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记下德累斯顿这个名字,从此便念念不忘

柳桥:这是与小朋友一起旅行的系列主题 这些地方,我们都曾一起去过 的第一记 2014年复活节的德国东部之旅 的第四篇,有关德累斯顿。这座城市,值得再去。关于第一记,写五篇,每周三更新。

易北河畔的德累斯顿

前言


相比较于莱比锡,德累斯顿显然更让我向往。

事实上,在德国的各大城市里,德累斯顿在我心里的地位,也一直排在很前方。

说不清什么原因,是因为很久之前就听说它风景优美,历史古迹众多?还是因为“易北河畔佛罗伦萨”的名号?我真的想不起来,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在心里种下了一个名叫“德累斯顿”的种子,它悄悄的生根,发芽,直到终于有一天身临其境,开花,结果,从此,对于这座城市念念不忘。

我想念德累斯顿的建筑,宏伟,沧桑,有那么一点不像德国,而建筑背后的故事也让人感动不已;

我想念易北河畔的堤岸与小路,我还想在一个樱花盛开的时节漫步其间;

我想念德累斯顿郊外那个名叫 Oma Und Opa 的小餐馆,在那里我吃了一顿极具有幸福感的晚餐,从此,真心觉得,那果然称得上是爷爷奶奶家。

我想,我会再去德累斯顿的,也一定还会去 Oma Und Opa 家吃一顿;我也会向你们推荐德累斯顿:去吧,这个“易北河畔的佛罗伦萨”,名不虚传,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没准,我这篇游记,就是一颗种子,到时,你也许会想起,究竟是在何时何地,心里刻下了德累斯顿这个名字,然后,如我一般,从此,念念不忘。

宫廷教堂及周边建筑

去德累斯顿


乡间路上,油菜花盛开

从莱比锡到德累斯顿,高速路一个半小时,乡间路两个半小时。

不是特别赶时间,再加上,也许,前一天在大雨的高速路上爆胎,还心有余悸。总归,当我提议走小路去得德累斯顿的时候,大家都没有反对。

我一向偏爱乡间路,总觉得风景格外优美。当然,对开车的人来说,大概是别一番心思。但,复活节时候的乡间路,对每个人都会有吸引力,因为大片大片的油菜花正在盛开,铺天盖地,绵延天际。在高速路上也能看到,但终究不够贴近。如今,我们终于可以体验下在油菜花的海洋里奔驰的感觉了。

一路穿村过镇,时儿油菜花田,时儿绿色原野,有素朴的村庄,有蜿蜒的小铁轨,还有曲折的小河与河边的小屋,有时还会来几栋古老的大建筑,果然,乡间路,就是这样的曲折有情致,就是能够看到一个更真实更优美的德国。是的,太习惯于德国的工业发达与二战后损毁严重,我常常忘记它也是古老而优美的。

油菜花田
水边,油菜花,房子
路过的不知名的小宫殿

在德累斯顿


1 有故事的德累斯顿的建筑

1.1 在圣母大教堂下吃晚饭,边吃边听教堂重建的故事

到达德累斯顿是傍晚,天色尚早,我们开车去市中心吃晚饭。

开着开着,便开到了石头路面的老城,入目的宏伟建筑,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有巨大的宫殿,有开阔的石头广场,有高耸的教堂......不过,这些,都留到明天再好好看吧,我们的目标,是找地吃饭。

走啊走,便看中了最大的一座教堂旁边的餐馆,主要是因为人气不错,风景也好,落日十分的红色云霞刚好成了教堂的背景。一边等吃的,一边便去教堂旁边溜达一下。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样一座宏伟的古朴的教堂,竟然是2006才重建完成的。她就是圣母大教堂,二战时被炸的只剩一截残壁的圣母大教堂。她曾经有过怎样的辉煌,二战时又被炸成了什么模样,又是如何被重建的,一桩桩听来,比桌子上摆的美食,还要动人。

先看两张游记的图,然后来看笔记,说历史。

傍晚的圣母教堂下
圣母教堂

笔记 1

被炸毁前的圣母大教堂

圣母大教堂始建于一七二六年,至一七四三年乃成,费时十八年,教堂设计者乔治·巴尔(George Boehr)至死也没有见到最终完工。教堂内部的管风琴由著名乐匠高特弗烈德·希伯曼建造。

教堂最著名而与众不同的是其九十六米高的穹顶,因其外形被称为“石钟”。有人认为,它可以媲美于米开朗基罗为罗马梵蒂冈建造的圣保罗教堂。圣母教堂一万二千吨砂岩石构成的穹顶全靠八根石柱撑起,起初有人怀疑这样的设计是否坚固,可是一七六O年萨科森与普鲁士一战,一百多发炮弹打在教堂的穹顶上都安然无恙,这使圣母教堂名声大噪,而且圣母大教堂的美观外形也使德累斯顿的文化景观增色不少。

