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非伯牙,便做子期

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伯牙鼓琴,志在高山,钟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钟子期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 !”伯牙所念,钟子期必得之。子期死,伯牙谓世再无知音,乃破琴绝弦,终身不复鼓。

高山流水的故事,从小便听,心极神往。伯牙善鼓琴,子期善聆听,风雨鸟鸣虽会相合,但终究不如得一人知心。我们终其一生,是否也在寻找一个子期呢?从心端到指甲流淌出的文字,吉他弦上跳跃的音符,任何一个小作品,凝结着劳动与精神,大抵得到一个目光时总是欣喜的,如果它还是温柔的、欣赏的、或许也带点相异却尊重的意见,更让人快乐。

简书上的各位是否还记得获得的第一个喜欢呢?当时心情可还有几分清晰脉络。在那之前,挣扎了多久来这儿安家写字,夜色里闪着白光的屏幕,跳跃的光标,陪伴你的是什么呢?不爱言语中滔滔不绝,不代表心中无话可讲,越是温和沉静,越蕴藏着想要波动的欲望,等待一颗石子投入深潭,掀起水花。井底的青蛙只是忘了某些东西,某一天它会跳出去,寻找一块稻田,哪儿都有天空,天空是连在一起的。

伯牙子期又如何不是相互的,如此做自己的伯牙,也做他人的子期可好。

当你开始敲字的时候,对文字便愈发敬重了。一个个文字里是飞驰而过的白驹,留下哒哒马蹄声,等待着某个人。不是归人,也不是过客,只希望留下些声音能被听到。也去做那个聆听的人,有限的时间里,点开一篇文字即是一种缘分,无论是一目十行还是细细品味,留下交流的足迹,都是来过的证明。我们在错开的时间空间里,结了一段缘分,纵使只是一个字,一个表情也让人心生暖意。

寻找子期的时候,不如也化作子期吧,高山流水的故事里,我们也是点缀其间的路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