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火做头发有多野?

火萎了,  我也准备走了。

■ 文丨单身狗1024 司南

小区门口“XX造型”里风姿绰约的Tony老师,拥有支配你舅舅生死的权力。

不仅如此,任谁都曾屈服于被Tony支配的恐惧——剪头之前,想换发型;剪头之后,想换条命。



正所谓,他不知你的长短,你也不知他的深浅。


然而,Tony老师并没有表面上那般光鲜靓丽。


想要在美发界出人头地,除了掌握随时随地动用撑起几个小时对话的词汇量忽悠你办卡的能力以外,还要有拿得出手的绝技。



这其中,印度Tony风头正紧。


每一位印度Tony大抵都体验过每晚在床单上画地图的经历,这算是他们的职业病。



想要成为合格的印度Tony,必须要熟练掌握赖以生存的“火剪”绝技。


印度的电力总是阴晴不定,限制与超负齐飞,停电与断电交替。


这也铸就了印度火剪技艺的兴起。



无数个停电的日日夜夜,面对着店里排着队等理发的顾客,印度Tony总怀着“想赚不能赚”的悲戚。


没有退路的他们绞尽脑汁,生存还是毁灭成为印度理发界最重要的课题。


“与其等待来电,不如节约时间和资源,烧得飞起的蜡烛正是理发的能量源泉。”


终于,有天资聪慧的印度Tony于逆境之中超脱,跳出三界、不在五行的他觅得了一颗“道果”。


说时迟那时快,Tony小哥拔起蜡烛就给客人造了个型。



这种炒饭般呲呲冒火的视觉盛宴征服了所有敢爱敢恨、人均暴躁的印度小哥,直教人大呼过瘾。


“爽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

“娘炮做头发才用推子,真男人就得玩火!”



有了买卖就有了杀害,一时间,火剪项目攻占了几乎所有的印度理发店。



当然,印度Tony也读熟差异化营销的本质,各自掌握有别于他人的专属火焰应用方式。

大火吹干:



炫酷的同时尽显高级。


中火拉直:



跳动的火焰充满了艺术气息。


小火烫卷:



空气中弥漫着烧鸡毛的糊味。


有人玩形式,自然也有搞本质。


“把火焰当做辅助工具,才不是真正的火剪技艺。”


说这话的,正是完全以火为剪的Tony老师纳齐姆·阿里。



作为从艺近30年的老司机,被街坊四邻评为“社区小能手”的阿里对火剪的理解突破天际。

在他看来,“火剪”两字就是这一技艺的本质,火是主力,不是外力。


凭借多年来与美容美发产品的接触,阿里精心配制了一款特殊喷剂。



有了喷剂的加持,即便是顾客头顶火冒三丈,他也能泰然处置。



基于此,有别于其他Tony火剪时的慌张,阿里一贯风轻云淡、手法飘逸,一把梳子就能体面地完成所有火剪事宜。



“它看起来危险,但事实并非如此,我甚至没有感受到燃烧的感觉。”


“起初很害怕,但后来就爽了,很想拜师学艺。”

更为神奇的是,经过燃烧的头发并没有干枯弯曲,反而油亮无比,相当有型。



阿里变魔术般的火剪技艺俘虏了无数小伙子的心,他们总会并排在沙发上坐一整天,瞻仰神迹。



不仅如此,每天都有顾客从世界各地慕名前往,让肾上腺素分泌异常。


深谙饥饿营销的阿里面对趋之若鹜的顾客,发布每天最多只招待12-15个的消息。


“我一天内不能超过15个顾客。所以,无论谁想要理发,他都必须提前预约。”


“限量”“预约”昭示着并不是谁都能享受到“阿里火剪”,这是一种逼格。



阿里的套路完成了一石三鸟的成就,在减少负担的同时提高了理发的价格,并长久保持“阿里火剪”的新鲜感。


可谓是深藏功与名。



看着印度Tony依靠火剪技艺名扬天下,司南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在头发上玩火这事儿,早就是中国老Tony玩剩下的。



电影《方世玉》中,李连杰饰演的方世玉就曾化身Tony,为母亲萧芳芳烫头发,分分钟头顶蹿火。



在上个世纪80年代前,女人们想要烫个洋气的卷发,都要动用被烧得发光的火钳。



氤氲在升腾的烟雾中,油然而出的是修仙的快感。



但凡你能看到的头发打卷的贵太太,都是火钳烫头的忠实拥趸。


电影《色戒》中的汤唯,那个年代的卷发都是火钳烫的。


随着人们生活品质的日益增长,曾被束之高阁的火钳烫头飞入寻常百姓家,结个婚、拍个照,连男人都不能避免被烫两下。



即便是在科技高度发达的现今,我们仍能从放眼望去的卷发大妈身上窥见一斑。



想曾经,她们也都是引领时尚潮流的摩登女郎,任时代如何更迭,洋气的卷发依旧是不变的执念。



面对理发,普通大妈早已臣服于充满电气设备的理发店,而讲究的大妈则偏爱沧桑的历史积淀。

“找头发最花的老师傅,做风险最高的头。”



至于印度那些年轻的Tony老师,只能说,阅历还不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