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二)

《烈火情人》。
如同杜拉斯《情人》,行进缓慢,整体却充满张力。情人,从中文意思解释,都有某种不合伦理。情人是婚姻的产物,自然亦是忠贞的反衬。
杜拉斯《情人》一直吸引我的不是因为其中的不伦之恋,而是语言和段落的安排。我可以说那是结构和语言风格的胜利。杜拉斯其他的书则没有这种让人心醉的感觉,在这本书里,杜拉斯似的语言成就了她。我曾经看到过王小波谈杜拉斯《情人》,他着重说到段落的整合。全文每个段落像是经过特殊排列组合,造就了其文如梦似幻的风格。
《情人》也有电影,只是对文字版情有独钟,我无法从电影里得到新的体验,也无法得到旧的感受。自然不能强求电影和文字本身相符,影像和文字本是两种不同的艺术,我们没必要做到写生般写实。我们需要个性感受。
《烈火情人》以影像的方式让我感受到另一个《情人》。从开始到结束,我们便知这是不合伦理的禁忌之恋。电影一开始告诉我们故事注定是个悲剧收场,然而我依然带着好奇、紧张的心情一直到结束。它紧紧抓住了我的心。不是因为香艳,也不是不伦之恋的畸形刺激,更多的是作为个人,片中的男主角的立场。这也是这部片子的主题。他以为那是爱,最终喃喃自语,却告诉我们那只是假象。他失去所有,儿子,家庭,工作;同时失去情人,以及他认为的爱情。只身旅行,只想找到真爱。
开始,男子与女子眼神相互交汇,即已知彼此心意,他们知道对方需要自己。眼神传达的是汹涌无法控制亦无需解释的性。所以最初的性爱是粗暴的,类似于强奸;他如此渴望女子的肉体。女子亦沉醉其中,她对每一次的做爱都是灌注男子需索般的热情,甚至对露天的粗暴、危险的性爱亦笑脸相迎。我听到声音,来自于双方内心肉身的呼喊。至于爱,我 无从得之。他们遵循内心的声音,直觉,所以哪怕最初的眼神交汇便明白各自心意。性来得如此突然和猛烈,如同男子前两次做爱中射精的脸部抽搐和痛苦叫声。他们以为那是爱,“有些事是自己无法控制的”,这是男子决定放弃情人,回归家庭的伦理之前对儿子说的话。一切在儿子车祸死亡归于宁静,社会、家庭和心理的极度混乱终于结束。男子踏上旅程,“人很容易遗世独居。我旅行,直到我找到自己的生活”。他提出疑问,“人到底是什么做的,无从知晓”。“我们坠入情网,为了寻找真爱,其他都不重要至终无悔”,这算是男子对自己这段往事的结论。电影里,男子穿草凉鞋,麻布扎腿薄裤,满头银发;在中东土城里顶着炽热的阳光走进一个小屋,这情景与伦敦的环境天壤之别,干燥的土屋,热烈光线,充满美感。房间里有儿子给他的她和父子俩无意间的放大合照。他距离早前经历已经很久,如今安详,平静,温柔折叠好包东西的纸皮,源于他作为医生和卫生部门工作的习惯。他依旧是迷人男子,走出过去,儿子死之后,他亦不见悲伤。电影平缓叙述,我们只是看到男子从容安抚妻子,找情人见面,平静辞职,他的脸上不动声色。
儿子死亡,家庭破裂,失去工作,脱离平时生活,去偏远贫穷人烟稀少的中东,遗世独立,与曾经的情人插肩而过。他只是静静看着她,她没看见他,他说:“她手中抱着一个孩子,和其他女人没什么两样”。
最终,男子也许是想告诉我们那不是爱,但是他没有后悔。他奋不顾身,赔上世间他所拥有的一切,最后一无所有孤身一人独居海外中东沙漠城。
《烈火情人》,如同片名,烈火焚身,这爱情终将燃尽彼此。电影讲述的东西太多,我断章取义,只取所需。如安妮宝贝所说,我们让事情走到它的尽头,答案自显。关于爱,我一无所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