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4/23 王靜蓉《開啟天賦靈性與落實豐盛生活》工作坊活動記錄

「我的天賦禮物是什麼?」「如何將天賦禮物落實於生活中?」這兩個問題的答案,似乎是人們一直在尋找的。

我看過許多的人,無論是年輕的、成熟的,好像在我們的社會當中,只有少數的人找到自己的天賦禮物,更少數的人,能運用天賦禮物,將天賦禮物落實在生活中。

我也看到許多人,徬徨在理想與現實當中,不知該如何選擇,或是做出了選擇,心裡卻反對這個選擇,讓自己身心疲憊、受苦不已。難道,理想與現實只能是「二選一」的答案?

其實就連我自己,也經常的再問,即使你已經知道想做什麼、喜歡做什麼,而且也很幸運地有機會做自己想做的事,但是頭腦的聲音,仍會時不時的跑出來「自我質疑」,加上固有的舊模式、習性,讓自己夢想實踐的道路上,有時前進,有時又往後退..

這些人生大哉問,存在聽到了,就在上一次王靜蓉老師「與春神相遇,與真我相會」的工作坊中,她與她女兒王涵之間的對話,讓每個人進入到內在省思自己的親密關係,無論是對父母、感情、工作、人際,或是自己的生命道路,也讓人對於「自我探索─知道我是誰」的內在渴望,浮出檯面。


那份神聖的能量,促使了這次「開啟天賦靈性與落實豐盛生活」的工作坊,希望透過靜蓉老師與她摯愛的女兒涵涵之間的親密對話,將她們自我探索過程中領悟到的智慧,彼此之間的愛,以及親子之間的相處之道,分享給更多的朋友。

然而宇宙恩賜不只如此,這次的工作坊當中,非常榮幸地的邀請到「光之心靈花園」的主持人高燕雪一起來對談,燕雪是一位退休老師,她跟隨王靜蓉老師學習多年,她在她的光中心分享她多年來在身心靈領域成長的過程和領悟,她將她所學習的靈性工具,受到啟發的神性智慧,落實在生活中,靈性與非靈性的界線已消失,活出她自身最高的版本─愛、智慧與樂在生活。

存在的安排,一切剛剛好,這次「開啟天賦靈性與落實豐盛生活」的工作坊,母女對談與師生對談激起不同的療癒品質,讓每個人都受到了啟發、獲得了力量,而且在意識上種下了覺醒的種子,知曉人生的答案,要往內在尋找,讓內在的指引來帶領我們,走向圓滿幸福的人生。

接下來,就請您跟著我文字的腳步,讓我向您分享當日我們學習到的智慧和領受到的祝福 ::


發現生命道路,認識自己「我是誰」


靜蓉老師首先在課堂上分享了一篇圖文,出自她與女兒王涵共同創作的一本書《靈性的消息》,1997.09月出版。當時涵涵四歲,她畫了一幅畫,老師問她這幅畫的含意,然後寫下一篇關於「我是誰」的文章。


老師說:「生命的第一個旅程會去找『我是誰』,『我是誰』指的就是身份角色。身份角色雖然不是真正的你,可是會在這一生伴隨著你,幫助你找到真正的你。想找到自己的天賦,找到生命的方向,發展外在的自我實現,我們需要去長養生命的靈性能量,靈性的能量就是一份愛、覺醒與光明的能量,它可以顯化在我們的生活當中,讓我們可以發揮我們的能力,然後去和諧生命中的關係。」

接著,靜蓉老師帶了一個「生命方向領導」的靜心,邀請每個人的守護天使來到面前,給予最近這個階段生命方向的靈感,每個人在老師的引導下,進入了寂靜…

「要知道我是誰,就需要寂靜,寂靜才能獲得靈感,才能容納觀念誕生於實相的空間。」

「人總是有能力向內看,而找到答案,把焦點放在每一個光明裡,答案就會來到。」

「祈問,然後傾聽,靈魂知道,在化身為人之前,靈魂已同意在地球擔任某件任務,他懷著自身的圓滿,投入這個使命中。」

「生命是結構美妙的動力,相信你周遭的一切一直在努力,向最好的結果前進。生命的努力就是要和聖智建立合夥關係,創造有效的動力,恢復完整。」

「真正的強者,活在謙卑寬恕清明和愛之中,你想在自己身上轉變的力量,就是整個地球必須轉變的力量,必須透過意識的進化,透過愈來愈強的決定,才能治療自己,如果,你尋求愛。」

以上摘自王靜蓉《靈性的消息》一書

靈性的落實,就是天賦的展現。

活出生命的目的,會帶來生命的滿足、豐盛,也將豐富身旁的人。

您準備好揭開您的生命目的了嗎?


Mahita Healing 靈擺療癒,天賦展現的內在指引


王靜蓉老師從今年年初開始,在她台北木柵的恩典教室,以自創的Mahita Healing靈擺療癒讓每個來學習的朋友自課程中學習明白內在旅程如何進行,她所創的靈擺圖,精確瞄準真我發展藍圖,解開小我學習密碼,更新難題困境,為業力引光。

工作坊當天,老師特別幫在場的每個人用靈擺圖查詢天賦禮物,大家都又驚又喜,尤其是年輕的朋友更為興奮,這是當時規畫工作坊時沒有安排的,感謝上天的恩賜,感謝靜蓉老師的禮物!

