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我成为了和我父亲一样的“杀人犯”

秋雨与落花/文

01

黑色的夜,一切都是那么的寂静,那么的悄无声息。昏暗的房间里,橘黄色的灯光照在我的面具之上,显得异常恐怖、诡异。

我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哼着歌,擦着刀上的血迹。地上温热的尸体早已流干了鲜血,变得冰冷、僵硬。我蹲在她的身边,用刀轻轻地滑过她美丽的脸庞。她躺在地上,被一根麻绳捆的严严实实,嘴里被塞了一块毛巾。看着她发出“呜呜”的声响,睁大双眼看着我,眼里充满了恐惧,我竟然激动地大笑起来。

今晚,我知道我再也回不了头了。你们都得死,他已经死了,你也逃不了。我拿出堵在她嘴里的毛巾,她没有叫,因为那把刀早已架在她的脖子上。

“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们?”

“呦,这么快就把我忘了啊,你好绝情啊。”

我摘下面具,露出那张帅气的脸。

她吃惊的看着我,有些惊讶,结结巴巴的说道:“是.....你.....你为什么还活着?”

“想不到吧,想不到我还活着吧,哈哈哈哈哈哈”

她美丽的脸庞吓得惨白,战战兢兢的跪在我的面前。向我摇尾乞怜,像一条待宰的狗一样。我用手捏着她的嘴巴,恶狠狠的说道:“你这样向我求饶,我感觉恶心。早知道有今天,你当初为什么要赶尽杀绝。”

“你肯定不会杀我的,你还是爱我的,对不对?”

我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用力的将刀插进她的身体。她睁大了眼睛,剧烈的疼痛已经让她无法说话,只能发出“嗯嗯”的声音。“咚”的一声,她倒在了地上,身体还在不停地抽搐的,伤口汩汩的向外流血献血。我有些激动,有些兴奋,舔了舔刀头的血,笑的身体都开始颤抖起来。

我将她搂在怀里,抚摸着她那美丽的脸庞,亲吻着她那血淋淋的嘴唇。突然,我拿起手中的匕首,一刀又一刀的插在她的身体里。我癫狂的笑着,到处都是她的鲜血,地上、我的脸上、我的西装上。我歇斯底里的叫唤着、放声的大笑着,她早已被我的刀插的血肉模糊,可是我却没有停手。我恨她,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我搬起汽油桶,将汽油泼洒在他们身上,洒在房间四周。转身走到门外,从裤兜里拿出煤油打火机,点起了一根香烟。我吸了一口,那样的轻松、那样的舒畅。我将烟头弹向草屋的方向,汽油遇上火苗后,像是放出笼子的野兽一般。顷刻间,草屋变成了一场火海。

没错!我就是个疯子,就是一个变态杀人狂,但是这一切都是他们自找的。

02

谁都不愿意做一个杀手,我也不愿意。我本来有着大好的前程,干净的写字楼,整齐的办公桌,这些才是我原本应该过得生活。可是现实总是残酷的,总是逼着我们做一些我们不愿意做的事情,我不得不选择这一条不归路。因为我知道:不是他们死,就是我死。

我的父亲是个混混,整日无所事事、游手好闲。他不爱我的母亲,他们结婚完全是因为我的母亲怀了我,他不得不结婚。所以自我记事以来,我的母亲的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那些都是我父亲醉酒后的杰作。我的母亲忍受着父亲的毒打,不敢还手,而我迫于他的淫威,终究还是不敢出声。

那天,我的父亲回来跟我母亲要钱打麻将,可是家里已经没有钱了,唯一剩下的是给我交学费的。父亲喝了酒,见到母亲不把钱拿出来,很是生气。一把将我母亲推倒在地,随后便是一顿暴打。

许是酒精麻痹了头脑,我的父亲竟然拿起剪刀捅向了我的母亲。我的父亲也吓坏了,酒也清醒了一些,立马跑了出去。我哭着跑到母亲面前,母亲虚弱的支撑起身体,从怀中掏出一沓鲜红的钱,将它塞到我的怀里。用她那带着鲜血的手抚摸着我的脸庞,随后便昏了过去。由于救治不及时,失血过多。我的母亲去世了,永远的离开了我。

