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的隐秘(77个故事之17)

文|恋粉破晓

01

雨滴以密集的形态飘散并以凄然的姿态在风中起舞,孤独是一个人的狂欢,热烈是一群人的孤独。

诗妍就这样木然的走在孤独的雨夜,刚刚发生的一幕依然在脑中盘旋,她的生活经验和情感都无法在短时间消化那个画面。

手机铃声不断想起,可是诗妍已经丧失面对现实的勇气。

任凭手机铃声在寂静的夜晚吼叫,她的脚步踉跄身体已经支撑不住过度悲伤的心灵。

诗妍的身体终究是一软倒在了人行道上,行人寥寥,有人观望有人躲避,终于一位年轻男子上前询问,诗妍仅存的意识依然无法帮助自己说明身份和事由。

男子温润有力的声音在耳边反复:小姐,你还好吗。

然后男子的声音渐弱。

诗妍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院的床上,边上空无一人。

她努力搜索记忆,可是除了那个温润的声音,其它都想不起来了。

诗妍按了墙壁的铃,很快护士过来询问情况。从护士口中得知送她来医院的男子叫徐正宇,已经帮她缴纳了费用。她的身体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修养几天就好。

诗妍问护士要了徐正宇的电话,然后拨打过去,但始终无人接听,随即她放弃了这个举动。

刚放下手机,熟悉的铃声再次响起,是同事兼好友秦茉莉的来电。诗妍刚按下接听键,茉莉比平时高八度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诗妍,你去哪里了,老板在找你,快回来上班。

诗妍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茉莉,然后茉莉在一小时后出现在她的面前。

茉莉以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诗妍:“一个晚上不见,你怎么住进了医院。”

诗妍努力回忆着,可是关于晕倒前的事情她却一片空白,瞬时整个人都静止。

“茉莉,我都想不起来了。难道我失忆了?”诗妍看向好友。

茉莉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两个人都有些急迫和恐惧。

所有的疑问在医生的解答后得以明朗,诗妍很有可能是“心因性失忆症”。

诗妍不解,自己记得工作、父母、朋友。然后她突然问茉莉:“我有男友吗?”

茉莉摇摇头随即又点点头,说:“听你说起过,但始终没有见过面。”

“那他的名字我有告诉你吗?”诗妍问好友。

茉莉摇摇头,然后补充了一句:“总之很神秘,我问过你几次,你都没有说。”

诗妍整个人瘫在了床上,看来男友这部分她全部不记得了。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在手机通讯录里寻找着线索,一个署名love的号码被她确认为是那个被他遗忘的那个男人的号码。

随即她拨打了过去,但始终没有人接听。

诗妍无助的看向茉莉,茉莉安慰她:“先把身体修养好,也许过几天你就会想起来的。”

诗妍点点头,既然突如的事件成为了现实,那也只有面对和积极寻求答案。


02

一周后诗妍重新投入了工作中,只是记忆缺失的部分始终困扰着她。之后她又打过几次那个署名“love”的号码,依然无人接听。最后索性是已关机的状态,因此她放弃了电话的线索。

而那个叫徐正宇的男人,接受了她的道谢邀请,约了今天一起晚餐。

诗妍赶到约定的饭店时,已经迟到了15分钟,她错误预估了路途所需时间。

徐正宇并未显露出不悦或不耐,气定神闲的看着杂志。

看到眼前的男人,诗妍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的颜值很是悦目。身材高大挺拔眉毛浓郁,头发梳理整齐,衬衫西装的商务标配,皮鞋一层不染,重点是手指纤长干净。

诗妍心中暗喜,自己的救命恩人还是个大帅哥呢。

徐正宇自称是一家贸易公司的总经理,诗妍也做了自我介绍:“我是广告公司企划,程诗妍。”