许多音乐大师和艺术大师,如巴赫和席勒曾经在这里留下了他们的足迹,也有许多著名画家留下了圣母大教堂的绘画作品,其中以意大利风景画家伯纳多·贝罗托(Bernardo Bellotto, 1720-1780)的一幅圣母大教堂绘画最为有名,如今还陈列在德累斯顿绘画艺术馆内。

德累斯顿圣母教堂在其建成後的二百年间,成为德累斯顿城市的重要地标。二战前期圣母教堂的地厅里就曾庇护了几百难民。

笔记 2 

德累斯顿大轰炸中圣母大教堂的被摧毁

在一九四五年的二月德累斯顿大轰炸中,圣母教堂未能幸免遇难。十三日,英美轰炸机的狂轰击中圣母教堂,大火燃烧了两天两夜,圣母教堂内部托举穹顶的八根石柱牢牢地支撑着教堂的主体结构,使躲藏在地厅里的三百多名避难者得以脱身逃出烈火熊熊的教堂。但终因火势猛烈,燃烧弹使教堂里近达一千度的高温,教堂穹顶最后在十五日整个坍塌下来,石柱被烧得通红而爆炸,外墙崩裂,六千多吨的巨石将地基砸出大坑。至此,圣母教堂从德累斯顿的天际线上永远消失了,此后四十五年间,圣母教堂的原址上是一片瓦砾残石。

炸毁的教堂,以及伯纳多·贝罗托的画,新修后的教堂内部 ©网络

笔记 3

重建,是一件了不起的工程

1 德累斯顿人坚信会重建圣母教堂,他们在战后很快就开始动手收集教堂残石,并多方呼吁重建。

2 一九八九年的东西德统一,教堂重建便提上日常,专业人士开始收集和鉴别流落民间的教堂遗物,并开始向全世界募捐集资。

3 英国、法国、瑞士相继成立了德累斯顿圣母大教堂基金联合会,着手募集资金。英国的号召口号是:“圣母大教堂之于德累斯顿,有如圣保罗大教堂之于伦敦”。

4 重建需要资金约一亿八千万欧元,德累斯顿银行集资赞助了七千万欧元而二战之后,德累斯顿银行为避难,早已搬迁西德。

5 将圣母大教堂的碎石做成工艺品出售募集了大约二百三十万欧元。

6 一个名叫根特·布罗贝(Günter Blobel)的德裔美国人作为个人捐款最多。当年德累斯顿遭到轰炸的时候,他和逃难的家人躲在德累斯顿城外,亲眼看到了轰炸前的教堂。一九九九年这个当年的小男孩获得诺贝尔医学奖,随即将奖金一百万美元全部捐赠。

7 教堂重建尽量用同样的材料和布局。如今,一共有几百万块石料,八千五百多块石是来自原来的教堂残石。

8 建筑施工依靠几千张老照片和回忆文字,采用与当初同样质地的颜料彩绘教堂的内部壁画,甚至还坚持采用十八世纪用鸡蛋调和颜料的办法以显出光彩。

9 为了复原当年橡木教堂大门的细部,想到当年在教堂结婚的婚照大多都在教堂外大门取景,于是公开征集教堂前的婚照,结果许多人送来整本整本的结婚像册。

10 教堂的新鎏金穹顶,由伦敦的工匠按照十八世纪的技术打造的。监造者阿兰·史密斯的父亲法兰克当年是参加轰炸德累斯顿的英国空军一员,他特意在铸造穹顶的原料里掺进被德军炸毁的考文垂大教堂的铁钉。

教堂内部 ©frauenkirche-dresden.de

这些资料全部来自《东欧行·圣母大教堂:德累斯顿重生的写照》这篇文章,笔记1和笔记2基本是原文,笔记3我做了摘录和整理,有兴趣的,可以找来原文看看,写的非常细致,当然,也可以去看看教堂官网。

教堂比预期还早一年完成修建,这在工程处处拖延的德国简直不可思议(可以对比柏林机场和斯图加特火车站),也许,教堂有其特殊性吧。同样,对于一座老建筑来说,维护它保留它还是推平它,德累斯顿大教堂的重建给了我们一个特美好的答案。总归,这件事情让我特感动,感动于建筑本身的得以保留,感动于重建过程里的那些人与事。就好像,大家一起创造了一个生命体,同时,它又以自身的生命之光普照整座城市。

圣母教堂 ©frauenkirche-dresden.de

被炸毁的,不只是圣母大教堂。在疯狂的德累斯顿大轰炸里,没有什么建筑能够完全幸免于难。那些黝黑的石壁,处处显示着战火的痕迹。我们现在所见到的,都是后来一点点修复出来的,难得,最终的展现,与原来,并无太大区别。仅此一点,德累斯顿便让人赞叹。

