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来谈谈养老计划和梦想的意义

图文皆原创

昨天看了《奇葩说》的最新二期,看养老院这一期,从头哭到尾,感触很多。还有“好朋友有个不靠谱的梦想,你要不要去劝阻他?”,有一二个角度也令人耳目一新。

父母年老之后,想和老伙伴一起去养老院养老,在我看来,这其实是个伪命题。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去养老院首先是需要钱的。差点的养老院,作子女的谁想让父母去受罪?好点的养老院,没有相当的金钱储备,谁家又去得起?确实如张泉灵所说,未来愿意去养老院的人,可能还真集中在所谓的中产阶级。

就拿我的父辈来说,他们这一代60年代的人,多数抱持的是传统观念,养儿防老,在故乡生于斯长于斯,未来当然也要长眠于斯。有儿子女儿,当然是要和子女们生活在一起,彼此有个照应。去养老院?压根没在他们的认知里面。就连现在的大多数80后,据我的观察,养儿防老的观念也多数植根于内心,轻易难以祛除。

真正能够接受养儿未必就是防老,人老了也不一定非得在故土的人,是哪类人较多呢?估计多半是如我这般,早早学会在外独立生活,愿意接纳一切的不确定不稳定,对外部世界有好奇心和探索欲,甚至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的人。不在乎在哪里扎根,信奉的是人在哪里,哪里就是家。同时也不在乎未来死后会埋在哪里,反正人生苦短,死也不过是两眼一闭,如何活着才重要。这一类的人,会认为去养老院并不是个坏选择,甚至有可能是个很不错的养老方案之一。

我比较赞同罗振宇老师的说法,除非是人走不动了,坐在轮椅上,无人照顾,才会考虑去养老院,否则,创业者的命运就是奋斗到倒下的那一刻。对于一个理想主义者来说,不能更同意他的话。我一向信奉的是,生命不息,折腾不止。虽然我一点都不排斥这个命题,但几时去养老院?嗯,到我折腾不起为止。

再来说一说“好朋友有个不靠谱的梦想,你要不要去劝阻他?”这个辩题,我的持方是反方不劝阻。为什么不劝阻?要知道梦想这玩意儿,别看人人都在喊,其实还是很奢侈的。有多少人压根是没有梦想的?生存已经艰难,还谈什么梦想。也就是看了这一期辩论,我也扯清楚了梦想和理想的差别,在于理想还是有实现的可能性,而梦想就是和你目前的能量差距太大,甚至于看上去不那么靠谱。

谁说人活着就一定得靠谱了?靠谱的人生就一定有用吗?过于正确靠谱的人生,较容易使我们变成那个活在套子里的人,无比正确却有可能乏味,失去了冒险的乐趣。归根结底,我们总是在靠谱和不靠谱之间寻求一种平衡,在看似平静无波的生活里寻找一点刺激。那一点冒险和刺激让我们暂时脱离庸常日子的羁绊,找到生存的意义。

保有梦想,就是保有制造意外的可能性,坚持也是。就象罗老师说的那样,只要有时间,愿意出去认识他人,和他人产生链接,这也是制造意外。制造意外其实是个褒义词。当我懒惰的时候,不愿出去见人社交的时候,也总会用这句话来鼓励自己,宁可出去碰壁,不要在家面壁。不做无谓的社交,但也不能封闭自我。走出去,遇见人,遇见事,才有可能遇见惊喜。

看完这一期节目,我静静地反思了一下自己的一些想法,有些属于理想,有些属于梦想。有些梦想在目前看来,确实不那么靠谱,因为能量不够大,看上去象是十分奢侈的愿望。即便是这样,我没打算放下那些看似不靠谱的梦想,因为我相信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我相信人的能量不是一成不变,只要不放弃,终究也会从弱小变得强大起来,但凡强大起来,也就还有实现的可能。还是那句老话,没到闭眼的那一刻,不要说做不到。我对此,深信不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