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不愿死去的幽魂七

上一节

七、望乡台

被黑白无常锁拿的保柱媳妇,昏昏蒙蒙的奔波在漫无边际,灰蒙蒙的原野上,抬头看不到日月星辰,低头看不见土地尘埃,空旷的四野,只有他们三人在踉跄前行。

忽然,身后传来一阵阵隐隐约约悲惨的哭声,保柱媳妇身子一震,她清晰的听到是自己的一双儿女的哭声,一声声哭喊着“妈妈”听在耳边,凄凄惨惨,肝肠寸断。她竭力的想控制住不由自主向前的身体,却怎么也停不下来。

她哭着哀求道,两位好心的大爷,求你们开开恩,我的孩子们就在后面,让我再看看他们!

矮胖的黑无常,不屑的轻哼了一声,说到,你没听过,阎王叫你三更死,不能留你到五更的吗?赶紧些好好赶路,不要再磨磨唧唧了!回去误了时辰,老子们跟上你也没有好果子吃!

瘦高的白无常看她可怜,也说,好啦!安心赶路吧!走完这黄泉路,就到了“望乡台”你还是可以看到他们的!

保柱媳妇听了大喜,停住了哭泣,说,真的?

黑无常,道,真无聊!你觉的我们哥俩是骗你的人吗?赶紧走!

心中充满了念想的保柱媳妇,提起精神,赶紧赶路。

真真的是黄泉路上无老小,人生一世,只是阳世间的过客,不管你是达官贵人,还是走卒贩夫,不管高寿还是襁褓中的婴孩,生时死时,一切皆有定数。

在这漫无边际,没有来路的原野上,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辰。虽然已是离体的魂魄,保柱媳妇也还是感觉很累,汗水滴答滴答的,顺着发梢滴落下来。两腿沉重的像灌了铅,身子发软,喉咙里像着了火。忍不住开口求到,二位爷,行行好吧!能不能歇会儿,给口水喝!

听着保柱媳妇的乞求,前头的两位黑白无常,顿时停了下来,转过头,稀奇道,真是怪了!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死了?还能知道累?还要喝水?

一停下,保柱媳妇就瘫坐在了地上,大口的喘气,都顾不上回话。

黑白无常看着她那摸样,也感觉没有说谎,两个人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眼,心说坏了!难道弄错了?

白无常恨恨地瞪了一眼黑无常,嘟囔道,都怪你,见了那二两猫尿,谁是你老子都估计不认识了,让阎老爷发现了,怪罪下来,你我如何吃罪的起?

都到了这会儿,黑无常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摸样,道,别说这没用的,这又不是头一回,以前的都不是没发现吗?没事!没事!看把老哥你吓的!发现了大不了我担着,就说都怪我这张馋嘴,你老哥是被我诱惑的!

这话说的白无常老脸一红,悻悻的说,算了!算了!不说这了,大不了,到阳间受个百八十年的洋罪罢了!

歇了好一会儿,保柱媳妇才缓过气了,虽然喉咙里还是冒火,头上脸上的汗水却是散去不少。黑无常又催促道,赶紧走吧!离望乡台不远了!

“望乡台”三个字就像一剂强心针,瞬间给保柱媳妇注满了无穷的力量,站了起来。三个人又加紧脚步,向前赶路。各怀心事,谁也不说一句话,只顾低头走路。

保柱媳妇沉浸在过往的回忆里,思念着曾经环绕膝下的儿女,和自己一个被窝睡了十几年的保柱、还有待自己不薄的婆婆,还有那可怜的老父亲。想到如今已是阴阳两隔,就此别过。忍不住泪水涟涟。忽然白无常说了一声,看,就要到了!

听的保柱媳妇浑身一震,止住泪水,抬头一看,在远处的地平线上,有一座孤零零的高台,高台上插着一杆黑幡,被风吹的如波浪一般翻卷着。

稍事停顿,又加紧赶路。

这个时候,夜幕已经降临,保柱家里,在众人的帮衬下,开始准备叫夜。叫夜是当地丧事的一种重要风俗,叫夜分大叫夜小叫夜,人死后第三天是小叫夜,七天是大叫夜。叫夜就是所有的孝男,披麻戴孝,到庙上进香,呼唤在外游荡的死去的亲人的鬼魂,跟随着儿女亲人再回家看看。

保柱再次仔细检查所需的东西,一桶蘸油的麻糠,用铁丝绑好的蘸了油的破棉花团,打好的烧纸,十来个麻炮,拉灵的白孝布,还有每个帮忙的人腰里系的红布条,一摞黄表纸,一把香,和孝子要拿的丧棒。一切准备停当,富贵叔给来帮忙的人们,安排具体的营生,各负其责,各人领了任务和要带的物件,准备叫夜。

最前面是三个鼓手,一个唢呐头一声凄惨的“妈妈呀”的调子,就开始了叫夜的节奏,后面跟着放路灯的,就是把蘸油的麻糠舀出来,放在路两旁,再用点着的棉花团,过去燃着。中间是叫夜的主要队伍,打头的是保柱八岁的儿子,抗着长长的引魂幡,保柱也在跟前照看着,不时帮助扶一扶,后面就是本家辈分小些的侄子,一手拄着丧棒,弯腰低头,一手扯着白孝布。

比起寿终正寝的高寿老人,这支叫夜队伍,就显得格外的单薄和凄惶。村里的人家大门口也纷纷燃气了旺火,防止回来的鬼魂走错家门。叫夜的路程也不远,就到村西头的土地庙,就算孝子们弯腰,拄着丧棒走,也有半个小时就到了。走过的大路两旁,油麻糠冒着青烟,被风吹的忽明忽暗,星星点点,在这黑漆漆的夜里,分外显眼,一直指向家门口,为死去的幽魂指引回家的路。

女人们就在大门外,等待叫夜的回来,接纸(就是所有的女孝子,按亲戚关系的远近,排着队,手里拿着一卷打好的纸钱,按顺序到回来的棉花灯上,点燃烧纸,拿回灵柩前的烧纸盆里,磕头。)。远远的看着队伍在土地庙前停下,保柱进去上香,进表,磕头。出来开始往回转,唢呐的调子就成了“妈,跟上回家家哇!”的调子,保柱也念叨着,媳妇,回家!,念着,念着就泣不成声了,狗蛋也在他爹的教导下,哭喊着,妈妈,回家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节回魂夜 终于来到了望乡台前,上面的黑幡无风而动,猎猎作响。上书三个惨白大字“望乡台”,保柱媳妇 顾不上路途劳...
    四叶草_广广阅读 64评论 7 10
  • 上一节六、哭丧 保柱从城里回来,已是下午两点多了,奔波了大半天,饭也没吃,早饿的前胸贴后背,一进门就端起,闺女英子...
    四叶草_广广阅读 60评论 12 11
  • 上一节 回魂夜 九、遭遇恶狗 保柱媳妇撕心裂肺的一声喊,惊的黑白二无常跳了一跳,听着村口两旁的人家里的狗叫,不由懊...
    四叶草_广广阅读 73评论 6 10
  • 上一节 十一阎罗殿 这里与阳间相似,又大不相同,有各色色香味俱全的美食、靓丽的衣服,也有保柱媳妇未曾见识过的各色物...
    四叶草_广广阅读 65评论 6 7
  • 如果还能尿裤子 我就回到童年告诉妈妈 我要吃糖 不再热衷于捉迷藏 躲在大树上睡着 好多人 从童年醒来就再也找不到了...
    hshy阅读 7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