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雪城(4)

雪城目录

图片发自简书App

4.神秘素描

酒店一层大厅的人数减少了一半左右,吵闹声还在继续。

十几人围在酒店门口,他们都在透过玻璃盯着外面的积雪,像是要用目光融化门外积雪似的。

我和龙飞来到酒店收银台。

高度到我胸口处的收银台被黑色大理石包裹,在这种鬼天气下,就算是再热的暖风,大理石表面还是冰凉的。

我缩回支在大理石面上的胳膊。我按了几下收银的电脑键盘,键盘按键没有什么异常。但是电脑正如龙飞所说,无法开机。

龙飞蹲在收银台下面,在收银台柜内翻找手写的入住记录。

大厅门口处我听到有人提议说砸开大门的玻璃,当然也有人反对,反对的人怕砸开玻璃,积雪会淹没酒店的内部。

我没时间加入那些人的争议当中,眼前最重要是找到龙美下落。

我拔掉显示器后面电源线和视频线,抓起显示屏扔在地面上,毫无悬念,显示屏碎成了几块黑色塑料。

显示器摔在地上发出的响声感觉还挺大,门口那些人都在乱哄哄吵闹,没有注意到收银台这边的动静,同时这也是我想要的效果,省得他们围过来碍事。

龙飞看了眼地上几块黑色塑料,说道:“我没说错吧。”

“嗯。”

我又拔掉电脑主机后面的几根线,抱起主机扔在地面上。可能是主机太厚了,没有碎掉。

龙飞从收银台柜内抱出一摞A4纸,正在翻看,听到主机掉落地上的声响后,他看了下地面,说道:“主机后面不是有螺丝吗?你拧开看看不就好了,费那劲。”

“这样不是干脆点。”

虽然我这样说,但我还是从地上把主机箱抱起放在收银台上。

主机后面的机箱盖确实有两个可以用手直接拧开的螺丝,拧开螺丝,打开盖子后,机箱是实心的,一大块黑色塑料,包括机箱盖子也是塑料的,我双手试着对折机箱盖。

啪。

机箱盖在我双手中折成两半。

我看了一眼龙飞,他蹲在地上很仔细一页一页的翻看A4纸。

我扔掉手中塑料机箱盖子,看到收银台下有两个大抽屉。拉开抽屉,里面放了几十张房卡,每一张房卡上面都贴有标签,标签上打印着房间号。

我望了一眼门口处,发现有一个带着眼镜的男人正看向我这里,我和他眼神对视了不到半秒,我迅速转移视线看向别处。

从余光中我看到穿一身黑色西服的眼镜男向收银台走来,我继续看向别处,借着收银台的高度遮挡,双手在抽屉内把几十张房卡全部塞入裤子口袋。

眼镜男已经靠近收银台,他站在收银台外面,看不到蹲在收银台内的龙飞。

他有些质问的语气向我问道:“你是工作人员吗?”

对于面前眼镜男的语气,让我对他有些反感。我并没有立刻回他的话,而是盯着他沉默不语。

眼镜男的发型看上去和作家韩寒发型一样,有些油腻。包括脸型和韩寒相似,如果不是近看还真以为是韩寒呢,不过这个眼镜男脸上的皮肤挺黑的。

“你在这里做什么?”眼睛男问话的声音还像是质问我的语气,他拿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根递给我继续问道:“朋友,别不说话啊,你是工作人员吗?知道外面是怎么回事吗?”

“我不抽烟。”

我把他递来的香烟推掉。看样子面前的眼镜男说话就是这个语气,并不是故意的,看他一身西装穿的,我想他可能是个领导,和员工这种说话的语气说习惯了。

“我不是工作人员,我是在酒店入住的。”我说话的同时向下瞟了一眼,看到龙飞还是聚精会神的翻看A4纸,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人在和我说话。

“哦。”眼镜男望了一眼酒店门口处,皱起眉头,向我问道:“外面的雪你清楚怎么回事吗?”

我摇头。

“不清楚,我也在找工作人员呢。”

眼镜男又望着玻璃门外,说道:“这个地方太奇怪了,昨天还好好的,一夜之间雪下这么大。”眼镜男抽口烟,继续说:“酒店工作人员都死哪去了?”

“谁知道呢?”我耸了耸肩。

龙飞突然站起来,他手中拿着小部分A4纸,靠近我身边。

“你看这A4纸上画的,是不是雪。”龙飞把A4纸凑在我眼前。

我看到A4纸上用铅笔素描的画,画了许多房屋,屋子上空飘着雪花。

“对,是在下雪。”我说。

对面的眼镜男好奇的问道:“什么东西?”

龙飞看了眼镜男一眼,抽出我刚看的这张A4纸递给眼镜男,说:“是一张素描画。”

龙飞抽走最上面的A4纸,露出第二张,第二张还是素描,同样是许多房屋和第一张稍微有点区别的是,这张素描画上的所有房屋被雪覆盖的只剩下房顶,天空还在飘雪。

“你看这里。”龙飞伸出手指指在A4纸的一个地方。

龙飞指着素描画上面一栋高楼建筑,建筑下方被积雪掩埋,但在建筑的顶层写着‘雪城堡酒店’。

“这名字便是我们住的这个酒店。”我有些诧异。

龙飞又把第二张A4纸抽走递给眼镜男,露出第三张纸,这张纸上面画的是一个平房近景,天空还在落雪,但是房屋还没有被雪完全覆盖。

最重要是平房门口站立着一位老人,具体是不是老人并不清楚,因为这个人穿着圣诞老人的衣服,带着大胡子和圣诞帽。

穿圣诞老人衣服的这人旁边还有一个对话框,上面写着两行字,我不认识这两行字,既不是中文,也不是英文。

我能分辨出的文字有日文、韩文、泰文,但它都不是。

我向龙飞问道:“这是哪个国家的字?”

