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证之罪

无证杀人,犯法。这是周霸大学四年最深的感触,一片低矮的米黄色平房,近似流沙的颜色,古老的庄重自然。不时能看到里面有着遮头蒙面的人在一些头戴皇冠的建筑物附近到处徘徊。

这种建筑物有着超然感,下半部分的颜色也是米黄色。只是上半部分有着类似于金色桃子一样的拱顶,在三十五度的太阳无情照射下熠熠生辉,仿佛天神降临一般。

周霸在圣地耶路撒冷闲逛,突然钟声响起,有种至高无上的意味。瞬间众人拜服,鸦雀无声。

遗世独立的周霸张着大嘴,瞪着小眼。身体僵在原地,眼珠左右乱瞟。钟声再一次响起,嗡嗡声贯彻双耳,致使他双腿无力。也跟着众人拜服于地,但不同的是他的头埋进了双腿之间,身体还在不断的颤抖。

其实中国的皇帝也经常玩这种令人拜服的游戏,一上朝大家都从一个张开的人缩成地上一个不见首尾的小山丘。如果周霸是在这样的场合没有跪倒的话,皇帝会脸色骤变,带着播音腔说:”大胆刁民,见朕为何不下跪。”

别忘了周霸是上过大学的人,他肯定会带着质疑口吻说:“证?什么证?计算机二级还是英语四级?”

他不明白皇帝的意思,皇帝说的是身份证,在他的国土里见到他就要下跪,这就表示你的身份。周霸这种回答显然不及格,没多久一个大大的带有红叉的木板就要插入他的后背,等待斩首。

此时周霸在耶路撒冷,里面有三大宗教,他不知道自己拜的是哪个,这是他迷茫的第一个原因。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他没有证(经典),而且没有正式成为教徒,再而且昨晚还和女朋友做爱了(非自愿的)。

这就可以解释他为什么害怕的直发抖,其实完全没必要害怕。这是因为他不明白上帝和皇帝不是一回事,耶路撒冷不是中国,还因为这是他在大学待了四年的后遗症。

接下来说一下周霸在怎么过的大学四年,又怎么会变成这副熊样。周霸自己说自己是理科生,他还经常自己说自己是作家,哲学家。他老爱自己说,别人也老爱问,你的证呢?

周霸一个证都没有,所以他讨厌别人叫他拿证。你问他有关证的事情他就会牙齿发颤眼睛充血,本来应该挥一拳出去把面前的人给打的七零八落,可是他不敢,因为他没有证是真的。

他是作家,哲学家也是真的。理科生是假的,因为他发现他什么都不会别人一样也会发一张证给他,告诉他,他是理科生。同样也可以推理出文科生的情况,再可以看出大家都是理科生,都是文科生。

作家,哲学家没有证。只能看作品,但别人老是问他证呢,他和别人解释不清,久而久之越来越想不开就开始有点神经质的表现,怀疑自己大学四年的生活。

其实大学四年刚开学老师就已经给大家计划好了考证之路,大家普遍上都按照流程走了一遍。所谓站的越高,看的越远。周霸以为是踩着书籍,没有想过是踩着证书。

当别人拿着一叠证书趾高气昂的出现时,他才慌张了,他没有想到大学应该是这样子过才对的。

我就是那个持证无数的人,厚厚的一叠放在一个保险箱里锁着。每天晚上都要打开来数个一两遍,这些像宝贝一样的证代表着我大学四年所学的东西,也是我未来在社会上跟别人竞争的主要凭证。

只要一发现有什么能拿到证书的考试或者活动,我就会立马参加,不顾一切的要拿到那个证。我发现我就像一个抠门的,爱存钱的人,看着累积起来的证就像积累起来的钱一样能给我最大的满足感。

在大学里凭着这些东西我能享受着和有钱在社会上一样的优越感,我凭着这些优越感和满足感活着。但周霸一个证都没有考,竟然一副开心无所谓的样子,看的真让人恼火。

还好大部分人都沉迷于考证就像贪恋金钱一样,大家都互相支撑的活着。活到忘记了自己最真实的感觉,不过我确实是活在了别人的感觉里,但那又怎么样。

我刻意在周霸面前显摆,起初他根本不在乎,只是在图书馆里拿着那几本没用的书在那里看的津津有味。看书不为了考证,为了开心,简直可笑。

周霸开始时就是这样一个不在乎的人,在图书馆里他一坐下往周围一看全都是各种考证的书籍。交流的都是错了几道题,刷了几张试卷。

他发现和大家似乎都没有什么话题,就找了一个和自己沟通和表达自我的方式,他开始了写作。周霸是一个活的很抽离的人,身处这个环境中,时常感觉自己其实在他们的远处看着他们。

他应该感觉到我时常冷冷的看着他,把他看成一个异类一样看着他。不走寻常路就该付出代价,我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怜悯。

临近毕业,周霸依然一个证都没有。但老师时常说,找工作需要证。而且还特意说了一下周霸,然后在表扬了一下我。这完全满足了我的虚荣心,我丝毫不谦虚的接受了这一切。

周霸依然不在乎,这样让我的喜悦和骄傲突然之间变得很廉价。像是给了我一个煎饼果子,没有加蛋一样。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一直这么注意周霸,他的一举一动都不知不觉间牵动着我的心,我就像是一个被别人操控的玩偶一样。

