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 . 游』岳衡笔记② 君山奇遇

01


我们到达岳阳时,这个城市还没有醒来,昨晚一夜雨,还好赶着晨光初现时停了,站前的街道湿漉漉的,被洗过一般的洁净,空气也是湿漉漉的,被洗过一般的清爽,其间浮动着香樟淡淡的气息,闻到了那种气息才会让我确信,自己已置身南方。

15路公交车的总站,在站前广场一侧,它的终点站就到君山公园,只首班车要到七点才能发车,因为这个城市还没有醒来,我们要耐心地再等上40多分钟,这日下午,我们要去岳阳东站赶五点的火车,因而总觉得君山之行有些紧张,但既是到了洞庭湖畔,将遥看到那的山水色时,“白银盘里”的那个“青螺”终是让人不舍的。

还是去吧,尽管时间有些紧张,这么对自己说。

15路汽车到君山岛要一个小时时间,它也转到岳阳楼景区,而后沿着洞庭湖岸北上,过洞庭湖大桥,走洞庭大道后,再下到君山岛。而那个岛,也早已不是个岛了,由于洞庭湖的退化,君山岛的北岸已经与陆地连结一体,因而公交车也可以便利地开到岛上。

只我们去到那里的前一晚,这里似乎下了不小的雨,湖水倒灌了湖滨低地,淹没了去到那里的公路,“这回它又成一座岛了”,司机师傅见我一路在车前拍照游兴甚浓,多有无奈地对我说。

初见那水势,我心里也咯噔一下,说坏了,看来君山岛要上不去了。还好不久有农用车从前方轧水而来,司机招手拦住那车,问了前路状况,似乎水还不深,只没半个轱辘。他想开着试试,又侧头笑着对我说,“你运气好,碰到了我,我会尽力把你们送到岛上”。

这让我很感激,那时车上只剩下了三个人,除了我和同同,还有一个穿着拖鞋的小伙子。司机师傅又说,上岛后会通知总站,估计下一班车就不会再过来了。

这是我们的幸运,甚至是幸运得有些奇幻,这趟公交车就在茫茫的湖中行进,只有路两旁的矮树标示出那条路的轮廓,而那路的尽头,就是在渺渺平湖中高耸出的那座君山。而它也只是在灰蒙蒙的天际远方,留下了更是灰重的印记而已。这让我想起了,《千与千寻》中小千和无脸男的那次旅程,她们也是这般奇幻地,坐着单程列车在神湖中奔向远方。

百无聊赖中,司机师傅默默说,今天岛上可要清静喽。那倒是真话,这时间上岛只我们三人,连售票大姐都觉惊奇,她问我们,那条路是不是被水淹了?同同欢喜地告诉她,我们坐公交车从水上来。

那个小伙子姓李,是武汉一大学的研究生,他听同学前一日说起了岳阳楼,突然想去看看,便一早赶到了岳阳。我问他穿着拖鞋就出来旅行啦,他说这边雨多,习惯了。


会不会以为我们坐在船上
感谢司机,他继续走下去了

02


君山,又名湘山和洞庭山,小岛面积不大,估计不到一平方公里,即便我们着急赶时间,也完全可以从容地将景区走上两三遍,以不辜负这里5A级的风景和票价。

这个岛上的景致,多分布于临着洞庭湖的一侧。像太湖畔的鼋头渚,探入太湖,因而有了“太湖佳绝处”的美誉,这君山也算是探入湖了,它东侧隔着稍狭窄些的河道,与有着岳阳楼的岳阳市区相对,它的正南直面烟波浩渺的“八百里洞庭”,因而这里亦有了“君山独秀”之誉。

既是独秀,来的名人自不会少,大门外的两座巨石上,便精选出这些名人中,最耀眼的两位留下的最杰出的诗句,李白的“丹青画出是君山”,刘禹锡的“白银盘里一青螺”。

进了景区,沿湖滨道走上不远,在路的一侧便见到一座群龙戏珠的汉白玉石牌坊,其后更高一些山坡上,是一座红柱灰檐的庙宇,那是洞庭庙。那庙始建于宋元,又叫湖山神庙,其中供奉着的洞庭湖君,正可以于此居高临视洞庭湖。

那殿中武官装束的洞庭湖君,让我想起了《柳毅传》,在那里,他的息事宁人是被拿来与钱塘君的雷厉风行做反差的,所以暗笑他,是否脱了这身甲胄会更自在些。

我就站在庙前,用洞庭湖君的视角遥望洞庭湖,那里烟波渺渺,愁云低垂,灰暗的湖色与晦暗的天色,在遥远的地方交接,只晦暗模糊了那里的界线。


洞庭湖神庙


这湖是那大神自由的天地,再宽阔的洞庭,是不也不过是个池塘,就如湖上行云的俯瞰。但对人来讲,它太广阔了,超出了我们能把握的视角,那它和无垠的海洋有何区别。

当年的柳毅来到了这座君山岛,在叩击那棵社橘前,他估计也会以此样视角遥望过洞庭湖吧。我想面对如此浩渺的洞庭湖,他估计也是要鼓足勇气,才能去完成这人神境界的跨越的,其实,单就他如此的勇气,就值得龙女仰慕的,只是我们在书中,读不出这些,那书中的洞庭,只会让我想到一个大一点的池塘。

