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你是我的执念(34)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李小胖的妈妈

嘴上还不忘恶狠狠地教训道:

“以后不许不接我电话,不然我就——虐待你!”

奕欢不乐意的撅了撅嘴,低声回了句:

“你敢!”

江南没听清楚,正想问一句她刚刚说的是什么,这时候经管系的教导员就开始点名了,奕欢撒丫子就想跑,生怕晚了就错过了。

江南只来得及伸手拉住她的胳膊,虽然事出有因,还是对她逃离自己身边感到不快,瘪了瘪嘴,不咸不淡地说了句:

“我们系点完名了,我反正也没什么事儿,就在门口等你,一会儿一块吃晚饭。”

奕欢眼睛盯着教室,心不在焉的胡乱点头应了声,见他还不撒手,不由的着急,直接上来扒拉他的手,江南狠狠的捏着她的下巴,亲了上去。然后才放她离开,见她头都没回的一路小跑回了教室,心里头总觉得有点不得劲儿。

帝都的9月,虽说已经是入秋的傍晚,天气依然很是闷热,江南低头给奕欢发了信息,然后踱步到教室前面的凉亭,点了一支烟,继续他百无聊赖的等待。

时不常的有三三两两的女生结伴路过,总会回过头看他几眼,即使走远了,江南还能听到他们议论:

“那个穿白衬衣的好帅啊!像不像金希澈?”

“我觉得像灿烈欸”

“......”

江南倚靠在凉亭的柱子上,不胜其烦的皱了皱眉头。而后弹了弹指尖的烟,侧过头看着教室的方向,等到里面隐约有人头攒动,一副结束了的样子。

他才直起身,将烟熄灭,径直走向教室。

还没等他到门口,奕欢已经出来了。江南的嘴微微的上扬,揽过她就要走,不料奕欢拽了拽他的衣袖,不好意思的指了指身后。

江南这才注意到,她身后还跟着三个女生,其中一个还有点面熟。

章江南不明所以看着奕欢,奕欢勾着手指低声解释,这是她三个室友,点完名,听说她要跟男朋友出来吃饭,都要求见一下妹夫的庐山真面目。

奕欢也不好拒绝,所以就直接带了过来。

事出突然,不过章江南保持了风度,摸了摸奕欢的头作为安抚,同时直接打了通电话,在月香居定了位子,毕竟奕欢的舍友,他还是愿意友好一些的。倘若以后奕欢有需要,她们能帮衬一把也未可知。

到了地方,江南也曾绅士的让她们点菜,奈何女生们在他面前倒是分外矜持,竟统一回复“随便”。

好在江南是常客,几个招牌菜名信口拈来,最后还特意给奕欢叫了一盘虾,成功赢得曲美人甜美一笑。

等菜期间,奕欢抽空给他们相互介绍了下,江南这个新晋计算机系校草,果不其然的凭着自己的一副条顺盘亮的好皮相,便成功打入敌人内部,赢得女生一致赞赏和高度表扬。这估计就是颜值的重要性。

大大咧咧、说话直来直去的杨雪,温柔娴静、讲话温声细语的徐曼曼暂且不提,江南只觉得这个叫莫琳的女生,直勾勾的眼神莫名的让他有些不舒服。

也是后来上菜了,他才想起来,这个莫琳就是在走廊里撞了自己一下的女生。不知是不是他自作多情,他总觉得莫琳虽然在迎合奕欢她们之间的话题,目光却时不时地落在自己的身上,那种感觉令他眉头一皱,心生厌恶。

不过他也不想直接点破,只戴了手套给奕欢剥虾。对于莫琳的勾引,他直接无视,莫琳一天之内在他身上栽了两次,面上却依然和大家谈笑风生,江南直觉这个女生心思深沉,眼神一暗。

奕欢享受着男友的体贴入微,不时地朝他腼腆一笑,两人虽没有什么亲密动作,但彼此之间的粉红泡泡甚至可以溢出来了。

这顿饭之后,奕欢和江南的人关系在校园里就算半公开了。

在宿舍洗漱过后,杨雪有时也会感叹,一样的年纪,甚至奕欢的人月份最小,人都有男票了!

