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许先生的母亲

夏季里刚摘的蔬果

1.

夏季正式来临,是从一场暴雨开始的征兆。

噼里啪啦砸下来的雨滴从窗台的窗子溢了进来,许先生撑着伞在窗台放了好几个小盆接屋檐掉下来的雨,放了毛巾在落地窗的底下,防止潮气把地板弄撑开。

我在屋内看着他穿着短裤衩,人字拖,白色T恤弯腰做着那些事,竟然有点觉得世事恍惚。

原来,和这个男人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如此之久。

高中的时候记得有一次月考语文考试最后的作文题目是,请描述你心中所认为的人间烟火。也不知道十几来岁的我是怎么写出,想开一家热气腾腾的面馆,朝五晚九的给每一个人填饱肚子。果脯温饱,想来是人间最大的烟火味所在。

如今却觉得,最大的人间烟火莫过于心爱之人为你洗手作羹汤,挽袖修篱桩。

“今年的雨好像比以往的都要大了许多呀。”许先生站在屋内地毯上拍掉身上的雨,我把毛巾拿过去帮他擦头发。许先生倒是够懒,站在门口弯着背,乖顺的把脑袋低了下来。

无奈我只好用毛巾把这颗毛茸茸的脑袋给一把裹住,胡乱揉着他有些发湿的头发。

“对呀,今年的雨水似乎比以前的多了许多。”许先生顶着一颗毛巾脑袋朝我怀里涌,我后退的嗔怒说别闹,好好擦头发。

许先生下周出差,出差前他像个园丁管家般的,把家里所有东西都捯饬了一遍。院子里的石子路扫掉了泥土,屋里的窗都被他检查放好了防水的东西,厨房杂物间都喷洒了防止夏日蚊子滋生的药水,我说他像个怪异博士。许先生一脸严肃的说,这是幼儿园园长确保孩子安好的必要消防工作。

晚间吃饭的时候,许先生接了个电话。

我两正在讨论着他出差杭州得给我捎点什么好玩的玩意儿,电话结束,许先生颇为认真的盯着我看。

“小浅”

“嗯?这么严肃?有什么事情发生吗?”我歪着脑袋,筷子抵着下巴有点迟疑的问着他。

“我妈说,下周她想来我们这住一断时间,让我问问你意思。”

“可以呀,反正我下周也高温假,刚好可以在家陪陪你妈。”

说完这句话,我才意识到作为一个从小没有和妈妈这样的角色接触过的孩子来说,我就算已经成为了许太太,却好像一直仍旧鲜少开口叫到妈妈这样的字眼。

2.

在我至今生活过的日子里边,我作为女儿的角色在家的时候,和我妈妈接触就非常少。外婆几乎扮演了我对于女性角色的所有认知,后来离家读书,妈妈改嫁,我都鲜少与之接触交往或者有更深的联系。

许先生的家庭,更是我触及极少的一部分。

结婚仓促,两家人算是明面儿上第一次打交道。我不是第一次见到许先生的父母,却在婚礼上第一次开口叫了爸妈。

说到家庭,我和许先生其实差不多。我父母从小离异,我算单亲家庭又算留守儿童。许先生的父母在他读大学的时候离的婚,当时还算一件很轰烈的大事发生在县城里边。我彼时和许先生并未有所联系,得知消息还是外婆闲言碎语说起时,我才知道原来许先生也失去了一个完整的家。

他的父母离婚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情,许先生的父辈都是从医者,他父亲原本是我们小镇的医生,母亲是镇里高中的老师。医生与老师的结合,自古以来都算是郎才女貌最佳的绝配。