現場的朋友,有的人的天賦是擅長照顧服務,有的是綻放愛與美,有的是分享修行的芬芳和喜悅,有的是把天堂帶入人間,有的是分享高頻訊息,有的是療癒與轉化的能力..

每個人都與眾不同,每個人都帶著天賦禮物而來,認識自己的獨特性,看見自己的長處和天份,懂得加強和應用,發揮自己的潛能,讓我們更穩固地在社會上生存。

當你活的開心、活的好、活的有意義、有價值,身心滿足了,我們會想要延伸出去,為了更多人的效益而活著,我們不只是想要照顧家人朋友,我們也想要推拓出去,關懷更多的人,這就是自我實現,也叫做終極關懷。

把終極關懷納入你的人生目標,你對生命的關懷,會讓你感覺你找到了,你成為真實的自己。


興趣方向絕對會萌芽,只要你把障礙信念移開


從我們青少年開始,我們開始發現自己的興趣,有的人喜歡藝術、文學,有的人喜歡研究、科學,有的人喜歡料理、園藝,可是進入社會之後,能夠以自己的興趣做為工作的人,好像很少。

靜蓉老師說:「你的興趣方向絕對會萌芽,只要你把你的障礙信念移開。」

障礙信念是什麼? 那是指阻礙我們去展現興趣、天賦和生命熱情的限制性信念,這些信念會以情緒呈現,這些情緒困擾都關於「自我否定」,也有關於跟父母的關係。

在成長過程裡,我們從各種制約中得到了「自我否認」,我們都以為透過自我否認,可以變得更好。我們腦海裡自我批判的聲音,來自教育、來自社會、來自父母、來自權威,但也是來自自己的無意識,這些破壞性的聲音,我們無法逃避,而王靜蓉老師在做的心靈工作,其實就是幫助人們,怎麼從自己的生命裡,去覺察到這些負向的聲音。

很多人都以為自我批評就可以督促自己每天往上提升,其實那會產生衝突感,衝突感會削弱我們的天賦力量。

許多人透過否認自己來尋找認同,直到發現追求認同是一個無止境和徒勞的工作,它就像是一個無底洞,填不滿內在的空虛。

興趣要萌芽,天賦要發揮,生命要和諧,要透過我們去練習認識我們內心的衝突感和這些否認的聲音。

我們要學習接納我們內在就是有質疑,去和這些質疑共處,允許你有時候會有質疑、有夢魘,當你內在逐漸地學會跟這些聲音共處,你的內在會從衝突轉為和諧,開展你的才能的時候,就沒有阻抗力。

心靈成長、內在探索就是在學習去認識你內在那場戲,戲的意思就是「你知道那是一場戲」,你看戲的時候認真的投入,但是你知道那只是一場戲,它會來,也會走,你帶著一份簡單、輕鬆、幽默來跟它相處,而這份簡單、輕鬆、幽默是你從生命成長中獲得的領悟。

所以有一句話是「外面沒有別人,只有你自己」,你相信什麼,你的生活就會投射出什麼。


勇敢踏出舒適圈迎接挑戰,看見自己真正的潛能


許多剛畢業的年輕朋友,或是離開上一個職場,想要轉換行業的人,因為找不到理想的工作,有的人逃避到旅行,有的人逃避到感情,有的人逃避到修行或其他事情上面,生命因此處在停滯的狀態,累積成身體或情緒上的疾病。

關於這部份,靜蓉老師說:「事實上,沒有一個東西叫做固定的才能,每個人都有無限的可能,我們需要主動,去發展自己。你要知道你的特質在哪裡,可是你不要要求別人要知道,也許可能一輩子都沒有人懂你,但你要把它發揮出來、展現出來,天賦禮物永遠不是在那邊,而你跟它沒有互動。」

許多人因為怕自己不夠好,而不敢去試誤,試誤是生命裡頭非常重要的,我們的智慧,絕對是從嚐試錯誤中摸索出來的,要嚐試錯誤你才能修正你自己,如果不嚐試錯誤,人不會有成熟的一天,與其受到自我苛責的煎熬,只要鼓起勇氣,走上第一個工作,其他的機會,也會接二連三的到來。

工作,是讓我們穩定、落實、成長及自我實現的機會,先找到生存的歸屬,找到自我實現的價值,這是優先要進行的。工作可以讓我們去練習一個人的承擔性,這份承擔當中難免有沉重,可是地球生活就是有沉重的部分,沉重就要透過我們每一天去化解。

你越去工作,越能夠化解這份沉重;你越逃避,那個沉重的感覺越強烈。工作雖有壓力,但在壓力當中,我們可以學習自我調適的經驗,去認識到「我要什麼、我不要什麼」,所以一定要允許自己去經驗,你才能在經驗中成長。

如果我們想從事「我們想要做的」工作,要從「不是我們想要的」開始累積品質,因為每份工作都是讓你得到一種品質,比如 : 跟人合作的能力、接受的能力、原諒的能力,每個工作都可以讓你學會一種功課,沒有學會這些功課,無法去進行你認為最棒的那件事。

