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我河山,一柱擎天

96
Mr_稻香老农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2.7 2018.01.06 23:00* 字数 3504

【1】话说宋高宗赵构这个杂碎,在还没当上南宋小朝廷小皇帝之前,他的名字就叫赵构,这个也不知是哪个傻逼的爹给他起的名字,看其意就不是啥好兆头的名字,构者,构造也,他是要为他赵家的皇室江山的重新兴旺发达而大费周章的。

因此,他在逃脱了金人的控制后,匆匆向江南逃跑,中途,他的马也让他跑死了,那马轰地一声倒地而亡,把他颠下马来。

被颠到地上跌得眼冒金星的赵构兔崽子,好歹在九死一生中捡得了贱命一条,但他觉得下体如锥刺痛。

晚上逆旅歇宿,灯光之下捡视一番,他的蛋蛋瘪了两个,也就是说他赵构这个由先祖赵光义延传下来的一脉香火,在他这个非常怂的n代孙子手中彻底熄灭了。

这正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通统都报。想当初,在“烛影斧声”中,赵光义这个天杀的禽兽不如的混蛋,暗中刺杀了宋太祖赵匡胤。赵光义何曾想到若干年后,他会断子绝孙!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赵构当时也曾仰天长叹说天灭我大宋也,但他想到太祖赵匡胤的后代子孙正侧身民间,不管他们是佣是奴,将来皆可迎回宫中继承赵家的皇位,薪火相传,延续赵家千年不绝的香火。

想到此,他反倒轻松起来,人一轻松,就不会今夜无眠,他酣然入睡,呼噜声有如山崩海啸。

第二天早晨起来,他付过住客栈的银子后,到对面卖粥摊上吃了一碗豆浆两根油条,费银两小文。然后,他正准备起身首途江南时,忽然有金兵追来。

金兵高呼:“抓住赵构那个王八犊子啊,别让他跑啦!”“那个王八犊子一到临安,他就会重建小朝廷啊!”

金兵的喊声让他身心难安,他心想,这真是龙卧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啊!想他自幼金枝玉叶,何曾如此落魄过,但是现在却要是龙得盘着,是虎得蜷缩着。

他不敢怠慢,把豆浆和油条的银资付给店家后,他旋即向长江江边跑去。

金兵发现一人匆匆向江边跑去,他们就晓得了前边跑的人正是小贼赵构。这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赵构小贼,这回看你还往哪里去?他们就是上天入地,也要把赵构这龟儿子抓回来,追!

赵构到了长江边上,回头看看,金兵已如狼似虎地追来,他再转回头,但见一派大江波翻浪涌,奔腾澎湃,恰如银河自九天跌落。

他遍寻长江江岸,并无一艘船舶可载他渡江南下。他情急之下高声喊道:“谁能渡我过江?”他见没人回答,又流泪喊道,“谁能渡康王渡江,将来待康王位登九五之尊,一定对其封官晋爵!”赵构这小子在危难中把他的康王封号也喊出来了。

就在赵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之时,从远处传来了的的笃笃的马蹄声。

一匹浑身黑褐色的马从天边奔驰到他的面前,那匹马,那匹黑马跑得浑身是汗,那粒粒的汗珠啊,在朝阳阳光中,就像一粒粒的珍珠,是那样珠烁晶莹。

康王赵构不由地喜出望外,他来不及多想,就往黑马上耸身骑上。

他刚刚骑稳了身子,那匹黑马就咴咴地仰天长啸数声,然后,黑马就驮着他一下子踊身跳入江中。

黑马在长江中昂首振鬃奋力泅渡,终于把追来的金兵甩在长江江岸上。

黑马到了岸上,又驮着康王想往临安(即现代的杭州市)奔驰而去时,康王赵构无意中一抓马鬃,却抓了一手泥。

赵构惊得大喊一声:“哎哟,这是一匹泥马啊!”那匹黑马听他这么一说,不由地四分五裂地往地上一瘫,当真成了泥沙松散的泥马躺在地上。这就是“泥马长江渡康王”的传说。

【2】赵构逃到临安,看到临安经历了上千年的发展,已变为东南第一州,其经济的繁荣昌盛非别的城市可比,他于是召集宋朝宋徽宗和宋钦宗的旧部,什么李纲啊和宗泽啊什么的,在临安建都,史称南宋小朝廷。

这个赵构本身胸无大志,比起刘备的认怂儿子刘禅还更加是扶不起来的阿斗,抹不上墙壁的牛屎巴巴。

本来嘛,他被宋朝送往金营为人质后侥幸逃出生天,经此磨砺,他应该有“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弗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但是他不是这样,他在金营看见金人的凶恶和残忍,他吓破了胆,屎尿都吓得屙了一裤子,他说什么也不想再回北方,再跟金人相遇。

他在临安过着歌舞升平的生活,直到金兀术不断往南进攻,他才不得已迁都扬州,但也只是一时权宜之计,他不听从李纲和宗泽的力主迁都东京汴梁,他不认为这样才有利于抗金收复失地,因为他不想这么干。