许先生的基因很大一部分来源于如此优秀的父母,他爸爸很高很英俊,他妈妈则是温婉大气的类型。如果说让我幻想最成功的家庭,在此之前我一定觉得是许先生如此的家庭。

离婚在某种程度来说是一件非常隐私的事,而被众人所津津乐道则是由于它的独特性。

许父许母的婚姻走到尽头,被摆放在一个众人皆知的角度。理由搁在如今其实很简单,男方出轨,女方放手。

可事实却被传得神乎其神,不外乎男方出轨的女性是多么厉害,某高官子女,以怀孕直接逼迫两人离婚。女方则是被怜悯多么可怜,又毅然接受离婚多么孤勇。

当时这件事被传得沸沸扬扬,许父平时为医对待病人多善多德,许母教书育人,桃李芬芳无数。一时间两人离婚,最多的闲言碎语被另一不知名女性所占了多数。

似乎大众津津乐道的从来都是棒打了鸳鸯,大难拆了夫妻。却从未有人关心过婚姻之下,最无辜的孩子。我当时只是知道,却没有和许先生有过半点联系。

想来当时,他一个人在面对选择跟谁的时候也有过难以辗转的夜晚。那种感受,我当时非常的感同身受。

许先生在这一次家庭变故当中,被判给了妈妈。

我后来才得知,原来许先生的妈妈是隔壁高中很有名气的语文老师。

3.

许先生的妈妈是周一清晨坐车过来的,我在电话里边要去接她,被她温柔的呵护回复说:小浅呐,我认得路。

我和许先生结婚之后便一直两人住着,双方的父母都各自有家,所以节假日除了某一方的邀请之外,我们大多数都在自家窝着。彼此的父母也未曾来过常住,我也自然没有面临过处理婆媳关系的问题。

这一次,要和自家婆婆单独住上一周,没有许先生,我内心还是颇为忐忑的。

许先生的妈妈姓秦,单字漪。很好听的姓,也很好听的名字。她跟着许先生叫我小浅,我有点儿害羞叫不出口妈妈两个字,许先生的妈妈倒是不在意的让我叫她秦妈妈好了。

我家专门有两间客房,一间大窗一间中等窗子。我怕夜里开窗睡觉,大窗太凉,便把小棉被放在了中窗屋里留给秦妈妈睡。

秦妈妈刚进屋的时候,就和我抱了一下,说着实在想来住一段时间,便忍不住来麻烦你们了。我笑着领她进屋,说着哪里的事。

一时之间,倒反觉得少了些婆媳的尴尬,多了些母女的亲切与随和。

秦妈妈是个很温婉的人。她给我的感觉和我妈的相差太多太多。

我妈是雷厉风行说一不二,来我这喝杯茶,茶都还没端上桌,她便火急火燎的要回家。叔叔则是个慢性子的人,我常觉得叔叔与我妈一个是那炉火里烧的不旺却一直在烧着的大树桩,一个则是上边还没开便噗及噗及叫唤个不停地水壶。

而秦妈妈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如沐春风,很舒适让人觉得格外的舒服。

秦妈妈离婚之后,许先生在本地上学和她住一块。我和许先生在一起之后,常听到他提及他妈妈暑假几乎不在家,全国各地玩的事情。

我当时以为她妈妈是个和我妈一样豪爽爱好的自由的人,可真正见面之后才发现,自由从来不是外向所表达的,而是一个人的生活状态。

“小浅,这间屋子我能住吗?”秦妈妈拎着箱子站在客房前边问我,我在客厅倒水连忙跑过去看着的说可以呀。刚准备开口说这间屋子会不会容易着凉,秦妈妈倒是笑的一脸灿烂的冲我说着这间屋子可真的太喜欢了。

喜欢就好。我打心眼里很喜欢这位相处时间并不长的婆婆。

我因做菜天赋有限,只能炒两小菜,大菜硬菜皆上不了台面。秦妈妈倒是不挑,也未曾觉得这样的儿媳娇气,只是在屋里转悠看着我的那些书,还有一些许先生的收藏说着就我俩,没必要吃什么太好的,你怎么吃就搭上我这个老太婆就好。

我只好应着头皮做了几个菜,都是夏季消暑的小菜,有些就是院子里我们平时自个儿种的。吃饭的时候,秦妈妈一个劲的夸我做菜好吃,说起她做菜特别难吃,逼着许先生从初中开始便自学厨艺。我两笑作一团的说着,许先生的厨艺都是被环境所迫。

两个女人,共同讨论她们彼此深爱的男人,原来是种可以分享的心情。

秦妈妈的作息很规律,饭毕看会书便午休,午休起来便和我坐在书房喝茶。

她说起她去杭州的时候,去茶区里边跟着茶农们采毛尖。带着斗笠穿着粗衣,那新鲜刚冒出来的毛尖嫩的真的颗颗掐芯出汁。还提到她去福建武夷山,爬来爬去的钻进深山里边见那一棵至今为数不多的大红袍树。