敞開心來歷練,越歷練越少恐懼。閱歷來幫助我們打開我們的視野,我們需要的是視野。這個視野是我們深刻的認識我們自己,從我們現在有什麼因緣,我學校學的是什麼,來到我面前的工作是什麼,我願意把握住當下的機會。

有問題只是因為恐懼太多,越歷練越少恐懼;越少恐懼,越多安全感。事實上,安全感只是一種很自我主觀的感覺,當你透過你的成長,你會改變這種主觀,你會變得自在。

我們來到地球,就是要落實我們的生命意義,這個生命的意義,是要透過與地球上的人事物合作才能發揮。

讓自己去跟不同的人事物接觸,以一顆開放的心、一種對生命的信任。

如果我們只是做我們能夠做的事,我們永遠不知道自己還有什麼可能,選擇性也會越來越少,只有勇敢踏出舒適圈,迎接挑戰,才能看見自己真正的潛能。


認出來你找到的,停下來,負起責任


生命,可貴在探索,我們運用我們的頭腦去探索,可貴的就是探索的過程,透過探索,不斷地發現自己,發現自己還沒發現的。

探索固然很重要,可是我也觀察到有許多人迷失在探索裡面,他們不斷地在追尋,有的人環遊了幾十個國家,還是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靜蓉老師說 :「探索,不只是去探索外在的世界而已,有的人環遊了全世界,但是害怕探索心中的黑暗面,這樣就找不到內在自性光明的力量。如果你想要一份歸屬,想要一份生命的交流,想要自己的潛能能夠發揮,想要能夠服務,我們就必須要面對我們內在的陰暗。很重要的是,當你探索了,你去找,你要認出來你找到的,停下來,然後負起責任。」

我們的生命需要穩定感,我們想要得到自由,自由有一部分也是從穩定感來的。

就像我們上課的地方「香草滿屋」,如果房子的主人 Julia沒有先買到,沒有先把它架構出來,沒有去耕耘,沒有去面對裝潢這房子半年的繁瑣,沒有面對種種的責任,它就沒有現在的結果。

Julia每天照顧清理這間房子,然後這個房子讓 Julia去發展她的天賦禮物,給她一種歸屬,一種自我實現的經驗,讓她從這個自我實現的經驗裡面去成長。

承擔,負起責任,會讓我們感覺到落實和滿足,去實踐自己的理想,去實現自我的價值,價值所在,就是愛所在,你對自己的愛所在。

如果你覺得自己總是沒有得到機會,要用給予來結善緣,因喜悅而分享,而且你一定有可以分享的。你想得到什麼,你要先分享,宇宙才會回應給你。

如果你希望有伯樂欣賞,你也要耕耘你的善緣,與人為善,或者做別人的伯樂,去協助別人,結更多的善緣。

未來不存在,不能空等待,如果你現在不出發,停著擔心,那困難會一直存在。


轉入內在,安住在每個當下,落實天賦禮物


靜蓉老師說 :「生命在探索的過程中,大部分的人缺乏的是對生命的熱愛和勇氣。」

缺乏對生命熱愛的人,會走一條別人都走的路,會想做一個被社會認可的事業。

然而,你可以從社會認可你的事業,做你的打底,從社會認可的事業裡,去發展你的一些品質,跟人合作的品質,因為不論你做什麼,即使你是獨立工作者,你還是需要與人合作。

我們在社會工作,我們都是螺絲釘,要學習跟團體合作,合作的自我鍛鍊很重要,如果你希望被看見,希望自己發光發熱,那也是需要從不同的合作經驗、時間和能力累積出來的。

所以從一個學習者開始,謙虛地去學習你專業擁有的東西,感謝你學習的東西,帶給你的回報。感恩,帶來幸福感,會讓我們保持對生命的熱情。

靜蓉老師也說到,現代人的社會型態,還有工作本身的生態,是這樣子的 : 「你去進行合作,你的能量是向外的,向外的活動,就是會讓人感覺到消耗和失落,一個人的心中就會很渴望有愛的感覺。很多時候,你並不是不愛你的工作,或是無法樂在工作,你只是失去了與自己內在生命的連結。」

在這個過程,人的頭腦就會跑出來,一直要尋找更好的,於是就會迷失,這永遠是每個人生命的課題,這是一種認識自己的過程。

當你工作的時候,你覺得你做的不好,這不是我喜歡的,這是你頭腦說出來的話,然後這個「否認的聲音」會帶你重新去尋找、不斷地在尋找,所以你要把它認出來。

轉入內在,其實得以讓自己去真實的看見與思維,成長就是減少心和頭腦的距離,只有轉入內在,才能安住在每個當下,落實天賦禮物。


給年輕孩子的內在指引─靜蓉老師與摯愛女兒涵涵的親密對話


這場對話,由Amoa(我)串場提問,靜蓉老師和涵涵各別回答,透過一問一答,讓我們省思自己的親密、親子關係,療癒就在省思中發生了::

