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好词有很多,今天我只与你分享十首(1)

清风明月里,悠长岁月中,我愿以素手写词心,我愿将一份古典情怀与你分享。从今天开始,每次我都会从浩瀚的优秀词作里选出十首,希望那一份绵长词韵能触摸你我的心灵,希望我们忙碌的生活里充满美好的诗意与诗情。

这一期的主题是“我爱”,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词作或者我所喜欢的词人的作品。


诗意绵绵,我心悠然

1.《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苏轼)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这就是我最喜欢的词人,苏轼,没有之一。

事实上,学生时代,我最爱的词人并非苏轼,那时我更喜欢婉约柔情的柳永,或者李清照。

但是,突然有一天,这首江城子一下子征服了我,从此成为了我最爱的宋词,同样没有之一。

后来我发现,原来作为豪放派代表人物的东坡先生,竟然也有这么深情婉约的一面。还不只如此呢,读他的词作越多,越发现他真是太有天赋了。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多么真诚,又多么真实。我没有日日想你,天天把你挂在嘴边,但就是有那么一种感情,不会刻意去想,却也不会忘记。

王弗,他的原配妻子,在死去十年之后,这一日走入他的梦中。梦里相见,他们相顾无言。醒来执笔,他却句句含泪,铺就了这首著名的悼亡词。

虽然对这首词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但每次想起来还是会觉得句句都好,句句都喜欢,爱到不行。


2.《阮郎归·初夏》(绿槐高柳咽新蝉)(苏轼)

绿槐高柳咽新蝉,薰风初入弦。碧纱窗下水沉烟,棋声惊昼眠。

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燃,玉盆纤手弄清泉,琼珠碎却圆。

基于对苏轼的偏爱,我又任性地选了一首苏词,但却不是大众所熟悉的《念奴娇·赤壁怀古》,或者《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这两首词自然极好,我遇见它们的时候也是很早的,应该说是我所接触到的最早的苏轼的词。但是,竟都没有一见钟情的感觉。

几年前,无意中看到这首《阮郎归·初夏》,很自然地就爱上了,这对于喜欢优美句子和小清新的我,绝不奇怪。

我甚至觉得,这是一首最适合写出来挂进闺房的词,虽然最爱他的“十年生死两茫茫”,但总不能把一首悼亡词每天挂在墙上吧。而这首《阮郎归》就不一样了,它是一首闺情词,却无半点闺怨、相思、愁肠之类的意味,词中无不充盈着慵懒和惬意,平和与悠然。

美好的初夏时节,刚刚睡了个美美午觉的姑娘是被棋声惊醒的,她走过雨后的荷塘,停在清泉边戏水,也许空气里都会有她甜润的呼吸。

臆想一下,如果可以走进古代,我最愿意走入苏轼的这阙词中,赏过榴花,弄过清泉,然后呢?或煮茶捧书,或铺纸研墨,就写他的那句——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吧。


3.《浪淘沙》(帘外雨潺潺)(李煜)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儿时听过外公念李煜的“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少女时代则喜欢背他的“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但是最近几年,这首《浪淘沙》在我心里的地位却是最重的。

那一个落雨的春天,雨打湿了空气,也一定打湿了李煜的心,他又想到了从前,想到了他失去的江山,无论他梦过多少次,却真的再也回不去了,他与他往昔的繁华岁月如天上人间。

李煜很喜欢写梦,无论是“梦里不知身是客”,还是“故国梦重归”,抑或各种“闲梦远”,都吟出了他潜藏的心声。彼时他被囚北宋都城汴梁做“违命侯”,除了思想上能做做梦,还能干什么呢?

