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警察局脱险

字数 1568阅读 66

警察局门口。

一个持枪站岗的警察想叫住我。

“我找你们领导。”我没理他,直接往里走。没人拦我。知道他们领导的名字很管用。

阿磊看到我,马上从长凳上跳起来。有人把他拦住。我和阿磊示意放心,耐心等我。

我说明来意,有人把我带到领导的办公室。

说是办公室,其实就是集装箱改建的:侧面开了扇门,开了两扇窗,里面放一张国内建材市场廉价的贴面办公桌,然后几张简陋的凳子,墙上挂着安哥拉的国旗和总统相片。

此刻,领导正听着副手给他汇报工作,面露愠色。可能不是好说话的角色。我心里想。

阿磊没处理好,或者遇到了难搞的角色。现场没处理好所以被带到警局。而且到了警局才让他打电话出来。

这几天满脑子老林的事情,正愁没地方发泄。我想好了方案,直接走上前去。

“为什么把我朋友扣在这里?”

领导显然没想到有人这么和他说话。那个把我带过去的警察竟然受惊不小,把一个不善茬带刀领导面前不是小错误。

“中国人,你不懂尊重吗?你朋友违章了”,领导似乎证据确凿地说。他明白能说一口标准葡语的人一定有背景。口气明显比对他的下属要好得多。

“那你们开罚单,为什么把他带到警察局?”我继续质问。

“他的驾照是假的”。领导回答说。

这个说法太熟悉了。违章的话无非就是开罚单,然后去银行叫罚款就行。把人扣到警察局需要借口,比如说你驾照是假的。

安哥拉确实出了很多假的驾照。他们落后的警务系统没有连到各个警局,根本没法鉴定驾照的真假。

现在明摆着是要讹我的朋友了。

“你确认驾照是假的吗?你这副局长还想不想干了?”

“中国人,你不懂尊重警察吗?”领导回答我的神色已经开始难看了。一个中国人,手里没点东西不会这么质问他。

“我马上一个电话给你们领导,要不要?”这个我没说假话。我也确实认识他们的领导。只是从来像好朋友一样,这么多年来从未为了这种事情而麻烦别人。

老安哥拉谁都会有些高层关系,只是理智的人都不会轻易地去动用这些关系。像这种区警察局的小事,完全没必要。

但现在完全有必要。为了阿磊,为了在那淌着尸水的冰库里等待老林,必须狠狠地出口气。

领导愣住了。我的朋友是他领导的领导。安哥拉完全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大了n级。

他不敢冒这个风险。他的下属也不敢多吭气,把我朋友的资料又递给了他。领导拿着驾照反复看了又看。

“可能他们搞错了。中国人,尊重警察。”从领导的口气判断,这事没问题了。

“让那个警察给我朋友道歉,马上!”我确定我的口气很凶。

哪去找那个警察啊,看情况不对跑了。

“你把那个警察开了,我和你们领导说,让你当局长。”我有点吹大了。领导也不傻,没这么简单的事,但他只能装傻。

“好的。Amigo,对不起。”

我当着他的面给他的领导的领导打了电话。他看着我就像看到他的领导一样。非常努力地表示着绝对尊重的样子。这些对待同胞凶神恶煞的人看到领导的样子,一点不会比国产片里伪军里那些人好看----当然,我没有说没有好警察,只是这位不是。

事情这样,不能太过分了。我承认如果不是老林,我今天真没有这个勇气。有时候悲怆给人力量。

对了,为什么不问他殡仪馆的事情呢?高速上经常出恶性交通事故,他们应该知道尸体送到哪里合适。

不过,这个领导不知道。他建议我们去卫生部。也对,怎么没想到呢?

阿磊恨恨地看一了这个扣他两小时的地方:“尼玛土匪。”

领导送我们出来。我们两个刚刚坐上车,领导突然一句:“敬礼!”

我们看到领导和他的下属站成一排,手举在空中,参差不齐。。。。。。

老林,今天我和你一样倔,你睁着的眼看到了吗?

太晚了,就住阿磊家了。

阿磊对被扣的事还是愤愤不平,一边喝酒一边骂着。这些事情我们习以为常了,但骂骂心里舒服些----或者让自己少想一些老林的事情。至少不再有半夜来电了,最担心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也就无奈释然了。

又听到了枪声,很远的地方。开始两三声,右面跟着一串,像过年的鞭炮声。真希望不会有第二个老林了,可谁能避免呢?

我和阿磊说,第二天得先去卫生部。

一夜乱梦无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引子 多年以后,在回顾当年的案情时,胡凯仍旧无法抹平心中的波动。 “人的一生像一条线段。”胡凯徐徐吐出空中...
  • 《礼记·中庸》中有云:凡事豫则立,不豫则废。《百度百科》中对应的解释是:任何事情,事前有准备就可以成功,没有准备就...
  • 整个夏季,我过得焦虑、浮躁而又迷茫。 生活被工作蚕食得所剩无几,日子一天天如上紧的发条般停不下来,要学的东西太多,...
  • 我听见了裤子滑落的声音 在阳光里 和小树长相厮守。
  • 今冬来得早一些,清晨起来,城里便有冻毙的,多是夜里吃了酒,倒卧街头便再没起来。炭的价钱涨了两成,穷人买不起炭,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