“去见大红袍那棵树的时候,所有人都得在树五米开外的地方,那棵树可真的是神圣级别的保护。当地人真的不亚于供了一尊菩萨,炮声刚响,所有人齐刷刷的跪下,我见过太多的祭拜场景。却第一次在深山里边被这样一群供奉茶树的茶农们,给感染到不行。所以呐,我们喝的是茶,可有人喝的是茶之外的东西呀。”

秦妈妈说起她的经历的时候,你根本很难把眼前的这个人和那个所有人口中,被抛弃的妻子划上等于号。

我们俩聊着聊着就话题回到了许先生的身上。秦妈妈喝着茶突然看着我笑,问我第一次见到她什么时候。

我想了想,好像是高一全年级家长会,我在大会礼堂里边别着身子找许先生的座位,看到了坐在他旁边的许妈妈。当时只是一个背影,也看不太真切。真正见面,大概是大学毕业我去他家吃饭,那次才算是第一次见面吧。

和秦妈妈说起第一次见面,她却捧着茶杯笑着说:那看来婆婆看媳妇,是要在前头没错的咯。我纳闷起来,实在想不起秦妈妈会是什么时候就已经见过我。

“你们高一刚开学的那会儿,我就算正式见过你了。”

这话一说出口,我便惊得不知所措起来。

“那是第一次见你,不过知道你可比那时候还要早了。许铭泽这孩子,平时嘻嘻哈哈的,其实什么都藏在心里不说。初中的时候我和他爸都还在镇上上班,后来他初三我两工作变动就都到了城里边,想着他考到我那学校去吧,还有个照应。谁知他自己改了志愿,最后也没法去了另外一所高中,好在也是重点。我当时还纳闷这好好地怎么就改了志愿呢?后来才知道呀,原来这小子那时候是早恋。”

“啊,那个时候我两没在一块呢。”

从家长口中听到当初的事情,我竟然有种早恋被抓住的胆怯感。

“哈哈哈哈,你两要是当时在一块还说不定省了好多麻烦呢。我也是送他去开学的时候,看到他在你们那分班红板上边一个劲的找名字,我还以为他找你们同学呢,可后来一想这老同学在一个学校不都互相告诉对方在哪个班吗。这班主任当久了的敏感度就出来了,我就想肯定不对劲。刚准备问呢,他就突然扯着我转过身朝前边走。我一回头看呀,就看到了你站在刚刚那红板面前,他还好别扭的拉着我使劲走,不许我回头看。哈哈哈,当时我还开玩笑说你长得挺好看的呢。”

瞬间,我坐在对面耳朵根都红了起来。

突然想起当年去许先生家吃饭,我说纳闷刚进屋许先生的妈妈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还是原来那小姑娘呀,都长这么漂亮了。”

现在,细思极恐呐。

和秦妈妈聊完当年不成熟的天之后,我两就简单地吃了个晚饭。我出版社还有工作要做,便和秦妈妈打了个招呼,进屋去了书房。

许先生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正刚好忙完手头的校稿。

“今天还好吧?”

许先生的语气典型一副生怕自己不在家,婆婆和媳妇转身就得上演一场大戏的样子。

“还不错呀,我和婆婆相处的挺好的。”

“哈哈哈哈,那是也不看看是谁老婆。不过我妈的性子和你性子真的应该很难会有啥吵架的,不过辛苦你多陪陪我妈,她这几年以来唯独这几天最难过,我不在家只能多麻烦你了。”

许先生极少和我提及家庭的事情,我们双方的家庭都比较特殊,不算太多交集自然也不需要刻意了解太多。可是许先生这样的语气,却是实打实的第一次。

我从未知道许先生的母亲和父亲,当年确确切切发生过什么,也从没有过问。

“你妈也是我妈,说什么麻烦。你还有事吗?没事我出去陪咱妈看电视去啦。”