那时的柳毅虽仕途落魄,但却有颗为急人所困、见义勇为的侠义心肠。如见到如此广阔的洞庭湖,你或还会敬佩他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的壮士勇气。如今岛上已没有了那棵橘树,但还留有一座橘井,相传柳毅就从那里去得洞庭湖,见得洞庭君,禀告了龙女在泾阳被家暴的冤情,而我倒觉得那座井多余,劈波斩浪而去,更显英雄本色。

其实《柳毅传》中,要说最喜欢的,我觉得是钱塘君,他虽是神仙,但也是为爽快的豪杰,为兄女复仇,尽管涂炭六十万,赤地八百里,但生食泾阳君,携得龙女归一段,读得也是畅快。

但似乎所有的传奇,都绕不过男女的姻缘,这更像是写传奇者,自己在做着男痴女恋的臆梦。在那个梦中,狭义的柳毅虽也是虚情假意地躲躲闪闪,但还是做得了金龟婿,抱得了美人归,成为天界不太知名的一位的神仙。挺好,这一切的传奇,就从他敢于下到这个井中,不对应敢于去到那座洞庭湖开始的。

如今的橘井旁,还有传书亭,亭下还立着两位石人,有模有样地印证着传说的属实。

那歌怎么唱的,“因为爱情,不会轻易伤悲,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


柳毅下湖的入口

03


这个岛上,再一个因为爱情的传说,或也是属实的,但就不那么幸福了。出了那座洞庭庙,过云梦亭和秋月桥,就到了那座“空墙碧水春”的湘妃祠。

那是一个三进的院落,因无人造访而寂静得让人不得不去沉思。当杜甫曾来过这里,他看到了这里的荒芜,留下一句“虫书玉佩藓,燕舞翠帷尘”。当年的那几声鸟啼依旧在院落的高树间婉转,我们的到来,惊了它们的歌声,不过用不多时,它们又歌唱如旧。

祠堂第二进院落是前殿,中堂高悬一个金字黑匾,当中是一首七言绝句,分辨词句,那是当年李白游经岳阳,幸遇亲友故交,并同游洞庭湖而作的五首七绝中的第一首:


洞庭西望楚江分,水尽南天不见云;

日落长沙秋色远,不知何处吊湘君。


李太白凭吊的湘君,源自屈夫子的《九章》,我觉得这是中国文化史上,最伟大的两位浪漫主义诗人,在洞庭湖上隔空的问候。

但《九章》中的湘君,是湘夫人遍寻洞庭而不得的,她因此由爱而生怨。后世人由此而断定湘夫人即是尧帝的女儿,舜帝的妃子,寻夫至洞庭的娥皇、女英。传说舜帝南巡也好,出征也罢,总之再没有回来,二妃至此,听闻噩耗,泪洒青竹,没于湘江。

如今的香妃祠外,生长着茂密的香妃竹,那竹身上有点点棕褐色的斑迹,相传便是二妃留下的泪痕。捋着竹林和君山银针的茶树园相夹的石径,走上不远,就到了,竹林掩映下的二妃墓,那里是寻夫未得的两位佳人最终的人生归宿。

至于她们逝后,有没有成为湘夫人,那是不得而知的。

人世如此艰难,还是就在这有山有水的地方,好好的安歇吧,又何苦再去做什么神,什么仙,继续奔忙呢。


湘妃竹


这岛上不乏来此奔忙者,南宋杨幺起义,寨子就扎在了君山上,山下还有飞来钟,据说是通风报信之用,这些我想不应在是传说了吧。

那钟的亭前是龙诞湖,那湖是一座长堤将它从洞庭湖中切下的,长堤的一侧有去往岳阳渡船的码头,我和同同就坐在那座长堤上,等待着岳阳过来的渡船,瞭望着“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的洞庭湖,瞭望着“吴楚东南坼,乾坤日月浮”的洞庭湖。

我突发奇想地对同同说,当年的舜帝,就应从这里启航南巡,便再没归来;

当年的湘妃,就应寻夫到此,投湖而去的;

当年的李白,就应在这样的湖上留下,“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

当年的柳毅,就应在这里憋足一口气,去找洞庭君陈冤;

当年的岳飞,就应在前方的湖面上帅水军包围了杨幺寨。

同同坐我身边,摇晃着小腿,痴痴望着我说,这里的故事真多呀。


舜帝二妃墓


----------------------------

我是云行笔记,在此潜心打造属于自己的《文化苦旅》,让我们来一次,有文字感的旅行吧!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旅游前记: 最近,我想给我东东做国学启蒙,于是我们翻阅了市面上的一些书籍。我发现,唐诗是一个很好切入点,因为短而且...
    彭小七2018阅读 314评论 4 4
  • 2017年4月7日,正值清明过后,那天风和日丽,阳光旖旎,我和友人驱走前往风景名胜的洞庭湖游玩,归来后写文留作纪念...
    北方有陶阅读 315评论 2 6
  • 宋代沈括著述的《梦溪笔谈-书画》中描述过湖湘之地的几处胜境——潇湘八景,我都不曾观赏过,一直引为憾事。本以为此次...
    绿杨荫阅读 746评论 0 3
  • 哈里·基恩想和新教练何塞·穆里尼奥建立一种“牢固的关系”,这将有助于托特纳姆更上一层楼。 凯恩在4-2战胜奥林匹亚...
    疯狂SPORTS阅读 5,268评论 0 5
  • 表情是什么,我认为表情就是表现出来的情绪。表情可以传达很多信息。高兴了当然就笑了,难过就哭了。两者是相互影响密不可...
    Persistenc_6aea阅读 2,326评论 1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