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姑射山(44)传闻

姑射山【目录】

一行人做农夫打扮来到清溪关前,义兄率先走到了守关的一位兵士前,说了些什么,一边回头向一旁等待的三人指了指。

灵儿暗暗掐了一把旁边的肖冶,肖冶哎呦一声低声叫道:“姑奶奶!你轻点!”说罢,苦着脸一瘸一拐的向义兄那边走去。

肖冶期期艾艾的蹭到义兄身边苦着脸道:“表哥,回头跟姨娘说给我多留点草药啊,这伤可疼煞我了。”

义兄微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转头冲守关的兵士一揖:“那便谢谢了,兄弟你回头到我家给大娘拿药草便是。”

那兵士笑呵呵的道:“都是自家人,还说什么客气。”

义兄示意灵儿和云生先行过关,自己搀扶肖冶殿后。灵儿只顾过关赶路,并未察觉异样,云生却听见肖冶和义兄在低低地谋划着什么,二人言语极简,声音极低,加之相隔十余步,周围人声嘈杂,若不是云生现在听力灵敏异常,断难发觉。四人刚出关十来米,关内远远传来马蹄声,城楼上有官兵大声喊道:“将军有令!城内百姓必须一一盘查!”

云生回头看了一眼,赶忙又回过头来拉低草帽低声道:“快走!那个黑脸的军官到清溪关了!”

为了避免官兵的盘查,一行四人尽挑着僻静的小路行走,灵儿与云生心里着急,没什么机会说太多话,便只埋头赶路,肖冶因着快到六道,心中忧虑,也没了话。

倒是义兄有一搭没一搭的找几人聊着。

“大哥,这两天还没请教你的姓名。”云生不想义兄闲聊探听自己和灵儿的身世,便主动找话题。

“我姓穆,穆子虚。”

“穆大哥。”云生拱了拱手。

穆大哥看向云生点了点头,那一双丹凤眼似乎带着些笑意,云生一愣,心中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这位义兄的眼睛倒是真好看呢。

穆子虚转过头去说:“这小路不好走,你居然一点不累,还有气力说话,可见内家功夫是很好的了。”

云生摸了摸后脑勺,有点不好意思,“大哥说哪里话,我功夫差的远,像说书先生说的惊云剑白落霄和破风刀李天龙那样的才叫功夫好!”

“哦?你想做那样的大侠?”穆子虚呵呵一笑,“那你可得好好加油,拳法、刀法、剑法,这些都是江湖基本的外家功夫,如果能学到一些不同寻常的功夫,那么在江湖上创一番事业,便是极容易了。”

“不同寻常的功夫?”

“江湖上门派种类繁多,其中个别的隐秘门派有自己的独门秘籍,比如墨门、卦山、伏魔院,还有当年曾经名噪一时的岳州柳家。”

云生脚下一顿,面上显出一丝惊讶神色。穆子虚晃似未觉,只是自顾自往前走。

“如今还存在的是前三家。但是卦山和伏魔院久已不在江湖走动,你要是想武学精进,可以去这几家试试运气。”

“岳州的柳家怎么了?”云生佯作不知,低头问道。

“十多年前不知什么原因被人灭门了。当年柳月三不过年方十六,初出江湖就力战江湖十二大高手,墨门、伏魔院的高手都败在他的手下。传说当时墨门门主和伏魔院掌门对柳月三极为赏识,邀请他参加由江湖名门清风阁举行的武林盛会。那一年,是江湖门派唯一到齐的一次,即使是常年隐居的卦山,也派人来了。当时,想招他为婿的门派可是多了去了。”青年说着,突然叹了口气。

云生追问:“后来呢?”

“后来?后来那个俊秀玉立的少年就退隐了,多少江湖少男少女的梦想就这样被那个少年带走了。”穆子虚想着,接着说道,

“据说,岳州柳家的武功得自姑射山。”

“姑射山?”

“先古经书有记载,姑射山上有神人。姑射山是九州神脉所在,有绝世武功秘籍和金银无数,更重要的是,有能改写九州未来的天书。得姑射山者,可得天下。”穆子虚拿出水袋润了润嗓。

云生怔怔的停下了脚步,前方不远处灵儿和肖冶也停下了脚步等待两人。

“传说而已,不必在意。数百年来那么多人去寻找姑射山,却没有一个人找到过。走吧,前面就是六道城了。”穆子虚拍拍云生的肩,率先向前走去。

站在山丘上远望六道城,云生心中一阵感慨。不过一年光景,自己居然重新回到了六道城。

高山巍峨,丛林茂密,再看这座天下闻名的马帮山寨,似乎不再像初次见到时那样震撼心灵。

灵儿轻轻碰了碰云生道:“六道和官兵都在捉拿你,你须得乔装打扮,否则进了城恐怕多有不便。”

一旁的肖冶奇道:“这是为何?”

