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珠忆记

遵义医学院珠海校区,习惯简称遵珠,遵珠地方不大,可是总有新生会迷路,学习氛围与普遍大学一样,期末考试前氛围最为浓烈,学校的组成五花八门,贵州学子占据大部分比例,大学四年的我不仅听懂贵州话,云贵川也不在话下,当然,以上话语吹牛近一半。

遵珠的夏天,是穿上白大褂,在实验室顶着不太冷的空调呼呼的风扇做着老师布置的实验。晨曦早起,花草带露,白色的雾气还未散去,教室已经出现几个莘莘学子,7点半的钟声响起,踩点而来的同学络绎不绝,没有朗朗的读书声,没有唰唰的写字声,只有从窸窸窣窣到无端热烈畅谈的聊天声。黔园的蚊子多,萤火虫也多,被咬得一腿包的同时能看到来回飞的萤火虫。映湖蜿蜒,落日的光辉映入湖中,波光粼粼叫人心生欢喜,酷爱惠园辣子鸡,研究生餐厅的罐罐香,映湖的蒸蛋,8栋阿姨的鸡蛋面,白阿姨的凉拌木耳韭菜盒子,讲台上幽默风趣的导师,严肃认真的讲师,苦口婆心的辅导员,周末隔三差五的友谊赛,偶尔的校园舞会,每天看尽云帆缱绻,看尽花开花落,这是我在遵珠的四年,我的母校四年。

依稀记得大一青涩的自己,热情的学姐忙前忙后扛行李,带你走遍遵医的每个角落,说遍遵珠的古往今来,一届又一届的新生,是母校迎来的一轮又一轮的新鲜血液,大一的你想用最好的一面迎接未来的人生,因为你将来的4年,即将开始,即将在遵医开始。

大二的自己俨然已经适应,进去状态的自己早晚自习自觉上起,节律性的早起上课,习惯性的晚自习和锻炼,一切有序,一丝不苟一格一格漏出了时间的缝隙。

大三的自己显然已经成为老油条,开始抵触心理,就像当年叛逆的青春期,对学习感到厌恶,对周围产生质疑,对自己的能力怀疑,甚至开始对人生产生疑惑。当然我是属于从大一就迷茫到大四,一直处在懵逼状态。

大四的自己开始各种忙活,整理大学四年的证书,梳理四年的人际关系,回忆下过去单纯得有点蠢的自己,幻想今后自己的坎坷之路。

时光还是个少年,溜得飞快,不知不觉已四年,初时青涩的学妹俨然一个成熟大姐姐,说话理节十足,顽皮的学弟亦蜕变成成熟的少年,谈吐之间流露的是岁月留下的痕迹,一刀一刻一个烙印,谈吐之间的体现,逝去的时光太多,更懂得抓紧岁月,来不及尝遍校园食堂的美味,本科生涯已落幕,毕业照那瞬间定格灿烂无比,千万次告诉自己,我毕业了,但亿万次经过教学楼的时候摆脱不了惯性看几眼,多想坐下再听老师讲一次课,静心去图书馆看几本书,岁月匆匆不饶人,我们终将毕业。

最后乱写一段遵珠的早晨。

混杂着泥土芬芳的晨雾慢慢退却,

带金光的露水散落在青青草地,

太阳透过云层落下微光缓缓升起。

遵珠你好,遵珠再见。

never say goodbye.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