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前二十四时辰

图片发自简书App

李大夫说,林烬只剩下二十四个时辰。

林烬笑了笑,直觉告诉他,也许他还撑不了那么久。

李大夫说,当然,你若是卧床休养才能撑足二十四个时辰。

可是,照你的活法儿...李大夫捋了捋胡子说,二十个时辰已是极限。

也就是说,最多二十个时辰之后。京城里人尽皆知的神盗林烬便会永远消失了。

可是林烬还是想和他的老朋友乐禅赌一把。

乐禅,京城第一捕快。

可是却从来没能阻止他。

林烬要盗的东西,从没有失手过。

这次他要盗明光珠。明光阁镇店之宝。



【第一个时辰:卯时】

明光阁的大门上多了一块幽蓝的幕布:

“明日来取明光珠。 林烬”

早起开门的喽啰发觉后吓得发抖,连滚带爬地回去报信。

林烬看到后转身离开,最多半个时辰,这件事应该就会传遍京城。

而他,也该回去准备下了。

也不知道乐禅听闻后,是兴奋,还是头疼呢?林烬想。



【第二个时辰:辰时】

明光珠,径直四寸,夜明。传闻中其光能避水火。

被藏于明光阁顶层。二十余人轮番守卫,不分昼夜。

林烬站在明光阁楼下仰望,发觉阁楼之上的守卫比平时又多了两倍有余。

他也看到了乐禅。

他是京城第一捕快,虽然没有抓到过林烬。但也确实是最靠得住的人。

他不来,林烬也会找他的。



【第三个时辰:巳时】

“乐捕快,我们可全靠你了呀!”阁主老泪纵横。毕竟这明光珠非同小可,传闻中它可以买下半个京城。可以说是老阁主的大半家产。

而且若是明光阁没了明光珠,那想必也是声势渐微。

乐禅眉头紧锁,林烬是他这辈子从未赢过的对手。对于守卫明光珠,他也是一百个没信心。

但是他也想赢一次。

从小就被称为天才的他,也不愿意一直输给同一个人。

他抬起头:“阁主,我们把明光珠运走!”



【第四个时辰:午时】

乐禅看着桌对面的林烬,有些惊讶:“想不到你居然会约我?”

“怎么?”林烬嘿嘿笑着:“咱们乐大捕快不屑与我这偷鸡摸狗之辈同桌?”

“我现在就可以抓你。”

“行了行了行了...”林烬摆摆手:“你乐大侠武功京城第一人尽皆知。可是要论逃跑的功夫,我可称得上天下第一!我虽然打不过你,可是这么多年你不也抓不到我么?”

乐禅黑着脸不说话。

“好了我的乐大爷!”林烬冲着他挤挤眼:“大不了这次结束之后我就金盆洗手,从此再不盗一针一线如何?”

乐禅有些惊讶:“你要金盆洗手?”

“是呀~”林烬淡淡地笑:“所以,最后陪你这个老朋友再玩一把。”

“这次你绝不会赢。”乐禅皱着眉头。

“诶,大捕快,你说你们把明光珠藏哪了?”林烬玩味地看着乐禅。

“安全的地方。”

“比如乐大捕快的怀里?”林烬咧着嘴笑。

乐禅盯着林烬不说话。



【第五个时辰:未时】

乐禅:“看来林烬已经猜到我藏明光珠的地方。”

众人面面相觑,那该怎么办?

乐禅:“我还有一个办法。”

乐禅看了看身边的小捕快:“林烬现在在干什么?”

小捕快:“一直在酒馆饮酒,从未离开。”

乐禅回头看着老阁主:“烦请阁主召集所有家丁。”



【第六个时辰:申时】

老阁主:“大捕快,府中一百二十四名家丁已经集合完毕。还请大捕快指示。”

乐禅点点头:“不知明光阁中共有几枚夜明珠?”

老阁主:“共一百三十二枚。”

乐禅点点头:“好!请老阁主将夜明珠分发给家丁。”



【第七个时辰:酉时】

林烬再次在酒楼吃饱喝足,然后回到李大夫的住处。

“李大夫,我发觉我胸口痛得厉害...”林烬扶着桌角微弱地问。

李大夫坐在桌边仔细地研着药材,头也不抬:“你都是要死的人了,有些疼痛是应该的。”

“可是这样,我连三成的功力都使不出来...”

“你要是还这样活蹦乱跳的,七八个时辰后你连站都站不起来!”

“请您帮我...”

李大夫看了看林烬,甩出一瓶药:“力竭之时服下,保你一个时辰内行动如常!”


【第八个时辰:戌时】


夜幕已经降临,乐禅看着院中的一百余位家丁,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们每人怀中都藏着一颗夜明珠,在衣服的缝隙中透着微微的绿光。

而只有乐禅和老阁主两人知道真正的明光珠在谁的怀里。

院中守卫层层把守,就算林烬神机妙算,从这么多人中找到了真正的明光珠。那也不可能从这么多守卫的阻拦下抢走夜明珠。

更何况还有他乐禅。

可是他心里仍然没有底。

“每个时辰我都会带着手下在府周巡逻一次。”乐禅对老阁主说:“以保万无一失。”


【第九个时辰:亥时】


乐禅带着手下沿着明光府查看一周。并未发觉异常。


【第十个时辰:子时】


乐禅带着手下再次巡逻一周,仍然风平浪静。


【第十一个时辰:丑时】


乐禅再次巡逻,依然无果。

“莫非今日他不来了?”乐禅皱起眉头。



【第十二个时辰:寅时】


林烬伸了个懒腰,从床上爬起来。

这是大夫特意叮嘱的,如果他还想和乐禅玩到底,就得好好吃药歇着。

林烬觉得好了很多,他看着守在一旁的李大夫:“李大夫费心了!”

