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我喜欢上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曾经的高中)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喜欢上了Z。

这是我没有想象到的。

Z是我高中同组甚至可以称为同桌的男生。那是高二的秋天,我转到这个班级,认识了第一个班上的同学,是个漂亮的女孩子D。更有缘分的是,她坐在我后面,又因为一些别的原因,我和她还成为了舍友。你看,缘分就是奇妙。从此,我们开始了普通闺蜜的生活方式——从早上睁眼开始,到出早操,吃饭上课上厕所接水逛街买东西,再到洗脸洗脚睡觉,一天24小时,估计除了我回家的时候,她都是和我在一起的。就是这么普通,又幸福的闺蜜。

正是因为她,我认识了Z,准确地说是Z认识了我。因为他俩是从高一就认识了的,而因为我和她玩得好,所以一年多都记不住所有同学名字的Z,记住了我。算是有点爱屋及乌的感觉吧。但这一年中,我对Z的记忆也仅停留在我们认识,他是D的好朋友,他记性很差,所以记住我的名字已经很是我的荣幸了。一转眼,到了高三,不,是成为高三的那个暑假。我们重新分了组,很不巧,Z刚好和我在一个组。但周围都是不熟悉的同学,所以一开始并没有玩的很开。随着时间的推移,成绩好但却不愿意给我讲解题目的组长显得格外冷漠。这时候,Z就像个神奇的存在。他很凶,很喜欢用手机看小说,但是手机上却还有水果忍者的游戏,课间或者上课前十多分钟我总喜欢借来玩。每次他都极其不情愿的让我走,我继续恬不知耻地要手机玩游戏。当然,每次Z都还是凶巴巴地把手机给我了。我肯定没想多,因为这是知道他就是这样的人,好像感觉很凶,但实际上却是个很柔软的人。而且更加清楚的是,Z心里有个非常非常喜欢的人,是我的闺蜜D。那是个非常偶然的下午,教室里人很少,我在座位上写作业,而坐在我后面的Z和同桌女孩在聊天。怎么问出来的我已经忘了,但最后的几句话我记得特别清楚。女孩问:“如果她28岁的时候还没嫁人,你也没结婚,你会娶她吗?”Z:“如果她愿意,我会。”我坐在前面,一边笑一边惊讶得不能自已——原来Z喜欢的人是她呀!然后转念一想,好像还真的是这么回事。

她常常跑到我们组来欺负他,常常把他气得咬牙切齿,但我看到了的,他即使生气,也只是紧握住拳头,没说过一句重话。一次,我和这个闺蜜因为一些性格原因而彻底闹翻了。她是个心直口快,能不让别人舒服就不会让自己独自生气的个性。所以,她就直接坐到我的背后,与Z同桌,用了一整节语文课来让我听到她一边哭一边说我虚伪、玩弄她的感情等等的话。这是我们俩性格和三观的原因,我心里也不好受。看见她在一边嚎啕大哭,不善言辞的Z在一边手足无措一边安慰但一直也不走。由此的差别对待,我一下子明了了——他还真的是喜欢她呀!我暗自窃喜:光明正大听墙角还真是听到了不少秘密!因为他想让我在他上课睡觉的时候叫醒他,所以和我同桌,我也答应了会叫醒他。但是,通常是叫不醒的。为了把他叫醒,我总得下点狠功夫。可是通常的情况又是我把他叫醒了,他就冲我一副要吃人的样子。一次两次我就认了,很多次之后我就恼了——你大爷的!你拜托我叫你,叫醒了你又要被凶,我作什么孽了我?!!所以,我就不和他同桌了。他常常坐在我后面桌,但是关系依然很好。

记忆中最最最深刻的一次就是有个周六学校补课,冬天天气很冷。我身体不好,但偏偏那天穿的不多,可能还有些感冒,就一直说很冷,而且脸颊绯红。然后Z把他的厚外套脱了扔给我,自己就穿了一件T恤和一件校服。那时候我正值人生的巅峰体重,整个人就跟一个移动的球一样圆。可是就算这样,Z的衣服还是好大呀,把我整个人的三分之二都包住了,露出的仅有小短腿和一个脑袋。才脱下来的衣服是温热的,穿在身上好像还能感受到他的体温。好像,我也不是那么冷了。

还有很多其他事……都在我记忆深处。之所以这件事记得最清楚,是因为在你最冷最无助的时候,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出现,帮助你,你不会感动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才说,看似没心没肺凶狠残暴的Z,其实内心是很柔软的。可能只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而已。

高中毕业之后我们的联系仅在每年的寒假聚餐而已,但似乎并不影响我们之间见面就互相调侃。当然,D也和我讲和了,放下了作为小女生的时候那些无关痛痒的别扭。整个大学期间,他送了我两个超级大的熊娃娃。比我所有舍友得到的礼物都大,瞬间就免不了女生的优越感。因为大家都有男朋友送杯子送零食买玩具,我都是送出去的份。不过,正是这两个巨无霸熊娃娃,好像把我之前的失落全都消灭了。

有一天,一个舍友问:“小C,你有男朋友吗?”

