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美好记忆里,留着一块被毁的香瓜地

图片来自于网络

现在这个时候,乡下有很多人都开始栽种西瓜和香瓜了。他们都是大片大片种在田里,除了自家吃,更多的是准备拿来卖钱的。

这儿离城里不远,自家又有地,没出去外面打工的人,一般都会在家种些蔬菜瓜果类的挣点收入,以补贴家用。

看着他们干得热火朝天的场面,我不禁想起我仅有的一次种瓜经历来。

那还是在我小时候,应该是读小学五年级前后吧。当时,我们村里已经没有了完小,我读完四年级后就去隔壁村上学了,我弟呢当然也就屁颠屁颠的跟着我。其实说来也不远,只是这不远仅仅是针对走小路而言,像山道,山埂,河堤之类的。

最先我们得翻过屋侧面的一座山,当然,老爸过一段时间就会帮我们把山路两旁的杂七杂八的小树啊,灌木什么的清理干净,尤其是在春天的时候会清理得更频繁一些。翻过了山后面就是一些田间和溪边的小道了。

也是在这样的季节里,那一年老妈撒了好多的香瓜种子,而且出苗率出奇的高,左右邻居们计划种和原本没计划种的都从我们家拿了好些苗子回去。

当时我陪着老妈去地里看她的香瓜苗,就突发奇想的跟老妈说我也要种来试试。没想到老妈想也没想就答应了:“没问题啊!只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哦,你自己要想好了,不要半途而废就行。”

其实我妈答应的那么爽快也是有迹可循的,记忆中从小到大我和我弟不管是想做什么,只要不是特别危险,与人无害,老爸和老妈基本上都会同意。像我们去满山满野找兰花草,捡蘑菇;去河里抓鱼捉虾,田里逮泥鳅;去深山里找野果,挖罕见的花草……等等等等都是常有的事。

你们不要以为,我们那个年代孩子童年都是这样过来的,是会有这样的时刻,但更多的时候,别人家的家长都会在后面追着骂他们的孩子,让他们不要到处野,回去帮着做事或是写作业。真正像我们玩得那样心安理得无拘无束的还是不多的。

我爸妈,甚至爷爷奶奶,知道我从小就喜欢花花草草,他们不光不会阻止我去做这些“无用”的事,他们自己只要一看到漂亮的花草就会想尽办法也要给我弄回来。记忆中儿时屋前那一层层阶梯状的五颜六色,形态各异的绿植可都是一大家人的功劳呢,当时不知引来多少小伙伴们羡慕嫉妒恨的眼光。

图片来自于网络

一说到儿时,不自觉的便会冒出许多的画面。还是切换到我的第一次种瓜吧。

我选来选去,最后征得老爸老妈的同意,决定把香瓜种在房屋左下方的一块空地上,说是空地,其实是老爸的桔子园,只是那时桔树刚种上去不久,矮矮的,小小的,还没有长到枝繁叶茂的境地,而且老爸间距又留得特别的宽,给人的感觉就跟一块空地没有两样。

十岁左右的我连哄带骗把小我三岁的弟弟也拉了进来,当时我可能也是想着人多力量大吧,而且顽皮的他力气当时就已经是比我的大了。

我们第一步就是抡起袖子挖土,既然说了我们自己种,老爸老妈当然是不会帮忙的,记得当时的我们是拿了四把锄头动的工,两大两小,大的抡不动了就换小的,那块约三四米见方的地我们俩挖完用了一个周末的时间,整个过程很辛苦,我却是特别开心的,只是老弟有好几次想要当逃兵都生生被我给拦下了,最后分任务才得以完成。

在乡下,每家每户都会养些鸡啊鸭啊,而它们多半白天又都是在外面散养的,所以呢,就算老爸老妈不提醒,我也是知道要给我们那块宝贝地做个栅栏的。

只是,那也是个大工程,我和我弟商量的结果是,每天去上学时带上两把砍柴刀,等翻过屋旁的那座山快要进入田边时,再把它们藏在那儿,等下午放学回家我们就可以直接拿出砍柴刀在那山间小路边,砍一些比大拇指粗点的棍子,然后直接拖回家去围栅栏。

