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牛

 飞机上。

 靠着弦窗坐着上年纪的老妇人,挨着老妇人坐着是位中年男人,手里正拿着DV机向弦窗外拍着。一片片白云在飞机下方游过。男人边拍边说:妈!漂亮吧。我都给你拍下来,回家了,给你放在电视里看。

 说完,认真地拍着。老妇人满足着凝望白云,还有白云下面的青山绿水。

 最前排,挨着过道坐着两位身着西服的男人。 只见这两人,分别坐在过道的两边。飞机还有两个小时到达。有人看书,有人睡觉,有人看电视。最前排这两位,正声音响亮的相互聊着。

 右边的人说:我刚跟北京某部长聊过,这政策马上就要变了。

 左边的人说:我听某省长昨天打电话跟我说一句。不过,听某省长说,这政策很多省长并不持。

 右边的人说:是吗?某某某(总出现在电视里的大人物)前天在饭桌可说了,这政策一定得变。不会因为个别人不支持而停止。

 左边的人说:真的?看来是真的要变了。

 俩人声音那个高,像无意说出,却更像有意显摆。

 右过的人说:下了飞机,我请你,叫上书记。

 左边的人说:书记你认识?

 右边的人说:书记算什么。省长见了我,都得请我吃饭。一个市的书记,叫上他,算是看的起他了。

 说完,得意的笑着。

左边的人说:正好,我几个朋友也想认识书记,一起带去见见。

右边的人说:你朋友是做什么的?

左边的人说:也没做什么,只是玩了几家上市公司,做个董事长而已。

说完,着实笑的放肆。

机舱里,大多数人听着这俩人一来一去的搭话。脸上耻笑着,不做理会。有几人,似乎听出些这两人身份不一般,心里动了心思,便有意地注意听着。

坐在弦窗边的老妇人,也听的到。见她拉着正在拍摄的中年男人的手小声的说:前面那俩人,真吵!

说完,指下前排过道正在说话的俩人。

男人看都不看地说:妈!我这就让他们小声点。

边说,边把毛毯在老妇人的身上掖了掖。

做完这些,叫来空姐,说:请让前面那俩位不要大声喧哗,影响别人休息。

空姐过去,甜笑着轻声说:请俩位小声一点,别影响别人休息。

右边的人说:我声音大吗?

空姐还要说什么。中年男人见右边的人并没有要听空姐劝告的意思。两步跨到空姐身边说:请不要大声说话,好吗?

左边的人看有人帮空姐说话,接着话问:你谁呀?

右边的人看有人帮忙,也接着话问:你谁呀?

口气一致地威胁意味浓厚。

中年男人看一眼右边的人说:你不是要叫上我一起吃饭吗?真得谢谢您看得起我,请我这书记吃饭。您是省长都得请的人,我这小小书记,就不敢高攀了。饭,就不吃了。请别在大声说话,可好?

说完,严肃地看一眼那俩惊呆的人。

回到坐位。

老妇人很是惊奇的看着中年男人,小声问:你什么时候当书记了?我怎么不知道?

中年男人用手指示意老妇人:嘘。

老妇人会意一笑:淘气。

说完,迷着眼,休息了。

机舱里,安静极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