。二十里,一歇,又二十里,临申时入江西沟。于路牌处而摄,叹之巨变。寻得小宇,求得住宿,入一院,众皆清洁自己,洗漱不停。吾亦取与衡之数日脏衣,悉数洗之,晒其院内。衡仍轻微高反,活动头则疼,不动则无事。

  晚饭,席中有一菜,曰“鹿角菜”,形似鹿角,只生于石缝之间,68一份。饭后,又散步街中,为衡购一手链,衡甚爱之。众又闲步街后草原,赏景、合影、跳扑、闲聊,尽兴乃返。归时,月上青天,而日尚斜浮,叹之。

草地上小衡跳跃

D7:江西沟-黑马河,骑行46公里。

  昨夜,小宇仍感冒,看医生,其建议小宇回西宁,月明遂与其定今日返。

  早出,别月明小宇,背日而行。天青蓝,路平直,众快速向前。二十五里一歇,又约二十里,吾疑队友出前,遂发力向前,五里,不见,又五里,仍不见,遂电话,在后。遂歇于路边一藏包,又摄叩头之藏人。未几,众人到,乃入藏包,喝酥油茶。茶味浓不腻,入腹提神,又饮,香浓不断,遂反复不停。

环湖叩长头的藏女
喝酥油茶

       尽兴而出,二十五里一歇后,午时抵黑马河桥,不少车友聚于桥边,观河中湟鱼。俯身一看,密密麻麻,成群结队,时而闲游,时而急串,不惧人群。此季为湟鱼洄 游,且藏人不食鱼,故有此一观。过河入街,喧闹吵杂,至分路口,寻得六年前之店家打尖。与老板商议,暗尝湟鱼,入口细嫩,美味异常,不似六年前之咸味。

湟鱼

  饭后,几番寻讨,求的面包租车,又搞定一藏包住宿,六人乃乘面的,往百六十里外之茶卡盐湖。沿109直前,入山有坡,弯弯绕绕,渐上橡皮山垭口,遇堵车,多为旅游小车停车路上所致。随即而下,入一平原,远处苍山下隐约有湖,茶卡盐湖也,乃舍盐湖景区,入湖边盐厂,破费50得入。

  循路向前,随处可见结晶四散路旁。抵湖旁,阳光夺目,天色青蓝,莽莽沙土,一湖平卧其中,两三游人闲步。小衡下到湖边,欲入,左脚没入黑泥之中,乃懊恼而上,原地表为日所晒,硬却薄,覆于黑泥之上,人矗其上,最易下陷。沿路而返,到工人小摊处,小衡费5块洗鞋,又食瓜,后替小衡购得一大盐结晶。

茶卡

  出,沿109返,于住宿藏包处食面皮,味甚好,女主人又取自家之油炸果子,谢而尝之。夜,与川闲步街中,为小衡购鞋一双。

D8:黑马河-泉吉,骑行93公里

  早食酥油茶。沿环湖西路出,甚块,湖边多有游人,乃观日出耳。过一坡,远眺,已无当初湿地之景。又约半时辰,抵石乃亥,于街头瓜摊处食瓜,川队又言语相逗,众大笑,不觉疲劳。出,过西路42公里路碑,留影一张。二刻之后,到布哈河边。

环湖西路

  过河,即鸟岛分路口,后山一寺,乃沙陀寺也。寻得当初店家打尖。时至正午,游人不多,盖入鸟岛景区也。午饭之际,晒小衡鞋。出,日头烈,云丝状。二十五里 后,川嫂体力不支,求搭车路边藏民之皮卡,开价250,一分不少。暗怒,乃歇息之后,强忍上路。约十里,过铁路交叉口,又约二十里,入泉吉乡。

湖边

  歇息之后,上街,有公交站台,奇之。饭一店家,老板娘口才甚好。出,有一大麻花店,甚于天津所产,更有一圈饼,大若轮盘,粗比手臂,又奇之。归,战麻将,大雨突至,忘收小衡鞋。

