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需要逃一般的旅行

生活需要逃一般的旅行!

我穿着露脐装,齐逼小热裤,一头大波浪风中摇曳。我向路中间丢出一只大腿,白嫩细滑,通透诱人,大拇指在空气中紧俏,还没来得及更多的风情万种,一辆吉普急刹在本姑娘身边,探出来的一只头,说:嘿~妞儿!带你去想去的地方啊~……

待我美着翘臀上车,一路花前月下,流浪天涯~

对不起!

我……

欺骗了你们!

实际上…

是满脸头油的我,已经两天一夜没洗脸了,浑身酸汗,耷拉着四肢,一步步缓慢地拖行着躯体,周身冒着颓废邋遢的气焰……

好吧~是有那么一丢丢夸张!

七天!时间太短,我没有选择我热爱的搭车方式跑路,期间我转了一次车,到达海拉尔的时候已经是假期的四十多个小时以后了,经过几乎两天两夜的列车生活,没机会好好洗漱的我,闻起来像个馊掉的肉包子。

下车之后我就近找了个澡堂,把自己洗得像个正常人之后,启动了短暂的搭车模式。我没有去呼伦湖,没有去中俄贸易区,没有去民族文化区,没去帐营,没有去所谓的国家公园区域。

在这里我要再次告知大家为什么我不会去所谓的景区游荡。

收不收门票不说,消费是景区的必然行为。所以为了方便游客花钱和店主挣钱,当地特色肯定会被削去大半,不然台湾小吃为何遍布大多景点。

尤其是特色商店和特色工艺品要么是义乌货,要么是义乌来的零件组装,且暴利惊人,更没什么实际用途,不然你回想景区带回来的那些玩意儿后来都怎么了?

很多景区无非逛逛转转,排队上上厕所,拍个照就完事了,不说导游的素养和讲解力什么层次,跟团都不一定好好听那些历史人文,别说不跟团的了,看个新鲜依旧是国内游客的来访目的。所以只有仿古和改造!再现?还原?你怎么满满幼儿园小朋友的既视感!你去问问能保持旧貌要需要多少专业技能?还能被国内千军万马游客穿行而过还能远离面目全非?

你是无知?还是太太太太单纯?

工作人员更是以打发人流为主要工作内容,更何况人山人海。喜欢吃独食的我更没有认真逛景点的心情,所以就算是值得看的景区,我也只会在淡季或者快关门的时候遛一遛。

民主特色观赏,请让我先呵呵一会~

人家特色民族的房子结构能重现得像,我都能上天了!而且雇佣的大多穿着民族服装的汉人,他们能把特色给你还原到哪去?啊!~我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丢给你们?我呸!

你可以骑马,但那绝逼不是游牧民族自家放牛羊骑的马,早就被驯化得毫无野性和血气了,必定要保证游客的安全性,所以有马夫牵着,慢慢悠悠地绕两圈就完事儿了。

你想策马奔腾,活得潇潇洒洒?

你还是看电视剧吧!

国家公园?相信我!能修路修到的地方肯定没什么好看的,保证游客安全是首要,原始森林?辽阔壮景?你想想《人与自然》《动物世界》的那些野外摄影师,那是花了多少功夫和代价,才能美轮美奂,你开个小火车就能前去啦?

内可白闹辣!

……

这趟旅行我只有一个目的地,呼伦贝尔大草原!

奶制品企业会向牧场散户奶农收生牛乳,所以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深入牧区的办法!

别管我是怎么打听到的,我在一处通往牧区的土路上拼死拼活,张牙舞爪,臭不要脸发着魔怔地蹭上了一辆奶罐车,司机一脸“我怎么遇见这么个神经病也是醉了”的表情,载着我开向了没有游客碾压的草原。

随着车子摇摇晃晃、挨家挨户、陆陆续续地收奶之后,我终于在第三天下午四点左右,逛到了一望无际没人影,野草铺遍百花开的草原上。我丢给司机一包从家里偷出来的熊猫烟,就欢欢喜喜地撒丫子去了。

顺着一条有摩托车车印的小路,我走了大约一刻钟就找到了一家帐篷。是的!根本不出意外的是我被人家邀请进门喝茶。

是一对老夫妻收留的我,还有他们的小孙子,一家三口在牧区放牧,两个孩子出远门打工去了,说是等钱够了在城里买房子接老两口进城居住。孙子还小就先放草原上养着。

喝茶客道一小下之后,我便表明来历说能不能暂住两天,不惹事!不添乱!在老两口听完我如何艰难险阻找到他们家的时候特别慈祥地答应了。

晚上~我打开我的睡袋,在毛毡上呼呼地睡着了……

其实老人家什么都不让我帮忙,处处照顾我,在我反复地恳请下,终于给我留了点奶给我挤。因为在西藏帮人家挤过牛奶,所以这里也轻车熟路,说实话手感比我的前胸感觉好多了…

这两天我喝了不少生牛乳,浓!香~微甜~留有一丝丝膻味。小孙子觉得我是稀罕物件,粘着我不放,圆滚滚的~当我站起来的时候就抓着我的腰带,挂在我身上乐个不停。我就开始转圈,拎着他,带他飞起来,老人家一点都不觉得危险~

城市里养出来的孩子总还是娇嫩得厉害…

老人家赶着羊群吃草去了,阿婆在帐篷旁边的小河里洗着东西,小孙子坐在我的腿上,我坐在草地里,湿了屁股…

安静!很安静,听得见微风和心跳,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不愿意起来。为什么要起来?脚边有蓝色紫色黄色粉色的比芝麻粒稍大一点的小花,星星点点又密密麻麻,遮不茂密的鲜草,只能停住细细地看,都是惊喜,绿化带做得再好不及这里的分毫。

