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误会是表达者的宿命

我是来自弗兰克写作团队的一樽江月。

写作从来不是简简单单的表达,写作是创作,写作是刻意训练。

今天是我刻意收集写作素材的第 7 篇。


奇葩说选手:肖骁

1、如果我是一个迟钝的人,请不要剥夺我做一个快乐的傻×的权利。

2、一个好的恋爱对象,应该是在恋爱时候,活儿好;分手的时候,不粘人。

颜如晶

3、有时,唯一的伤害在于知道。

4、爱情不会因为经验和次数贬值。

马薇薇

5、一分钟,又轻又快又温柔。

6、只有当我们知道即将世界末日却选择秘而不宣的时候,它才可以使人类在幻想中的意义和尊严中度过自己平淡的一个月,而恰是这样的东西,才是维系了我们虚幻的尊严

7、民主是一种很好的东西,但它不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东西。它最大的缺陷在于它效率低。

意思是有人想明白的快,有人想明白的慢,有人想明白的方案是要平淡的生活,有人想明白的方案是要站起来嗨。而各种方案间的冲突,就是我们说的“失序”。

8、我希望这个世界的柜子消失。明白吗?《奇葩说》这个地方最好的一点,就是我们打乱了性向,我们每个人都在出柜。不要让同志一个人去顶住来自这个世界那么傻逼的压力。

为什么会有color run?不是只有同志才去跑的,是我们所有人都跑,让你们分不出来。

9、我们每一次分手,叫做“前世”。我们中国人讲,我活了这一生,死的时候过桥的时候,要喝掉一碗孟婆汤。

前世皆忘,再入轮回,我才遇到了你,你何必让我醒过来。三生纠葛,几多痛楚,你一句不足以是我不堕轮回。

蔡康永

10、人们遇到今生挚爱为什么要离婚,无非是希望下一次的婚姻能够保住这份爱情。

你势必要幻灭,你搞错了方向,婚姻不是拿来保鲜爱情,婚姻一进入爱情就会转变为其他的东西,它会转变为亲情,它会转变为信任与依赖,它就是不会一直是当初的那个爱情。

《廊桥遗梦》为什么让我们这么多人为之打动,因为它没有变成下一个婚姻。它们在你的人生中担任不同的支撑力量。

11、人生归结到最后,最珍贵的只有一个事情,就是回忆。

12、我知道如果我站在第一线去,像马薇薇一样雄辩的话,我还是可以影响一些人。

可是我有时候就觉得,坏就坏在我自己经历过这些打击,所以我知道有些人扛不住。这是我心中软弱的部分。

13、如果回到二十岁,我还是会做同样的事情啊。感觉我20岁过得挺开心的,所以我还是要一样对自己充满信心,会写就要标榜出来,会拍也要标榜出来。

14、如果连谈一场恋爱我都得逼着我自己算好每一分每一寸,算好将来我再变成别人的前任的时候,他会不会把我的点点滴滴告诉另外一个人,如果要担心这么多事情的话,其实我们是在谈一场交易而不是谈一个恋爱。

15、有的时候父母不需要知道完全真实的我们,这也并不影响你们之前互相的爱的情况。

父母需要知道的就是我爱你你也爱我就好了呀。(范湉湉)

16、父母的爱帮助他们超越一切,他们最终希望自己的孩子是愉快的。当我决定变性时,我父亲只说了一句话:这是你的人生,只要你开心。(金星)

奇葩说第三季

1、郁达夫说,人有了灵魂,要肉体干什么?但是要是没有肉体,灵魂又有什么用。(马东)

2、在更纤细更进步的社会里,我们才会关注到更细节的东西,才会关注到是否有歧视,也正好说明我们变得更透明,更纤细,衣食足而知荣辱。

所以当我们今天在讨论是不是歧视时,本来就是一种“取法乎上”,本来就是一种挑剔,社会慢慢往上,我们就会注意得越来越细腻。

从黑人不准做,到大家都可以做,到老弱病残专座,再到爱心座,叫做“请把这个座位让给有需要的人”。

我们今天探讨这个问题,说明社会的文明已经到了探讨这个问题的时候,如果你觉得我们还不必探讨这个问题,那是在侮辱我们自己。(黄执中)

3、如果误会针对一个人,它可能只是误会;如果误会针对一群人,那就是歧视。

话说回来,所谓关怀,就不可能是歧视了吗》我想说的是,任何会暴露在公共场合下的所谓的关怀,都不应该以暴露某一个群体的不足为前提。

一个丈夫可以给自己的媳妇购买一个大车位,一个友善的路人可以把停车位让给有需要的人,可是我们作为一个社会不应该挂出“女性专用停车位”这块牌子。

我承认,主动去关怀女性已经是一种进步,我们难以苛责,但是更大的进步是能允许我们去挑剔这份关怀。(邱晨)

以下是马东的语录。

4、关于小朋友被欺负要不要打回去

蔡康永:令尊那么有名,你小时候也有这个烦恼吧?

马东:没打过,但会把我带到一个砖垛,神秘的拐弯抹角的去处,然后摁着我的脑袋说,“说段相声”

5、关于领导傻叉要不要告诉他
“根据我多年经验,虚心纳谏的领导一个都没有碰到过,全是虚心纳妾的”

6、如果回到二十岁,你会做什么?
我会饿着自己,那时候我对吃简直是痴迷。在那之后,我才发现,世界上其实还有更好地东西。

7、关于做人到底该不该省钱

我进餐馆吃饭的时候心情是什么?就是我花了钱,在这吃了饭,我要是瘦了出来,我还是人吗?

8、关于丑闻主角该不该被万人虐

梁漱溟先生写过一本书叫《这个世界会好吗》,我觉得我们应该有一个答案,叫这个世界不会好,但这个世界也不会更坏了。

因为这个世界,从成为世界的那一天开始,就和现在一模一样。

我不主张去虐别人,我想说说我恨的是什么。我真正恨的是,在一个没有网络坏境或者取消了匿名而必须实名的环境每一个人所付出的代价,那才是我真正恨的。

我真正恨的是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些地方,你因为不带头巾,会被人把鼻子割掉,你因为受教育,会被人用乱石砸死,你因为不知道什么样的原因,会被别人用高射炮平射,那才是真正我们要恨的东西。

所以在今天我们这个世界里面,我们愿意为了那只怪兽,而去实现网络实名制吗?我们会为了愿意让大家向善不要去骂别人和虐别人而把网络封掉吗?我们不愿意!

所以,在今天我们这个现实坏境下,对丑闻主角的万人虐,大约是一个最不坏的选择。

9、被误会是表达者的宿命。我们没有什么可抱怨的。

10、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听起来牛逼闪闪带火星,充满了屌丝逆袭的气息啊!.......

你讨厌小人,可是你一旦成功,你居然会成为你最鄙视的小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