对于还在读小学的我们而言,又从来没有进山砍过柴,那一根根棍子大人们一刀下去就可以解决掉,而且还只要用不到三分的力,我们却是一根棍子一般都要砍个四五刀才能断,落刀的时候还得是倾斜的,怕弄伤自己,还有就是斜的切面到时围栅栏的时候更容易扎进土里。这些都是老爸先行给我们讲解示范过了的。好不容易砍断后,还得去头和旁枝,成品就跟孙悟空的金箍棒差不多。

用我们两双小手的力量,那个栅栏围好我们整整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到现在我也有些奇怪,当时是怎么坚持下来的。不过看到我们自己辛辛苦苦做出来的劳动成果,心里那是特别高兴的,老爸老妈他们都还有些吃惊呢,不过笑得比我们还开心。

最后那个栅栏的门是老爸动手用竹子给我们编的,一切就绪后,我们才开始栽香瓜苗,这栽相比起来那就容易多了,直接用手扒一个小坑,把苗放正中间,再一手扶着苗的上半部分,一手填土,填土的时候先压紧一点,再在上面盖点蓬松的就可以了。不用说,这技巧是老妈教的啦。

等苗长大一些,开始有藤蔓出来了的时候,我们又听老爸老妈的指导,找了一些干的油菜梗铺在了地里,铺的时候要特别的小心翼翼,得把香瓜的藤蔓一根根拿着,等铺好了干油菜梗再把它放下,就是说不要让香瓜藤倒在地上,否则到时结的香瓜比较容易烂掉。

接下来在等待的过程中,我和弟一回家书包还没放下就会直接去香瓜地里看一会儿,慢慢的开花啦,慢慢的结果啦,直到有了一个最大的香瓜在开始慢慢成熟,颜色由绿变黄,我们的心已经越来越雀跃。你想啊,马上就可以吃到自己亲手种的瓜了,那岂止是高兴两个字可以表达的了的。

对了,中间还有施肥的过程,不过那好像也是老爸帮忙的呢。

只是,后面的结局却有点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根本就不是我和我弟想象了N遍的一家人坐在一起,幸福快乐的吃着香瓜,顺便再夸夸我们俩姐弟的场景,而是以我和我弟肆无忌惮的眼泪收场。

都是老妈养的那头猪的错,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老妈大发善心把她当年猪养的那头肥猪给放了出来,让它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散散步,好长得更快些,哪知它趁人不注意,散步散着散着就散到我们的菜园里去了,那小小的栅栏哪是它那肥硕身子的对手啊,三两下就被它给废了,而我们辛辛苦苦耗时绵长的香瓜被吃的被拱的,那叫一个惨不忍睹啊!

唉,现在想来,还心疼那些被我们呵护着长大的香瓜呢,我们自己都没有吃到。不过也好,这样一来,不说这辈子,有可能下辈子这段经历我都该是忘不掉了的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前言---小清唱的职场故事是我很早就想写的。这个专栏的意义是:通过书写以亲身经历而改写的职场心得,并加以回顾...
    一颗小青菜阅读 71评论 2 1
  • 逛着逛着,偶然发现新光村也是做面的,只是他们的面条和潘周家村的面条又有所区别。看它们是一张极薄极薄的面饼,犹如故乡...
    独怜幽竹阅读 746评论 4 8
  • 从初次与你相遇对你的记忆犹新,念念不忘,到再次与你相知到相识,中间仿佛相隔万重山。但正是这万重山的艰难与艰辛,才让...
    起光阅读 42评论 1 0
  • 橱柜台面用什么材质的比较好呢?这是每一个装修的家庭都非常关注的问题。整体橱柜的台面材质包括石英石台面,天然石材台面...
    装修保障网APP阅读 9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