阳光暖得真挚,晒得直接,空气里没有漂浮的颗粒,所有的颜色都纯度极高,鲜见朦朦的灰飘得满哪都是。

清晨的草原很凉,有些些的薄雾,草上都是水珠,你就想杵在那里,什么都不用做,不怕时间慢慢地溜过。生活就剩下吃喝拉撒睡,放牧、挤奶,抓蚂蚱,翠绿翠绿的透明一样,蹦到你的手背上,脚板上,就停在那里,不知道它要干嘛!?我就盯着它看,不驱赶,偶尔看他的脚细长的脚扒拉扒拉头上的须。就这么过吧,就这么过吧,就这样等死和大地一起孤独,无人知晓,慢慢被啄食成一堆骸骨,散得满哪都是,就像那些被放生的牛羊,一生只顾着嚼草,然后站着死去,成为尸体的芬芳,没有畏惧和草原融为一体。

走在人群里会忘记自己原有的节奏。一不小心就会模仿到别人,小不小心、故不故意抄一点他,抄一点她,摧赶着自己活成了四不像还埋怨镜子里的人太丑。

经常会听见阿婆唱着什么歌,听不懂是什么,但觉得很适合,适合这里地理条件下的一切,那个声音被风吹得绵长高亢,稍稍有些距离就会尽情悠扬,不知道能漂多远,但不会落地,说不定成为最后的一缕烟气,裹着雨水成为大地的声音。

我问歌词是什么?阿婆说,不过是天晴炎阳大地美,月亮化身成了俏姑娘~等着她命中的情郎。突然就觉得中原的歌,矫揉造作、辞藻堆积成饲料般的吃食灌喂着汉人所谓的百转回肠,情深意切,所有的生离死别,天涯海角不过是心甘情愿的迷离、困苦!硬将所有情物必经痛彻心扉才能起死回生,白首不离。而后世代相传,后人齿香。

大写的作!作!!!作!!!!!

当起舞和歌唱刻进了骨头,生命的起点便开始着多姿与丰饶,我不必学习如何幸福,当下的所有存在便是至高的神对我最宠溺的恩赐。

文明是人性中的伪善,假装我们真的在交流、上升、假装我们戳穿了神灵的把戏,洞察万物,自持云端。

笑话!!!

就这样吧!什么都不要学习,什么都不用知道,都是附庸,都是累赘,都是群聚的自以为是。我只要炽热的太阳和丰沛的草场,追逐他们的方向,此生便不用迷茫!

而这些都是我口是心非的假设,我到底把自己拖累了,第三天我坐在篝火旁,看见远远的几家人聚在一起跳舞,止不住地哭。是我太贪婪,是我站在淤泥中又渴望圣灵的欲念,说什么宗教,都是亡羊补牢!说什么朝拜,只叫人自惭形愧。

不如做减法,不如都抛下,都是旁支错节,只剩身心疲惫。

只要活着就是起舞的一切理由!!!这是游牧民族的智慧,我坐在他们身旁,热泪盈眶!

第四天我留下了五百块钱,又偷偷抓了一把风干牛肉就头也不回地逃走了…

是!我窝囊,没礼貌,怕别离和不舍得,那些纯粹,我不配!

我的口腔已经溃疡,上火,那种疼摧赶着我,告知我你要回去了,去到那些垃圾的旁边汲取生命所需,生长,不知不觉地活过。

那儿的夕阳不是城市里橙与黄的渐变色,彩色的云浓了又淡,淡了又浓。翻滚着奔腾到天际,幻化出万般模样,不关乎你的审美,却总能吸引着你的目光。你就得蜷在那,看着他们一点点变深,变成深蓝色,等着星星在上面戳出亮光……

……我坐上回来的火车,看窗外慢慢换上了衣裳。农田,楼房不是我爱看的模样。

我誓死不渝地深爱着长途旅行,蛮!慢~漫~不知道明年会在哪里?不知道明天要去哪里?不知道下一秒想去哪里?有的是耐心偶遇良人,有的是机会发生惊喜,有的是角落放生心性。画几张风景就能花销几座城市。

短暂的旅行总是急促而慌张,难以闲情自若,悠哉悠哉!仿佛后天要提交的报表已经抓紧了你当下的频率,不能驰骋心性,尽情自由,怎么说也是头野

马,撒欢跑的时候怎么能有尿急感?

可!命运扯蛋,何苦自行症结,谁人一生任性妄为?不与他人,不与社会,不与环境丝丝粘连?

我的确渴望长长久久的流浪,日复一日的不同,难过得一存活的当下,随着我职业领域的深更细作,我向一颗螺丝一样缓慢却又坚实地拧进企业生产里,成为必经的一环,我的技能越来越被无可替代,我还能否如同过去一般大笔一挥,一封辞职信说走就走,不管不顾谁来接替我的位置,我终于走到了鱼熊的纠战中,黔驴技穷,暂时无计可施。

可我从不曾放弃梦想,未来且长且慢,就算不能日久天长地随意,哪怕不能放肆着追逐自由,哪怕只有数日的逃离,我也要这片刻仓促着短暂地深深呼吸。

若我随波逐流,对不起我走去的脚掌,对不起我领略那些风景的模样,回到人群,我不是为了沉默,是要蛰伏,等待着有一天再次喷薄而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