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25岁的最后一天

2018.11.12,生日快乐

其实,不知道该怎么开头。恍恍惚惚之间,又到了一年中对我来说最特殊同时又很普通的那个日子。回想二十五岁这一年的种种,真不想承认,好像一塌糊涂。

有人说,很多生活里的苦恼,来自于内心的忐忑不安。我寻思着这种忐忑不安究竟开始于什么时候,似乎很早,又似乎在眼前。许是太久没有发自内心的开心过了,连笑容都开始僵硬,我有时候甚至记不起来,我原来笑起来是什么样子。

有一天早上起来,阳光透过百叶窗照进我的卧室,我起身走到阳台,一脸漠然地打开门,看着安静的小区,和远方写字楼波光粼粼的外墙玻璃。我突然就想到了哈姆雷特里的一句话,“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阴郁而又光明的日子。” 以前我很喜欢晴天,只要日光倾泻,我的心情就不会太差,而现在,不管是晴天阴天还是暴雨天,好像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差别,只是又过了一天而已。

今天看到了一日一度推送的文章,里面写的是郑业成的故事。说到他年纪正当,却又没戏可拍的时候,只能闲赋在家。

“原本计划看书、看电影、健身、自我充电,两个月信念就垮了。”

“他开始不出门、不洗漱,整日宅在家里,朋友叫他出去吃饭,他也推脱:太忙了,就不去了。”

“其实不是装,而是一见面难免会被问:大成,你怎么没去拍戏啊?” “你这么好,怎么没人找你拍戏啊?”

我不知道作者是不是亲自采访过他,只是这种感觉太相似,太直接,太折磨。我曾经是一个在家里都待不住的人,在假期的时候也喜欢满中国跑,甚至在刚来留学的第一年也去了美国不少地方。隐约之中有某个节点,从那个时候起,我开始变得不爱出门,不爱社交,原先计划好的健身和充电,也全都垮了。朋友叫我出门,我也用各种理由拒绝过,活生生的变成了一个宅男。

我很喜欢烹饪,自来到达城做过各种各样的菜,网上学的也有,自己开发的也有,做完了再摆个盘,然后发到各种社交网络上去。也是从某个时候开始,我不再想做饭,有时候简单的对付一下,有时候到了饭点都想不起来,直到肚子饿了才吃点。我也开始失眠,开始是一次两次,后来是基本每一天都会,那种躺在床上什么都不想依旧睡不者的感觉真的相当糟糕。

朋友说我是在自我折磨,我心里也不清楚我到底是怎么了。好像有一个怪圈,我站在圈子里,望着圈子外,然后原地踏步,我想往外跳,我跳起来一点,圈子就扩大一点,然后我再跳一点,圈子又大了一点,我不知道该怎么逃离。是舒适圈吗?并不是,我所经历着的痛苦可能是我人生走到现在,触感最深的。

也许我终究差一点运气,也终究还是个犹豫不决的人,生活就是这样戏剧,在你希望得到一切的时候,让你失去曾经的所有。亦或许,我拥有的都是侥幸,我失去的都是人生。罗曼罗兰说,“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我可能还没有看清,所以还在接受着折磨。我也不知道我还热不热爱生活,我只是想结束这种折磨,很想很想。

好像已经过了零点了,我曾经跟我的一个朋友说过,二十五岁是很特殊的一年,具体为什么这么说,我也不知道。只是这一年终于也结束了。最后送给自己一句话,也算是对自己的生日祝福。“峰回路转的日子随时可能来到,你要多笑一笑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