然而,仅仅纸上谈梦也是不行的,正因着那首“春花秋月何时了”,宋太宗赵光义从中读出了李煜思念江南故土之情,以防后患地赐死了他。

那一日,是中国农历七月初七,巧合的是,李煜亦生于七夕。

李煜的一生,本就应该如他的生日这天一样,诗情画意,情深意长。

确实,他不适合做皇帝,也本无意帝位,他只想做醉心于诗词歌赋的从嘉(李煜初名),与他的爱人琴瑟和鸣,可阴差阳错,命运让他成为了李煜(登基后更名),南唐第三位国君,亦是亡国之君。

我不想用政治的眼光去看待他,我愿意如他的愿,不把他当做什么君主,而是一位伟大的词人,多情的才子,最美的情郎。

北宋亡了他的国,可是,他用他的词征服的宋朝,是他将“伶工之词”变为“士大夫之词”,对宋词的兴起演变影响深远。

至于这首《浪淘沙》,我不想说更多了,我记得《蒋勋讲宋词》这本书里曾经评价过,《浪淘沙》是李煜词作中美学价值最高的作品,对此我深表认同。


4.《钗头凤》(红酥手)(陆游)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当我们背“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的时候,当我们读“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的时候,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位铮铮铁骨的爱国诗人,竟有如此缠绵悱恻的情思和境遇吧。

陆游和前妻唐婉,应该是在对的时间里遇见了对的人,然而,命运捉弄,情与愿违,棒打鸳鸯的悲剧竟降临在了这对甜蜜恩爱的夫妻身上。

分别难再会,各自论婚嫁。

几年之后,沈园偶遇,春色在枝头,一如当年他们共沐过的春光。可是物是人非,相思消瘦了朱颜。面对昔日爱人,陆游那一怀愁绪,几年离索同时涌上心间,于是借微醉之际在沈园墙壁上题下这首《钗头凤》。

所有的悔恨无从表达,所有的思念不能倾诉,刻骨铭心有过,海誓山盟有过,但相依相伴的幸福却再也没有了。

所以,那一句山盟虽在,锦书难托,是痛点。我个人极爱。

后来,据说唐婉亦以一首《钗头凤》回应了陆游的那首词: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多艰难的爱与相思。

这一刻,我痛恨儒家所谓的孝道与服从。


5.《扬州慢》(淮左名都)(姜夔)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我记得高中时,语文课本上某章同时出现了四首词,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辛弃疾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柳永的《雨霖铃》以及姜夔的这首《扬州慢》。我当时最喜欢《雨霖铃》,可如今,《扬州慢》更得我心。

北宋优秀的词人实在太多了,相比之下,南宋要显得黯淡一些,而姜夔正是南宋词坛上那抹令人无法忽略的亮色,他的清空之风与同时代辛弃疾的豪放之气共同撑起了宋词最后的绚烂。

在这首扬州慢里,我始终着迷于那句,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

动与静,在这一瞬间,被他写到极致。

王国维的《人间词话》中说,一切景语皆情语。而所有的景致,在姜夔笔下,又被他赋予了多少哀思?

这日,姜夔来到扬州,迎接他的不只是初晴的夜雪,还有被战争洗劫后的空城。金兵踏过南宋的土地,美丽的扬州再也不复昨日的繁华。

此时他心里一定是疼的,所以苦苦地问桥边红药,年年为谁生?

现实残酷,令人几多悲叹;回忆美妙,却是深情难赋。

有什么办法呢?他不是武将,甚至终生未曾及第,他一介文人只能将心底的爱国情思寄予在抚今追昔里。

其词作中的清远与空灵,很像他那颗漂泊的心,大概他的生命里也始终有一个无法抵达的梦吧。

突然我就想,如果换作辛弃疾看到这片被金兵践踏过的土地,他会怎么写呢?会不会沉痛地挥毫,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辛词笔下的扬州是有着烽火扬州路的扬州,而姜夔笔下的扬州是青楼梦好的扬州,但不管怎样,那都是他们心里最好的扬州。


6.《鹤冲天》(黄金榜上)(柳永)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逐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柳永是我最早喜欢的词人之一,如今虽然若干年过去了,爱亦不再那么浓烈,但落笔前我就已经打算好,定要选一首柳词。

然后,那些婉约深情的句子瞬间纷至我的脑海。

我喜欢他的“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喜欢他的“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喜欢他的“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喜欢他的“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但是,但是啊……

那一句“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却最让我心动。

那一句“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却最令我心疼。

先不管他白衣卿相的仕途梦如何不顺,也不讲仁宗曾气恼地批示“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单说才子词人这四个字,他是当之无愧的。

在这首《鹤冲天》之前他便写过这样的词句:我不求人富贵,人须求我文章。风流才子占词场,真是白衣卿相。

毫无疑问,柳永是北宋词坛上非常有影响力的词人。柳词的婉约与苏词的豪放,是宋词缺一不可的精彩华章。

如果说李煜为宋词的兴起演变贡献巨大,那么,柳永对宋词的拓展革新功不可没。

在当时,柳词受欢迎到什么程度呢?