“不知道,没见过。”龙飞说着抽走第三张A4纸,把纸又递给对面眼镜男,向他问道:“你认识上面的字吗?”

眼镜男接过A4纸,端详半天,说道:“我也没见过,不过可以问下我老婆,她或许知道。”

“哦,她人呢?”我问。

眼镜男伸出左手食指朝上指了指,说道:“去二楼吃饭去了,一会下来。”眼镜男转向龙飞问道:“这是一副漫画吧。”

“不清楚,看上去应该是漫画。”龙飞把手中大概还有十几张的A4纸放在收银台上面,然后继续和对面眼镜男聊着。“你也是来旅游的吧?有没有发觉这酒店有什么奇怪的事情?”

我低头继续看第四张A4纸。这张纸和上一张纸画的基本一样,近景房屋,房屋前面站立穿着圣诞老人服的人,和上一张有区别的是房屋前面站了两个人,一位‘圣诞老人’,另一位是个青年男人。

“已经旅游完了,今天刚要准备回家。门外大雪不正是奇怪的事情吗?”眼镜男说道。“还有今天大早上酒店一位员工都看不到了,这还不奇怪吗?”

素描画中‘ 圣诞老人’和青年都是侧站立在房屋面前,他们头顶上方分别画出一个对话框,还是写着看不懂的字。

我正准备翻看下一页时,突然注意到画中青年的衣服,虽然素描都是黑色的,但青年衣服的样式正是酒店员工的制服。

“不是说这个。”龙飞继续和眼镜男聊着。“你的手机还能不能使用?”

“手机坏了。”眼镜男停顿一下,叫道:“对了,很奇怪。今天早上醒来我和我老婆的手机同时坏掉了。”

我又翻看了几页A4纸。

啪。

一声响,一个黑色手机拍在收银台上面,A4纸的旁边,我抬头看到眼镜男正说道:“你看就是这手机,昨天晚上我还玩斗地主呢,奇怪!”

我拿起最上面的一张A4纸,放在龙飞和眼镜男之间,指着A4纸上面画的青年男人,向他俩问道:“你们看这个人穿的什么衣服?”

他们两个人盯了半分钟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叫道:“酒店制服/酒店的衣服。”

我拿起收银台上面的十几张A4纸,又从眼镜男手中把之前那三张抽回来放在一起,在收银台面上磕了几下把A4纸边磕整齐。

忽然,楼梯口那里冲出三四个人,那三四人跑进一层的超市内。

我们三个同时向酒店超市望了一眼,我想可能是那几人发现酒店无人管理,抢着去超市拿东西占便宜去了。

“这些纸上面画的应该是一幅漫画,似乎和这个酒店,还有外面覆盖的大雪有关,需要找认识这字的人看一看,或许能发现解释这座酒店现在发生的事。”我说出心中的猜测。看向眼镜男,问道:“去问问你老婆吧”

“她在楼上还没下来,我们去二楼餐厅。”眼镜男转身准备离开,龙飞抓起收银台上的手机冲眼镜男叫道:“你的手机。”

眼镜男回头看了一眼,说:“坏了,开不了机,不要了。”停顿一下,眼镜男又说:“对了,要把手机卡卸下来。”

龙飞呵呵笑道:“手机还在吗?。”说着迅速把手机摔在地面上。

啪一声,手机摔成两块黑色塑料。

眼镜男低头盯着手机诧异的样子,感觉他眼镜都快从脸上滑落。

“怎么回事?这不是手机啊?”怪眼镜男蹲在地上捡起黑色塑料,仔细端详,试着按了几下音量键和开机键,站起来冲我和龙飞说道:“这不是手机模型吗?怪不得不能开机,不能充电,这是什么情况?”

“我们手机都变成这样了。”说话的同时我推着眼镜男和龙飞两个人向电梯走着,继续说道:“先去找你老婆,边走边给你说。”

这时,楼梯那里又冲出几个人跑向一层超市。

我们到了电梯口,等了几秒钟,电梯打开后里面挤满了人,电梯门一开他们全部急冲冲的跑向超市那个方向。

“怎么回事?”眼镜男问。“这么多人都去抢超市吗?”

我说:“管他呢,咱们先上去再说。”

我们三个登上电梯。

(未完待续)

雪城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点一盏台灯,望一眼夜空,时钟“滴答滴答”的声音宛如催眠般,将我带入了记忆的年轮,一圈一圈,开始细数一天中的点点滴滴...
    笨蛋狐狸爱上猫阅读 29评论 0 0
  • 2017-1-2加入早安群 加入早安群时的状况: 我在1月11号时在早安群做分享,当时的状况总结如下: 1.从事互...
    和习惯做朋友阅读 189评论 0 0
  • 我厭惡的一切 虛榮的 虛偽的 尖酸的 刻薄的 一切 一切 那麼遠 那麼近 能夠承受的 不能承受的 輕的 重的 又即...
    刘清和阅读 37评论 1 1
  • 说到奇葩事大家估计都有遇到过,不是有句话: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说到奇葩,自从来到沟通100上班后,简直是大开眼...
    狸猫啊阅读 26评论 0 1
  • Given an index k, return the kth row of the Pascal's tria...
    AlanGuo阅读 2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