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五月,夏色开始了,白天的精神焕发,午后的恹恹欲睡,晚上的激情昂扬,让人在一天之中享受了不一样的生活姿态,这是五月的色彩,多姿斑斓。

        五月以来,夏季瓜果开始上市了,那是我最喜欢的时令瓜果。小时候在老家,我们属于城镇户口,没有田地,祖母便会在房前屋后弄些泥堆,然后种上丝瓜,蒲瓜,等丝瓜蒲瓜的藤条开始攀援,祖母便会拿出不知从哪里来的细木棍、竹条、绳子,动作麻利给丝瓜蒲瓜搭架子,我跟前跟后在祖母边上帮忙。我经常去照看丝瓜,蒲瓜的生长,等待它们开花结果。祖母通常会在黄昏来临前叫我:“娒,去剪支瓜来,”我“哎”地一声,便房前屋后满地跑,剪支不大不小的瓜,晚餐就着丝瓜蛋汤在架子下喝得满头大汗。

        隔壁同学家种了很多花,其中有种土话叫“指甲花”,我俩总是把“指甲花”掐下来,用石块碾碎,然后贴在指甲上。但是小时候的我总是很懊恼,往往用水洗一下手,指甲上那鲜艳的颜色就没了。隔壁另一户老猪婆家,种了很多蚕豆,风中摇曳的蚕豆花特别好看,但我们几个小孩关心的是蚕豆,趁大人午睡,偷偷摘一些蚕豆放煤球炉上煮着吃,后来实在是太害怕会被大人发现,此类事情便从此不干了。

        童年的五月,底色丰富,记忆丰厚。此去经年,丝瓜汤便是童年美味的回忆,那长长的藤条就是心底绵绵的思念。远去的岁月啊,那人、那花、那些瓜,还有那些刻骨铭心的记忆随着五月夏色的来访总会风起云涌似地回忆着。

        五月,蔷薇花开得特别艳,在春风里浅吟低唱。蔷薇是五月之花,我偏爱蔷薇花,那是少女之花,只可远看欣赏,不可随意采摘。蔷薇,带刺的玫瑰,微风中它有千种风情吸引着你靠近它,但得保持一定距离,别让带刺的玫瑰伤了你。蔷薇奋力开花,有粉的、红的、白的、黄的、紫的、黑的,把五月装饰得多姿多彩。如果五月是新娘,蔷薇就是它的嫁妆。少年时代的我喜欢剪枝蔷薇花插入瓶中放书桌上,慢慢欣赏,以蔷薇自恋,自我陶醉,希望自己的青春年华能像蔷薇花一样尽情绽放。在那个多情的年华,趁着五月夏色,我沉入到无边的遐想中。

        五月不像盛夏,酷暑难熬。五月亦春亦夏,有初夏的热烈,有春末的温情,带点粉粉地热情。五月,没有春雨缠绵,只有明媚的阳光、和雨后清新的空气。古人白居易写道: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五月天,古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虽然忙碌辛苦,却是农家人最幸福的时候;辛弃疾写道: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五月的稻香夹着欢庆的蛙声,奏响一首丰收曲,是如此的美妙动听;杨万里的《初夏睡起》写道:日长睡起无情思,闲看儿童捉柳花。看着孩子打闹,可曾想起儿时的自己,是否也是如此活泼可爱呢?到了五月,荷花就要酝酿着在六月的盛大开放,那“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精神高度不正是你年少时的追求吗?

      “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时光马不停蹄,一年已过去了三分之一的光景。人们总是忙忙碌碌,因为五月是劳动的季节。世间所有一切美丽的、繁华的、现代的、速度的,都是某个角落里的人们默默地付出。工作着的状态是美好的,劳动是一切快乐的源泉,因为那是生命之歌在欢唱。

        五月,有个很重要的节日——母亲节,在这个世界上,你可以失去很多东西,但唯独不可失去一颗对母亲感恩的心。你已成熟,有能力报答,恰父母健在,岁月静好,这是人世间多么美好的画卷啊!五月,暖暖的风,淡淡的云;微微的五月,热烈不失婉约,恰似母亲的温柔。

        五月小满节气,俗话说得好:“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小满则刚刚好。”人生只要小满就好,“小満足、大智慧。”二十四节气中唯有小满,没有大满,是中庸之道,也是哲学之理。就像天下的母亲,最大的心愿也只是子女给了她小小的满足,她便以为拥有了整个世界。五月的小满,恰似母亲的小满足。

 

      五月微红,在流年的光影里捕捉时光又一个色彩,用心聆听五月泥土灵魂的歌唱,让五月的芬芳停留在爱的彼岸,靠近我,温暖你!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