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随笔:独居的我们

    文/金泽香 居南城的铃子打来电话,尚未接通我已知是何事。果然,她问,下周末有时间吗?我搬家。 搬哪去?我们的友情已超十年,她若约我出去吃吃喝喝,...

  • 这一年我没什么盼望

    文/金泽香 周末晚上,很晚了,某刊编辑发来消息,有无兴趣写个“独居”小文。 可以。我回。凌晨写完发她。一时睡意全无。自去年起,若是超过两点,便再...

  • 120
    传奇画家潘玉良,横穿新旧世界的女人

    文 / 金泽香 偶在《十月》杂志看到诗人张琳的一首小诗:“她的一生/还留下一幅自画像,但没有人/能够看出她——八岁成为孤儿十四岁被舅舅卖入怡春院...

  • 120
    活到今天不过是被打回了人形

    文 / 金泽香 据说北京初雪了。夜黑乎乎,摁亮阳台的灯,推开窗探望,冷风扑面,楼下是空落落的操场,难觅雪影。假若正在下着,也许是细小的,懒得伸手...

  • 120
    “你的生活多好”

    很久没像今天下午一样,感觉自己是一只在沙滩被搁浅的鱼。疲累、困倦,不知是不是室内空气不流通所致,整个人处于缺氧的状态。我盯着电脑屏幕,滑动鼠标,...

    0.2 75 0 3
  • 120
    2018七零八碎的碎碎碎

    文 / 金泽香 时光不可挽,如故人西辞,这一去,已无回头日。 2018年进入倒计时。昨日写下一句话“没有好消息的一年”,有网友回“没有大悲大喜的...

    0.2 90 0 3
  • 120
    机器猫,阿蒙!

    文 / 金泽香 九零年代左右,大陆引进日本动画片《机器猫》,那时机器猫叫阿蒙,它身边的小男孩叫康夫,他们还没被称作小叮当或哆啦A梦、大雄。我当时...

  • 120
    每片云朵盛满一只未了的结

    文 / 金泽香 人为什么需要四处走走,大约如此才能调剂一成不变的生活,让它起点无关紧要的微澜。就好比,早在秋分前,北京的秋已正式到来,褪去的暑气...

  • 120
    拿出余生骁勇,就着岁月的文火,慢慢熬

    文 / 金泽香 不知容易满足与坏心情可快速自愈,二者之间是否存有必然关联。想了想,今天的我就是这样的人。 但是,在27岁之前,我绝对是个“一点就...

个人介绍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欢迎无偿转载。公号:文艺美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