电话那头的许先生轻声笑了笑,说着好。

客厅里边秦妈妈正坐在落地窗前,开着落地灯看书。影后趴在她脚边缩着,这只向来见生的猫,此时此刻倒像是熟悉至极般的趴着,不吱声。

我站在后边看着这位已经年过半百的女人,突然觉得有点儿敬佩。

对于我妈那种成功的商业人士,成功的二婚妈妈,我从未觉得敬佩过。我只是觉得她厉害,却不让我心生敬佩,大概是因为我并未曾向往。

可如今这样一位单身有趣的女性,此时此刻的背影却让我有种肃然起敬的感觉。谁说一个女人的完整,圆满是得建立在男人建立于家庭。真正的自在,是活出了属于自己的味道。

喵~

影后看到我之后喵着的朝我爬来,秦妈妈从摇椅里边回过头看着我笑,说着忙完啦。我抱着影后,搬着小椅子坐在她身旁,点着头说着嗯,忙的差不多了。

“看到你们这屋子啊,我就觉得世事弄人的好笑。你说我教语文的,许铭泽他爸是医生。按道理来说许铭泽要么语文好,要么学医有天赋。可他偏偏语文成绩最差,学医毫无兴趣。都说这孩子像父母,我看呐是借胎生哪吒,谁都不像。”

说完我两相互看了一眼,随机哈哈哈大笑起来。

许先生的母亲教语文,还是大学之后我才知道的。我之前只知道他有一位当教师的母亲,却从未得知她所教的学科。要是当初知道的话,估计我从一开始就不会每天一板一眼的督促他学语文了。当真是鲁班门前,班门弄斧了。

“其实说起来,我和他爸的确不算是好父母。刚生下他的时候,正赶上两人都忙,白天他上学,我和他爸上班,我当时是班主任,他爸呢医生也忙不完。每次临近放学了就他一个人最后才走,没人接过。自己走路回家到爷爷奶奶家吃饭,吃完饭写作业,我们下班了再去接他。他小时候很少和人亲近的,就算是我和他爸都难得开口和我们讲两句。他也算是懂事,从小到大没让人操过心。

说起他小时候,有一次印象特别深刻。当时他才二年级吧,我们家还住他爸单位分配的楼里边,我那天下班特别晚,回家的时候天都黑了不知道多少。进楼道,快进家门的时候,拉亮那楼梯间的灯,就在那楼梯底下看到许铭泽坐在台阶上,双手抱着膝盖,小脑袋搁在上边睡着了。当时觉得,自己为人师表对那么多孩子负责,却好像很少对他负责过。

他初中的时候自己学的做饭,家里边才算有了点油烟味。可是他打小就不爱讲话,他爸呢脾气也随和,我也差不多,一大家子往往是放假在家各忙各的事情,现在想来还是蛮有意思的呢。”

说这话的时候,秦妈妈脸上露出了那种难得见到的轻松笑脸。是一位妻子,母亲都会具有的神色,令人着迷。

聊了会天之后,我们就差不多各自休息了。秦妈妈叮嘱我说,她晚上会有点梦魇,让我别介意。我告诉她有事随时叫我,我睡得很浅。

她回我一个放心的表情,互道晚安。

4.

我夏天睡得比较晚,而且睡得很浅。睡前正在和许先生有一搭没一搭聊天的时候,按道理已经休息了很久的隔壁屋子里,传来了轻微的声响。

我和许先生说了一下,便不太放心的出门站了秦妈妈房间门外。站在门外的时候,里边安静的什么都听不到,正当我以为自己疑神疑鬼出现幻觉打算离开的时候,屋内传来了小小的啜泣声。

我脑子轰的一下有点闷,不知要怎么办才好。急急的把拖鞋脱下来,拎着在手上,踮着脚尖的走回了房里。

刚一进屋,立马反锁上门的跳上床给许先生发微信。

咱妈好像在哭?怎么办啊,我该做点什么吗?

别担心,我妈妈这样很多年了。这几天她的情绪都会很低的,特别是晚上。

那怎么办呀?我还是出去看看吧,你先睡觉明早还要开会,家里的事交给我。

我着急的和许先生道别,便坐在床上想了会该怎么办。

如果是偷偷躲起来哭的事情的话,那应该不会太愿意别人知道。可是在难过的时候,知道身边有个人应该会好很多的吧。寻思琢磨了一下,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我跑进许先生藏着酒的储物间抱了一罐酒出来,又找了一个玻璃杯跑进厨房,把杯子往地上摔碎。为了力求效果,我还啊呀的大叫了一声。

房子空荡,夜间声音更是回响巨大,连影后都喵呜喵呜的跑了过来。没过多久,许先生的妈妈便出现在了厨房里边,裹着睡衣散着头发一脸惊恐担忧的问着我怎么怎么了?

