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里的少年1

我知道,那些夏天,就像青春一样回不来

他转学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做梦都还会梦到他,那个阳光下笑的帅气又腼腆的脸,每次我想拨开阳光清楚的看看那个脸,他都会随着阳光一点点的消失,就像落在掌心的雪,我拼命的在梦里追赶,然而我总是在精疲力竭之后在梦里焦急的醒来。

升初中的第一天晚自习,下了第一节课,我和刚熟络的同桌下楼去玩。夏天的燥热也赶不走青春的好动,我和同桌在楼下的空地上追赶着嬉闹。一缕红色的激光从楼上直直的射下来,落在我的身上。同桌打趣的说这是有人喜欢我,我一脸迷茫又马上否定,这是上学第一天,班里的人我都还没有认识几个,怎么可能先有高年级的就喜欢我了呢?我觉得这要么是个误会,要么是个恶作剧。

灯光一直追着我跑,为了证明这件事情,下了第二节晚自习,我和同桌又出去了。激光那耀眼的光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抬头寻找着激光的来源。黑暗里,遇上一个人的眼睛,炯炯有神,像盛开的桃花,他春风得意的冲着我点头,嘴里不时发出玩世不恭的口哨声。我瞥了一眼,不敢在与之对视,慌慌乱乱的回到了教室。整个第三节晚自习都在心跳加速的好奇里走神,什么也没有听下去。

终于熬到放学了,我和宿舍另一个女生值日走的最晚。关灯锁教室门的时候,楼房里已经空空荡荡的,只剩下个别打扫卫生的。我去隔壁班等刘萱,她和我一个村的,小学当过同学,现在是兄弟班,宿舍挨着。大功告成,我们可以回宿舍了,这时候来了几个男生,上下打量了我们几眼,傲慢的脚拖着地摩擦出踏踏的声音,拽着身子晃悠悠的在我们面前经过,在楼梯拐角的地方停下来。我和刘萱就在他们的注视下走过,我没敢抬头看他们,低着头快速走着,用余光瞟了一眼,正遇上对面焦灼的目光。我从小就内向,被几个男生盯着走路就像针扎一样。到了楼梯拐角,我紧张的绊了一下,终于可以下楼梯避开他们的目光了。我长长恩舒了一口气。

教室离宿舍不远,大概有二十米,我们回宿舍的路上,他们在后面跟着,依稀听到一个男生对别人说,右边的那个,右边的那个就是谁谁,说完就听到旁边的男生在笑。

刚入学,我们都要军训一周。上午军训,下午下雨了就在教室里上自习,温习新书。我右边靠过道的是个男生,靠窗,超级胖。第二天大家都还不算太熟悉,同桌汪绣说,太热了,麻烦那个靠窗的同学开下窗户吧!

胖子曰,你热关我毛事?说着还把本来开了一半的窗户关死了。

下雨真的很闷,我也觉得很热。我低头故意小声说,关了窗子正好,正好我觉得冷。头也没抬一下。就像是自言自语似的。

胖子听了,唉?你觉得冷啊,那我开开窗户凉快凉快吧!胡拉,两扇窗户瞬间打开,开的大大的。

我在心里暗自好笑,上当了吧!

胖子名叫章印,大概是家里想让他以后找个坐办公室的轻松活,就类似盖章这样的,所以才取了章印这个名吧!说不定家里还有章戳,章台呢!这父母起的名也真够奇葩的。

军训完毕后第一次升旗仪式。

校长在主席台上讲话,有同学在下面窃窃私语。黎光辉在后面捣捣我,小声说,曌国帅在追你吗?獐帅也添油加醋的说,看不出你还挺厉害的嘛!

在密密麻麻的人群里,嗡嗡的声音却不绝于耳。听了他们的问话,一方面我很懵,曌国帅追我为嘛我自己不知道?另一方面我对他们小痞子的调戏感到很反感。

升旗仪式结束,他们还在乐此不疲的问我这件事情。我怎么晓得呢?我又想起了第一天军训时晚自习课间的那束激光,我也想起了那个帅气的脸庞,我并非对他一无所知。

事实上,我对他的认识也就仅限于知道他的名字。他叫曌国帅,和我是一所小学的。用现在时髦的话来说,他是我学长。小学我们并没有交集,只在一次升旗仪式上相邻见过。他和曌国柱是堂兄弟,我和曌国柱当过十几天的同学,后来小学五年制改为六年制,我依旧上我的三年级,他因为留过级年龄大上了四年级。