周霸看过的书我也会去偷偷拿过来看,什么拜伦,托尔斯泰,大仲马,鲁迅。终于有一个我熟悉的了,我拿起鲁迅的书翻了两页。

枯燥,无聊,怎么会有人写这种东西,写这种东西有什么意义,简直是浪费时间。坐在我周围的人一直在疯狂的刷题,我感觉我一直在被他们追赶,我不能停下来。

我一直觉得我身后是一群饥饿的魔鬼,跑在前面的追跑在更前面的,跑在后面的追跑在前面的。他们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吃掉自己前面的人。这就像一头驴,你在他面前绑了一个胡萝卜,他就会不断的追赶直到吃上为止。

我关上了鲁迅的无用之书,拿出公务员试题大全出来压压惊,终于过了心满意足的一天。

这时周霸在远处模仿唐太宗说了一句话,天下英雄皆入吾彀中。其实周霸只是为了装13,真英雄怎么会入彀,不入彀才是真英雄。

他此时带着女朋友来图书馆闲庭信步的看莘莘学子们埋头苦读,朕心甚慰啊。他温柔的看了女朋友一眼。

其实这些都是理想状态,现实中他不是皇帝。他是被淘汰的那一个人,皇帝可以一个证都没有,他可不行。

我回去就经常拿证的事情和他说话,说不过他时。我只要拿证拍出来,感觉像是大腹便便的老板拍出一沓钱一样,别人一看到我的证即使我说的是错的别人也相信我是对的。

这是周霸始料未及的,他一直活在理想世界中,他没有想到活在一个这样黑白不分颜值(证)至上的世界里。他的梦破碎了,我很开心,我终于让他清醒了。

这种感觉就像一个人不相信钱的作用,但是你没钱你能行么。我时常拿证逼他臣服于我,让他处在一个无证不能的环境里。只要他一说话我就搭腔反驳,导致大家认为他无论说什么都是错的。

我从中找到了快感,我高兴的不行,甚至比考的证还要高兴。周霸也确实害怕了,这个环境让他感觉害怕,他感觉有什么东西要吞噬他一样。

他不写作了,不看书了,也开始加入了考证的行列。一转眼半年过去了,很快就要开始应聘工作了,他仍然一个证都没有,这是因为他在刷题的时候时常想起王尔德说,我们都生活在阴沟了,只是有些人正抬头看着星空。他也想抬头,但他抬不起来。

我抱着一叠证再次羞辱他,说他找不到工作了,白读了四年大学。此时周霸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他浑身颤抖,眼睛充血,牙齿打颤。我看到他这副模样,心中有种病态的愉悦感,仿佛我也跟着他疯了一样。

一天晚上,他来到桌前抱起我放证的保险箱。我立马醒了,人家只要一动这个箱子我就会立马醒了,因为保险箱是我的全部甚至比我都重要。我起床一看是周霸,立马慌张了。

他二话不说,带着箱子直往外面跑。我赶忙起床追了上去,他跑,我追。终点是校园里的一个大湖泊,我说:“有话好好说。”

周霸笑着看着我,在惨白的夜色下显得很癫狂,他说:“不扔掉这些东西你就不会好好说话。”说着就把保险箱直接扔进了湖里。

噗通一声闷响,这是今天夜里最后的,也是唯一一个声音。我感觉是我自己沉进了湖里,我在原地不断的挣扎着,各种抓耳挠腮,就是出不来声。

周霸没有理会我,直接走回了宿舍。周霸觉得既然格格不入就是罪,自己合入别人很难,但是别人合入自己只需要动一动手就能解决(把他们的证全部扔掉),所以他采取了这种极端的做法。

但他不知道这严重伤害到了我,我对他动了杀心。我时常目光阴冷的盯着他看,我突然想到我没有杀人证。无证杀人,犯法。但要怎么样才能考到这种证呢?

只能我把周霸给杀了,然后我变成周霸。(实际上周霸就是我,我就是周霸。我们是一个硬币的两面,菲兹杰拉德说过,检验一流智力的标准就是看你头脑里能不能存在两种相反的想法,还能维持正常行事的能力。

很显然,我没有维持住,我在这个环境中杀死了那个有着诗和远方的自己。)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你玩了最近一新出的游戏吗?”王勋一边疯狂的点着鼠标,一边说道:“也不知道这个游戏是怎样在这么多大公司下...
    速成笔记阅读 134评论 0 3
  • 社会派推理超级网剧《无证之罪》改编自号称中国版东野圭吾紫金陈的同名小说。他的故事注重推理剧情,以案中案取胜,强调案...
    璇子ya阅读 735评论 0 4
  • 暑假第41天,周六。 今早上孩子一直睡一直睡,叫不起来。说好了陪婆婆爷爷出门喝茶的,也临时反悔不...
    记得祝福阅读 29评论 0 3
  • Sakura艺阅读 177评论 2 2
  • Mink_可阅读 2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