我边收拾边打着哈哈说写稿子写得有点累,就想过来喝两口酒,没弄好把杯子弄碎了。妈你回屋睡觉吧,这里我收拾就好。

许先生的妈妈看到了厨房里边的酒,再看了一眼我那演技为负的表情,笑了笑说:那我也陪你喝两杯吧。

说着便朝客厅走去,影后也喵喵的跟了过去。

我把酒和杯子都放在茶几上,各自倒了一杯,许先生的妈妈裹着小毯子看着我,眼睛是看得见的红肿却也笑意盈盈的仿佛在说,你在想什么我都清楚。我没吱声,端着酒杯碰杯笑着说干杯。刚泯了一口,影后便从沙发上喵喵乱叫的爬过来要打掉我手中的杯子,我笑着和它玩的不让它碰到。训着它忘了谁才是主人,见色忘利的小人猫。

许先生的妈妈端着酒杯,看着我和一只小猫闹的笑。

“现在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当初铭泽那样坚定的要和你结婚了。”许先生的妈妈笑着说,我听着反而有点愧疚,赶走影后不好意思的笑着回道。

“当时真的实在不好意思,提结婚真的考虑的太不周到了,让你们为难了。”

“没有的事,我后来和许铭泽还说结婚不算过早,但是婚礼着实太仓促了点,让你都没能风风光光的嫁给我们许铭泽,委屈你了。”

“可当时,你们好像不是很同意的样子?”其实一直以来,结婚前的事情我一直心存歉意,当时因为外婆的病,几乎是火急火燎和许先生说结婚的。当时一门心思虽都扑在了照顾外婆上,却也能够感受得到许先生的家人并非很乐意于接受我。

两家人一起吃饭,都还是许先生拿着户口本和我去领完结婚证之后,当天晚上大家才一块坐下来吃的饭。那算是两家人第一次的正式见面。结婚并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它是两个家庭的结合,虽然我和许先生的情况特殊,却也正因为特殊才更难办。

许先生当时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困难,我无从得知,他也从未开口提及。可此时此刻,这个疑问便很自然的带了出来。

“这也不能说不同意,只是谁家娶个媳妇都得先过几趟家门,才能拿得下这结婚过日子。虽说过日子终究是两个人过,可这父母也终究还是想着总得考虑齐全。你们当时无房无车的,突然要结婚任由哪个家庭都不是一时半会接受得了的。我当时是全凭铭泽意见,可他爸却怎么都不同意。”

“那爸后来是怎么同意了呢?”

“这事还得亏了你陈阿姨,许铭泽在我和他爸离婚之后,便很少去见他爸,去了也不开口叫人。你陈阿姨人挺好的,又从小看着许铭泽长大,对他也是极好。当时他爸死活不同意,还说如果结婚了喜酒都不会去喝的。许铭泽当时上门提着一堆的酒在他们楼下小区候着,搁着门吼这一辈子就娶定你了。还真有种为爱豁出去的执念,他陈阿姨就两头劝。后来不知怎的,你陈阿姨就和他爸说通同意了。其实呀,那天晚上两家人喝酒,许铭泽敬的第一杯酒就是他陈阿姨,也是那么多年第一次开口又叫了她。”

秦妈妈说到这些的时候,喝了好几口酒。提到往事,就不得不会提到难以面对的事情。

“想来,也就我这么多年记恨着她,没有同她再有言语了。”

语气一出,满室都觉索然。

“小浅,我今儿下午看了你的书《浮生六记》,这也是我当年极其喜欢的一本,当然那还是在我年轻的时候。我曾经一度以为我和铭泽他爸才是自由自在的一对,可这么多年了,我才明白过来,我其实不过是那歌姬之女,虽有缘分却不得其果呐。”

出来喝酒之前,我并不知道秦妈妈能够喝多少。想着她哭着难受的话,倒不如喝点小酒解解愁。却没想到,两个酒量都浅到不行的人,竟然企图喝酒。

趁着秦妈妈还有点清醒,我便把她扶着回了房睡觉。

我自己躺在床上想起《浮生六记》时,才想到许先生她妈妈那话里的意思。

5.