我:“没有啊,怎么了。”

舍友:“那有人追你你吗?”

我:“肯定没有啊!”

舍友:“骗人~~~肯定有!”

我:“真没有啊。”

舍友:“那送你两个熊娃娃的男生呢?”

我:“哦,他呀,他是我高中时候的同组哥们,特别迷糊,脑袋不灵光,他自己忘了已经送了我娃娃,所以才又买了一个。”

可能那时候在我心里早就自动把Z归于哥们儿,是朋友,特别好的好朋友。感觉没什么啊,而且那个神经大条的家伙估计自己也不会觉得有什么。我想太多的话反而衬托出自己的自作多情,干嘛要去破坏这场友谊呢。

直到最近半年,一开始是因为一直在劝他放弃继续喜欢闺蜜D。倒不是因为我喜欢他,那时候还没觉得自己对他有除了哥们儿同窗情谊之外的感情。而是因为单纯地觉得闺蜜D作为朋友自然是还不错,够义气,但是作为恋人,就我所知道的人当中也已经被分手了好几个了。每一个都是到了谈婚论嫁,双方家庭都很熟悉了的地步,甚至到了该发生的关系也都有了的地步,但是依旧留不住她。而Z是个对朋友特别掏心窝子的人,更何况是面对自己有好感的女生。仅仅是站在朋友立场,我希望他能好好的,至少,受到的伤害能少一些。所以宁愿去劝他放弃喜欢她,也不想他越陷越深,最后被伤得体无完肤。就这样,后来觉得自己好像越来越喜欢和Z讲话了,所以我跟他的接触比整个大学加起来还要多。之所以劝他不要再喜欢D是因为我知道他在她的世界里连备胎N号都算不上,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对他有类似爱情的喜欢。我觉得作为好朋友,我不想看到他陷得深了又被伤得鲜血淋漓。所以才一次又一次劝他放手,虽然好像我的规劝并没有什么用。毕竟啊,这是感情,而我们是人。如果感情能够随意控制的话那就不叫感情了,那样的话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人为情所伤。我并不指望他一定能控制住不喜欢D,但是,我只是希望他受到的伤害能降到最小。

聊得多了就有些肆无忌惮起来,我以为自己是特别的,就还莫名其妙地跟他要生日礼物。虽然他没回自己,但是消息已经不能撤回了。我也就当掩耳盗铃一次,自己把这一条消息记录删了,然后就当做他也没看到的样子继续过日子。直到有一天,D说她要买首饰,金的,发了两个款式过来问我哪个好看。

我说:“那个项链款还挺好看的。

”她说:“啊?我喜欢耳坠呢,而且已经买了。”

我:“哦?这样啊,你喜欢你开心就行!”其实我很纳闷她什么时候有那么多钱买金首饰了!

她说:“嘿嘿,当然开心啦~Z给我买的呢,你别告诉L(D的男朋友),不然耳根不清净。”

我有些凌乱……首饰这么贵重的东西好像一般对男友都有很少会开口要买的,更何况,Z和D面上维持的也还是朋友关系。不过仔细想想,按照他对她的态度还是挺有可能买的。不禁感叹一句,妈呀,有钱就是爷,任性!

我说:“你高兴就好,我是不会乱说的。不过收这么贵重的礼物……是不是不太好啊,毕竟只是朋友关系。”

她说:“我也有买礼物哦,已经给他寄过去了。”随即发来一张手表图片,嗯,唯品会买的,不过是我不认识的牌子。其实我没忍心告诉她,凭我们现在作为学生的生活水平,不管她买多贵的手表,都比不上他手上戴的那块表。高中还在一组的时候我曾经问过那块表,因为我觉得很丑,就想知道多少钱,我记得当时他告诉我的是两千多。我还没忘感叹一下,又丑又贵!

我问道:“多少钱呀?”

