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你是我的执念(41)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李小胖的妈妈


杨雪道:“问的好,我也想知道,差点忘问了”

正当曲奕欢被舍友左右夹击,无言以对的时候,电话铃声响起,下这场及时雨的,竟是章江南。

奕欢指了指电话,对着两人羞涩一笑,见杨雪作出嘴巴装拉链的动作,才径直走到一旁接起了电话。

章江南最近的性子可能是被她磨的差不多了,见她这么久才接起了电话,也不生气,只问:

“还去吃月香居?还是你想吃日本料理?我知道一家新开的居酒屋还不错。”

奕欢听到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却不失温柔,终于知道自己今天听到莫琳的话,为什么会那么生气了。

或许她只是被说中心思罢了,从江南讲究的吃穿用度,奕欢就算不问也能猜到,他的出身非富即贵。

其实莫琳说那话,也算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她其实很怕有朝一日,自己无法左右的出身背景,或许会成为和江南在一起的最大阻碍,生怕目前在一起的美好,终将成为镜花水月!

有些东西,明明已经得到了,奕欢却总是患得患失,怕自己不配,更怕自己失去!

所以不敢付出太多,总想着保留那么几分,到分开的时候,才不会伤的太深。

等了好一会儿,章江南都没能得到奕欢的回应,不免有些怀疑,是否自己被挂了电话,一连“喂”了几声,才把奕欢从自己的幻想世界中抽离,回归到现实生活。

奕欢向来好养,这次也是直接让江南做主,只说自己都行。

江南应了一声,奕欢就挂断了电话。

回过头来,就找自己的两个“狗头军师”———徐曼曼和杨雪给自己挑衣服。

俩人倒是挺想给她面子,不过摩拳擦掌的杨雪和跃跃欲试的徐曼曼在看到曲奕欢摊在床上的一堆衣服的时候,一个垮了肩膀,一个不顾形象的翻了白眼。

奕欢对了对手指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就剩两件睡衣了,没拿出来,要看看吗?”

杨雪看她一副认真的样子,急忙摆了摆手,直说:

“别,欢欢,你那粉红豹和hello kitty 的睡衣,就是你想去街上来个睡衣风,人章江南也接受不鸟你,真心的。”

(防盗章节:现在在机场厕所更文,觉得自己棒棒哒,一小时后飞,哇咔咔,好酸爽!)

徐曼曼走到奕欢的身边,抬起一只纤纤玉手,嘴里却模仿着东北大碴子味儿来了一句:

“海燕呐,你可长点心吧!”

然后摇了摇头,去厕所了。

徒留曲奕欢和杨雪面面相觑好一会儿,俩人才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杨雪哈哈大笑,奕欢却是看着一床的衣服哭笑不得。

不就是起了点球嘛!

不就是掉了点儿色嘛!

不就是洗的泛了点白嘛!

三次感叹之后,奕欢扭过头,问杨雪:

“我能不能劫富济贫一下?你的衣服借我一件儿穿穿?”

杨雪拍了下大腿,道:

“对啊,你不说我都忘了,今儿大促买了好么些衣服,你挑吧,看上哪个拿哪个,不用借,权当是我送你的。”

就怕奕欢多想,又加了句:

“听说你要报考四级?有空的时候免费指导下小的英语就行。”

话音未落,就马上的拿起堆在地上的袋子,直接往床上一倒,各种颜色的毛衣、裙子、裤子甚至帽子都乱七八糟的摊开,一副任君挑选的模样。

奕欢听了这话,倒是还挺高兴的说了句:

“那都不是事儿。”

不过看着一床标签都没剪掉的新衣服,奕欢除了眼花缭乱以外,也没啥别的感觉。

毕竟,原来一年四季穿校服的人,也不能要求人懂啥审美。

直到徐曼曼姗姗来迟,才果断地挑出了一件粉色薄毛衣跟一条灰色阔腿裤,赶巧,奕欢前阵子买的尖头马丁短靴可以搭配一下,这约会的衣服才算是搞定了。

待奕欢换上衣服出来,果然和徐曼曼眼前一亮,没等徐曼曼说两句溢美之词,杨雪先一步抢先,说:

“欢欢啊,别嫌姐说话不好听,你一二八年华、芳华正茂的小姑娘,就该穿点粉嫩嫩的颜色,天天黑白灰,生怕人不知道你性冷淡是的,那样不好......”

