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盆种菜

        “你有多少地,需要多少种子呢?”卖菜的老伯一边秤杆高高的称菜,一边问我。

        “我没有地,我是在花盆里种菜。”我回答道。

        老伯哈哈笑了,“花盆能种出个啥哟。那你不需要太多的种子,明早我给你带一些来吧。”

        由此,我家花盆里一年到头都郁郁葱葱的生长着各种瓜果蔬菜,成为阳台上一道绿色的风景。

        春天,万物生长,是一年之中最要紧的播种季节。清明前后,种瓜点豆。通常我会种些黄瓜、西红柿、苦瓜,辣椒,豆角、茄子等小型的果蔬,它们灌木般的茎秆,和缠缠绕绕的枝蔓会很快铺满阳台。待到入夏,黄色的、白色、紫色的花儿竞相开放,引来蜂飞蝶舞,小鸟啁啾,我的阳台一派热闹景象。不久便有青的、红的、翠的、紫的果实吊挂其间,如同宝藏,惹得我每日清晨都要到阳台寻宝探秘一番。春天播种的果蔬,既可观花,又可赏果,其茂密的枝叶还能遮蔽夏日热辣的阳光,可谓一举几得。

        秋天,天高云淡,秋阳杲杲,又是一轮播种季节。你瞧,这会儿,秋分才过半个月,花盆里的蔬菜已是长势喜人了。小白菜“嗖嗖”的窜的最快,青翠的叶子嫩汪汪的,如少女吹弹即破的皮肤;上海青穿着绿白相间的裙子,像紧束着腰身的妙龄女郎;绿油油的菠菜还是小小孩儿,她探头探脑的开始打量这个世界;生菜刚刚冒出两片小指甲大小的黄绿色的小芽儿,薄亮晶莹;而已经剪过几茬儿的韭菜,又清雅耸拔,绿意盈盈的了。秋风吹过,我的阳台翠叶摇曳,绿波粼粼,一片盎然。

        冬天,田野里、道路旁、墙角下的草都干枯了,我的花盆里仍是点点青绿。蒜苗、香菜,油菜,以及草莓,它们虽然长得比较慢,但仍顽强的傲然挺立,绿意迎人,在寒冷萧瑟的冬日里装点着我的阳台,慰藉着我渴盼春天到来的心情。

        用花盆种菜,也可以很艺术。不是吗?你看,那细嫩的韭叶,清新飘逸,是乡村版的兰,把韭菜种在扇型带托盘的瓷盆里,俨然一盆清雅的兰!生菜和油菜长大后张开的叶子就像盛开的花朵!小叶空心菜简直就是微型版的翠竹!红薯叶茂密起来和绿萝没什么两样!我发现每一种青菜,它们姿态各异的茎叶,以及深深浅浅的绿色,搭配在或圆或方、或高或矮的各色花盆里,也别有一番风情在呢。家人常说,你这哪里是在种菜,分明是把菜当做花来养嘛。他们说的对,生活处处皆诗意,把菜当花养,乐在其中。

        花盆里种菜,不仅诗意,而且实用。若是碰上下雨的周末,就懒得出门,恰巧家里连根葱都没有了,这时候花盆里的菜可就派上大用场啦。这个花盆里摘几颗上海青,那个花盆里剪一丛韭,扭头一看,还有两根黄瓜、几颗辣椒在向我招手,哈哈,我足不出户就能炒俩菜来。我得意的跟先生说,花盆里种菜,也是为了这种不时之需,而且,自己亲手种出来的菜,吃起来格外香呢。

        我很珍惜我的花盆里结出的每一个果、长出的每一颗菜。花盆里的土肯定是很有限的,但就是这有限的土却也能奉献出丰盛的作物来,可见土壤是何其珍贵。俗话说,寸土寸金,国家的土地一寸也不能丢失,农人们只要手中有土地心里就踏实,这些话可真是千真万确,谁知道那一寸土地里会长出什么神奇的东西来呢?花盆里种菜,使我更深刻的体会到珍惜土地,保护环境的重大意义。

        前两天我又到老伯那里买菜,他乐呵呵的告诉我:“过些时黄瓜、辣椒就要育秧了,到时你还要秧苗吗?”

        “要!”我高兴的回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