Amoa :「以我為例,成長過程中,父親缺席,母親辛苦的把我們帶大,因為母親工作很忙,所以成長過程中,如果遇到困難和挫折,母親很少有時間可以照顧到,很小的年紀就需要自己獨立,讓我的成年之後反而非常渴望被愛。靜蓉老師的工作也是非常忙碌,經常在國內外各地開課,身為她的女兒,在成長過程中有沒有什麼碰到類似的狀況?」

涵涵 :「我的成長過程,我覺得一直是無拘無束的,不只是媽媽是很有靈性的,我的爸爸也是,但他們都不會特地要給我什麼,或是刻意去灌輸你要成為什麼樣子,或是特地去教導有關靈性的事。

成長的過程中,我也經歷過小小的叛逆期,自己摸索,然後長大,一直到現在,我感覺生命好像安排好了,漸漸地,我跟我的父母越來越像,越長大越看到自己某個動作、狀態,我就是我的爸爸,我就是我的媽媽,感覺有些可怕,但我也知道,這也是我的禮物。

我的內心和其他人一樣,也是有傷痛的,到現在我26歲,那份傷痛可能來自家庭,可能來自其他過去的一些經驗,讓我發現到我心中存在著一個陰影,那個陰影是『自卑』,自卑感一直牽引著我,影響我做任何的事情。

當你自卑的時候,你會想抓更多的東西,你想要保護你自己,你想要變得更好,你想要靠外在來得到更多的認可,但當你得到了人世間的認可,得到了一些滿足,你又會知道,其實你的妝化越多,你的心卻是空的,你總感覺有什麼不對勁。

到了唸研究所的時候,我開始能夠接受自己的情緒,讓自己掉進很深的谷底,我認識到原來我在偽裝我自己,原來外在的東西無法讓我變得更好,當我認清自卑就是存在,當我接受它的時候,不與它對抗,它反而慢慢褪去。

這份自卑感,讓我不斷地去探索我的生命,而我的父母親,雖然沒有特別教我什麼,可是我知道父母的智慧,同樣在我的內心滋養著我、幫助著我。

我希望人生到了某一個階段,雖然自卑感不見得會消失,至少可以跟它牽著手和諧共處,同時和我父母的愛與靈性智慧一起,更好。」

Amoa :「延續父母的議題。我自己的感覺是父母給了我們最大的愛,同時他們也給了我們束縛。以我自己為例,父母會灌輸很多的恐懼,然後用好心的建議包裝起來,好像提供了很多人生指引給你,長大後才發現,其實那些很多都是對生存的恐懼。涵涵和靜蓉老師之間的相處,或是和爸爸之間的相處,有沒有相同的經歷? 又是如何走過這個過程?」

涵涵 :「我和我的父母之間,也有這樣的問題存在,現在我能意識到,父母和我們一樣,也一直都在學習,不管他們的靈性發展到哪一個階段。很多時候,和一般家庭一樣,我們也會有矛盾衝突,可能是彼此想得到愛,只是無法用很好的狀態和溝通方式來擁抱對方,因此有些摩擦。

我很愛我的父母,他們也很愛我,可是當有摩擦的時候,我們彼此之間像是在討愛,兩邊好像都在問 :『為什麼你不夠愛我? 』現在我學到,衝突發生的時候,如果可以稍微更跳出來一點,我會希望她不是媽媽,我也不是小孩,跳出身份角色的認同,實際去感受對方的內在,那份靈性想要的東西,而不是因為自己受傷了,想用言語討愛,也許衝突會少一些,這也是目前我對自己和母親的期許。」

靜蓉:「做為一個人,我們都有需求。一個女人成為一個母親,她看到她的孩子,從無到有,從有到嬰兒期、幼兒期、青少年期,到了成年,她看到一個孩子的變化同時,她自己的人生也同時在經歷不同的變化。

當你年經的時候,你並不知道你的老年會怎麼過,你並不知道你的中年會怎麼過,你只有在中年當中,摸清了一些眉目。

做為一個人,在家裡的基本需求,就是父母跟孩子有交流。孩子小時候,父母跟孩子的互動方式,在孩子長大以後改變了,不同的成長階段,有不同的改變。

我是一個人帶小孩,涵涵是我的家庭唯一的親人,當我的生命面臨這個改變的時候,我心裡會需要很多的調適,而這些調適都是我沒有學過的。

身為父母,你會表達你的需求,而孩子他有他的需求,而你表達的對象,不見得他能夠了解這份需求,所以站在不同的立場的時候,就會產生所謂的衝突。做為一個媽媽,我想要包容這份衝突,我想要消彌這個衝突,我想要忽略這個衝突,我只想要靠近。

一方面在孩子的成長過程,她看到孩子一些改變,媽媽的內心在驚愕當中,那是當她還是個少女的時候,她無法懂的,但是她的心情,孩子不會了解,而她的需求,她知道她要表達。

可能孩子在他的人生挑戰、生活情境當中,她沒有辦法回應那個需求,而一個母親到了一個年歲的時候,她又面臨她的未來,其實這就是生命本身存在的束縛。有時候我們面對這些束縛的時候,我們感覺到很殘酷,但是我們首先在殘酷的感覺裡面,慢慢地沉澱,去認識這些無常變化。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們希望跟我們親密的人可以促膝長談,可是我們發現我們生命面臨變化的過程,不只我們的親人在改變,我們的朋友也在改變,我們能不能跟別人很親密的談天說地,這個是老天安排的,往往不行,不能強求。那我們就面臨到一份隔閡,我們就把這個隔閡擺著,並不是說我們接納這份隔閡,因為一切都在變化。

