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你的一封情书

高一还是高二那年暑假,我没见过你大汗淋漓,雪白的脸颊挂着熠熠生辉的汗珠,我只是在2016年的阴历八月二十一农历七月十九晚上十点左右,我怀恋打包行李过程中有个人骑着马达叫的十分厉害摩托在等我的那个时刻。你从来没有像我现在在怀恋你时让我觉得那么帅。

一直觉得你没有喜欢过我,我也不曾敢喜欢过你,只是在还未相熟时你对你的兄弟说过,我长得像你初中暗恋过的一个小妹妹,她像我一样可爱。于是我在不知不觉中常常注意到你,于是你从我出来不知道的邻居老王瞬间提升为我时常关注的对象。

那时和我一起长大的侄儿子(由于我辈分比较大,很多比我大的小孩都要叫我姑姑)是你的兄弟,你时常对他羡慕嫉妒恨,他没你有钱,没你帅没你装逼没你白,但为什么他换女朋友比你速度快颜值还比你高,就凭他贱人一样厚脸皮的三寸不烂只舌,所以在你知道我们俩住一个大院并要叫我姑姑时,时常遇见我就说,你侄儿子呢,并扬言要做我侄儿子的姑父。

高二那年,是我们沸腾的那年,记得我们理科班总共才十三个女生班上有八个班对,还有五对在暧昧阶段,那时候,有人取笑我说我有同桌癖,每换一个同桌就要弄点花边新闻,我对这个不以为然,不过确实我挺欣赏我同桌的,那时候他以韩寒为偶像,用鲁迅的名言做自己的座右铭,特别是那篇我忘了叫什么名字的文章里的那句,当爱渐渐死去,生活不过是活着的坟墓,时常被我浮现在脑海,那时我觉得他简直是少年韩寒。(后来在高考的前一个月还请了几天假,跑到外地旅游,当时我我也是羡慕至极,那时候中国好声音第一季在热播,那时候真想跑去长春吉林找梁博表达我对他如滔滔江水的崇拜)

不过我最终还没来得及向同桌表明心意,我就架不住一个拖把事件的表白,那一天,阳光明媚,天气晴朗,而我身为卫生委员,对我们班的卫生情况从不过问,反正只要垃圾多的不明显,一二名总会是我们班的,卫生检查拼的不是地面是否有灰,桌上的书够不够整齐,拼的是卫生委员的左右逢源和人际交往,那一天估计是我想为班级做点贡献的无私之心出来了,想在检查前指导指导你们怎么搞卫生,教室只剩下你一个拖地,我记得我明明安排了两个的,刚想问问你事情的缘由,只见你听着耳塞,拿着拖把,在地板上手舞足蹈,我不忍心打断你,我只是静静的看你表演,最可爱的是你的头发,不知道打了多少层啫喱膏,你拖过的地方必有一阵异香。

打扫的你可能是未见我,直接甩啊甩,把拖把甩到了我的脚下,然后在你一脸茫然的望了我两三秒,然后脸蛋瞬间从脖子红到耳尖,那一刻你把你的鱼泡眼眯成了一条缝,尴尬的望着我,我被你可爱的表情给逗笑了,那天你破天荒的没有问候我侄儿子,后来你取下你的耳塞,我说你们男宿舍的臭,脏,乱,你回我两句有机会劳您大驾指导指导我们应该如何搞卫生。我聊梦想聊流浪,你聊晚上飙车撩妹,不知不觉,原来平常没有任何交集的两个人可以那么合拍的相处聊天,我喜欢的音乐是爵士,摇滚,有内涵的歌,你喜欢流行好听的口水歌。我踏实努力,你爱玩耍酷,可是就在这短短的十几分钟,我如干柴,你像烈火,我们期待着我们彼此碰撞燃烧的那一刻。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大群卫生委员已经站在在我们教室门口催促我检查其他班级的卫生,我依依不舍的和你道别,我走在走廊上,我能感觉到你目送我走时的热烈。

晚自习我一直上得心不在焉,一个简单的几何题写了半个小时还未写一半,后来干脆把藏在课桌里的《左耳》翻翻,我真心心疼小耳朵的单恋,张漾的的无奈,当看到那句“喜欢的歌,静静地听,喜欢的人,远远地看”!我不知不觉间就浮现出你的脸,不知不觉间,下课铃声已经想起,我打开我左手旁的窗户,九月份的白昼还是比较长,天空还有一些不甘心褪去的蓝色,我比较喜欢夜晚校园里那些雪白的玉兰花,这会让我一种冬天的凄凉的美感。真在我沉浸在我给自己设定的意境时,我侄儿子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丹哥(这是我们从小到大的称呼,我们都是以后面的名再加一个词缀哥),记得给我们发喜糖”,然后我看到你所谓的兄弟集体对着我吹口哨,然后你对上我的眼神后轻轻的低下了头。

好不容易熬到了上课,我依旧慌里慌张的上着课,物理老师依旧在用他物理的思维诉说着他的幽默,这时,你要我后面的同学递过来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喜欢你,我可以追你吗?下完晚自习后我们去操场散散步吧。”我抑制住心中的激动,把我桌上的书整了又弄乱,弄乱又搞整齐,最后班主任在窗外例行检查时都有点看不下去了,跑过来问我,邹丹你在干什么,好好的晚自习你怎么不做题,我假装一脸天真的说,老师我找不到我的作业本了,在懵懵懂懂熬完了晚自习后,下课铃一响,我本想第一个跑到厕所去,但我有怕你感觉我太心急,低着头等同学全部走完,我才敢抬头看教室,我先是回头看你的位置,看到你不在我在心里着实松了一口气,慢慢悠悠的走到操场,九月的操场人很多,有一男一女,有自己跑自己的女生,还有一些人在慢悠悠的散着步,学校抓情侣比较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