晚餐在轻松的氛围中进行,徐正宇的幽默透露着智慧。

诗妍坚持买了单,然后谢绝了徐正宇送她回家的好意,对方也不坚持,帮她打了车然后挥手离去。

诗妍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这个男人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眼熟,可是明明是只有过一面之缘啊,况且是在她意识不清楚情况下的一面之缘。

她摇摇头试图甩去脑中的疑问,然后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耳机里单曲循环着《La vie en rose》,音乐似乎有一种魔力,让你的心松弛缓慢得以平缓呼吸。


03

带着疑问生活的日子始终让人不舒服,就好像某一个不能示人的隐秘必需放在心底却又跃然如喉,让你陷入两难的煎熬,却又无能为力。

这天诗妍下班后一个人百无聊赖的闲逛着,走至一家婚纱店时被橱窗里的婚纱吸引了目光,这是一家私人定制品牌,许多明星都是这家的客户。

诗妍虽然知道以自己的经济状况根本消费不起,但还是看得出了神。

也许每个女孩心中都会幻想过自己穿上婚纱的样子。

那洁白的纯净令人向往,而更重要的是匹配洁白的幸福,身披白纱与那个爱的男人执手缓缓走入幸福的彼岸。

你们相互凝望,仿佛时间静止,只剩彼此。

店员的询问打破了诗妍的想象,她尴尬的朝店员笑笑,然后准备离开。

“小姐,我们除了定制款也有一些销售款,比较适合白领人士。您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进店看一下。”店员的一番话促成了诗妍走入婚纱店的决心。心里想着,看看应该也没关系吧。

她自己都惊讶于自己的举动,一个还没有男朋友或不清楚自己有没有男友的人却去看婚纱?

茉莉知道了一定会笑话自己的,可是脚步却没有迟疑,随店员进了店内。

店员向诗妍介绍,一楼是销售款,二楼是定制样衣。

诗妍坦白,自己没有男友只是看看未必会买。店员微笑说:“没关系的小姐,也许你看完婚纱会给你带来好运,就会有男朋友啦。”转身离开之际店员又补充了一句:“有需要随时叫我。”

诗妍在一楼边走边看似乎忘了时间,有时候冥冥中许是一种注定,一个单身女孩莫名其妙看了婚纱,但就是这个莫名其妙的举动,似乎是为了某一种相遇,虽然这样的相遇未必喜悦。

诗妍准备离开的时候,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循着声音看过去,从两楼走下来一对男女。

男人的脸明明没有靠得那么近却在诗妍的脑海以数倍的影像放映,而男人惊愕的表情也一并跃入了诗妍的眼帘。

她只觉得一阵晕眩,然后整个人往下沉,仿如沉入深深的海底,寂静幽暗远离纷杂。

她意识到有一双有力的手臂将她拖起,然后唤她:“妍妍。”然后似乎听到男人边上的女人尖锐的声音:“她是谁,你怎么会认识她?”

但男人已经无暇给自己的堂妹解释,本来答应堂妹来当试衣模特已经超出了他一贯的行事风格,无奈准妹夫比他还忙,刚巧两个人身型相似。

眼前重要的是这个自己爱过的女孩子,这个自己给不了名誉和阳光的女孩。

徐正轩抱起诗妍,然后示意堂妹去开车门。


诗妍醒来时,再一次看到一片白,又是医院,茉莉焦急的脸看向自己。

“诗妍,你最近是怎么啦?要不要去别家医院再做一次全面检查啊?”茉莉说。

“茉莉,是谁把我送来医院的?”诗妍问好友。

茉莉摇摇头,然后又好像想起了什么,说:“护士说一个叫徐正轩的人把你送来的。”

“徐正轩?”诗妍重复,然后头又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她用手捧住自己的头,表情痛苦。

茉莉似乎被吓坏了,一边问“怎么啦”一边按了墙壁的铃。

可是检查下来一切正常,最后医生建议诗妍去看心理科。

两个女孩子都呆住了。

待诗妍的头痛好转,茉莉说:“诗妍,你说巧不巧,两个救你的男人名字只差一个字。”

