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周梦蝶

残阳如血,燥风依旧。一排排低矮的房屋在落日的余晖里,显得更加陈旧与衰败,此起彼伏的蝉叫声萦绕在周围,树木耷拉着脑袋,为这丝毫不减热度的夏日增添了些许烦闷。这太阳依然不依不饶的挂在西方的天空,等到红消醉醒,巷子里的人开始走出房门,拿着蒲扇,穿着拖鞋,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闲话家常。

这个时候是一天中我唯一愿意走出来的时候,因为人多,因为热闹,因为嘈杂,能让我感到我依然活在这个世上。是的,我还活着,像一座会移动的雕像一样活着,没有思想,没有感情,没有快乐与悲伤,只是一具躯壳而已。不远处走来一家三口,女儿穿着白色的碎花裙,左手牵着爸爸,右手牵着妈妈,蹦蹦跳跳的说着笑着。那笑声传入耳际,我竟不自觉的哭了,泪水划过脸颊,流到嘴角,又苦又涩。我看到我的爸爸妈妈也在前面冲我笑着,双手挥舞着,喊我过去。爸妈,是你们原谅我来接我了吗?不顾一切的向前跑去,耳边的风是那么的温柔。

‘砰’的一声,我感觉我的身体飞到了空中,划出一道悲凉的曲线,然后重重的摔倒了地下。最后的一眼,我看到西方的晚霞如血般铺满了天空,真美!

灵魂走出身体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解脱了,活着也是需要巨大的勇气的,倦了,累了,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休息了。来到阴曹地府,见到阎王爷,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凶神恶煞,反而是个和气的老头。可见世间的流言大多不准,不过是人们茶余饭后的消遣之语,不足为信。

“李鱼,女,三十二岁,车祸死亡,一生无不良记录,做事循规蹈矩。”温和的话语声停顿了一下,视线定定的在我身上停了半晌,“本阎王爷看你面色凄惶,心中似有遗憾,想问问你是否有心愿未了?”

脑子里一团散乱,只记得爸妈最后的那个微笑。“我想看看我爸妈,想看看他们现在过的好不好。我对不起他们,从小到大就没有让他们省过心,负气从家里跑出来,这么多年没有回去看过他们,不知道他们现在是什么样子,能让我再最后看看他们吗?”

“念在你一份孝心的份上,就让你回去看看,但是你现在只是一缕幽魂,你的父母是看不见你的。所以你不能和他们有所交流。”

“我知道,我只想回去看看,看看他们现在的样子,这就足够了。”

“好了,去吧。”

一阵清风拂来,睁开眼睛,我看到我家以前破旧的楼房,低垂的柳树,还有可爱的大黄狗。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回到了小时候住的地方?爸妈呢?他们在哪?慢慢靠近房屋,隔着窗户见到了让我不可思议的一幕。

那是三十岁的妈妈,满头青丝没有一根白发,脸上也没有皱纹,没有水桶腰,没有老年斑,一双手还是纤细柔软的。我从未见到过这样的妈妈,印象中妈妈是坏脾气的,粗暴的,像无数中年妇女一样,发福的身材,憔悴的面容。而这个妈妈是那么温柔,美丽的眼睛流动着无限疼爱,嘴角含着笑意,手指轻轻拂过我的嘴角,将刚刚喂进去又流出来的粥抹去,然后轻轻的用手帕把嘴角擦干净。也许妈妈心中最好的女儿就是那时的自己吧,可爱,单纯,像天使一样的自己。而不是后来只会叛逆,惹她生气的我。

正懊悔着,眼前的场景忽然一变,低矮的楼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干净整洁的小区。这不是我十五岁那年搬进的新家吗?沿着记忆中的路途向前走去,来到了我居住了几年的家。爸爸正在我的房间刷墙,穿着一身不知道几十年代的衣服,头上带着报纸折出的帽子,宽厚的手掌中拿着刷子,结实的胳膊伸缩着,一点一点的刷着墙面,在最上面的墙角处斜着身子,轻轻的沾着油漆,慢慢填满里墙角的每一寸,直到完美的与墙面颜色融为一体。那时的爸爸还有着一副壮实的身体,什么都会做,什么都能做,全天下没有他不会的,我最喜欢喊他万能爸爸。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爸爸就成了我最爱发火的人。记忆中最后看到爸爸是他气急败坏的让我滚,那几年的自己天天像是街头的混混,从来没有在家安静的呆过,邻居的抱怨投诉没有任何作用,依然我行我素,只要在家就非得弄出些声响。负气出走的时候,我曾经暗暗期待爸爸会不会拦住我,但是等了很久都没有。最后的一眼,是我回头看到爸爸黯然的蹲在地上,一只手拿着烟,一只手拿着打火机,一次两次三次,烟都没有着,那时的自己是不屑的,嫌弃的。这样的爸爸没有我心目中威严英武的样子,反而是颓废失落的。年轻的自己永远不懂,只有儿女才会让父亲流露出他的脆弱,那是一种深深的无奈。离开的那些年眼前一直出现的都是爸爸黯然的神情,以至于我竟然忘了,爸爸也有这么能干的一面。

