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河》: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你会一直找我吗?

字数 1823阅读 72
《苏州河》

“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你会像马达一样找我吗?”会啊。

“会一直找吗?”会啊。

“会一直找到死吗?”会。

“你撒谎……”

2000年,一部《苏州河》将周迅送上了影后宝座,从此星运亨达,人气高旺,好作品不断的涌现,成为华语电影界唯一包揽两岸三地最高电影奖项,即金马、金像、金鸡、百花、亚洲影后的演员。

导演娄烨也凭借这部作品,获得国际上的更多关注,一举夺得第二十九届荷兰鹿特丹国际电影节大奖(金虎奖)、第十五届法国巴黎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并收获了国内2000年代的大批拥护者,个性与魅力展露无遗。

说起《苏州河》,感觉就像在回味一些荒凉的,陈旧的,如风的往事,爱而不得或者得而不惜,都成了一种只能暗自把味的往昔。

诚如张爱玲在《更衣记》里所写的,「回忆这东西若是有气味的话,那就是樟脑的香,甜而稳妥,像记得分明的快乐,甜而怅惘,像忘却了的忧愁。」

像纪伯伦的《泪与笑》,「一个女人的一瞥,可使你成为最幸福的人,也可能使你成为最不幸的人;一个男子说的一句话,可使你由穷变富,也可使你由富变穷……」

一个人的爱,是一种决绝的情感宣泄,在不懂爱的时候,或许爱只是一个贫乏的词汇,在明了爱的真谛的时候,爱,它又成了不能忘却也不敢忘却的私隐,不能说,也不能想,却又不能忘。

只有那些真正的的勇敢者、无畏者,才会像马达(贾宏声)一样,为了一段似乎无果的爱情,为了忏悔,为了救赎,踏上了没有目的,没有解药的路程,为了心中的那个“结”,寻找属于自己曾经的爱情。

周迅和贾宏声

是天真也好,是傻,是痴,是后知后觉,或是疯,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路途已经开启,爱,在心中燃烧,奇迹,也将会在不知不觉中发生。

所以,他注定会遇见美美(周迅),一个长相酷似牡丹(同为周迅扮演)的“美人鱼”,即使说是消失了的牡丹,估计也没有人不信。那张一模一样的脸,还有同样喜欢美人鱼的兴趣爱好,怎能不是牡丹?两生花,花开两朵,各自“安好”,莫名的缘分,实乃现实中的奇迹。

为爱,就算老天爷来开个玩笑,瞎搅和,明显也是来“通风报信”,让马达感知到牡丹的存活,让马达知道牡丹未死,牡丹的气息长留在苏州河边,在苏州这座城市里头的某个地方,是她重新扎的根。

只有走访大街小巷,只有不断寻找,通过另一个人(美美)的生活,才能认知到自己寻找的是什么模样,自己寻找的是否是真的那个“她” ,才能知道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是否真的有意义并且方向是对的。

你爱我吗?

胶片自带的粗糙颗粒感,无规则晃动的镜头,灰色系的色调,无一不是岁月所特有的残酷与忧愁,是对曾经拥有却不懂珍惜的人的一种惩罚也是一种祭奠,埋葬在时光里的美好,也需时光来解锁。

只有时间能够证明,他说的不是慌,也只有时间能给他答案,他爱的,确实是她,是牡丹,是独一无二的牡丹,是双马尾,运动服,活蹦乱跳的牡丹,也是一条差点被捆住的“美人鱼”。

河,若不能给她自由,那海,就会来实现她的自由,她的爱,在马达的时间里沉淀,在马达的时间里发酵,在马达的时间里越来越醇香,在加了野牛草的伏特加里,两个人沉沦,悲喜交加。

直到苏州河上出现了马达跟牡丹的尸体之后,旁观者美美,才明白了,原来马达并没有骗她,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而她一直不敢相信的爱情,也确确实实地存在过,不是电视里的偶像剧,而是现实,是现实中的真实,现实中的“可歌可泣”。

美人鱼,美美

是选择,是命定,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交错,是日暮时分,书影与书影之间,宁静的悲哀里,最想念那个你。在各个城市,各个角落,在任意一个不曾有你又似乎有你的地方,是爱情酝酿与挥发的自由与自在。

“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你会像马达一样找我吗?”会啊。
“会一直找吗?”会啊。
“会一直找到死吗?”会。
“你撒谎……”

是的,我是我,我是美美,我不是牡丹,你是你,你不是马达,也成不了马达,你是摄影机,是操纵者,是冷血的,是现实的,是被悲观的,也是厌世的代表。幸福是什么,爱是什么,对你来说,都不重要,你需要的,只是任意一个人的陪伴,任意一个人的温暖。你才不会在乎,这个温暖是不是来得使你心安理得,是不是你直接的需求。

你的谎话,就像你的摄影机,你说,你的摄影机不会撒谎,可是你看,你其实就在撒谎,你犹犹豫豫、躲躲闪闪的回答,就像你不停晃动的镜头,你的心,并没有像你想象中那么平和,你的谎话,就像你闭上眼睛,不愿见真相一样,你,太懦弱了。

或许,我确实是不那么重要,或许,你确实是伪善和自私,又或许,你真的真的,就一直在期待与我之外的另一段爱情,我,才会显得无足轻重,可有可无。

好,我走。

我走了,你不会来找我,我知道了,那就这样吧。

《苏州河》


真美啊啊啊


那是,爱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