好啦,关于,这些有点沉重的话题就说到这儿。下面,就是轻轻松松逛城市,看美景,吃美食。

1.2 叹为观止的德累斯顿建筑

这次旅行,是没有攻略的,完全是看见哪儿,就走到哪儿。不知不觉,该去的地方,也去了个十之八九,单是围着圣母大教堂,就转了好几个圈。想来,地标之所以为地标,名胜之所以为名胜,就是哪怕完全不走心,只要出门来逛,就完全绕不开。

茨温格宫是前一天晚上吃饭时经过的,那样宏伟的一座宫殿,完全出乎意料;等真正在老城里兜了个圈,又觉得,就得是这样的宫殿,才能和老城完美搭配。

旁边的森帕歌剧院及剧院广场上的雕像,也值得看看;还有宫廷教堂,拍照时的错觉里,缺了一壁的模样,特别有个性。

茨温格宫  Dresdner Zwinger
茨温格宫  Dresdner Zwinger
茨温格宫  Dresdner Zwinger
茨温格宫的大皇冠,可以选个角度自己拍张戴皇冠的照片
茨温格宫的大庭院
歌剧广场及雕像 Statue of King Johann König-Johann-Denkmal
宫廷教堂  Hofkirche

2 漫步在德累斯顿这座城市间

2.1 去看美丽的风景,去看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

四月的复活节,正是鲜花盛开,万物萌生的季节,看一座老城焕发的勃勃生机,也是一桩美妙的事情。广场上有摆好的鲜花,郁金香开的正艳,城里也有开放的樱花,当然,最美的樱花,是在老城对面的河边。

老城里也有许多有趣的东西,细心去找,能发现一大堆。比如,瘦削的天使雕像;比如战火后的墙壁上不知怎么来的小手印,细想有点惊悚;还有很多的涂鸦,据说,德累斯顿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艺术区,下次倒是可以去看看。

郁金香盛开的季节,吕贝克平台附近
天使
小手印

2.2  复活节的兔子先生与漂亮姑娘

四月的复活节,完全不可能忽略兔子的踪迹。在老城区一侧,吕贝克平台附近,我们便看到了一只骑着摩托车的兔子先生,还背着个背篓,里面放着春天的花。可惜,我们小姑娘还在肚子里,否则也可以大大方方的去跟着要糖果、巧克力和鲜花了。

还有一个穿着古式白裙的漂亮姑娘,放张背影图,当然,也只拍了背影。

兔子先生
兔子先生
姑娘

2.2 去河边散步吧,去樱花树下坐坐吧,去对面的新城逛逛吧

老城逛完,便想去对面的新城看看。山南水北,那里的阳光正好,看上去,也处处透着一种闲适美,与老城的历史沉重,完全不同。

从那座最古老的石桥上过去,回头看德累斯顿老城,沧桑,古朴,还有易北河畔的繁忙交通,依稀还是百年前的模样。

对面,经常发水的易北河现在是温和期,大片的沙滩,大片的绿地,还有人在野餐,在烧烤。逮到一个好天气就户外烧烤,这真是全德国人都喜欢的事情。再旁边,就是大片的樱花树,有些已经开败了,落了一地的樱花,可是,清风吹过,樱花树下,依旧是美的。

趁着好天气,去河边散步吧,去樱花树下坐坐吧。

过桥后,便是新城,开阔,规整,连雕像都是金光闪闪,整理这篇文章时,才知道那是奥古斯特二世,那也是德累斯顿最有名的雕像。说到这儿,普及一个欧美骑士雕像的小知识:

笔记

在英美传统中,如果雕塑中的马两脚离地,则意味着骑马者战死疆场;如一只前腿离地,意味着骑马者在战争中受伤或之后因此而亡;如四蹄着地,则意味着骑马者非战争原因死亡。

©WIKI

易北河北岸
无法忽视的宫廷教堂
易北河畔
金色骑士
新城广场
樱花树下
易北河畔,德累斯顿

3 德累斯顿郊外的幸福晚餐

说实话,对德累斯顿最深最美好的记忆,并不是老城建筑,也不是河边美景,而是,在我们住的宾馆附近的一家名叫 Oma Und Opa 家的一顿晚餐。那是极有幸福感的一次有关美食的记忆,似乎没有之一。或许,也是因为前期饿的惨了些。

3.1 化身饕餮在德累斯顿

孕四月,第一次出门旅行,对满地的西餐有一点不知所措,不知道吃什么合适,更是很少在合适的饭点遇见正好想吃的食物。

比如,前一天晚上的圣母大教堂下的晚饭,点了份鱼,上来才发现是烟熏三文鱼,看着便是生乎乎的样子,没敢动手,只吃了旁边的面包和沙拉;再比如这一天的中午,到饭点了,并不想吃肉,也不想吃面包,只好吃了份分量还不算大的沙拉,于是,便开始了我一下午的悲惨经历。