“得了!你好自为之吧!”

林烬低头:“如今一别,此生再无相见之日,李大夫珍重!”

李大夫叹了口气:“他日地府相见,权当不认得老夫!”


【第十三个时辰:卯时】


明光阁今日没有照常开业,全府上下全力戒备。

一夜未眠的乐禅有些疲惫,他坐在一把红木椅上,抚着长剑。

一边的小捕快上前传话:“林烬离开酒馆后便下落不明,直到现在都没有查出他在做什么。”

乐禅让他下去,揉了揉太阳穴。

“这个林烬为何迟迟不下手?”


【第十四个时辰:辰时】


林烬藏在屋顶望着明光阁。

“好家伙!弄了这么多的人来混淆视听?不过只要不在你乐大捕快的怀里就好。现在的我确实没法从你的怀里抢东西了...”

“不过,我也得想个法子呢。这么大阵仗,老乐也是费了心了呀~”


【第十五个时辰:巳时】


“分出一办人,近四个时辰轮流休息!”乐禅对着守卫吩咐。

林烬必然会选择晚上动手,现在他们要养足精神。


【第十六个时辰:午时】


“大人!找到林烬了!”一守卫跑上前来禀报。

“在哪?”

“在酒楼喝酒...”

“又是酒楼?”乐禅皱了皱眉:“过去五个人看好他!”


【第十七个时辰:未时】


林烬又要了一壶酒,他的身体痛得厉害,只有靠着酒精才能微微好受一点。

他看着远远盯着他的五个小捕快:“嘿!你们要不要来点?”


【第十八个时辰:申时】


乐禅拍醒了休息中的守卫:“好了,天马上就要黑了,打起精神来!”

他看了看渐渐西斜的太阳,沉默许久。

“这次我该会赢的吧。”


【第十九个时辰:酉时】


“大人!林烬突然不见了!”

“什么?什么时候?”

“半柱香之前!”

乐禅拿起配剑出门:“全体戒备!”

老阁主慌忙赶来:“乐捕快,这可全靠你了呀!”

乐禅看了看已经渐黑的天,对着手下说:“集合所有持珠家丁,以免露出马脚!”

乐禅眯着眼观察着周围的一切:“林烬啊林烬,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找出明光珠!”


这时,一道黑影幽灵般闪过,几个腾跃间落在了家丁之间。在清一色的灰色家丁服之间格外扎眼。

“林烬!”乐禅倒吸一口凉气。

他终于出现了!

“可是你要怎么找?”乐禅不紧不慢地走下台阶,他对自己的布置还是有信心的。

乐禅慢慢拔出佩剑,在他找出真正的明光珠之前,乐禅就能拿下他。

可是林烬看着乐禅,歪着头笑了。

乐禅被笑得心里发毛。

“不行,要速战速决!”乐禅这么想着,一个踏步跃起,长剑直指林烬。

林烬长袖一挥,一阵白雾弥漫。

乐禅暗叫不好,后撤一步袖口捂住口鼻大喊:“这是迷烟!诸位快捂住口鼻!”

乐禅从身后卸下门板挥舞,不消片刻,白雾散尽。

家丁由于防范不及,居然尽数眩晕倒地。

“林烬呢?”乐禅四下扫视。

“在那里!”有守卫发现林烬。

乐禅望去,林烬立在屋顶,手中握着一个口袋,在夜空中散着莹莹绿光。

“谢谢明光阁的宝贝了!”林烬回头一笑,向东边闪去。

“不可能的!”乐禅难以置信:“林烬难不成有通天之能?”

“追啊!”乐禅轻功施展,咬着牙向东边追去。


【第二十个时辰:戌时】


林烬歇了歇,服下了李大夫给的药。

“果真要油尽灯枯了么...”

片刻,乐禅落在林烬面前。

“我比之前慢了不少呢!”林烬笑了笑:“之前可都能甩你一柱香的!”

乐禅黑着脸:“我不明白...”

林烬哈哈大笑:“有什么不明白的?”

“你究竟是怎么认出明光珠的?”

林烬好不容易止住笑:“我认不出啊,你看!”

林烬拿出口袋揭开,数百只萤火虫蜂拥而出。

乐禅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看来我是输在了笨上啊!”

“没错,现在家丁也该都醒了。老阁主也会发现真正的明光珠并没有被偷走,而一向多疑且沉不住气的他定会将明光珠从家丁怀中拿走放进自己的口袋。”

林烬看了看乐禅:“所以我回去直接抢了老阁主就行了!而论轻功你比我差的不是一点半点,等你回去的时候,我早就飞走了!”

乐禅黑着脸低头不说话。

“但是我回不去了...”林烬说:“赢的是你!”

乐禅疑惑着抬头,看到林烬喷出一口黑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