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系

      从没有想过自己竟然这么弱。

      弱到下个楼梯就能够扭到脚,弱到扭到脚就难以下地走路,难以去教室里上课,弱到单脚跳一小段路,腿上就能传来一种撕裂般的痛感,举步维艰。

      原本的对于住校生活的学习成绩的担忧,此刻已急转直下,连生活起居都成了一个难题。上铺,上不去,教室,上不去,食堂,上不去。脚上是裹成馒头般的白纱,无助的感觉如排山倒海般向我袭来,像一滴冰冷的水,沿着指尖,流入血液,冻入骨髓。又想起浩叔的话:“凭借你自己的力量,创造给予自己的安全感。那源自你自身的力量,足以在黑夜里,代替太阳.....”此刻这句话却显得那么的无力。凭借自己的力量,站都站不起来,还要创造安全感,又谈何容易。仅仅因为扭到了一只脚。

      便只能安静下来。躯体上小小的束缚,可以换来的是片刻的思考,任来往的人投来目光,做自己世界里的隐者。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人类是群居动物吧。没有谁是最强大的,再强,便也只不过是金钱与权势的堆砌。没有人会认为自己没有不备之需,所以每一个人,都小心翼翼的紧贴着自己身边的其他人,小心翼翼地守着那一点温暖,为的是在哪一个不备的明天,你倾倒在病床上时,有一小群的人可以马上看到,有那么几个人可以留在身边,安抚你,照顾你。那么多人提倡着孤独,絮叨着人心的善变,不停念着,:“不要依附于他人所给予你的安全感!”却又有几个人能做到呢?人固然要变得强大,但那份你无法抗拒的温暖,不可能是致命的。每个人在生命里的出现,伸出的每一只手,都是一种缘分的维系,孤独虽是生命的常态,但陪伴,则更是生命里最难得的珍贵。平凡是众。在往来的人流中,没有强者,让我们得以存活的,是耳畔的另一个呼吸声。脆弱,亦是生命的常态啊......

缓缓扶着桌脚,站起,稍稍稳住身形。

身旁是伸来的是另一只肩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