饿,一下午都在饿,一下午都在惦记找吃的,一下午一想到吃的就眼睛放光。可惜,节假日,太多地方不开门,开门的地方的东西又不敢使劲吃,只有半块冰激凌,只有一个不知名小摊的面包夹烤肠,但黑乎乎的铁板,不敢多吃。

满目美景都没了乐趣,而且,景色越美越壮阔,便越意味着好吃的越少。至此,我终于明白了饕餮是什么感受,还有,孕期的女人为什么那么能吃,想当年,一天不吃,都能开心溜达一整天。

谢谢你啊,小姑娘,让我第一次体会到了那种赤裸裸的饥饿感。从此,也学会了正视吃这件事儿。

字体古朴的菜单

3.1 在郊外的 Oma Und Opa 家得到拯救

下午四五点,终于结束游逛,我们开车回住处。

从宾馆里翻出不多的食物,随便垫了垫,便继续念叨着去吃饭,去吃饭,去吃饭....

又出门,边走边找边拿手机查,是怎样的一种幸运,我们居然找到了一个德累斯顿排名11、12的餐馆 Oma Und Opa;可是,又是怎样的不幸,为什么前一天没有看到,反而还要开车去市中心舍近求远。

Oma Und Opa,听名字,便透着温馨,爷爷奶奶家嘛!寻找的过程也很有趣,先看到了关门的Opa家,然后又回头去看忽略了的大牌子:亲爱的孙子孙女们啊,爷爷家今天不开门,但奶奶家会给你们招待哦。这语气,真是不客气。然后,我们就找到了奶奶家。

一见倾心。

一个温馨的小院,一栋古老的小楼,一些旧旧的摆设,一个写着老派花体字几乎看不懂的德语菜单,可是,真的很有味道,真的很有范儿。

我说,我要吃大猪肘,小姑娘爸爸说,你确定?我说,当然。

我当然确定,如果不是一份大猪肘,根本无法拯救已经化身饕餮的我。

等菜的过程里,陆陆续续看到邻座的客人们的大猪肘上桌,那么大的一个,看的我心花怒放。等到久违的炖肘子终于端上来,我都乐的嘴巴合不上,感觉心都要飞起来了。就是这样没出息。当然,我还是没能吃完,甚至后来我们三个一起吃,也没完全消灭掉。但这顿饭,让我感觉,超开心,超快乐!

吃完了,一颗心缓缓落地了,我才想去分析一下,即便不是因为饿的太惨,这也是很舒服的一顿晚餐。首先,店里的布置,真的是爷爷奶奶那一辈的感觉,特别温馨;其次,就食物本身,它是原始的,素朴的,丰盛的,能看到食物本身的美好,也透着种秋天收获的感觉,特别能勾起人本能的对食物的那种欲望。

我甚至想起了电影《霍比特人》里的一个场景,一大群矮人去比尔博家吃吃喝喝,大块大块的肉,大桶大桶的酒,一大堆又一大堆的蔬菜与水果,那时候,我就在感慨食物之丰美,这次,在 Oma Und Opa 家,我也找到类似的感觉。

对了,价格也不贵,那么大一份炖肘子,也就10欧元。

亲爱的儿孙们.....
小院
小院壁画
爷爷奶奶家
番茄汁
胡椒和盐
炖肘子,东德部分以及拜仁是有这种炖猪肘的
羊肉

后记


好像很少有一座城市,能如德累斯顿这般,能在一座废墟上,完美重现昔日风光;好像也很少再有一家餐馆,像德累斯顿郊外的 Oma Und Opa 那样,给我留下这么美满的印象。

德累斯顿,不管是当时当地,还是整理这篇游记,这座城市都让我充满好感。

前一阵子看电影《丹麦女孩》时,“莉莉”想变身为女人,听到说那个支持他的医生来自德累斯顿,我还暗暗高兴了下,觉得,似乎也就是当时的这座城市,能有这样先进的技术和观念。看到电影里出现的易北河畔德累斯顿的美景,我也觉得,很美很熟悉。

对了,如果是带孩子一起去,我想,可以做这样几件事:给他/她讲一讲德累斯顿圣母大教堂重建的故事吧,他/她一定能感知到建筑本身的生命力,并对之充满关怀,没准他/她也是那个后来得诺贝尔奖的小男孩;一起去易北河边野餐烧烤吧,绿草青青,河水长流,对面是古老的美丽的建筑,既有自然之趣,又能体会到人文之美。挺好。


备注:除了已标注的图片,其他都是自己拍的。

谢谢大家对上一篇莱比锡的喜欢,希望这篇德累斯顿也不会让你失望。

还有,你和德累斯顿有什么故事呢?欢迎留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