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

  中午十一点半从宿舍走出,随身只带一手机,一钱包,一移动电源与耳机而已。沿天工湖刚修好的步道走到校门口,日光不亮,温度却很宜人。一路上罕见得没有堵车,土屋路的高架终于要修好了,汽车从盖着绿布的脚手架下面穿过去,有种“兴隆山交通其实挺方便”的错觉。

  从民生大家经八路下了车,点了关注了好久热狗铺子,味道却让人很失望。济南站取票处人也不多,眼前都是淳朴的山东乡亲,买肯德基双旋冰淇淋一支,巧克力味苦味彰显过度了,倒不能说其不正宗,是不太讨喜。

  进站的时候,看到前面人大包小包挂在身上,忽然惶恐“里面万一是炸弹呢”这个广场上的人都变成明日新闻上的铅字“某南火车站发生特大爆炸案,35人遇难,市政府考虑再原址上复建老济南火车站”云云。

  进站人流汹涌,高铁往东开一段,驶入浓重的雾霾区。下车无人问,倒也乐得清闲,毕竟甩手前行,身无负累。爸开车来接我,一路上闲扯,感觉口才又有提升,希望不是错觉。

  妈换了个新发型,歇了十天年休。去饭店的路上意外地先到,本想给家里人一个惊喜也没成功。说是因为姑父下象棋上瘾了……聊的天还是那些,北上广的生活,人际关系。北岛写“酒杯碰到一起,听见的都是梦想破碎的声音。”我听到的却是时间流逝的声音。回家的车上握着爷爷奶奶的手,真是希望时间能慢些,发动机的转速递减,世界永如此刻。

  晚上回家,看世界听我说,这一场的战术安排真的不太合理,双方也没有交锋到一块去。我的理论框架“如果所谓追求是至高追求,那么确实只有一个,但那样辩论没什么意思。我们要讨论的是挣他一个亿的同时能不能让别人认同你是道德的,或者成为道德模范的同时能不能主动申报自己的事迹申请奖金。”至于反方“金钱的追求是外化自己的价值,而道德的追求是借外界反省自身,二者绝不可以同时存在”。

  以前立不出来的论现在能立出来了,以前操作不了的论现在能操作得了了,蛮好。

  以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