当时的抗金将领数岳飞和韩世宗为代表,他们领着岳家军和韩家军奋起抗金。岳家军更是打出了“抗击金寇,收复河山,迎二圣还朝”的口号。

韩世宗在黄天荡围困金兀术达49天,金兀术后来虽然逃脱出来了,但又遭到了岳家军的伏击,元气大伤,金人再也不敢轻举妄动,更不敢再到江南一步了。

这个时候,那个字为鹏举的岳飞大元帅正统率着岳家军以排山倒海之势向金邦挺进,他们要经过中原大地逐鹿中原后,继而挥师北上,迎接宋徽宗和宋钦宗二圣回到朝廷。

图片发自简书App


赵构这厮在前方将士浴血奋战的时候,他却重新用他的漂亮的行书体写下一封封“国书”向金人俯首称臣,其丑恶的摇尾乞怜的嘴脸,令人民深恶痛绝之,但他们还是敢怒而不敢言。

岳飞在这个时候异军突起,必然遭到又回到临安再也不敢到北方的宋高宗的嫉恨。

宋高宗赵构把民族大义和国恨家仇通统丢到一边,不仅如此,他还担心徽钦二圣回到朝廷后,他的皇位不保。所以,面对岳飞的连战连捷,他不予认同,他还想把岳飞召回朝廷。

赵构这个鼠目寸光、卑鄙猥琐甚至于龌龊之极的男人,哪里配当皇帝。他当上皇帝登上皇上的宝座,实在是历史开的一场贻羞千古的大笑话。

而我们的民族英雄岳飞却像一柱擎天似地屹立在中华民族的大地上,他笔走龙蛇、龙飞凤舞地写下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还我河山!”

赵构,这个宵小之徒,在英雄面前,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遗臭万年!

【3】岳飞在前线带领着岳家军一路势如破竹地横扫金兵如卷席,那可真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所向披靡。当时在金营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撼山易,撼岳家军难!”

按说在国家多事之秋,岳飞能够“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应该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英才良将。

但宋高宗赵构这个猪狗不如的千古罪人,他仅仅为了他心中的小九九,生怕岳飞把徽钦二帝迎回来冲击他的皇位,他不惜自毁长城,把岳飞父子二人和张宪残酷地杀害了。

话说回来,这个奸帝固然可恶可恨,但岳飞这个人的愚忠已达到了愚不可及的地步,令人不禁为之扼腕憾惜。

当时,他带着岳家军正风卷残云似地打得金兵闻风丧胆、望风而逃,他一鼓作气,带领着岳家军要直捣黄龙府,击毙敌酋,欲救徽钦二帝于水火之中。

恰恰就在这个时候,宋高宗赵构这个小娘养的却派专使飞传十二道金牌,务必要岳飞只身一人回返朝廷述职复命。

按说古往今来就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范例,但岳飞却没有这样做。我想如果岳飞当时这样做了,他不仅不会死,也不会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让家人受到他的连累。

因为“撼山易,撼岳家军难”,面对着众志成城、无坚不摧的岳家军,宋高宗赵构这个狗贼,他有贼心却没有贼胆,他是绝对不敢拿岳家眷属开刀的。

岳飞的愚忠达到愚不可及的地步不仅表现在这一点上,而且还在别的地方有所体验。

譬如,他到了镇江金山寺后夜里做了一个怪梦,梦见有两条狗在说人话,他不解何意,便去请教金山寺住持道悦禅师。

道悦禅师是一个很有佛的慧根的和尚,他知道岳飞的梦境其实就是一个“狱”字,即表明岳飞此去有牢狱之灾。

但道悦禅师是佛家子弟,跳进山门中,不管红尘事,他也不好跟岳飞说得很透彻,他只跟岳飞说,让他不要回去。并且出一偈语给岳飞,那就是:“岁底不足,谨防天哭。奉下两点,将人毒害。”

但岳飞对朝廷忠心耿耿,他的背脊上就有岳母刻下的四个金色大字“尽忠报国”,他不仅回到了朝廷,而且还在自己被下狱后,还写信召来了岳云和张宪。

那年年底除夕夜是农历十二月二十九日,没有三十日,所以是“岁底不足”,岳飞和岳云以及张宪被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用白绫勒死在风波亭上,岳飞时年三十九岁。一代名将就这样死在宋高宗赵构的魔爪之下。

岳飞在被勒死之前,曾经写下“天日昭昭”四个大字。

秦桧,这个与岳飞政见不合的一朝宰相,他在看了这四个字后,也不禁陷入沉思之中。

在听到岳飞被勒的时候喊出的“疼死我了”的呼痛声中,他知道,他从此要替赵构这个小娘养的背黑锅了。

因为他知道岳飞不仅不应该死,而且他功比天高,他功高震主,赵构怎能容忍他还活在世上。

因此,秦桧不得不以“莫须有”的罪名处死了岳飞,他也要背负着沉重的精神十字架踽踽独行在官场上,因为他知道他亲手处死了岳飞,将会被世人骂上千百年,可能还要更多年都会被有良知的人戳着脊梁骨。

可是历朝历代一谈起岳飞的死,就咬牙切齿地恨透了秦桧,还把秦桧和他的老婆王氏铸成铁人,千百年来跪在岳飞的面前,其实更应该跪在岳飞面前的是赵构小儿。

如果没有宋高宗赵构在幕后做黑色的推手,秦桧有这个能力害死岳飞吗?如果宋高宗赵构不点头同意,就是借个胆子给秦桧,他也不敢害死岳飞父子二人和张宪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似水流年(稻香小说选)
78.8万字 · 16.0万阅读 · 66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