當我面對孩子和自己本身需求的變化,我也想把我的需求減到最少,而我並不想要壓抑,做為一個人的基本需求,因為壓抑我的需求,也是在否定我自己。

一方面,我也知道孩子無法給我我要的需求,因為那個需求的根源是在我心中,有一些人的部份我要照顧,有一些靈性的部分我可以調理的。如果你和我差不多年齡,就能明白一個母親面對不同階段的歷程。

人生是有風浪、有挑戰的,你的孩子的人生,也是有風浪、有挑戰的。當他開始入社會的時候,他回到家,他帶著他的受挫,他被風浪擊倒的樣子回來,你想和他分享你自己的經驗,可是他需要再去摸索,他可能不想要聽你的經驗,他希望去找到屬於他的。

我發現到在自我的探索裡面,從我女兒身上我看到,他要找到『這是我的,而不是你給我的』,這對他來說非常的重要,而我的個性就是想把我的給他。如何在我沒有壓抑我的需求,這個需求不是盲目的本能,是我調適過的一種情感交流,我覺得這對我來說也是我可以覺知的一部分。

因為我們心裡都害怕跟我們有關聯的人疏離,每一個害怕發生的時候,我都可以去覺察他,我也會允許它變化。

我跟我的媽媽沒有這樣的害怕,因為我們連結的方式一直都是一樣的,我們很少在交流,可是我們的連結,只要我感覺,我們的連結一直在,我們能夠說的非常少,我媽媽對我一直都是那個模式,而我只會跟我的媽媽表達我的愛,陪伴他。

也許我對我媽媽沒有那麼多需求,是因為我小時候就意識到我想要的,我無法從我媽媽那邊拿到,因為我媽媽已經給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我的身體』,其他的,我不能要求我的母親,如果我去要求我的母親,反而我會延誤我自己,我要在我媽媽給我的限制當中去超越。

所以在我年輕的時候,我做了非常多的努力在『超越』上,因為我的家庭畢竟也給了我很多的限制,但是我懂得去借力使力,我運用限制來去超越。

我16歲就獨立了,到外地讀書,我來到台北,我都完全靠自己,如果說要檢討到現在。人生是沒辦法重來的,我只能說非如此不可,我發展了獨立,我的靈魂要設計來發展在地球生活探索的能力,發展我的獨立,而我的靈魂也設計我成為一個單親媽媽,好讓我的情感、我的關注推拓給更多的人。」

靜蓉:「今天我的內心一直得到這句話 『得之於人者多,出之於己者少』,出自於陳之藩的《謝天》。我們生命有一個過程,我與非我的辯證,因為我們一直說,這是我的,這應該要出自於我的,我要被看見,可是最終我們發現一切都是上天的恩典的因緣和合。

我們只是參與其中的一份子,最後我們從很有『我』,到漸漸地我們變成一個合作的單位,這時候我們就不受苦了。

可是前面是要很有『我的』,你用你這個『我』,這是我的,這不是我的,那是我的,那不是我的,然後我們被『我』綁住,被『我』困住,被我擁有的,我沒有擁有的,困住,漸漸地你領悟之後,你知道這都是因緣和合,因緣把我們帶在一起,因緣改變了這個相聚,因緣改變那個相聚,最後我們體會到心經說的,我們沒有得也沒有失。

我真的很希望各位能體會到『領悟』,我們是要來這邊領悟的,你有領悟你就會有智慧,一場相聚就是讓你的心有屬於你自己的發現,你自己的領悟,你內在智慧會散發出來,那時候這個『領悟』就會照破你的頭腦。

你們有過『領悟』嗎? 一領悟的時候,你的頭腦就安靜了,然後你就繼續向前走。

你在領悟之前,有一句話叫做『皓首窮經』,你會一直在鑽研到底是要怎麼做才對,你一直在用你的頭腦在思考,然後突然之間你一個領悟,它就衝破你所有思考模式,你的心就打開了,你就放下了,然後你再投入生活。

投入生活之後,你又一直在鑽研,你一直在想怎樣才能做得更好,怎麼樣排除不好,你怎麼被人家看到,你怎麼樣讓自己不受傷,那個模式又會讓自己再一次,然後你又受夠了,你又會再看自己在幹什麼,然後你又突破它一次。

活出自己,活出天賦禮物,就是活出悟者,成為一個悟者,領悟的人,這是每個人內心具有的智慧,過程你會去向外尋找答案,非如此不可。」

靜蓉:「我們都很習慣別人告訴我們答案那種被愛的感覺,我也很喜歡別人告訴我怎麼做,可是偏偏我都是要做決定的,所以有時候讓老天告訴我們該怎麼做,有時候我們告訴別人該怎麼做,有時候我們讓風帶著我們向前飛、向前走。