凡井水处,即能歌柳词。

柳永最擅长浪漫的情词,无论是相恋男女的离情别绪,还是秦楼楚馆的歌舞升平,都能被他写得自然婉转。

他一向为歌妓舞女们所喜欢,甚至爱戴。于是,他说,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

然而,我知道,能让他平生畅的,不只是风流、文采,还有他舍不掉放不下的政治抱负。

这首《鹤冲天》既有自我安慰的情绪,也有苦闷的抱怨。他的一生,到底没有真正放弃博取功名之心,改了名字后,他终于考中了一次。

我相信,对青楼女子都能有爱有尊重的柳永会是个仁慈的好官,可这样的他,还是让我有一点点堵心。

你这个货真价实的才子词人,何须浮名啊?

不如归去,做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不好么?


7.《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李清照)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在文采逐风流的词坛上,女性词人着实不多,而真正优秀的才女更是屈指可数。

李清照自然是个中翘楚,她的才华应该是为很多男人所认可的吧,虽然女人在古代总是要被忽略和压抑的。

然而,“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对这三句的极高评价最初可是出自男人之口。这里面有一段想来有趣的佳话。

那一年的重阳节,李清照想念身在远方的丈夫,于是写下这首《醉花阴》。后来她将词作连同自己的相思情一并寄给了赵明诚。明诚看后,自然佩服妻子的出众才华,可又心存不甘。他一定想,我一能诗能文的堂堂男儿便真的不如一个女子么?

于是,他闭门谢客,忙了三天,写出五十首词,并将李清照的《醉花阴》夹杂在自己这些作品中,找了一位朋友来品评。朋友玩味良久,最后告诉他,只三句绝佳。明诚问哪三句。对方答,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也不晓得那一刻,明诚会不会故意苦着一张脸,说,好吧,我服了。

但心底也必有得意,如此才女,竟是他的爱妻。

诚然,赵明诚没有妻子的才华好,没有妻子的名气大,但我想,他的存在,也是李清照的幸运。

她那几首流传千古的相思名篇是写给他的,没有这位琴瑟和鸣的伴侣,便不会有“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不会有“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不会有“想离情别恨难穷”,不会有“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更不会有“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这位经历了南北宋交替时期的女词人,也许注定了不可能幸福终老。世事变迁,她再也做不回那个“却把青梅嗅”的无忧少女了。

家国危亡时,她的词,倍显凄凉。


8.《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杨慎)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我第一次看到这首词,是在《三国演义》上,那时我都不知道词的原作者是杨慎。我对这位明代文学家真的知之甚少,还曾因为这首词的精彩而将他误作宋代词人。

其实现在也是,我仍旧不大了解他。

和前面那些词略有不同的是,这首词真的完完全全是凭借词作本身赢得了我的心,和作者关系不大,我根本说不出第二首或者第二部他的作品来。

但只有这一首便够了。

老实说,第一批选择的十首词,无论悼亡,闺情,相思,咏史,怀古,甚至意难平之作,皆偏向于婉约,大概只这首最显豪放了。

起句“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不禁让人想起苏轼“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豪情。整首词,还是很容易就将我带入英雄辈出、群雄逐鹿的三国时代,那段历史、那本名著,我也是极爱的。是非成败转头空,往昔的硝烟里,他们又有几多感慨呢?