随即茉莉又说:“他们两个不会是兄弟吧。”

诗妍没有回复,心里下了决定,去看心理医生。


04

一周后,诗妍走进了一家心理诊所,接诊的是一位年龄40多岁的女医师。她没有穿白大褂,衬衫加半裙的搭配反而更像一个白领。

女医生脚上的白色帆布鞋相较于这身衣服很是显眼,女医师名叫程青,是二级心理咨询师。

当然这些信息是从程医师助理口中得知,没有一个人会在自我介绍里说明自己的学历和证书等级的吧,那样不是很奇怪。

未等诗妍开口,程医师先开了口:“你一定觉得我的鞋子很奇怪,是不是?”诗妍点头。

“其实每个人都有不同面的自己,而你平时展现最多的是被社会认可的一面,但是偶尔还是要遵从一下本心,不是吗?”

说完程医师又补充道:“叫我全名或老师,千万不要叫医生,我们只是交流思想。”

诗妍笑,心里想这个女医师蛮有趣的。

她们之间的交流差不多近一个小时,程医师没有给出任何建议,只是鼓励诗妍“勇敢表达内心”。

下一次的见面约在了一周后的周未。

结束了和女医师的“心灵交流”,诗妍的心情顿时轻松了不少。心就像一个容器,如果只是一昧的累积而不释放,总有一天会像气球般爆裂。

诗妍就是如此,尽管她依然想不起来或者潜意识根本不愿想起关于那个男人的所有,但容器里的情绪内容已经有了一个出口。这些内容是你无法诉于身边好友的隐秘。


05

茉莉关切的问:“做了几次心理咨询,感觉有没有轻松些?”

诗妍点点头。

“那你有想起那个男人的事情了吗?”茉莉继续问。

诗妍摇头。然后她说:“茉莉,今天我请你吃大餐。”

两个人到达心仪已久的偏西式餐厅的时候,眼看已经几乎是满座了,正无奈准备离开之际,一个男人的声音飘了过来:“程诗妍。”

诗妍本能转过头,看到一张英俊的脸,在她被惊艳到的片刻徐正宇的大长腿已经迈到了她们身边。

“程诗妍,一起吃饭吧,反正我一个人也吃的索然无味,有秀色更可餐。”徐正宇说完微笑看向她们。

诗妍刚要拒绝,茉莉却抢先答应了邀请。

茉莉向诗妍眨眨眼,一副赚到了的表情。

诗妍不禁笑出了声,心里想着好友真是一个外貌协会。

不过,谁都喜欢美的事物,当然包括英俊的男人。

此间,诗妍少语,倒是徐正宇和茉莉聊的尽情,甚至茉莉推销起了诗妍,说:“诗妍现在算单身,如果你也是,可以组合起来一起虐狗。”

虽然诗妍心里没有过类似想法,可是茉莉如此直白的话还是让她红了脸。更因为心底对于徐正宇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茉莉突然问徐正宇:“你认识一个叫徐正轩的人吗?”

徐正宇淡然:“是我哥,怎么,你们认识?”

诗妍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心绪凌乱的她头再一次莫明的疼痛。

徐正宇看出了诗妍的不适,问她:“诗妍,你还好吗?”

诗妍摇晃了一下头,尽力让自己的心情恢复,真是奇怪为什么说起这个男人会头痛。

见诗妍的脸色恢复如常,徐正宇松了一口气,然后语气一转:“不是因为我太帅,把你给帅晕了吧。”顺时气氛恢复了轻松。


06

那些你苦苦隐藏的秘密,总会在某一天袒露于阳光下。

这已经是诗妍第六次来到这间心理诊所,这次程医师直接开门见山:“诗妍,把你心底的秘密说出来吧。”

诗妍错愕,看向程医师。对方向她点点头,鼓励着她的心面对现实。

“你是否早就知晓了我的秘密?”诗妍问。

程医师并未直接回答,顿了顿她说:“诗妍,是时候解开这个心锁了。你并不是真的遗忘,只是潜意识不敢面对选择了逃避。”