和曌国柱当同学的日子里,可以说我倍受欺负。我是那种安静内向的性格,他是活泼好动,精力旺盛型的。我扫地的时候,他会堵在我前面唱“达坂城的姑娘”,其他同学听了哈哈大笑,我气恼,拿着笤帚打他,却总是追不上,看着他在我面前张牙舞爪,气急败坏的我一把就把笤帚投向了他。我头也不回的坐到座位上,也不扫地了,就干坐那生气。他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我身后,继续张牙舞爪的做鬼脸。那时候我可真是烦死他了。我那时是好学生,可我偏偏又很有武侠气,虽然表面很乖乖女,骨子里却很喜欢金庸的武侠,受了委屈从来不会打小报告。所以我在学渣的眼里,并不是和他们完全格格不入的学霸。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全班同学都知道了有个叫曌国帅的初二男生在追我。每天我都会收到情书,有时候是同班的男生送过来,有时候是别人。每个课间他会在楼道的拐角处站着,有时候碰到我,就会鼓个掌或者用嘴打个响,每天下晚自习,他都会在教室门口等着我。有时候两三个人,有时候会有很多男生。那时候的我,面对这个情景,有局促不安,有小鹿乱撞,还有自卑。舍友一度以为我会被他们劫持,所以几个关系好的女生给我出谋划策,比如下了晚自习以秋风扫落叶般的速度火速撤离,或者她们前簇后拥的围着我,大家一起走。

我很感激那时候我的舍友,有林淑狗,林艳君,还有柳东君。面对一群彪悍的男生,她们丝毫不感畏惧,冒着会挨揍的风险,依然和我肩并肩。我是有些虚荣的,虽然大阵仗的助攻团让我很尴尬,其实我并不讨厌曌国帅,反而那时候是有些喜欢的,但是青春期的我很自卑很慌乱,不知道如何正确的处理这种关系。我是喜欢他,但却不是想要做男女朋那种,我深深地知道早恋是不对的,甚至觉得有些可耻。这些,我的父母还有老师们,一直都是这么灌输的。

有一天晚上,我们照例结伴回宿舍,外面围了一大圈人,好像是曌班的男生全都来帮忙一样,当然也不乏来凑数的。我在教室里坐着,他们也不进来,就在门口一直等着。后来我和舍友商量,杀出重围,硬闯出去。经过门口的一瞬,我低着头用余光和他对视了一下。他笑了一下,有邪魅有羞涩,我还是第一次见他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突围没有成功,我被助攻团围着。说实话,我也并没有很生气害怕,因为我知道他喜欢我,他不会做危害我人身安全的事情,他也不允许他的哥们儿做,这一点我是肯定的。心里很踏实,所以仗着他的喜欢,我会故意生气,说些显得我很清高的话。

我会怒目圆睁,斥责他们的行为,我说我不喜欢你,你放我回去。舍友回宿舍分析我的行为,你不该嬉皮笑脸的和他说,你应该十分严肃的和他们说,不然他们以为你开玩笑呢!

奥,是啊。好像被舍友抓到小辫子一样,我怕她们看穿我对他的喜欢。我一定要表现的云淡风轻,所以下次见面,我说他没脸没皮,死皮赖脸。表情很严肃,一丝不苟,不苟言笑。他只是尴尬的笑笑,也不反驳什么。或者曾经说过什么,我现在也想不起来了。

那天晚上,全班的助攻团里,有脾气暴躁的男生,有个一米八多的大胖子恐吓我,暴跳如雷,我也没在怕的,直接怼回去,惹毛了他,他伸出拳头想要揍我,被曌拦下,一个粗壮的大胳膊被拦在半空中,让她走,他闷闷的说出这句话,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我就纳闷了,他长的这么瘦小,和猴一样皮包骨头的身材,怎么成了全校老二的?

他写信给我道歉,也会说自己的为难。他说,那个胖子是他的同桌,每次胖子问他我俩谈的怎么样了,他都会说谈的还不错,以此搪塞过去。事实上,我不仅没有答应他,还经常让他出糗。

我发生了什么事他都会知道,就像他眼睛长在我身上一样。比如我考了全班第一,他会写信给我庆祝,我成绩下降,他会写信鼓励我,我给同学写的同学录,他会说你写的真逗……

日子就在这样无声无息的溜走,因为有了他,我有了心潮澎湃。时间大概过了两三个月,我还是没有回过他一封信。可是我心里已经渐渐有了他的位置。看他难过时,我也想写信安慰,告诉他我其实并不讨厌他,可是我没有勇气,也不知道该让谁替我送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就进言之,步步惊心。就退言之,步步生莲。以态教之,可预之生死。 第一章 “吴婶啊...
    Lingyangdodo阅读 293评论 0 1
  • 走六小时寂寞的长途 到你头边放一束红山茶 我等待着,长夜漫漫 你却卧听着松涛闲话 《萧红墓畔口占》—— 戴望舒 你...
    李榆阅读 163评论 8 4
  • 一直都排斥来酒吧,今天跟学员们一起来了,我看着这里面人,有一种好奇,是什么吸引了这么多人来到这里来度过美好的夜晚,...
    Hi_张阅读 76评论 0 0
  • 荐语: 作者的另一本书《养育男孩》受到了我们会员的热烈欢迎,那些家有千金的会员就会心怀醋意地问我们,什么时候讲《养...
    小太阳学习口袋阅读 88评论 1 0
  • "两个人可以一起行动,互相交谈,处在一起,但是他们的灵魂却像花朵一般植根在不同的地方。任何灵魂都不能到别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