等我看到再次看到我的父亲,已经是三天以后了。他蓬头垢面,满脸的胡须,带着手铐。他看着我,眼神里却没有一丝愧疚。他没有跟我说话,就被警察带走了。

后来我出庭指正他,但是不知道他是从哪弄来了一份精神病鉴定,只是判了十年。我知道他没有精神病,我大声的在法庭上控诉他,可是却没有人听我的。等他走的时候,我竟然看到他嘴角得意的笑容。从那以后,我就励志考上法学院,我一定要让这些坏人受到应有的惩罚。

03

同学们、街坊们、邻居们,所有人都在对我指指点点,说我是杀人犯的儿子。我一点也不在意,他们说的没错,我就是杀人犯的儿子。对于我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学习,考上大学。

终于,我还是考上了大学,考上了我梦寐以求的法学院。

我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谁也不认识我。因为专业成绩优秀,我成为了学校的风云人物,也就是所谓的“学霸”。

我英俊的外表,加上“学霸”的头衔,自然获得大把女生的青。我都欣然拒绝,因为我不想将我的时间浪费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面。

可是最终我还是坠入了爱河,爱上了一个姑娘,爱上了一个改变我一生的姑娘。

那年我们与别的学校联谊,我本不喜欢参加这些活动,因为觉得没意思。有这个时间,我还不如多读几本书,充实自己。可是却禁不住室友的软磨硬泡,最终我还是同意陪他们一起去。

联谊会地点选在一个小清吧里,同学们都打扮的很漂亮,随处可见的美女和帅哥。我选择了一个偏僻的角落,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显得如此的格格不入。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我抬头看向说话的人,她穿着碎花小洋裙,长长的头发扎成一道马尾垂在身后,一副“邻家女孩”的扮相

我点了点头,做了个请的动作。

她朝我笑了笑,随后便坐了下来。

“我叫李玥,你叫什么?”

“林然”

我们随意攀谈着,仿佛是许久未见的老友。她笑起来真的很好看,渐渐地我感觉我竟然喜欢上了这个女孩。我们加了微信,可是我万万没想到,这就是我走向深渊的第一步。

我们每日通过手机聊天,时不时的约出来一起喝喝咖啡,吃吃饭。一切都是这么自然,最后她成为了我的女朋友。

毕业后,我继续考我的公务员,而她选择去一家很大的跨国公司做一名文员。

刚开始我们很幸福,我努力备考,她努力赚钱。可是我考了三四次,还是没能考上。笔试都能通过,可是每次面试都没办法过。最终,她还是失去了耐心,她觉得我没能力养她。她骂我“无能”,我只能默默的承受。的确,她说的没错,我就是无能,我没有能力养她。

慢慢的我发现,她回来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可是身上到处都是奢侈品。我追问她哪来的,可是她却不理我。

直到那天我发现她坐上了一辆奔驰车,我才知道原来她做了小三。我打了辆车,跟在他们的后面。后来他们进了一个高档的小区,我趁着门卫不注意跟着他们一起进去了。

那晚,我在楼下看着他们温存,听着她的呻吟声,我的心仿佛死了一般。

我在楼下坐了一夜,等到那个男人走后,我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有些惊讶,有些不屑。我质问她为什么,她只是淡淡的回复我“你没钱”。随后便让门卫将我赶了出去。

我打她电话,她不接。她换了工作,我再也找不到她。后来我每天在小区外等她,她看见我装作不认识的样子。

后来她烦了,找了那个男人跟我摊牌。那个男人五十岁模样,肚子大的跟怀孕十个月一样,地中海。当他看到我的时候,扔给我一个信封,不屑道:“里面有五十万,够吗?以后不要骚扰她了。”

我笑了笑:“不知道你老婆知道你在外面养小三的事情,她会怎么想,怎么做?”

一听这话,他竟然发怒了,抓着我的领口怒吼道:“你想怎么样?”

我依旧面带微笑道:“你想上明天的报纸头条吗?我无所谓,你是著名的企业家,你不想出丑吧?”

他冷哼了一声,随后便放开了我:“你到底要什么?”