往后的几天,我两都似乎更多的是在生活,而不是过婆媳之间的日子。

白天里,我们俩会带着草帽去许先生开垦的小菜地里边摘菜,挖土,浇水。夏季蔬果都长得极好,个头饱满的西红柿,长着小刺青嫩青嫩的小黄瓜,还有长长的豇豆,以及一小片的辣椒树。

之前挖土开垦的时候,问道许先生为什么会干这些,许先生说起是小时候在家跟着奶奶学的。现在自己住,就还是想着自己吃点会比较好。可我两平常上班忙,这小片菜地也不过都是让旁边的邻居帮着点,蔬果也都可以自取。

秦妈妈对于小菜园兴趣极高,她说起她从小十指不沾阳春水,结婚之后也没有做过饭。真正学着做饭,居然是许铭泽念大学之后开始的。而现在突然有点羡慕我们俩住郊区,还可以有小片土地种瓜果。

我两下午有时候便在家里喝茶看书,因为都是和文字相关的工作者,所以我们俩在某些方面交流起来竟然意外的投缘。不管是观念还是争执,统统都有趣的要紧。

到了晚上便会把家里的小竹椅子搬到院子里边纳凉,两人一人一壶茶躺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我们聊到最多的莫过于许先生。

一个母亲和自己的媳妇聊起儿子的从小各种有趣事项,而我这样的儿媳则和婆婆分享她所未曾参与过的日子。

我在之前顾虑担心过很多关于婆媳的矛盾,如今看来,却觉得如此多余。遇见的并非一个难以搞定的婆婆,而是一位很有魅力的忘年之交。

许先生提前回来的那天晚上,我和秦妈妈刚吃完饭准备出门散步,远远地看到路上许先生的车开了回来。站在院子门口,我和秦妈妈相互挽着的,看着他远远驶车归来。许先生未吃饭,原本约好两人出门散步的,最后不得以的变成了秦妈妈说想自己去溜达,我给许先生做饭吃。

简单地两菜一汤,刚做完许先生便刚好洗完澡的收拾妥当出来了。他坐在对面吃,我坐在对面看着他。

出差几天他应该没睡好,胡渣突突的冒了出来,刚洗完澡的头发都还在滴着水,我坐在对面撑着下巴像是从来没见过他般的盯着他看。

为什么,这样的许先生怎么看都看不够呢。他到底拥有什么样的魔法令人如此着迷?

“才几天不见,你怎么啦?想我想的都呆掉了?可我看你每天和我妈过得很潇洒的呀,又是摘菜种花,又是喝茶纳凉。”

许先生用筷子敲了一下我的脑袋,满眼笑意的看着我说道。

我懒得搭理他破坏了我难得欣赏他,觉得他帅气的时刻。嘟着嘴巴说了句快吃你的饭,记得刷碗。便起身去了客厅沙发上躺着玩猫,看书。

许先生弄完过来坐在我沙发前,让我枕着他腿看书。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我聊天,我们俩一会说着家里的事,一会聊到了他出差的工作,又一会儿又说起了彼此好几天没见的长相。

说着说着,再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外头的天都黑了。我两这才想起,妈还没回家呢。连忙给她打电话,得知正在回来的路上才松了一口气。

三人简单地在客厅坐着聊了会天,秦妈妈便说累了回房休息。我和许先生也便不久回房呆着了。

睡前许先生在被子里抱着我,我突然很想知道当年他父母离异的事情,便开口说起了那晚喝酒的事。许先生听完之后,沉默了一会,随后抱着我低低的嗓子说起了当年。

“陈阿姨其实是我爸医院里边的护士,我妈和我爸还有陈阿姨都是刚参加工作便认识的,陈阿姨认识我爸比我妈还要早点。他们早些年的事情我不太清楚,只是我有记忆的时候就知道陈阿姨经常来我家玩,她很喜欢小孩子对我也很好,我妈当时和陈阿姨关系也非常好。

我爸和陈阿姨有所不一样的来往,其实我初一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一点。亲眼看见过他两牵手,我从小就和他们不是很亲近,又加上青春期更是比较内向极端吧。不过谁知道那时候还能遇到你,想来也算是因缘巧合了。