诗妍整个人瘫软在了沙发里,她向自己的心理医生艰难诉说着那一晚的真相。

在她晕倒,徐正宇救起她之前,她遇到了那个她世界里的神秘男人,徐正宇的哥哥徐正轩。

起初,男人就像她说明自己是有婚姻的,但是她依然义无反顾的投入了进去。她陷在他的温柔和霸道,陷在他营造的虚假爱情里不可自拨。

但那一晚刺痛他的,是她所知道的事实以外,徐正轩不止她程诗妍一个女人,那晚她看到这个男人在上车前和一个女人激吻的画面。她整个人呆立在原地,只是隔了一条马路的距离,可是她的心却突然冷却和疼痛。她有想过打电话质问他,可是她能以什么身份质问呢?小三或小四?

她逃离了现场,眼泪混合着雨水不停流淌,直至疲惫了失去了最后支撑的力气。

诗妍说完已是泪流满面,程医师紧紧握住了她的手,没有过多的语言,只是不断重复着三个字:“过去了。”

走出心理诊所的大门,程医师的话还在脑中回荡:“诗妍,一切只能靠你自己处理,我能帮你的只是让你释放自己的情感。”

是的一切只能靠自己,在最初她程诗妍应该就预见了结局,可是依然贪婪的想在梦中不愿醒来。


07

诗妍接受徐正宇单独邀约的时候,她自己都有些意外,但还是精心打扮了一下,然后赴了约。

饭局的地点在上次和徐正宇偶遇的那家餐厅,诗妍到达的时候,徐正宇已经坐在位置等待。她突然意识到为何有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徐正宇和他哥哥太像了。

徐正宇看到诗妍后立马起身,绕到她椅子后面帮她拉座位,诗妍顿时有些愣住了,恍惚间想起徐正轩相同的举动。但心里告诉自己,这个人的所有在心理诊所已经被全部清除干净了。

“诗妍,一会哥哥和嫂子会来。”等诗妍坐下后,徐正宇说。

诗妍整个人倏忽站起,结结巴巴道:“我还没准备好,我”

“你放心啦,这次是正巧他们也过来用餐,不是刻意的见兄长。”徐正宇说完看诗妍依然紧张的样子,补充道:“哥哥嫂嫂人都很好,你放心吧。”

诗妍重又坐回位置,但片刻后还是站了起来准备离开,在徐正宇叫诗妍的同时,徐正轩的声音也一并出现。

徐正宇挥手示意,徐正轩的脚步靠近,诗妍的心跳加剧,心里的怒火也在燃烧。但随即她定了定神,然后主动转过身看向徐正轩并伸出手:“你好,我是程诗妍。”诗妍的手就这样举在半空,徐正轩闪过一丝错愕随即恢复了平静。

两只熟悉的手再一次紧紧相握,只是这一次的意义已然不同,这是初次见面的礼仪,而非情人间的爱抚。

诗妍从徐正轩手中抽出自己的手,然后与徐太太礼貌招呼并握手。

既然注定逃不掉,不如就勇敢面对吧,毕竟不是她程诗妍的错。

诗妍故意把目光锁在了徐正宇身上,至此不正眼看一下徐正轩,对面的男人也淡定,必竟年龄和社会经验或者说是情场经验足以让这个男人应付眼前的一切。

徐正宇深情看向诗妍,然后仪式感很强的郑重说:“诗妍,做我女朋友吧。”

诗妍几乎没有犹豫点了头。

然后听到徐太太的赞美声:“正宇啊,你眼光不错嘛,程小姐即漂亮又大方。”

徐太太话音未落,徐正轩站起了身:“正宇,我还有事,先走了。”

徐太太被先生突然的举动搞的有些不知所措,先生的反常让她很莫明,但还是跟着徐正轩离开了。


08

回到家,诗妍还沉浸在餐厅的一幕,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这算是报复的快感吗?