D说:“不告诉你。”随后便消失了。

我出于好奇,想看看她收了这么贵的礼物,那回的会是多好的东西。不就是唯品会吗,我也可以下载嘛!下载下来看了看,我咽了咽口水——110元不到,而耳坠是800+……瞬间,我有点方了……有钱就是大爷啊!然后我就觉得自己之前还恬不知耻地跟他要礼物,在D面前自己真的就好像个跳梁小丑啊!!而且我想都还是学生,一下子Z给D买了这么贵的礼物,肯定钱也没了。出于羞愧和不想让Z再破费,我想更多的是生气,生自己的气。怎么能把自己看作是特殊的呢?你看吧,现在就跟个小丑一样丢脸。

所以当时我就给Z发了消息说:“对不起啊,我太恬不知耻了,居然还来要礼物,你就把我之前的话当屁放了好了!”

过了一会儿他说:“待会儿我再给你解释这件事。”

我:“哦。”

过了一会儿他便打电话过来解释这是怎么回事,虽然我觉得这跟我也算不上多大的关系,不过不知道是不是Z从那些话里看出了我的些许不快,他愿意跟我说这是怎么回事我还是挺高兴的。从他的话里不是听出的,而是他明明白白说出来的:“我讨厌D了,真的,很烦了。”我明白也许人的话里多多少少会掺假,但是对于Z,从最开始相识,我就是没有理由就会相信他的。相信他不会骗自己,也相信他不会伤害自己。

不知是上天对我的厚爱还是惩罚,我从三岁开始就有了记忆。所有大人认为孩子小,不记事而肆无忌惮地说过的话,我都记得。当然,这仅限于我一个人,因为我的弟弟妹妹们对小时候的事几乎没记忆。正是因为记事太早,从小的太多交织着痛苦与快乐的经历让我极度缺乏安全感,同时三观不正,特别是价值观。我将自己存在和努力的价值寄托在父母对自己的认可中,然而即便我考试永远是前两名,即便我参加各种竞赛得奖,即便所有老师眼里对我更多的是嘉奖,我依旧活在“别人家的孩子”的阴影里。没有认同,也就让我长年累月地自卑,即使我已经成为“别人家的孩子”。这所有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消除的。我会易怒、暴躁、焦虑、不安,甚至是抑郁、想自杀,但包括家人闺蜜在内的所有人对我的安慰都不起作用,或者说,作用只有那么几个小时。但是当我尝试着给Z诉说我的烦恼后,我发现,这个我已经认识了六年的男生,就那么轻而易举地化解了我所有负面的情绪。就像那次我已经由于害怕到不能呼吸而准备逃跑的考试,父母妹妹闺蜜同学等等所有人的开导都没让我放弃那个念头。当我跟Z说了这件事之后,他就那么容易抚平了我的不安,一直陪我聊到凌晨。当他觉得我该去睡了的时候,说:“明天能去考试了吧?现在能去睡觉了吧?”我莫名地就冲着电话点了点头:“嗯,我明天去考试。马上就去睡觉。晚安。”“晚安。”忘了说的是,我不光觉得自己会考试跑路,甚至会一整晚焦虑到天亮,我也是做好了睁眼到天明的准备了的。但,就这样,我睡着了。我想,我永远都忘不了那晚Z安抚我的情绪的时候到底有多温柔,平时跟我对着手机隔了两千多公里讲电话都能把我瞬间气得跳脚。天亮后我也正如答应他的那样,硬着头皮还是考完了全场。

我想作为相识好些年的老友,我们之间是很难有开始的,因为会舍不得去冒一辈子失去他的风险。即使我们都处于每天讲电话也能乱七八糟聊几个小时,他每次也乐不彼此地耍的我团团转,但一旦想到做恋人会有一辈子彻底失去他的可能,我更宁愿就这样把自己放在好朋友的位置。至少他会和我无话不谈,至少还有人轻而易举安抚我常常狂躁不安的焦虑,至少我不会失去……哪怕也不能拥有。因为啊,与你相遇,就真的已经好幸运……

在一个女生的喜欢里,有些人你会太在乎 ,在乎到掰着手指数几天没和自己说话了, 在乎到你舍不得拥有他的爱情,在乎到你只求就这样做好朋友……所以我只是想用这样的方式告诉那个看似没心没肺满嘴票子美女,脑回路长到能绕地球好几圈,拥有人的身体鱼的记忆但实际上内心十分柔软的男生,不管是对父母对暗恋的人还是对我,你的温柔我全都替你看到……

就是这样一个男孩子,认识了六年,在我22岁这一年,住进了我的心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