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电视剧是假的,沟通道理是真的

今天早晨睁开眼看完了《我的前半生》最后一集,我可算是也追了一回剧。

上次追剧已经是三年多以前,那次追的是《来自星星的你》。

要不是在准公婆家吃饭看到他们在看《我的前半生》,要不是看到袁泉和马伊琍,要不是恰好看到那一集(21集)里唐晶对老金的职业规划的试探:

“她在个人的事业上是有追求的,所以我希望你也应该对自己有所要求。”

以及子君和子君妈妈的对话:

“你刚才在车上对人家像查户口似的问东问西,我真的很没面子的。”

“为什么没有面子啊,我们有知情权的啊,你两个人谈恋爱,你结婚就要问问清楚的,你像你这拐弯抹角的就不如我这直截了当的。老金这个人确实表面上没有那么光彩夺目,但实际上剥了皮,芯子我觉得质量上还是蛮高的嘛。关键的关键,人家对你好,你再说我是钱攻心,这方面脑子我是清楚的。”

对,要不是这些台词,我想我是不会被吸引而补看这感情片的,因为和很多人一样,我觉得感情片的故事情节都是套路,主人公分分合合,除了消磨时间也没有什么可以留下来回味的。可是一看到有马伊琍和袁泉,我眼睛就亮了一下,一听到上面的对白,就觉得很接地气很写实,不由地想到自己的生活和自己的妈,哈哈。大概连续剧和小说是类似的,一个人若想通过故事梗概就判断原剧和原小说的价值,这本身就不可取,因为小说的精神气是渗透在逐行的细节描写中,而电视剧的精神气是体现在演员的对白和表演中。

剧还没演完,网上各种以此剧为切入口的文章就出来了,其中有几个主要的方向:

女人要独立;

还要防闺蜜;

并且牢记贺涵不存在于现实里。

诶,为什么这样的兴趣点已经击不中我了呢?

女人独立就可以保住婚姻或者拥有幸福的婚姻吗?防闺蜜的同时还可以拥有真正的闺蜜吗?贺涵这样的男人存不存在与现实里和很多人有关吗?

相对于剧中的感情纠葛,其中人物的沟通方式倒是让自己不时地叹个气,最典型的就是陈俊生和唐晶这两个角色,在各自的轨迹上慢慢弄丢了自己最初的爱人。

很能形成反差的两句对白是这样的:

陈俊生在凌玲面前说子君:

“她什么都不会,也什么都做不好。”

子君在贺涵面前大哭:

“我也是大学毕业,毕业后也工作了半年,也是外企,是陈俊生把我娶回家,他叫我不要工作的。”

于是大家感叹:女人千万别相信男人会养你一辈子这种鬼话。我却想:为什么陈俊生会得出这样贬低爱人智商和能力的话语?大概是像很多男人一样,在婚后的日子里他随着工作的忙碌、压力和疲累而缺少了和爱人的沟通吧,才想当然地单方面得出这样的结论:她什么都不会。他早已经忘了自己的爱人也是大学毕业,真要去工作,怎么可能什么都不会呢?

心理学大师丹尼尔·戈尔曼提到过婚姻中的有害思维(toxic thoughts),即婚姻中出现问题时,其中一方会根据伴侣过去的表现自动做出主观的背景假设 (background assumptions),并且悲观的人会认定是伴侣的天性缺陷(inherently flawed), 无法改变。细想,陈俊生都中招,并且他从未及时地和自己的爱人沟通过自己内心的感受,只是把情绪埋在心里,而子君也由于和职场脱节太久,从未关注过职场中的压力和生存状态,在多年的日常中忽视了对丈夫的心理关注,所以即便最后试图挽回时说出“我知道你压力大,我对你不够关心”也已经太晚。

而唐晶,我真的很喜欢她对朋友的义气和忠言逆耳式的建议。在子君即将离婚时,她的所言深得我心:

“安慰体谅,那才是事不关己的态度,我是真的为你好,考虑到将来你该怎么生活才会跟你说这些。”

但当时的子君正处于情绪泛滥(flooding),完全无法清醒地思考,所以会误解唐晶的好心。

但是面对自己想嫁的人,唐晶却又缺乏对男人的一份信任,也缺乏对事情真相的探究,只是习惯性的逃避。每次薇薇安挑拨一下,唐晶就自动降低对贺涵的信任并且不去询问,只是避而不谈,再进一步就是远离这份不安跑到香港,心里却又放不下。这让我想起人们说的鸵鸟心态或者“战斗或逃跑”(fight-or-flight)模式中的flight。如果唐晶在感情上也多一份求证态度,也能把自己的不安全感坦诚地告诉贺涵,那以贺涵这样的为人和他向来主动沟通的态度来讲,两人的感情之路应该早就开花结果了吧。

电视剧是假的,道理确是真的。

电视剧是用来打发时间的,其中的道理却是用来经营自己生活的。

女人的独立很重要,但同等重要的是关系双方的沟通方式。只是很多人对自己不当的沟通视而不见,出现问题时总喜欢先挑对方的毛病,总习惯性地认为自己是委屈的一方,受害的一方。

丹尼尔·戈尔曼分析了婚姻走向断裂的过程,把它称为 “一系列情感的解体,包括自我意识、自我控制、同理心与安慰彼此及个人的能力。” (“A disintegration of emotional self-awareness and self-control, of empathy and the abilities to sooth each other and oneself.")他也分别给男女双方提出了建议,我画了两个图做个小总结:



并且他特别指出,双方若想成就健康的、长久的关系,就必须练习四方面:良性的争吵(the good fight), 冷静下来(calming down), 臆想排毒(detoxifying self-talk), 敞开心扉的倾听与交谈(nondefensive listening and speaking)。在练习的过程中一定要记住:

改变不是来自一时的练习,而是过度的练习,熟练再熟练,这样才能在一方出现激烈的情绪时另一方自动切换成最合适的应对态度。

( Because these maneuvers are to be called upon during the heat of confrontation, when emotional  arousal is sure to be high, they have to be overlearned if they are to be accessible when needed most. )

谁不想要健康的、幸福的婚姻?与其把幻想寄托在遥不可及的贺涵身上,不如先练习自己的沟通能力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