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1)/只是当时已惘然

96
幻小凡
2016.07.08 11:02* 字数 2172

完结了,放心跳吧。

夜色朦胧,透明玻璃掩映的豪华淋浴间里水汽氤氲着一道曼妙身姿。

宽大奢华的房间里,冷昊正衣襟半敞斜倚在床头拨弄着手机漫不经心地浏览网页。手机忽然强烈震动起来,正待关闭,却看到来电显示“猫丫头”,无所谓的眼神瞬间聚光亮了起来。

旋即略感紧张而兴奋地坐起身凝神静听,一道似慵懒又似伤感的迷离女声传来:“耗子,我想喝酒了,能来陪陪我吗?”

除了她,谁敢这么叫他这大帅哥非得给揍成满头包。“不能,哥忙得很!”心里这么酷帅地拒绝着,嘴上却不受控制地答应:“好,去你家吗?发生什么事了?等我,二十分钟就到!”

“靠!我他妈还真是够犯贱地,放着这送上门的尤物不管,偏要赶去受这又瘦又冷的倔丫头的臭脸!”一边嘀咕一边飞快地起身整理穿衣,还打开手机相机照了照,怎么看还是玉树临风潇洒俊逸高富帅一个,简直是愈来愈帅的节奏。怎么就一直入不了这丫头的眼。

这手机号一两个月也不见得能闪一回,恨得牙痒痒几次想删了从此互不相扰算了,最后手指点来点去终究还是舍不得。8年了,抗战都胜利了,她却似乎离他越来越远了。

这一次不知道又受什么刺激了?没事她是绝对不会大晚上联络他,还要喝酒。想了想他又顺手从柜子上拿起晚上准备会美人的法国干红,再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贵宾卡放下,对刚换上睡衣摇曳生姿走出来的湿美人大声说了sorry便如一阵风卷了出去。留下美女对着金卡咬碎银牙。

发动车子时,他又忍不住自嘲了一下,喝酒!上一次陪她喝酒还是四年前,那个时候的她如同重灾区现场,凄惨崩溃,整个人都失了魂般疯癫痴傻,全然没有了往常的纯真清雅。就因为那个慕尧,那个让他羡慕嫉妒恨却还不得不佩服的男人。

纵然他自负校草多金、身边美女如云,却敌不过他二人郎才女貌、情深似海,一步慢步步慢。纵使早就断了念头只偶尔在她身边扮扮知己装装小丑,在得知他们要结婚时还是纵情声色醉了数日。

可是有一天那个男人居然找到酒吧里来,拖着正喝到微醺的他出去说了几句莫名其妙的话,告诉他婚礼取消了,要他以后照顾好她。真是他妈的见鬼了,当初他俩在大学里狠狠地打过一架后早就各自明白了,纵然相惜也是成不了朋友的。

当初那小子确实才华横溢,宠她入骨。为了给她更好的将来放弃学校保研的机会,直接筹资创业并且很快做得风生水起。连父亲也对这个商界黑马设计奇才颇有耳闻,那时候自己和她还在读大三。

自己那个时候喝得晕晕的也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当时心里最大的冲动就是想再狠狠揍他丫的,看他那云淡风轻的样子就来气。

等他后来看到林小妙的惨状才明白,原来姓慕的是个大尾巴狼,居然在婚礼前搞三搞四成落跑新郎。不要说丫头接受不了,连他也觉得难以置信,这么多年那小子对她的好对她的心他可是看得真真的。

追求者没他一半也得有十个八个的,可姓慕的那小子从来是不假辞色的,唯独对猫丫头是千依百顺的,让他毫无可乘之机干着急罢了。看来这“好男人”想要学坏了,比他这号称纨绔的还特么不是东西!

当年婚变,新郎玩失踪,至此杳无音讯。冷昊也托人查过,公司已经转手,竟无人知道慕尧的去向。但是当初他们的湖景婚房是用林小妙的名字买下的,猫丫头带着那混蛋无意播种生下的小宝完全可以心安理得的住进去。可那丫头太倔,坚持挺着大肚子独自在城郊的一个新小区租了个小套,她说那里空气好,事实是那里房租更便宜。

而那套大房子也在她的坚持下帮忙转手了。冷昊当时想着那样也好,免得睹物思人平添风波,换了钱养活孩子也算是补偿吧。直到孩子临生养送她住院发现她的窘境,追问下才知道这傻丫头居然把房款都捐了慈善机构。她说不恨他了,只愿此生与他无关。

自欺欺人的笨丫头,孩子都准备替人家生了,还说什么无关。唉,平常的机灵劲都哪儿去了。

恨铁不成钢的冷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只会对他张牙舞爪的小野猫挺直了细长的腰杆,抱着嗷嗷待哺的小娃娃带着一身孤清倔强回到那套小小的租房里,靠每天敲着键盘码字为生。

曾经的中文系高材生一毕业就被慕尧当成温室的花朵包养下来准备大婚。意外惊变之后一度消沉迷失的她从决定生下那个意外的孩子开始,便成了一个坚强又努力的自由撰稿人。收起了野性天真,也藏起了过往让冷昊艳羡抓狂的似水柔情。他的猫丫头,成了一个不辨悲喜游魂似的淡漠女子,对他不再喜怒于色,礼貌而又疏离。除了和孩子在一起才能偶尔听到她轻快的笑声。

他曾几次偷偷在她的客厅沙发留下一沓钞票,都被她婉言送还,那个时候她斜睨的眸光清冷中透着些熟悉的俏皮,让他不敢再轻易靠近,怕再进一步便会失去守望的机会。

他在无望中煎熬了三年,这一回他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当初他只是晚了一步没有早点明白自己的感情,否则哪轮到那自命清高的伪君子博得芳心。

这一次,他愿意等,等这倔丫头终于转过弯来看到自己这英俊潇洒又深情执着的大好青年。只是,这等待实在是漫长。

四年了,丫头越来越成熟冷静,也越来越淡漠如烟,那种若即若离的感觉让他一再沮丧抓狂。身为美女杀手的自己在林小妙的眼里几乎等同于邻家小弟,霸道总裁的气场全消,偶尔被使唤一下都有受宠若惊的感觉。

夜色迷离,路人渐稀。冷昊胡思乱想的同时,把他的新款卡宴当成了跑车,一路疾驰。十八分三十八秒,车子已经到了林小妙租住的小区楼下。

[下一章2]完结目录:[1][2][3][4][5][]


挖坑,小心!

又挤了一千字,发现不如原来的构思顺畅,写完还是弃坑?太啰嗦,自己都缺爱了。

我想这个坑终于可以填完了,好不好的我会把它填满。(计划6集,明天更完。)

早完结了,放心跳吧。

小说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