所以在這裡需要你帶著對生命的信任,你化解你生命裡的不信任。其實你懷疑你的工作,不過是你不信任你的生命在帶著你,如果你不信任,你在感情裡也不信任,你在家庭裡也不信任,但是我們絕對有不信任的人性,那種不安全感的人性。

我們會有片刻霎那的信任,我們就綻放愛與美,可是大部分的時候我們又不信任了,我們又需要保護自己,我們就是這樣的覺察自己。」

涵涵 :「我想要分享今天上半場我學到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先接受,然後靜觀其變』,剛剛一位同學分享他喜歡做園藝的手藝,可是他會有衝突和愧疚感,但是接受之後,就會好很多。

接受了之後,不見得一定要立即去改變,而是也可以照著原本的步調,不需要因為這個發現就去抓去它,然後下定義,要靜觀其變,看生命會怎麼讓我們去和這個發現連結,那這個發現才不會跑掉,它才會是真的。」


一場生命的饗宴,打破空間的距離,沒有身分的交流彼此


上半場的工作坊,可以感受到很多情感在交流,在場有些人是父母,有些人是孩子,有些人是成年,有些人是青年,這些身份角色好像都消失了,大家洋溢著喜悅,非常的歡喜!

好像打破了空間的距離,沒有身份的去分享彼此的人生經歷,享受了一場生命的饗宴。

對年輕人來說,他可以更清楚一些生命的歷程和過程,對年長的來說,不只是一個生命回顧,而是讓自己沉澱地再更深一點,找到更深的自己。

Amoa(我)也在這場聚會中,獲得了一個領悟 : :

每個來到你面前的人,他們是過去的你和未來的你。未來的你,幫助現在的你;現在的你,療癒過去的你;直到有一天,你分不出誰是過去、誰是未來、誰是現在,只感受到合一意識圓滿的愛⋯

走入內在越深,越明白我們是因愛而生的。對宇宙的安排,謙卑再謙卑,臣服再臣服;對生命裡的眾生,分享再分享,感恩再感恩。

沒有分別,我們都是一家人。


下半場,未完的路,未竟之事


在王靜蓉老師的Mahita Healing靈擺療癒圖中,生命的第二個旅程是發展我們對自己的愛,在發展對自己的愛的過程,我們會去填補我們的坑洞、無價值感,我們會進行很多的試誤。

嚐試錯誤是非常重要的,體驗失敗、體驗挫折,體驗跌倒再爬起來,體驗我們被我們的情緒所困擾,試圖去了解那個情緒背後是什麼,有什麼需求在那裏。

發展自愛的過程中,其中有一個是進行未竟之事,未竟之事,指的是生命有哪些是在呼喚你去進行,如果你進行了它,你就會感覺到落實和滿足,你的心才能綻放愛與美,繼續往上提升。

靜蓉老師在下午的工作坊中,特地為新來的朋友,用靈擺圖查詢未竟之事,讓他們了解到,生命正在呼喚他們去完成的事。

有的人未竟之事是照顧身體,有的人是經濟收入,有的人是實現自我價值,有的人是改善與家人的關係..

在你的心中,你的未竟之事是什麼呢? 去進行它吧,如果你進行了它,你會感覺到落實和滿足。


靈性實踐,活出個人天賦─靜蓉老師與燕雪的親密對話


這場對話,由靜蓉老師和燕雪自由問答,她們之間的對談,不僅提供大家許多問題的解答,高頻能量的祝福,也同步地在療癒每個人 : :

燕雪:「關於靈性實踐,活出個人天賦,有一句分享給大家 : 『Just to be what I am, not to be what I want to be.』活出我的本質,而不是活出我想要做甚麼的自己,差別在於有一個”want”,有一個慾望在。

我想要什麼東西的時候,是否有仔細去體會,是外在制約給我們的? 還是我們真心想要的?

我走過了自己的歷程,我覺得” I want to be” 較多。我是獅子座,性格上需要有一個很大的舞台,所以我才當老師,好像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我把講台當成舞台,即使如此,我仍感覺到孤單,那個孤單感,可能是累世來的,過往我經常被這孤單感給拖住。

上靜蓉老師課的時候,午休時間,我總是把自己捲曲在一起,我跟同學說我好像是在孤兒院裡,好像在孤兒院裡長大的人。直到後來,生命經歷了很多的事情,讓自己有很多的領悟,我很幸運的,透過不同的事件當中,我與我的高我,或稱祂為至上意識,接頻的更清楚。」

燕雪:「我自己的歷程是,剛開始是懷疑、排斥,然後接受。接受之後,又讓自己產生一個獨特性,光輝伴下來的結果,形成了高傲、狂妄,或是我想要成為什麼。

老天爺除了給我天賦之外,祂也給了我功課,心靈上給了我一個衝擊,身體上也給了我一個衝擊,之後我才真正的進入了完整的接受。

接受和接納不一樣,接受有更深的一層的『喔,原來我就是這個樣子,我好好的。』待在那個好好的,去感受我的天賦,我這一世要生活的就是如此,然後每一天、每一刻與這個天賦相處。

我現在才會發展出我以前從來沒有過的品質『待在那裏』,以前我很好動,希望大家看見我,燈光都照在我身上,那現在不是說不要這個,而是探照燈來我也接受,如果是自然星光、月光伴著我更好。