诗妍盯着手机,她猜测着是时候那个男人会打来电话。果然,手机铃声响起,是徐正轩的专属铃声《All of me》,如今想来真是一个讽刺。

诗妍想起他唱这首歌时的样子,他如此专注的看着自己,歌声迷人,神态更迷人。可是雨夜那个画面在脑中交替,让她回到现实。

诗妍按下了接听键,然后等待徐正轩开口。

徐正轩在沉默了几秒后,说:“诗妍,我对不起你。”

诗妍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徐先生,你终于想起我了吗?”

徐正轩没有回答,然后他说:“你对正宇是认真的吗?”

“那你对我呢?”诗妍逼问。

“我真心爱过你,诗妍。但是我无法抛下家庭,这个你一开始就知道。”徐正轩的声音有一丝沙哑。

“那另一个女人呢?你怎么解释?”诗妍不停追问,心里的愤恨和伤痛总要有个明明白白的理由。

徐正轩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思考,然后一个坚定的声音说:“你误会了,是那个女人喝醉了强吻的我。我不知道你看到多少,但之后我就推开了她。”

诗妍冷笑一声:“你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吗?算了,我们就此吧。”然后她挂断了电话。《All of me》的铃声不断响起,诗妍被搅的心烦最后索性关机。

躺在床上,还是哭出了声。

五年的感情,为什么就这样结束了。即使是黑暗中的感情,也是她全心全意付出所有的爱情。


09

和徐正宇的约会与徐正轩的感觉完全不同,一个是阳光下的感情,可以感受希望和温暖,而后者却只属于黑夜,只有在徐正轩那一处闲置的房子里才是属于她的爱情栖息地。

诗妍看着徐正宇英俊的脸,几次欲言又止。

徐正宇和徐正轩都有着英俊的脸庞和高大挺拔壮硕的身材,只是徐正轩比他弟弟多了一份成熟的魅惑,他的侧颜冷峻而迷人,特别他略显霸道却让女人欲罢不能的举动。那突然的拥抱和亲吻,让诗妍陷在回忆动弹不得。

徐正宇看诗妍发着呆,问她:“怎么啦?有心事?”

没等诗妍开口,又自顾自的说:“是不是觉得男朋友太帅没有安全感?放心,我很专一。”说完徐正宇摸了一下诗妍的头。

徐正宇较之他的哥哥,举止更温柔细腻,也更幽默。

诗妍还是没有勇气当面和徐正宇说明,回到家她发信息给徐正宇:我和你哥哥偷偷交往过五年。

徐正宇久久没有回复,诗妍锁住了手机屏幕然后放在了床头柜,心里已经失去了等待回复的盼望,因为她觉得自己感应到了答案。

爱情是一件很费神的事情,当你倾注所有感情付出,然而那个接收的对象却是被世俗所不认可的,继续或中断,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题。

理智和情感很难分出胜负,你所怀念的是你自己在爱情里的样子,那不顾一切的勇敢,不管是在太阳下或是黑夜中。

——END——

PS: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谢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梦魇 “陈羽轩,救我!救我!”乔木妍在水里挣扎着喊道,陈羽轩挣开珍妮的手,扑通一声跳进了水里,然后就不见了...
    芳草与恨长阅读 294评论 4 0
  • 信仰如果没有知识平衡、就成了迷信;知识如果没有信仰支撑、就偏向狂妄。
    牧佟阅读 35评论 0 1
  • 下午五点半的时候又在琴键上飞快地刷了一个小时的740,手掌和手臂都有些酸痛。 六岁开始学的钢琴,学到四...
    冬至夜行阅读 52评论 0 1
  • 考个高分,过个好年。 为了便于高二同学们在最后两周进行更高效的复习,王尚老师把这次考试的一些必考点进行总结。内容主...
    王尚老师阅读 80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