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树上的非理性漫步 | Philippe Ramette

Promenade irrationnelle 非理性行走


家和房子,给人带来安全感、隐私和慰藉,只是困久了会倦闷。我们需要有艺术装饰重新给我们灵感和自由。基于日常景物的想象力创作,是一类非常适合家居装饰的艺术品:易融入生活,却有故事。比如上面这幅,挂在客厅或走廊,远远或粗粗一看,海边和棕榈,平常而经典的景色,和周围家居环境并无违和感;但是仔细一瞧,有个人在树上行走,没那么简单,引诱你思考。


如果你观察地够仔细,也许会从他的衣服处看出猫腻。这并不是图像处理软件的后期处理,而是有个人实打实地钉在树上,玄机就藏在他的衣服里,各种能够支撑身体的工具。抵抗重力法则,革新观察世界的角度,重新探讨物与人之间的关系,这是法国巴黎艺术家Philippe Ramette想要达成的。他首先把自己看成一个雕塑家,而不是摄影师,也许我们可以把他的摄影作品看成为另一种雕塑艺术。他讨厌假冒,你看他坐在九十度倾斜的海岸边,那他真的坐在九十度倾斜的海岸边;你看他在海底一门心思看地图,他真的在海底一门心思看地图。当今的信息技术,一部分用来使信息传递更快更广,一部分用来给信息扭曲作假(美图,剪辑,修声等),Ramette是想对后一种倾向进行对抗吧。



Sans titre 无题


然而Ramette也尝试“作假”,信息源头的作假,虽然信息传递的过程是真实无扭曲的。一种是把自己打肿来充当胖子,一种是自己不打肿,通过修图来变成胖子,哪种更真实呢。


上面这幅,作者想问大家,当你在法国港口看海的时候,是海好看还是天好看,是海大还是天大,海是天的配角还是天是海的配角。天大到能使时间扭曲,海只能跨了几个时区。虽然对人来说海是无边无垠,但海跟人一样受到重力的桎梏,只能服帖在星球表面,一点都不肯撒在外空中去;而天,无欲无求,无上无下,没有了方向感的制约。所以Ramette跟海平行地坐在岸边,对海来说是奇怪的,但对天空来说,你正着倒着,有什么区别的,于是观赏者得到了更大的自由,这是被引力桎梏的生灵万物难得的觉悟。



Le Funambule (incitation à la déambulation) 走钢丝(漫步的冲动)


Ramette先生会做上面这种线条画,作为一种理想和蓝图,来指导自己的摄影以及行动。漫步可视作是人类亲身的探索,这是任何机器和媒介都代替不了的,就像虽然机器人早就可以探索月球暗面,人还是想亲自到那走一走。这是一种突破自身限制的渴望。画中的人想挑战的,可能是电线杆,可能是太阳能板,更可能是人类修建的专供自己空中探索的路线。到底突破引力是什么感觉?在空中行走会让人有一种在生物链上更进化了一步的感觉吗?能让人更接近神吗?



Exploration rationnelle des fonds sous-marins 在海底的理性探索


法兰西绅士的着装真是无懈可击。海中的动物似乎都被Ramette先生所吸引,惊奇于他为了自由探索背负的巨大风险,而他却依旧优雅翩翩,这大概就是人类的尊严吧。跟在树上非理性发呆不同,在海底还是理性些为好,这暗黑高压缺氧的世界真得认真对待,实现起来难度很高。不管如何,Ramette还是做到了,看下面。



Exploration rationnelle des fonds sous-marins: la carte 在海底的理性探索:地图


靠着一位潜水员每隔一段时间就下潜给他输氧,还有身上绑了很多重物,他终于能够实现海底行走。但是每个人都必须小心翼翼,等所有气泡和泥沙都干净后再拍摄,因为艺术家需要呈现海底跟陆地非常相似的一面。地图使得海底跟地面产生很强的类似,至少在探索家心里;而且地图也是征服的象征,是将世界理性化的不懈实践。在这里,每走一步都是胜利。



如何买。

Artsper法国当代艺术品交易网站。可直发中国。摄影作品两万多美元左右,绘画作品两千美元。

附Xippas画廊网址,有Philippe Ramette诸多作品的授权。


Copyright Issue:

The copy right of the pictures of this article belongs to artsper.com. Please notify me if there is any infringement.


更多文章请关注VX:户太文设计家居评论

文章列表:

椅子:作为胶合板椅,身段要妖而不艳 | Norman Cherner

柜子:厨房的皮囊 | Reform

杂物:锌趣味 | No. 30

椅子:袖管舞的树枝 | Mattiazzi

杂物:狡黠一点点 | Visibility

椅子:树林里的妖 | Matthew Hilton

椅子:坐着跳伞 | Jens Risom

家具:E.O.来自于金星 | Erik Olovsson

绘画:一千只煮的眼睛 | JonOne

地毯:拼接的 | nanimarquina

绘画:大肚子的桥先生 | Jorey Hurley

地毯:有画的 | nanimarquina

历史:格拉斯哥玫瑰花 - Charles Rennie Mackintosh

地毯:有纹理的 | nanimarquina

海外真的很远吗

餐具:中华小心思 | Office for Product Design

绘画:彩色的冬天,是温情的还是伤感的 | Piotr Fafrowicz

地毯:长草的 | nanimarquina

地毯:无定型的 | nanimarquina

家具:篮子的诱惑 | Le Corbusier

地毯:迷而紊乱的彩 | nanimarquina

地毯:迷且规矩的彩 | nanimarquina

地毯:质素斐然的 | nanimarquina

桌子椅子:子宫郁金香 | Eero Saarinen

目录及爱的礼物 - 2018年7月20日

餐具:抿嘴与肚脐 | Eva Zeisel

灯具:飘飘的云朵 | Gentner Design

灯具:美式水墨画 | Gentner Design

绘画:眼球的蠕动时间 | Carlos Cruz-Diez

桌子:剑光烧天,我欲成仙 | Gentner Design

椅子:金属触手系 | Gentner Design

桌子柜子:四两担千金 | Gentner Design

绘画:脑后凿开平行世界 | Victor Vasarely

杂物:大男子的密集与孤立 | Gentner Design

杂物:铁匠的不思议火苗 | Gentner Design

餐具:陶瓷里的星空 | Sarah Cihat

椅子杂物:折纸与暴力 | Fferrone

雕塑:肉体里的枯山水 | Maxwell Bennett

桌子椅子:道家的云朵 | Fferrone

餐具:失去重力的液体 | Fferrone

目录及前言 - 2018年7月4日

雕塑:静寂的世界,拉扯的魂灵 | Marc Petit

杂物:挤奶机、电磁波 | Noidoi

杂物:铁与铝的心思 | NakNak

桌子椅子:直爽的仙气 | Stua

椅子:腾云驾雾的窝 | Stua

摄影:南非的风车 | David Goldblatt

酒具:咕噜,咕噜 | Norm Architects

杂物:一以贯之的牛乳表面 | Norm Architects

沙发:企鹅抱的感觉 | Hans J. Wegner

椅子:滑板上的安全感 | Hans J. Wegner

餐具:一千种与嘴接触的优雅 | Cutipol

绘画:被监视和被窃听的鱼 | Spring Hofeldt

餐具:赫尔辛基的日常 | Kaj Franck

餐具:Tsé与Tsé的金光闪闪 | Tsé & Tsé

椅子:明朝官椅上的许愿骨 | Hans J. Wegner

桌椅:简单生活的线条 | Afteroom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