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年我没什么盼望

文/金泽香

周末晚上,很晚了,某刊编辑发来消息,有无兴趣写个“独居”小文。

可以。我回。凌晨写完发她。一时睡意全无。自去年起,若是超过两点,便再也睡不着。眼睁睁看着天亮。我想这是变老的标志。

今年多出许多时间看闲书和刷剧,除此外,我更爱看些美食视频,自己做些食物。做饭是个减压的事。

今年是特殊的一年,我早已无兴趣关注太多。实在是个人之力甚微。更愿两耳不闻窗外事,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观察生活,以及观察自己。分析自己的兴趣点,然后尽量做些甘愿的事。

平静地生活,或尽可能做到平静。从未似今年觉出大自然之奇妙与瑰丽。假若可以,人人应离开城市,回归草木丛林。看流云变幻。人的热情应适当回收一点,聚焦于己。

今年每当好天气,人们总是拍图传网络,一遍赞美。承蒙自然赏赐,意识到感恩。

遇美则叹是好事,若能升华点,多出眷恋与呵护之意则更佳。免费的东西是最贵的。

我很喜欢看与宇宙相关的东西。它藏有太多未知,人居于地球,地球之于宇宙不过是极微的一点。思绪不受禁锢,便可四处飘游。上天与入地,可有极限?好比山外是山,山外之外又是什么。

有未知之惑是好的,有的疑惑不必解,带着它,犹如走在微光泛起的甬道,想知便前行。莫回头,亦无需泄气。

总有人认为虚无无意义。干嘛需要事事有意义。活着又有多大意义?意义本身又具几斤几两的意义呢。

不重要。都不重要。

秋天,是北京最美的季节。四季中,我偏爱它多于其它。我不是一开始就喜欢秋天的。或许因为它是这个城市最美的,便有了喜爱的缘由。

仍有蝉鸣。蝉可能是这世上最执着的生物。什么都会变,它不为所动,昼夜不休地鸣。

想写小说,不是没可写的素材,主要是动笔便一两万字,总想找个时间宽裕的阶段,也可能是懒。我不是个很努力的人。

九月,时间飞驰,居然九月了。离2020结束仅剩三个月。这一年还是尽快翻过为好。这一年我没什么盼望。也许来年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