D9:泉吉-甘子河,骑行73公里。

  早食蒸汽面,即高压锅煮面,味亦正。出,迎朝阳而行。一时辰后,入泉吉,寻得汽车站,让川嫂搭车至甘子河。五人出,即坡,前有一碑,又有一大岩画,皆新做也。

  越坡而放,二十里,过三角城种羊场,六年前在此遇大雨,搭皮卡至西海也。留影乃去。二十里,歇与路边,有一家藏民,中有小孩者,欲骑单车,随之。又十里,摄于路旁之菜地。午时三刻,入哈尔盖打尖。

三角城(湖西)种羊场

  小二不甚有礼,老板又收高价于后来加工野兔者,遂于店外,述其黑心无礼,持野兔之二十多人遂离去。奔刚察午饭。出哈尔盖,过刚察、海晏之界河,遇一车祸, 两司机,同坐路边,分烟等车。申时,入甘子河乡。川嫂寻得最好住宿,洗漱晾衣甚方便,晚饭之后,又得K歌,欢心不已。

D10:甘子河-西海镇,骑行63公里,到西海后搭车至西宁。

  晨出,旭日夺目,天亦湛蓝。入国道,上缓坡,得一彩虹,下,过一收费站,又上坡,坡顶处又见彩虹,甚满意。同小衡畅放下坡,皆至大爽。未几,遇原子弹爆轰试验场,欲入,为50大洋所阻,遂于门前合影。

爆轰试验场大门

  雨突至,遂奔西海,过“王洛宾音乐艺术节”会场,车多人多。上一小坡,雨去,入西海镇,于广场前集体扔帽留影,快意一番。又于申通处寄得单车。饭“马家干拌王”,果不错。返,寄出单车,又到汽车站取票,半时辰后,上大巴,取道来路返西宁。

西海州政府广场上

  出西海,至湟源,皆下坡,老徐感叹当初之骑行踩上此路。入西宁,重返英得尔,晚饭,庆祝环骑成功。

D10-12,西宁-成都-乐山

  西宁休息一天,观大清真寺。下午有雨,麻将。第二日乘K1060返川,过兰州,老丁入站见面,欢喜不已,又送烟与瓜,深谢之。一日之后,出站乘黑车归。

兰州站内

跋:

  六年后重骑青海湖,圆了当初缺少的刚察到西海,金沙湾到甲乙村这一段路,这次,实实在在的骑完了整个环湖路段,用老徐的话说:“一寸都没有少。”基于这个结果,可能以后我再也不会来环骑青海湖了。

  重新来到青海湖边,青海湖也在发生着变化,我看到围着湖整整一圈,都被拉起了铁丝网,这几百公里的距离啊,居然都拉上了,而伴着这铁丝网的,是数不清的坐在铁丝网门口拦路收费的当地人。这情景让我想了西湖,西湖比青海湖小多了,但是却不收一分钱门票,但无论从旅游收入和质量上讲,都远远超过了青海湖。

  虽然围着青海湖有越来越多的景点,也有越来越多的餐馆、旅店,条件是比六年前有的明显改变,但是那种高昂的价格,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环骑青海湖的,有不少的学生,一份土豆要48,一份羊肉要68,就连一碗米饭也要2块,更别说那动不动就480,500的房间,这些消费,他们承受的起么?当然,青海湖并不是一年四季都是旅游的季节,但是,这并不能成为价格高的理由啊。

  不过,我们也感受到了大多数当地人的纯朴和友善,以及外来打工人的艰辛,他们正如青海湖的天一样蓝,水一样青。美丽的青海湖也在发展、变化着,不变的仍然是那纯蓝的天空,纯洁的白云,纯净的海水,相信再过些时间,青海湖的旅游,会随着她美丽的名字一样,越来越美丽。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