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风行侠影录(4)落日斜阳 (上)

96
平如蘅
2017.12.30 20:20* 字数 2331

上一章


第二章 落日斜阳 (上)

如此折腾一番,太阳已近中天,林甫煌沿林中小路走了一段,心绪渐渐平定,想:“那几名儒生既替他收埋,当不会毁他尸体!莫非是被野兽叼了去?”又细想:“嗯,他们三人当不会错判!只怕其中另有隐情!”

“唉,灵均啊灵均,你为了一时意气,竟罔顾礼义之大防,同室操戈,终于落个不清不白,为何不细细探问呢?”

又想:“那人不知是何身份?为何会被前辈联手所伤!我既出手救他,便无再弃他的道理,唉,只怕其中是非难断!与道灵相约之期已近,不知她现在是否还在那里?以她个性,只怕是早已等我不耐烦了,哈!待那人伤好一些,我便先去与她会合,也就是了!”

他心中想到要速速赶往瀛州,脚下竟也不禁快了几分,只是林中丛木茂密,转念一想:“我堂堂正正赶路,却又要避讳什么?即便碰上了,也正好查个水落石出!”索性走回大路,迈开步子,径直向村中走去。

如此走了七八里,隐隐听得有汩汩的流水声,心中便觉得口渴,于是寻了声音,见是一条小溪,捧了几口水喝了,正欲返回大路上。忽听得“哒哒”的马蹄声响,片刻之间,只见三匹骏马两前一后匆匆掠了过去,前边两人均身着白色长袍,头戴方冠,正是儒生打扮。

林甫煌未及出声,更不容他细思,三匹马早已绝尘而去,他心中纳闷:“何事如此紧急,为何有大批儒士在这荒郊野岭之中奔忙?我所救之人到底是何身份?儒墨虽常有纷争,但不过论辩之机,应无深仇大恨,这些儒士又是否与他有关呢?”

他虽有一堆问题,却是无计可施,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妥,想:“我得尽快探问清楚,只怕此人不简单,坏了,不知他是否还在?又想,他毕竟身受重伤,孤身一人,只怕并不安全!”

林甫煌提了气,心中虽思绪纷杂,脚步却是一分未慢,匆匆向那村落赶去,此回倒是一路无事,渐渐临近村落,他远远望去,只见那人正在屋外,伫立在那口水井旁边,伸了手正摩挲井边的石台。

林甫煌见他好端端的还在,顿时松了一口气,整理一下衣冠,缓缓向他走去。那人抬眼看向他,轻轻问道:“书册还在吗?”

林甫煌一听,心中不禁有气,那名大汉拼了性命护他,到头来竟比不上一本书卷!此人若非呆愚,可当真是冷血至极,或许我原本不该救的!”

他一句话也不说,默默将书箧放至一旁,才正视着他,问道:“你究竟是何身份?”
“墨苍玄,江湖上没什么名气!”那人淡淡回了一句。
“我如何信你?”
“所以你何必问我!”
“你!”林甫煌被他轻轻一激,心中顿生不满,不禁高声道:“你与我儒门究竟有何过节?”

那人听他一问,只微微一笑,道:“书中内容你看过吗?”
林甫煌知道自己翻书失礼,低声道:“草草翻过!”
“书中大义如何?”那人凝神问道。
“虽言语偏激,倒也不失救世苦心!”
“嗯,不愧是明尹先生弟子,果不拘于门户之见!”

林甫煌听他赞颂先生,心中稍有宽慰,问道:“阁下见过师尊?”
“曾有一面之缘,得与沈先生论道!”
“那在下回去,定当禀于师尊!不知阁下究竟如何称呼?”
“墨苍玄,那时正是这个名字!”

林甫煌料得他也是化名行走,不肯吐露实情,多半是居心不正。正色说道:“不瞒阁下,在路上我碰到几名儒生,对你十分仇视,我想若有误会,自可从中调解,你既不肯如实相告,这书卷我便暂时不能还你!”他边说边取出书卷,拿稳了给他观视。

只见那人一看,见卷末残缺,笑道:“哈哈,原来如此!你读读页末的一句话,是什么?”
“安危治乱,在上之发政也,则岂可谓有命哉!”他一边读,一边想“这话倒也不错。”

那人却并不接话,又问道:“可有纸笔?”
“自然!”说罢,从一旁书箧取出书写器具,摆设好了,等着看他写些什么。
只见那人接了笔,坐正了,凝神细思半刻,刹那间,笔走如风。林甫煌观他用笔起落之间,如行云流水,笔意纵横,然而字迹清正嶙峋,苍劲挺拔,心中不由赞了一声:“好书法!”

再细看他书写内容,亦多有悲天悯人之辞,待到看到一句:“必使饥者得食,寒者得衣,劳者得息,乱者得治。”想到一路所见百姓流亡、饥荒之惨状,回想当时那贫病无药可医的一家垂坐等死的无奈,想起那对祖孙相依为命、衣不蔽体沿街乞讨的景象,他虽能周济一时,但又有多少人同受折磨啊。

他又想到那些不学无术、作威作福的野官酷吏,心中不禁血气动荡,想:“正当如此!”他心中激荡,一念既动,心中马上又幻生出数多救世之法,轮番在他脑海中交战,一时神游物外,不知眼前何景了。

过了许久,那人笔势一停,轻轻说了句:“今天先到此吧!”

晚秋山中天气,此时已是十分凉快,但他额头仍有汗珠点点,显是重伤力疲,心神劳损之故。林甫煌回神一看,见他已写了上千字,兀自轻轻吹纸上湿墨。过了片刻,墨迹成形,只见纸上一方方蝇头行楷,工整清峻。那人小心将纸折了,转头说道:“此为续作,补残缺之数,也劳你先替我保管吧!”

林甫煌观他字迹,又见文辞内容,心中对他早已有所钦佩,当下恭敬接了过来,放入包袱收好,又将纸笔器具收了,默默站在一旁,倒像是侍坐于先生旁边,静听他发问与吩咐。那人却也再不出声,看着眼前破屋,蹙眉陷入沉思。一时破败的村落之中,两个俊雅的青年人,一坐一站,各自思索,风移云涌,兀自不觉。

不知过了多久,那人缓缓说道:“那名义士,生前便住在这里!”顿了一顿,又说道:“多年之前,我路经此地,恰逢山中干旱,泉水断流,我便在此住了一段时间,终于探得地下水脉流向,挖了你身后这口井,造了打水的轱辘,只怕他那年还不到十八岁吧!”

林甫煌知他要详述,不便打断,心想:“嗯,依师兄路径,当是两年之前来过此地,那时一片和乐,那是在这之后了!”
“前些日,治下弟子听闻风声,杀了一名儒生,气愤之下,又只身上罗府质问,因何堂堂正正之儒门学府,却是藏污纳垢之所!”

“嗯!”林甫煌应了一声,心中却想:“身为外人却先斩后奏,如此明目张胆的挑衅,便是有理恐怕也难讲清了。”
“双方起了争执,门人终于激辩不过,当场自尽以明心志!”


下一章

武侠-风行侠影录
武侠-风行侠影录
20.7万字 · 5641阅读 · 26人关注
唐末五代北方势力为背景,在儒门、墨家、摩尼教的明争暗斗下,以一个儒生的遭遇与命运为主线,青梅竹马的同门师姐,恩怨纠葛的契丹郡主……诸多情意纠缠,他如何一一面对?一个儒生的命运,飘摇在国破家亡的血泪哀歌中,挣扎在爱恨情仇的嗔痴牢网中,又是怎样的无奈写照?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