没等我再仔细的看看爸爸,眼前的场景就变了。斑驳的墙面,破旧的沙发,翘起的地板,积尘的窗帘。两位老人静静的坐在藤椅上,手里拿着一本相册,一页一页的翻着,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边看边低低的说着话,时间仿佛静止一般。这就是我的爸爸妈妈现在的样子吗?轻轻的蹲在他们身边,听着父母的耳语。

“老伴啊,你看,这是丫头一百天的样子,那时候好不容易带她去拍张照,又哭又闹,那声响差点没把人家屋顶掀翻啊。”

“是呀,这孩子从小就不爱拍照,你看这张,眼睛瞪得多大,和谁欠了她什么似得。”

“这是随我啊,我就不爱拍照,不过,咱闺女还是很上相的,你看看,这五周岁时吃蛋糕的样子多可爱啊。”

“是哦,这鼻子上还粘着奶油呢,吃的哪哪都是的,像个小花猫。”

“你看看这张,…………”

我想起,小时候,爸爸会经常哄着我对着镜头笑,不懂事的自己老是会伸着肉肉的爪子去抓相机,爸爸就会哄着我说笑一下就给我玩。可是最后总是玩不到,我就会使劲哭,使劲哭,惊动了妈妈,就会有好吃的糖果,爸爸就会挨训,我最喜欢吃着糖看妈妈数落爸爸。长大一点点,爸爸还是喜欢拿着相机到处拍我和妈妈,有时候是在做饭,有时候是在看电视,有时候是在写作业,镜头里的我和妈妈千种姿态,但无一例外,都是笑着的。爸爸最爱看的就是我和妈妈的笑容,他说那是他最大的成就。

“老伴啊,你说丫头现在过的怎么样啊,我们找了这么多年她都没有出现,你说她是不是还在怪我啊。”

“老头子,你想多了,我们闺女是最懂事的,她肯定是在忙事业。等她不忙了就会回来的。”

“唉,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骂她的,我明知道她脾气倔,还让她滚,丫头肯定还是在怪我啊。”

“不,爸爸,我从来没有怪过你。这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急切的解释着,可是没有人听到。爸妈依然在低低的说着,看着爸爸苍老的面容涌出的泪水,滴滴滴到了我的心上。我从没有像这一刻后悔,也终于意识到自己的离开给爸妈带来了怎样的打击。

一阵剧痛袭来,我陷入了黑暗。

“闺女,闺女,怎么了?醒醒,醒醒。”谁在喊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到妈妈摸着我的额头,“是不是做梦了啊,一直在哭,还喊着你错了,和妈妈说说,做了什么梦啊?”

“妈,这是真的吗?我没有死,我回来了?”

“傻孩子,说什么呢,什么死不死的,是不是做梦做傻了?赶紧起来吃饭,马上你爸过来有你好看的哈。”

这是怎么了?我没有死,那都是我的一场梦?还是现在的一切是梦?

很久之后我还是会想起曾经经历的种种。那撕心裂肺的疼痛不时的还会来袭,我不知道这像偷来的幸福还能维持多久,也不知道这场梦什么时候会醒。我只知道,珍惜眼下的时光,做到自己可以做的所有。没事陪妈妈买买菜,陪爸爸下下棋,晚上一家人出去散散步,回来看看电视,喝喝茶,就这样,简单,宁静,自然,不紧不忙,不慌不乱。每一天的时光都是静止的,静止的我感受不到它的流逝。

人们常说庄生晓梦迷蝴蝶,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是梦?非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沐潋晴做了一个梦,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一个穿着汉服的老太太拿着几张调查问卷似得东西让沐潋晴填。 这太诡异了吧?问...
    慕容纳兰阅读 383评论 1 1
  • 今天新店工作,一大早,钥匙就出问题,忙了好一阵子呢。不过我都还好、不慌不忙的打电话,慢慢解决的,一句文句都没有。这...
    WoodSage阅读 90评论 0 1
  • 仔细想来 自从上次在天台打电话声泪俱下 我再没有认真地开口说话 因为最后的灯塔也不就分说地熄灭 独自漂浮在黑色的冰...
    攸宁酱阅读 38评论 0 0
  • 口红女人的必备 就像男人爱香烟一样
    guoyuqian521阅读 101评论 0 1
  • 原文连接:http://blog.csdn.net/gaoying_blogs/article/details/3...
    zjk_00阅读 420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