我伸出手指,平静地说道:“五百万,明天给我,我保证不纠缠。”

他冷哼了一声:“你还不如去抢钱,抢银行最划算,你想要多少有多少。”

听到这话,我笑了起来,从怀中掏出一张照片递到他面前:“那你觉得这张照片值不值五百万。我觉得如果把这个发到网上,或者寄给报社,再或者寄给你老婆,他们应该会很感兴趣。”

他拿着照片,想要撕毁掉。

“我既然敢拿给你看,证明这个不止一张。就算你撕了,我也不怕。”

他思考片刻,恶狠狠的对我说道:“算你狠,明天晚上十二点,城外见。”

随后便生气的走了。我冷笑了一声:“跟我斗?你还不够格。”

可是当我第二天去那个地方的时候,我却没有看到他。只见四五个彪形大汉将我团团围住,手上拿着刀,二话不说向我捅来。

我倒在地上,很快的头脑便开始不清醒。模糊间我看到了那个男人还有李玥,她挽着他。

他向我踹了两脚,随后便破口大骂:“妈的,恐吓老子,你以为老子是吓大的吗?去死吧。”

李玥面色平静,仿佛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04

他们把我扔到江里,可是他们万万没想到,我没死。

我捂着伤口,躺在江边的石头上,身体的疼痛却让我更加清醒,我要复仇,随后由于失血过多,昏了过去。

可是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在一个昏暗的小房间里,身上裹着纱布,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站在我的床边。

“你是谁?”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给你五百万,杀了那对男女,然后出国永远别回来。”

“我为什么要帮你。”

“因为我们想杀的是同一个人,你要钱,我要人。”

等我看清楚他的长相后,我知道了他是谁,因为这个男人和那个男人长得有些相似。

“你是他儿子?”

他听到我的话以后,身体一硬,随后又恢复平静:“这些不是你应该问的,你只需要做你的事情就行了。”

“好”

他给了我一张银行卡后,说道:“这张卡,完事以后我会打钱给你,你拿了钱远走高飞,不用回来,剩下的事情我会帮你善后。”说完便离开了。

我自认是个头脑聪明的人,杀人对于我来说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我写了一封匿名信给那个男人,约他来乡下的一间庙里。我知道他肯定会来,因为我在信里夹了一张他们的床照,本来想用来威胁他骗点钱的,正好现在有了用处。我威胁他,如果不来的话我就把信寄给他老婆。他是出了名的怕老婆,因为他是靠他老婆发家致富的,而他的老丈人是这个城市最有名的大哥。如果这张照片传到他老婆手上,他的老丈人一定会把他砍死。

我叮嘱他只允许他们两个人过来,我偷偷躲在不远的地方等着他们的带来。毫无疑问,他带了一群人过来,我有些庆幸自己的谨慎。

我打了个电话给他,语气甚是平淡:“你是不是想我把照片给你老婆,说了只能两个人来的,你带一群人就有些过分了吧。你是不是真的不想谈了?”

他有些紧张,招呼他带来的那群人赶紧走,随后陪笑道:“小兄弟,别紧张,我不认识路,带人来认路的。”

随后我约他去另外一个草屋见面,他带着李玥如约而至。我躲在不远处,眼中尽是冷意。

等他们进屋后,我从怀中掏出他儿子给我的麻醉注射手枪,对着他们啪啪就是两枪。

他们应声而倒,我迅速进屋。锁上门,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绳子,将两个人捆的严严实实的。

等那个男人醒来后,我拿掉他嘴里的布,他有些害怕,向我求饶道:“小兄弟,你要什么?我有钱,想要什么都可以给你。”

我没有废话,上去就给了他一刀。怕他死不透,我又补了几刀。见他不出气了,我便拿着刀走向李玥。

后来我杀了他们两个以后,便烧毁了小草屋。

05

等我抵达机场后,看到了今天的新闻:本事富豪张天云于昨日失踪,并且在城外发现两具烧焦的尸体,警方怀疑这就是张天云和他的情妇的尸体,并迅速开始立案侦查。

“叮咚”一声信息提示音后,我收到了银行给我发来的入账五百万的信息,刚读完信息就收到了他儿子的电话。

“花了点钱,事情解决了,警方得出的结论是自杀。钱我已经转给你了,拿着钱出国,永远不要回来。”

我没有说话,挂断了手机。

“各位旅客,飞往美国洛杉矶的航班开始登机,请各位带好行李,依次排队登机……”

我带着墨镜,带着我的五百万,离开了这座城市,永远的离开了这座城市。

我最终成为了和我父亲一样的杀人犯。。。。。。。。

<全文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