“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这句让我想起李叔同的“一瓢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虽然两首词的风格与所表达的感情全然不同,但既然能杯酒相逢,就且尽生前有限杯吧。


9.《浪淘沙》(五岭麦秋残)(欧阳修)

五岭麦秋残,荔子初丹。绛纱囊里水晶丸。可惜天教生处远,不近长安。

往事忆开元,妃子偏怜。一从魂散马嵬关。只有红尘无驿使,满眼骊山。

如果是几个月前,我不会想到自己能选这首《浪淘纱》,其实我一直是很爱他的另一首《浪淘纱》,“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或者,多数人可能更熟知他的《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吧。

然而,我还是在见到这首词后就喜欢上了,虽然相见甚晚。

首先,我要说,绛纱囊里水晶丸,形容得真是好,这大概是对荔枝最精致的描写了。

其次,我喜欢长安这两个字,长安繁华过,鼎盛过,没落过,忧伤过,它是中国历史长河中的骄傲,也是今天凭栏怀古时的感慨。

最后,我想聊聊词的内容,我知道词人是有批判和讽刺的意味在里面,但我个人的感情,是偏怜妃子的。就像读《长恨歌》一样,我更愿意关注爱情的主题,而不是政治的主题。

那场发生于盛世大唐的绝恋是悲情的,身不由己,挥泪死别,是李隆基最深的痛与无奈。他可以为她一骑红尘传送荔枝,却不能为她一手作别半世江山。江山与美人,他选了前者。可有时我会想,或许他根本没有选择。

后人对这段感情抱有否定和讽刺的态度,无非是她惑了君心,乱了朝纲;他沉溺享乐,不思进取。他和李煜不一样,他是有能力做个好帝王的,他的朝代的基础那么好,他是带领唐朝达到过极致顶峰的人,然而,他撞见了爱情,从此,他的理性没了,他潜藏的浪漫一发而不可收拾。

日日操心国事的时候可能看不出来,但玄宗真的是多才多艺,他通音律,擅作曲,长于书法,也能写诗。不知道杨玉环死的时候,他有没有后悔过自己当年政变登基,如果不是人主,他会好好做个人夫么?

当然,答案已经不重要了。

正如词的结尾,只有红尘无驿使,满眼骊山。

贵妃爱荔枝的典故也只能流传于历史的笑谈中,而红尘滚滚到今朝,开元盛世已远去。


10.《浣溪纱》(谁念西风独自凉)(纳兰容若)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这批的最后一首了,真的有太多好词让我纠结。宋词的长卷,璀璨得令我眼花缭乱,所以更加举棋不定。

最终一狠心,不如就选首清词好了。

清朝词人,纳兰容若,至少在我心里,是有分量的。

与他的名字——纳兰性德——比起来,我更愿意称他的字——容若,仅这两个字,就是带有诗意词韵的。

前几年,不知何故,纳兰词突然掀起一段风潮,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几乎被用到烂。可能正因为被念叨得有些麻木,所以没选那首《木兰花令》,而且说实话我也只喜欢首句罢了。

相比较而言,我更爱这首《浣溪纱》,爱“赌书消得泼茶香”,爱“当时只道是寻常”。

人生中,如果能为一个人红袖添香,如果能和他赌书泼茶,那是怎样的幸运。寻常生活,哪里需要什么举案齐眉,最好也别时时柴米油盐,有那样一段光阴文学着文艺着,相知相爱,又棋逢对手,是为最好。

不过,这首词,远远没有如此幸福。幸福的是昨天,却不是今朝。

这是在西风凄冷、黄叶凋敝的残阳里怀念着往昔的美满,感叹寻常往事不可再现。

写到这里我才发现,竟这样巧合。这批词里第一首《江城子》是苏轼的悼亡词,而这最后一首竟也是悼亡词。虽然不像“十年生死两茫茫”那样字字含泪,却也是凄苦心情犹自知,一片伤心画不成。

历史上好词有很多,今天我只与你分享十首(2)

历史上好词有很多,今天我只与你分享十首(3)

历史上好词有很多,今天我只与你分享十首(4)

历史上好词有很多,今天我只与你分享十首(5)

历史上好词有很多,今天我只与你分享十首(6)

历史上好词有很多,今天我只与你分享十首(7)

历史上好词有很多,今天我只与你分享十首(8)

历史上好词有很多,今天我只与你分享十首(9)

历史上好词有很多,今天我只与你分享十首(1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