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吃(一)

晨起,花开惊艳~

午后,花落流香~

荷~

清雅脱俗,亭亭于泱~

望一眼,这花瓣散落茶盘~

粉粉的一片片~

手心儿里捧着,不忍舍弃~

又害怕,这夏热流火黑了花瓣儿~

那一年,

是哪一年?

刁叉湖畔小酒家

菜单里一道“椒盐荷花”

外酥里香~

让人念念不忘

不如~

试试~

面粉调浆,精盐,黑胡椒,鸡蛋一枚~

待浆汁醒醒~花瓣冲洗控干水分~

竹筷夹了花瓣,浸浆~

花瓣随筷尖在浆汁里起舞,裹匀~

待油滚锅,换小火~

筷尖引着裹匀浆汁儿的花瓣~

一端微微浸入油中~

仿若轻风拂过~

花瓣自枝头飘落小溪~

顺流而下~

不轻浮水(油)面~

亦未沉入水(油)底~

不急不缓~

随水波而行~

直至成形~

芽挚爱银饰,尤钟情于银镯。喜欢戴着镯子洗衣做饭,伺花弄草~

喜欢让她沾染了这人间烟火~

如此,才觉未负了她的冷艳与温柔~

何如雅~

何如俗~

芽以为:出尘入世尔

谢谢你盛开~

谢谢你散落~

谢谢你慰盘中餐~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