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花了20几年,才赶上跟你同在一个微信群

过年期间看了不少凤凰男孔雀女的东西,这些文字或者图片,我都能完整脑补成真正的回忆。

今天,我国务院颁发了关于保护农村留守儿童的文件,我又从中拼凑了小时候的经历。

在大碧江花60块搞洗剪吹的时候,我又看了领导微博写的文,其中的结尾大概意思是“幸福的童年生活是很重要的”。我脑海里又开始闪过各种儿时的画面。

大学的时候,我一共义教3次。

第一次,我去的是罗浮的一个村,就像回到自己的老家一样。我作为班主任带着一个班,一共1周多的时间。从这些孩子中,我可以看到当时我自己的影子。学校就是家,家里没有爸妈,只有爷爷奶奶或者兄弟姐妹。我投入真感情去带好每一个人,特别是在我看来实在懂事得可爱至极的小女孩。到了义教结束那一天,我们好多队员都在流泪。我也一样,默默一个大男生坐在桌子旁流泪,不能自己。就像自己儿时当留守儿童时,想念爸妈的每一个夜晚。

第二次,我去的是肇庆怀集的一个村,义教一个月。这里的一切也像自己的老家一样。即便第一次的义教经验告诉我:一次性抽离般的义教,不能打开孩子对你欢喜的心,当你走的时候,也把孩子的阳光带走了。只不过,这一个月,也同样逃离不过流泪的遭遇。

这一个月,我就像回到自己小时候一样,每天只有固定的几块钱生活费,不能随便吃肉,没有零花钱。对外面的世界暂时置之不理,去看漫天多到很过分的星星,去跟队友聊极端乌托邦的梦想。但很快,梦要醒来。豪华的大巴带走了我们,也把我们和孩子之间的格格不入以及离别泪水,尴尬地显示无疑。

他们说,“当你经历一个月的完全义工生活后,你回到广州将会有好长一段时间无法回到现实。”的确,我花了至少1个学期回归现实。再次去敲击儿时懵懂但是又有切肤感受的东西:你得有钱。于是,我决心暂别这个义教组织,去寻找物质。

第三次,我带队跟班里面的人,去韶关一个村义教。前面两次义教,是我主动去探寻,去摸摸自己的本我。这一次,是为了实现班里好多人的一个期待。至始至终,我都在义教地点上,有一个不能言语的想法:要不要把大家拉到自己的村里去义教?到义教结束,我都只不过把这个想法当做想法放在心里。因为,我无法面对自己的自卑。

我有着很高的乡土认同意识,并也有行动。之前的文里面,我也写过我对公交车上捡到手机默默收回口袋的农妇提醒,让她把手机叫出来,不然我报警,但是被周围人劝走,并差点被打以及把我爸气得要死的经历。

就是这样,老家是农村,我认她,她不认我。自从高中以后,我就鲜有回老家。但是周期性的回家之路,让我目睹了河川干涸,垃圾成堆,赌博成风,流言四飞。我记不住邻里乡亲该怎么叫,也感受不到村里的质朴。

以前穷的时候,台风天都要固定屋顶,叫老人暂避风雨。需要上大号的时候,岁数不大的随便到某个垃圾堆就可以解决,长大点了还要憋屎,走长点时间到公共厕所上。那时,公共厕所应该是我文学修养的开始,各种各类的书法、话题,图文并茂。远是远点,但是拉得舒服。

同村一起上学的48人,到初中时已然大部分人退了学。风里来雨里去的5公里上学路,到了市里上高中也就那么5-6人了。就不说读完大学,读好大学的了。

所以,我对书本的“先富帮带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有着切肤的感受。特别是当我快看完《改革激荡三十年》的时候。

富人们已经把底层人上升的通道默默给堵死了,谁来带你?

敢情从成为一个精子开始,我便开启了过五关斩六将的生命之旅。恍恍惚惚通过各种光卡,到社会里面准备施展洪荒之力时,婚姻、车房、孩子的问题接迥而至。我姐说:“没有你想象中的简单”,我说“都是自己,都是自己的想法”。

我姐说了婚姻里面,特别是在老家传统观念下的大家族婚姻,是多么不容易和复杂。我则列举了自己大学班里的女生,她们是怎么完成大学学习,最终找到较好的工作的。我的本意很简单,“一个家庭最重要的是自己和另外一半,只要你们两个没有问题,就不会有问题。即便出现问题,只要你自己没有问题,则什么问题都可以处理”。话粗糙了一些,理由很简单。

农村思想落后,性爱观念及教育简直不能再渣。即便是今天,老家的小情侣哪个有带套的意识?老家的男人哪个不是拔屌无情?哪个不是把另一半当做生殖工具?现实很残酷,但要面对。

长舒一口气,心里油然发出一句感慨:我花了20几年,才赶上跟你同在一个微信群,谈人生、说梦想

老爸老妈说:结婚、生子、买房,这三个事情你至少在这几年给我完成其中一两件。

我年青无知(都不敢用“年少无知”了),根本不知道他们俩心里的算盘。这三件事情,哪一件不是可能让一个家庭愁眉苦脸的事情?

就拿我广州的同事而言,凭借自己的力量,弄个体面的婚礼,不愁吗?

未曾想过写这么多,文字虽然苦逼了点,但心绝对是阳光的。

对于我,从来都不否认自己来自农村,也不忌讳聊自己的过往。相比之下,我应该是一个很幸福的人。活了20几年,也从来没有为谁活过,都坚持一句话:

只有把自己经营好了,才有整个世界。

祝福大家:发自内心的微笑。

来自经常被叫做郭增辉的郭辉增

2016年2月14日

昨晚跟女友聊了很久的天,也略有涉及以上的话题。末了,她叮嘱我:为她写一篇洗地文。我没有写,毕竟所有的奖金都上交了,实在不知道用什么红包来对话。但我目前可以保证以下三点:

1、不被外力(爸妈)主导婚姻以及孩子;

2、不以年龄论婚嫁;

3、房子均分,结婚可以离婚,孩子跟谁听孩子(也有可能不生孩子)。

配图:电影《借着雨点说爱你》,适合在下雨天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