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一直以来,莲最大的骄傲就是自己的“出淤泥而不染”。

那么多的阴暗、诋毁、排挤、争夺、无耻、谄媚、愤恨、怨怼……拥挤着,侵蚀渗透着,烂成这一塘泥。莲不仅没被沤烂,还从中抽出碧绿的茎,长出团团的叶,开出洁白的花朵——莲不仅惊奇,而且骄傲,为自己骄傲:我怎么,就从这臭哄哄的泥里,开出花来了呢?

“咦?新开了一朵花呢?”

风过来,鸟过来,蝶过来,蜻蜓过来,连太阳也笑咪咪的看过来。

莲兴奋得喧哗,兴奋得睡不着。每天在晨光中借最柔和最清凉的风打理自己的花瓣,然后让它们晒晒暖暖的太阳,和小鸟,和蝴蝶,和蜻蜓聊聊天,阳光稍稍烈一点,就连忙倾过叶子遮在头上。下雨时也是这样,如果是清凉的小雨,莲就洗洗花瓣,雨点稍大一点,也连忙把叶子遮在头上。

也许是莲太闹腾了,旁边的老荷看不下去了,撇撇嘴:“有什么好轻狂的?哪天被人摘了去!就算没人摘,早晚也要烂到塘泥里!”莲不说什么——自己长在水中央呢,哪那么容易被人摘?烂到塘泥里?作为刚刚开放的花儿,我的日子还长着呢。莲看看已近枯萎的老荷,顾自在风中摇摆。然而那些尖刻的话却种在了莲的心里,常常让莲夜不能寐。

时光就在莲的焦燥与摇摆间水波不兴的轻轻划过。

不知什么时候,莲有了秘密。莲还是静静的立在那里,但仔细看,莲仿佛在出神——虽然还在随风摇晃着,还同鸟、蝴蝶、蜻蜓寒暄,可全都透着一点心不在焉——无论别人说什么,莲只晕红着脸,呆呆站在那儿,独自傻笑着。

莲的秘密是一尾鱼儿——小小、小小的鱼儿。

鱼儿刚刚擦着它的枝干游过去呢,鱼儿正轻轻啄着它的腿呢,鱼儿向它的叶片吐泡泡呢……每一下轻微的触碰都引起莲发自心底的酥痒,多么新奇啊——这小小的鱼儿!莲忍不住的笑起来。

晚上,小鱼儿休息,要莲给它讲故事,莲就搜肠刮肚讲遍自己从风、从鸟、从蝴蝶、从蜻蜓那听来的各种各样的故事。讲着讲着,小鱼儿睡着了,莲也睡着了。小鱼儿依在莲的枝干间,仿佛是莲的定心丸,什么兴奋、什么尖刻,都远远、远远的了。莲好久没睡得这样踏实、香甜。

清晨,小鱼儿刚刚醒来,莲就送给它积攒了一夜的甘露。小小的鱼儿打着呵欠接受莲的礼物,甩甩尾巴,游戏在莲的枝干间。

莲最大的骄傲已经变成这尾鱼儿。

是的,只是这一尾。满池塘那么多的鱼,莲一眼就能认出这一尾——这一尾属于它的,小小、小小的鱼儿。

每有客来,莲就轻轻掀开叶片,向大家展示这小小的鱼儿。

也不是谁来莲都会展示,比如鸟,莲就从来不肯给它看见小小的鱼儿——莲怕鸟把它的鱼儿叼了去。还有蝴蝶。蝴蝶吃不了鱼儿,可是莲越来越忙碌,已经顾不上应酬蝴蝶让它看看小小的鱼儿。只有蜻蜓,莲还常常和它聊几句,然后掀起叶子给它看小小的鱼儿,因为蜻蜓总给小鱼儿带来各种各样的小虫子。

莲忙着照顾小鱼儿。太阳大了,忙着为小鱼儿遮荫,雨水来了,忙着为小鱼儿挡雨。无论什么时候,莲总是稳稳地擎着它的大叶子,护着叶下小小的鱼儿,都顾不上自己的花瓣了——因为小鱼儿最爱莲的大叶子,却看不着她好看的花瓣。就在昨天,一阵大雨打下来,莲努力撑起叶片给小鱼儿一个安静的结界,自己的花儿却被雨打落了一瓣。可莲不心疼,因为花瓣不能让莲静下来,小鱼儿能。

这样相依相随、相依为命的日子啊。

小鱼儿常常问莲:“你最爱谁?”莲每次都回答:“我最爱你呀,我小小的鱼儿。”

但爱得越深,莲却越来越不安:老荷的话不时地响在莲耳边——早晚总有那么一天,莲不被摘走,也会烂成一团泥呢。莲越来越怕那一天,虽然它现在看起来还是很新鲜。回到从前,烂成泥就烂成泥吧。但现在,莲深爱小鱼儿,有了爱也就有了弱点。

莲想要保护小鱼儿。

莲想要小鱼儿快快长大,那样就不怕天空长着尖嘴的鸟,也不怕水里其他呲牙咧嘴的大鱼。莲教小鱼儿怎么游得更快,怎么吃到更多,怎么躲得更好。

可是小鱼儿总要顽皮不听话呢,所以常常上一秒还是花好月圆,下一秒就是北风怒号。莲都忘记怎么玉立亭亭,怎么温柔如水。但莲越来越知道莲心为什么是苦的。

日子就这样一天又一天。

莲忽然惊愕地发现,它的小鱼儿竟然长出了两条小小的腿——啊,它的小鱼儿是只蝌蚪,只会长成青蛙,不会变成大鱼。

莲又失望又难过。青蛙可长不成有力量的大个子呢。青蛙还会离开水,离它远远的呢。想到“小鱼”就要变成青蛙离开自己,莲更难过了。

难过的莲做了一件惊世骇俗的事——莲把它雪白通透的根从泥里拔了出来!虽然是那么脏污的淤泥——可那是莲的家呢。莲的茎,莲的叶,莲的花都被这淤泥供养着呢。离开淤泥会怎么样?莲不知道。莲只希望可以继续陪伴变成青蛙的小鱼儿。

可不知道越来越叛逆的小鱼儿会不会还喜欢莲陪。

——无论小鱼儿喜不喜欢,莲总无法说服自己离开小鱼儿。莲带着越来越苦的心茫然的跟在鱼儿后面……


我姓于,我的儿子叫田田。

我为自己取的网名叫“莲”,因为“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

后来我为自己改名为行走,希望自己是行走的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01《诗经. 国风》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 02《诗经. 国风》 彼泽之陂,有蒲与荷。有美一人...
    水乡醉客阅读 503评论 1 3
  • 1 我依然清晰记得,莲莲回村那天,整个冯家麻园都轰动了。 那是一九九三年腊月二十五,家家户户都在准备年货,蒸糯米打...
    阿鹿在写阅读 618评论 0 5
  • 一 夏莲莲是我喜欢过的第一个女孩。我承认这一点的时候是一年级的下学期,而在此半年前我还说过她是狐狸精。是这样的:一...
    水边渔樵阅读 203评论 0 0
  • 母亲已将近50岁,徐檐玉还是刚刚上大学。她每次回想起母亲的过往,还是忍不住偷偷的抹泪。 檐玉的母亲叫秋莲,檐玉有时...
    叫我慧哆呀阅读 328评论 2 2
  • 01 素莲十八岁的那年,父亲去世。 彼时的素莲,尚且处在留着一根大辫子,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懵懂无知的年纪。家...
    老妖要fighting阅读 372评论 4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