后来初三我爸我妈工作都变动去了城里,陈阿姨当时还在镇里的。我当时以为一切都差不多走向正规,一家子可以好好过日子了。

可不久陈阿姨也就调回了城里,我还记得当时我爸为了庆祝特意让她来了我家吃饭,我妈那天回家比较晚,家里就我爸和陈阿姨在厨房里张罗着。其实我妈刚进屋的时候,我都感觉得到她脸上的尴尬。我爸从厨房端着菜出来,说快来吃饭,陈阿姨紧跟在后边出来,说着你回来啦。那场景,真的挺讽刺的。

我一直没敢和我妈说过初中那件事,毕竟后来我再也没遇到过。可我总觉得我妈是知道的,就算她再怎么无所谓,可身为妻子的敏感度是有的。

他俩不久后大吵了一架,陈阿姨再也没来过我家,两人也从此便很少讲话。家里本来三个人就都忙,渐渐地见面之后也是冷冰冰。

爆发应该是在高三吧,那段时间我的成绩疯狂的往下掉。你还记得,当时你以为是你影响了我吗?其实根本不是。家里的事情一团糟的时候,才是最摧毁一个人的。

当时陈阿姨和我爸的事情已经全部被我妈知晓,他们其实每个人都想瞒着我,可是成绩掉的太快,我妈也知道这事不能就这样。

后来和我妈深夜聊了一宿,我妈说起陈阿姨其实和我爸好了很好年,这么久了一直都没嫁人就是死守着我爸,她也不图什么就是想和我爸在一起,还为他打过两个孩子。我妈当时很怪诞冷笑着问我说,你不觉得很可笑吗?学医者自己堕胎两次,却一次次劝诫别人不要去打胎。

艺术源自于生活,却永远低于它。

聊完之后,我妈安慰我说放轻松高考,这辈子别后悔。于是后来的事情你也就知道了,离婚其实是在高三那个暑假。我妈当时还不愿意离婚的,是陈阿姨直接上了门,跪在了我妈面前求着她给她一条生路。那是她第三次怀胎,年龄已经是高龄产妇。我爸没有出面说过一句话,我站在家里客厅看着陈阿姨下的跪。

终究应该是不忍心吧,我妈劝陈阿姨回去之后,第二天便和我爸去离婚。他俩当时都小有名气,离婚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我妈也就是从那个暑假开始,一放假便出去玩了。

也是从那时候其,暑假的这几天她也是最难过的,想来终究没有放的下吧。”

“那为什么后来我们俩婚礼上,并没有看到陈阿姨的孩子呢?按道理不应该好几岁了吗?”

“这也是我妈心病之一吧,之前答应离婚是成全,可是陈阿姨之前堕胎两次再加上年纪太大,第三次滑胎了,孩子也没能保住。我妈至今都有进庙祭拜的习惯,也是从那时起的。她总觉得是自己的责任,令陈阿姨的三个孩子都没能好好保全。

以往的这几天我都会回家和她待着,今年便来了我们这。小浅,也谢谢你陪了我妈这么些天。”

我反过身子抱住许先生,把脑袋埋进他的胸前,低低的说着。

“你妈妈也是我妈妈,以后要不让她搬来和我们一块住吧。我们仨,这屋子也就不会显得你不在空落落的。”

“之前问过我妈了,她说她习惯了在学校住,家里只是偶尔回,暂时不考虑和我们来抢热闹了。以后的事情咱们以后再说吧,先好好想想现在的事情。”

我从他胸前支起一双眼睛,滴溜溜的望着他,满眼天然呆萌的问。

“什么现在的事?”

“我想生个小小浅陪你玩了。”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如何打开自身毅力的开关?设立具体目标、对自己做出承诺、培养积极的心态。 开关开启后,问自己几个问题,实现目标的动力...
    云棫阅读 194评论 2 3
  • “前方路口右转,直行800米,下高速路口”车上导航仪的女声不间断传出。 距离四人组的汇合已经过去了大半月的时间,现...
    初霁713阅读 89评论 2 1
  • 我看到亮丽的她, 四个人站在一起, 优雅的像四座白塔, 相互牵引跳着, 扬起的风, 吹乱了我的发。 我也有我的皇冠...
    干煸马鲛鱼阅读 108评论 0 2
  • 问题描述 Given an array of citations (each citation is a non-...
    codingXue阅读 263评论 0 0
  • 时间转化
    plantAtree_dAp阅读 43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