话没说完,头顶却吃了徐曼曼一个爆栗,杨雪跳开一步,确保自己躲到了安全范围,大声抗议:

“老徐,你为嘛突然袭击俺?”

徐曼曼上前一步,见杨雪后退一步,温声却不容拒绝的说:

“别动!”

而后上前,一手抚了抚杨雪的头,看她舒服的眯了眯眼睛,随后才对奕欢解释:

“家有熊孩子,说话不经大脑,你别往心里去,不过这身确实好看,活力四射啊!”

听了这话,奕欢眉开眼笑,双手抱拳,朝着徐曼曼喊了句:

“这都是你的功劳,厉害了我的姐!”

徐曼曼也停止抚摸,回了个礼,客气回了句:

“客气了我的妹!”

头上没了舒服的抚摸,睁开眼的杨雪看两人其乐融融的样子,鼓了鼓腮帮,想起了什么似的开口问:

“欢欢啊,你家江南等你有一段时间了吧?你再不抓紧,人该怀疑被你放鸽子了吧?”

奕欢这才急了,赶紧冲向门外,不一会儿又回来,杨雪适时地递出了包包,成功赢得奕欢的一个飞吻,见奕欢像一阵风一样夺门而出,徐曼曼感慨道:

“爱情的力量啊!”

杨雪一听,两眼冒光,凑近了徐曼曼道:

“老徐,你有故事啊,我有酒,你给我说说呗。”

那八卦的小眼神看的徐曼曼起一身的鸡皮疙瘩,她一手推开了杨雪的脑袋,回了一句:

“好奇害死猫,我累了,先眯会儿。”

杨雪对着她的背影吐了吐舌头,暗道:

没有什么是杨侦探查不出来的!

等徐曼曼有所感应,回过头的时候,她又迅速转过身,假装自己打了个哈欠,又伸了个懒腰,嘴里头振振有词道:

“哎呦,我也太累了,也该歇歇了。”

然后,躺上了床。

奕欢着急忙慌的下了宿舍楼,从包里一边掏出手机,一边翻江南的电话,想着:

杨雪,你可别好的不灵坏的灵,章江南不会真以为我有意放他鸽子吧?!

突然一个没注意,撞上了一个人,奕欢“哎呦”一声,揉着脑袋,抬起头,却见章江南正眉目含情的望着自己,嘴角微微上扬,看起来一副心情不错的样子。

(年中还得飞两次,尽量坚持日更,感谢亲爱的朋友一直支持我,小胖妈会继续努力哒!不抛弃不放弃!加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李小胖的妈妈 “里子就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乡巴佬儿,裹上块破布就以为癞蛤蟆能吃上天鹅肉了?简直是痴心妄想!” 若...
    李小胖的妈妈阅读 1,103评论 29 35
  • 文/李小胖的妈妈 嘴上还不忘恶狠狠地教训道: “以后不许不接我电话,不然我就——虐待你!” 奕欢不乐意的撅了撅嘴,...
    李小胖的妈妈阅读 1,008评论 22 39
  • 雨在窗外,我在窗内,一缕穿过指尖的风,也凌乱着鬓角的发,降温了,已没有了昨日的燥热。从昨晚开始,手机频频发来...
    那些年聆听的阅读 31评论 0 0
  • 今年对春天特别有感受,最有可能的原因是在春天决定跟着班长学习唐诗。 唐诗中写春的诗真的很多,俗话说韩剧有三宝“绝症...
    NutsVicky阅读 89评论 1 3
  • 最潦倒的时候会结成最深厚的友情,最深厚的友情会贯穿最绵长的岁月。只有裸露的真挚,没有一丝的虚假;只有完整的...
    冰夫阅读 1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