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手偕老,想为未来的她设计独一无二的婚纱

图片系朋友,请勿擅用。

连续下了几天的雨后,天空难得的放了晴。耀目的金色日光穿透稀薄云层,将碧蓝如洗的天空映照得分外澄澈透亮。有白鸽成群结队地飞过,留下翅膀扑朔的声音。

草地上是四处散落的彩色气球,尾端的绳结打成蝴蝶模样,远远望去,一只一只翩然欲飞。沿着直线整齐排列的两行罗马柱,白色浮雕赚足了眼球,粉红的轻纱随风摇曳,有些簪饰的鲜花便扑簌簌地落下来,点缀在人们的肩头、裙摆。

朋友的婚礼,无一处不精心,哪怕是细节琐碎也让人看到满满的爱意和感动。

端庄的婚礼进行曲响起时,新娘挽着父亲的手臂,踩着铺满了地面的花瓣,一步一步地,坚定地走到新郎身边。

这一对璧人,在一众亲朋的见证下,许下执子之手的誓言。

满园芬芳洒洒扬扬,自空中落下,本就堪称完美的婚礼更添了几分梦幻。一个模糊的念头忽然自我脑海中划过,只是还未等我去捕捉,便溜走了。

有那么一瞬间,我惊艳在新娘嘴角微微扬起的弧度中。不知是因为那妆容太过精致,还是爱情修成正果的喜悦带来的容光焕发,本来其貌不扬的新娘,那一天看起来,竟是格外的美丽,说是艳压群芳,怕也不为过。

小孩子们在草地上跑来跑去,嬉笑着追逐打闹,新娘小心翼翼敛起拖地的裙摆,洁白婚纱更是衬得她眼如秋水,肤若凝脂。

忽然想起一句话,“走下婚车,众星捧月般地踏着红毯走进婚姻殿堂的时候,是女人一生中最美丽的时刻。”本来对这说辞抱有的怀疑态度,在这一刻也全被打消了。

偶尔路过婚纱店,临街橱窗内摆放着当季新款。纯白或是大红,蕾丝荷叶边还有拖地鱼尾,常常吸引过路的女孩子一阵赞叹,往往是脚步已走过,目光却还在流连。经常会在车子掠过的时刻捕捉到她们眼中的歆羡,从前的不解,如今茅塞顿开。

女孩们对于婚纱的执着,自古便是如此。龙凤呈祥、鸳鸯戏水、百年好合……大红喜服上的图案,一针一线,无不精密细致——少女们绣的不只是嫁衣霞披,还有对爱情的美好向往与寄托。

火红的裙摆,针脚细密的凤头履,视线被盖头遮挡,只能牵着花绸一端,跟在未来的夫君身后。三寸金莲迈出的每一步,都是勇气。绮丽的裙摆微微荡漾,便为自在的少女时代画上了句号。

年少时候,做过一见钟情的梦。梦里花开成海,少女的裙摆在风中上下翻飞,像捉摸不透的蝴蝶,一瞬目光的错落,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也许是一道窈窕身影,也许是一泓清亮眸光,懵懂少年对未知爱情的渴望,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藏在忐忑的期待中,昼夜彷徨苦守,等一抹光亮。

有时只需命中人一个清丽的笑颜,便能将孤独拯救。此后哪怕尝遍酸甜苦咸,也无畏惧。惟愿修得正果,有情人终成眷属。

又一次路过婚纱店,透过阔亮的玻璃,看到有位姑娘,正在店员的帮助下试礼服。忽然便想起了那日婚礼上,灵光一现的念头——为我未来的姑娘,设计一件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婚纱。

没有学过服装设计,就连上学时的美术成绩也是平平,可是偏偏,我认定了。

可能是在欧式风格年岁久远的教堂,老神父有浓密花白的胡子;可能是在绿意如画的草地,风中闻香而来的蝴蝶像一只只精灵;也可能是在天海相接的沙滩,海豚不时跃出水面,被海浪打磨圆润的石块下面藏着胆小的螃蟹……那是我为心爱的姑娘准备的婚礼,或许不够盛大,或许不够奢华,但却独一无二。

点缀着蕾丝花朵的长裙在风中飞扬,清晨刚剪的鲜花扎成一束,花蕊还在露水中微微颤抖,可是她脸上的笑靥,在我眼中比花还美。

我亲爱的姑娘,我想你一定很喜欢,我为你设计的这件,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婚纱。它不是最美,却深含我的爱意;它并不华丽,却是我能给你的全部。

你知道,那并不只是一件婚纱,那更是我对你的宠爱。嫁给我,不管以后多大风多大雨,我都会是你的避风港。

你知道,我为你设计的,又何止这一件婚纱。在一起之后的每一步,我都已规划完美,只需你一个点头,我们便能扬帆起航。

这是我承诺给你的——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照片系朋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