徐曼曼只抿嘴微笑。

而莫琳则会不时的翻个白眼,“切”一声,表示她的不屑。

后来处的时间长了,奕欢也渐渐摸清了舍友们的性格,像杨雪,家里是开武馆的,打小儿就和一群是兄弟在一块儿混,性格开朗,说话也是有一说一,虽然有时候嘴巴有点毒,奕欢却是很喜欢,也因此,和她处的最好。

徐曼曼看起来温柔,奕欢却总觉得她有种让人捉摸不透的距离感,做事待人没得说,不过却谈不上交心。

杨雪也曾私以为徐曼曼一身文艺范,应该是搞艺术的,事实证明,她也没说错,迎新晚会上,徐曼曼代表新生表演的一曲十面埋伏的琵琶,惊艳四座,做实了她经管第一才女的称号。

至于莫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奕欢总觉得她对自己有种莫名的敌意,要说这姑娘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奕欢觉得,这姑娘的脑子有问题。

为嘛呢?

这事儿,还得从和江南吃过饭后开始。

本来在宿舍,莫琳向来是高冷范儿,跟谁说话都是仰着脖子,眼睛长在头顶上,可自从知道江南和奕欢的关系,便三天两头的主动和奕欢搭讪,不是打听江南爱吃什么,就是问他今天的课程安排。

时间久了,连杨雪都看不过去了,还曾直接怼她:

“你老关心别人的男朋友干什么!”

怼的莫琳哑口无言,只得恨恨的摔自己的东西,后来,奕欢也慢半拍的反应到她或许对江南居心不良,也就逐渐疏远她了。

军训过后,一切课程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奕欢除了上课,还要隔三差五的去辩论社参与主题讨论等社团内容,到了周末也不得闲,还得被杨雪拉着去学生会打杂。

一天忙到晚,到了宿舍,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也就没多少时间和江南煲什么所谓的电话粥,更别提关心下许久未见的梁小玥了。

话说,江南跟父母约法三章,他们不过多干涉自己的大学生活,江南也打算做出点成绩来给他们看看。

虽然是天之骄子,但也不想过多的被人谈论自己子承父荫,尤其是他现在有了奕欢,更是全身心的为自己和她的将来考虑。

“想你”会所2号已经在城南开业,在楚辰的操持下,基本步入正轨,他也不操心,坐等分钱就好。

最近沈卓阳说要在国外开个留学生宿舍,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不跟爹妈和哥哥要钱,偏偏要跟江南几个众筹。

张超他爸虽然把他放到国外,但毕竟血浓于水,钱还是大把大把的供应,让他衣食无忧,还有闲钱出去泡妞得瑟,最后拿了一百个给沈卓阳,说要占个小头。

江南本身也没多少,但他倒觉得这是个机会,毕竟国外白种人欺负华人留学生的不是个例,若是能开个留学生宿舍,一来给留学生一个自己的大家庭,加强留学生凝聚力,避免他们在国外明明住着危房、却花着租用别墅的钱,二来,也算个事业,挣点零花钱。

于是,大手一挥,打过去两百万。

至于韩亚超,视频的时候,钱是一个子儿没出,倒是吐了不少苦水给哥儿几个听:

话说,他听了家里的安排,跟刘二姑娘订了婚,本以为出了国就安生了,还能找个外国女朋友潇洒走一回。

谁成想,他前脚刚出国,后脚人刘家就把二姑娘给送过来了,虽说带了一个阿姨照顾着,可那女孩不知怎么的就爱粘着他,闹的他现在每天上完课就得赶回家带未婚妻,就跟特么的带孩子似的,简直比居家男人还特么的居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