另外我覺得,探索慾望的過程,也是必要、必經的。點點滴滴的過程中,我看到有一個修正的機制在我們每一個人的身上,唯一不變的就是要去經歷。你沒有經歷,好像所有的東西你知道,很抱歉你沒有拿到。這是我現在走到我53歲,我自己的歷程,我覺得很感動、很感恩,很多的朋友,還有靜蓉老師的陪伴和幫助。

講到天賦靈性,我有通靈體質,接受高頻的訊息,我想說的是,那是每一個人本來都有的,現在這個天賦變成我的療癒工具之一,但是我沒有把它放大或做什麼。

當你把它當成一個天賦的時候,它就是你生命的一個器官在運作著,它像是你的心跳在運作,如果要把它單獨拿來看它是你的天賦,好像是把它切割出來,當成一個器官來看,那也不是。」

靜蓉:「燕雪坐我旁邊,我就感覺到我的內在會想要去促成她,因為我有一個特質,我有很多的同理心,很多悲憫的情感,這悲憫不是悲,跟悲無關,是慈眼視眾生,這是我的一個特質。

所以,當我們經驗我們的特質的時候,我們要經驗360度,它的陽面,它的陰面,它既是有它的好處,但是也有它的陰暗面,比如說我就要承擔更多,我要去釋放,我要成全更多,所以一種同理心、慈愛心,它也就要經驗過一個叫做犧牲、成全、委屈、成人之美,它有許多的面向。

同一股能量它有很多面向,我們跟一個人在一起,我們形成一個磁場後,我們內在就會被觸動,那是我們內在的善。您們很快就會發現,今天下午的能量就有一個轉變,我們感受到這個轉變,我們想要互相成全,我們有一個很平安、很充實的下午,其實我們能夠做的就是這樣,在這裡,我們不能到那裏,這裡就是天堂,天堂的意思就是放鬆的。

生命其實是一個循環,有時候會勾出你最深的恐懼,那個恐懼後面,請你一定要記得那後面是愛,所以超越那個恐懼,選擇愛,我們不用戰勝我們自己,我們只要繼續穿越,往前走。」

图片发自简书App

燕雪:「我想談談為什麼叫做『懷才不遇』,這是現在很多年輕人遇到的,即使是成年人也是會有,很多過了50歲的人也沒有活出自己的光彩。」

靜蓉:「『懷才不遇』就是來自『自我否定』,自我否定一定會先出現,早上涵涵說的,所謂的『自卑』。你們有聽過一些心理學的架構,它都是從自卑、自尊、自我實現..這樣發展,因為自卑是一種幻覺。

我們進入心靈,就是學習到我有一個自卑的感覺,我自我否認,我來超越這個否認,我透過這個自我否認產生的創傷來看看有什麼在那裏,我願不願意原諒那個創傷,如果你不原諒這個創傷,你就會背負這個創傷。

那你不知道你原不原諒,你會做一些嚐試。

我們並不需要告訴別人說我們不好,我們第一個就是要去找到我們的生存之道,那生命為什麼需要提升,為什麼你的父母希望你讀書讀的高、讀的好,就是希望你的工作是有價值的,是能夠被尊重的。你的父母希望你不要感受到那麼多的卑微感,可是人的內在,即使是總統,內在也都有自卑,也都有高傲,這個自卑和高傲,我們不要讓它變得極端,你會傷害到你自己。

自卑和高傲在現實的生活裡,是行不通的,我們要找到那個平衡,而要化解這個極端性,只有我們敞開我們的心來歷練,一定要去探索自己,絕對不要把自己的心門關起來。

不要放很多的石頭在自己前進的道路上,要懂得不要拿石頭砸自己,要有那個智慧、慧黠,如果你旁邊的人是阻礙你的,你要懂得繞道而行,要想清楚也許那是那個人的個性、星盤的設計,可是我們找那麼多的抗拒力,對我們自己是沒有益處的。

我們先讓自己要的東西、要實踐的東西,有一條路可以走下去,生命是不缺乏暴風雷電的,那些暴風雨雷電它自然而然就會來。

任何情境發生了,如果你有那個慧黠、那份靈敏,你就會善巧知道如何運用情境變化的能量。

主動,去發展你自己,我們內在有這樣一個力量,穿越自己。」

燕雪:「我們先問自己,你對自己有多誠實? 因為我們身處在這個世界,在原生家庭、工作中有很多的身份、很多的事情要去做,但當我們在單獨獨處的時候,我們對自己有多誠實?