灵儿白了肖冶一眼道:“我家经商,竞争仇敌特别多,哥哥常在外走动,自然名大脸熟,我们可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到六道是来干嘛的。”

“没事!只要到了六道,有我罩着云生!”伤势大好的肖冶拍胸脯说。

“哼,瞧你这人也是个爱惹祸的,我们还是靠自己最安全!”灵儿嗤道。

肖冶撇了撇嘴,不再言语,穆大哥只是笑笑的看着三人。

这易容的功夫,谁也比不上六道城二当家采月,只可惜,现在她也没办法帮自己。

云生想着,用地上的黑泥将脸涂的脏污了,从包裹里拿出了一件破旧的衣服。当初他与采月从地道中经历暗器和蛇险,身上的衣服早就破损,他却一直将这件衣服留在身边,此时拿出来乔装打扮成穷苦的小厮倒是正好。

一番打扮完毕,云生看上去就像是肖冶雇来的小厮。

肖冶这时倒是乐了:“哎我说,我本来就缺个伺候的人,你这么一打扮正好!”

说着从怀里掏了掏,想拿出什么来装个大爷,却又苦着脸说:“唉!这些苍龙帮的土匪,把我那把雕鸟金丝扇都给抢走了!”

说罢捶胸顿足,一副十分可惜的样子。

穆子虚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迈步向前,肖冶眼角扫到他腰间小袋露出的一根丝线红坠,快手一伸拽了出来。顿时高兴了:“真巧!这有把扇子!”穆子虚嗔怪了一声:“肖兄弟,这把扇子可玩耍不得!”当下一个逃一个追,走开去。

灵儿见他一会生气一会高兴,明明是个二十来岁的公子哥,有时却十分幼稚,忍不住笑了起来。此时云生却乐不起来,他眼见二人走远,穆子虚表面脸上嗔怪,嘴上却在不住低语,肖冶似乎有所应答,云生屏气凝神,只听得“只待……之时,便可下手”的只言片语,心中暗道不好。

待二人转了一圈回来,肖冶这边端详着手中的扇子,扇骨看上去是墨竹做的,扇穗正红色,一眼就看得出是个精品。正想打开折扇一观,穆子虚在后追上按住了他的手说:“此扇是家父所遗之物,不可轻慢。况且还没进城,别太招摇,等安顿下来再借与你看。”

说着,轻轻的抽回了扇子收入腰袋中。

肖冶挠了挠头,也不再追要,走到几人最前方把手一挥,作出将军指挥攻城似的的威风样,道:“进城!”

云生离开六道时值仲夏,此时回来却已是中秋,城里正在准备过节。

中秋节是九州最重要的节日之一,每年此时天下人敬天敬地,亲人骨肉团聚,皇族要向上天焚香祝告,愿江山一统,兴隆昌盛,老百姓要向上天祈求五谷丰登,天下太平。过了中秋节,便待新年,便待春季。

六道虽是马帮之城,流匪众多,但是到了过节却都特别喜庆隆重,从酒肆到赌坊,从商铺到马厩,整个城里都洋溢着喜庆的气氛,六道云楼也不例外,张灯结彩,将入夜的六道城映照的红彤彤的。

肖冶大摇大摆的带着几人径直到了六道府邸,门口小厮认得肖冶,道了声好就赶紧进去通报了。肖冶得意的下巴一扬,说道:“瞧着没?我可没吹牛吧?”

云生笑道:“肖公子是个不打诳语的。”

肖冶点了点头,又回过味儿来呸了一声:“去去去!谁要当和尚!”

那小厮此时已经飞快的回来了,说左护法肖鳄刚巧不在,傅先生请肖冶先到书房拜见六道极盛大人。

云生心道,我这拙劣的易容术,让傅先生和极盛看了立马得穿帮,便道:“肖兄,你有要事在身不妨先去忙,我等拙嘴笨腮,恐怕言语不当冲撞了大人,我和灵儿先去找个落脚的地方,你忙完了再来相见不迟。”

肖冶道云生此话有理,与云生二人道了别,嘱咐穆大哥好生安顿二人,便进府去了。云生心下暗想,这是让穆子虚看住我二人,免得走脱,心中不住盘算。

灵儿熟门熟路的带着云生和穆子虚定下了客栈厢房,便一起来到了六道云楼。毕竟这里是九州最大的消息贩卖地,正是她需要的。

安顿已毕,二人在客栈中要了酒饭,邀请穆子虚共饮,他却以旅途劳累为由回房休息了。待上了一壶花雕,两个热菜,灵儿问道:“云生,传闻六道城里有个天下最灵通的消息商人,你可知是谁?”

云生想了想,道:“我曾听顾老道说,天下最灵通的消息商人是神笔书生,要寻此人,只能在六道,可以向云楼任何人留下你要找他的消息,他自会来寻你。”

灵儿眼睛一亮,喊住跑堂的小厮道:“神笔书生可在这里?”那小厮摇头晃脑道:“纹银十两。”

灵儿立刻掏出十两银子放在桌上。

小厮嘿嘿一笑道:“姑娘可知八仙谁当家,五湖四海谁霸道,您这花容月貌落谁家?”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