我是誰,雖然是大哉問,可是先不用講我是誰之前,我是什麼? 我現在的狀況是什麼? 比如我現在就是悲傷,我現在想要討愛,討愛完之後,然後呢? 有沒有察覺到什麼。」

靜蓉:「誠信,巴關一直在講誠信,你真心想要什麼,這是第一步。因為我們有很多想要,都是為別人著想,但你有沒有能力? 你為媽媽著想,你為爸爸著想,去看父母想要什麼,而我們去做什麼,這也是我們的愛。

你做這份工作,你有50分希望爸爸媽媽快樂,希望社會肯定你,你有20分希望自己開心,你有30分你想跟人連結,誠信就是你清楚知道你的意圖是什麼,確定自己的意圖,別人的狀況是別人的。

做為一個孩子,我們第一步就是讓父母不擔心,這是母子連心,你好不好,你的父母都感受的到,你不想要讓他們掛心,因此你有很多的努力,都是為了這份愛而出發的。

你有很多的掙扎,在做選擇、做決定,都是因為你和你的父母心心相連而發生的,20幾歲人扮演著父母20幾歲時做過的事,這是在我們的血液和基因裡儲存著。

成為真實的自己,是每個人內在最深的渴望,每個人也都害怕改變,但這世界就是不斷地在改變,這是真理。信任生命,它在變化當中,這一件事就是很美的。」

燕雪:「談女性的覺醒。前幾天和靜蓉老師分享一個記錄片《Be a man for a day》,在一天當中,女人當一個男人。影片裡的女性,她們利用一個月的時間,準備許多逼真的道具,實際做為一個男人的一天,她們讓自己跳換一個不同的性別去看這個社會,看看會有什麼感受。

她們說,男人走路跟女人走路不一樣,男人走路有一種我踩在這片土地上,這是我的,我是一個土地擁有者,那我們女生走路都有一種靜悄悄的,好像我只是過客,這樣的心態就會不一樣,對於我們在跟世界的連結方式就會不一樣。

害怕負責任,是活出天賦的阻礙之一,一個人要有工作,即使是退休以後。天賦,在不同階段會有不同,直到我們最後一刻。去學習不擅長的,可是我們又喜歡做的,重新刺激一下,那時學習動力會開始出現。

人在發展心靈的時候,身體是有乘載的部分,所以要保持一個學習,學習是一種刺激,為什麼要冒險、接觸不同的東西,那是為了不讓身體反應的機制退化掉,在任何階段都要保持被刺激或者是學習,才會不斷地有反應,身體才會繼續運轉。」

靜蓉:「歸屬在我們生命當中是非常重要的,日常生活是可以穩定我們的神經系統。當你在追尋的時候,你看不見你擁有的東西多麼支持你。

自我實現是永不停止的。很多人退休之後才去開一家咖啡廳,開了之後可能最後關了,但是他滿足了一個自我實現的夢,自我實現是一個過程,要去滿足你想要做的事,最苦的是空想,空想會生病。」

燕雪:「我們有多少的勇氣、多少的實踐力可以把想法顯化出來? 你是想要做,還是要逃避生活?」

靜蓉:「空想不會有收穫,耕耘才有收穫。」

燕雪:「自我實現要成功,有幾個要素,第一個動機單純,我做我想要做、喜歡做事,沒有想那麼多。當你緊抓著想要成功的念頭,恐懼就會產生。

第二個,在做的過程要不斷地分享,分享你所得,那個『得』包括了心靈的、身體的、物質上的。

第三個是感恩,感恩自己一步一腳印,真好、真棒,感恩! 感恩所有人的幫助、一切因緣的促成,這三項帶領我們把天賦活出來,少一項都不行。」

靜蓉:「禪宗的十牛圖,你行走千萬里,就是為了回歸家。回歸家後,也是要出來分享、利益眾生的,生命要流動。

我們每個人的衝突感,就呈現了我們爸爸和媽媽的不同,你的爸爸和媽媽有多麼的不同,那個衝突感就是整個生命學習的歷程,這是沒有辦法拒絕的,去看看父母不同的是什麼,差異是什麼,去看看爸爸在不在,媽媽在不在。如果媽媽不在的話,你就會去追尋女性能量,爸爸不在就會追尋男性能量。

內在的旅程,就是在化解生命中削落自己力量的衝突感,衝突感很激烈的話,就是要喚醒你向內走,多認識深層的自己。」


勇敢面對改變,享受當下,領悟過去,信任生命的帶領


生命是從「我」走到「無我」的探索之路,越少的「我」,越少受苦 ; 越少的「我」,愛越是滿盈。

愛與被愛的幸福感,如果只是從外在得到,有一天注定是會失望的,只有走入內在的旅程,回歸心中自性的愛,那份源源不絕的幸福感,才能滋養我們的生命,才能幫助我們落實終極關懷的自我實現。

整天的活動,每個人心中只有無比的感激,我們收到許多的回饋,來的朋友都帶著滿滿的愛回去,生命開始有了不同的變化。

靜蓉老師不只以她的高頻意識為同學淨化調頻,也解答了他們現階段心中的疑惑。

感謝王靜蓉老師,與談人王涵、燕雪,場地「香草滿屋」的主人Julia,感謝宇宙的因緣俱足,感謝天使、聖靈的祝福,感謝至上意識的成全。

感謝觀看此文的您,願您從此文中,感受到愛、光明與智慧,願這愛、光明與智慧引導您、陪伴您活出真實的自己,永遠與愛相伴、與神同行。

感恩這神聖的一天,下次聚會再見!


撰寫人 : Amoa

活動日期 : 2017/4/23

活動名稱 :《開啟天賦靈性與落實豐盛生活》一日工作坊

活動地點 : Julia香草滿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