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从未有过的少女时代

字数 1386阅读 58

想吃一颗甜到掉牙的糖,想拿着棉花糖走在人群熙攘的大街上。

想在爱的人心上走一遭,想在暮春盛夏秋风初雪都能遇见你。

想拥有一次少女时代,也想给自己一个少女时代。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几天去逛街的时候,同行的小公举要去看裙子。

我和另一个朋友在后面走着,目光略过一条条风情万种,清纯可爱适合软妹穿的美腻的裙子,最后停留在了宽松的大黑T恤上面。

然后我们对视一眼,调侃说:你的好友直男××已上线。

所以,旁边的男装店其实才更适合我们好吧。

我记忆中最热衷于穿裙子的时候,是小学三年级。

每天在上学之前,从为数不多的裙子里认认真真的挑选,满心欢喜蹦蹦哒哒的跑到学校淑女状的坐在凳子上。下课了也不再跑去操场,而是安安静静的伏在课桌上。

可是后来,从某一天开始,我就突然不再穿裙子了。

不要问我为什么,本公举就是这么放荡不羁爱自由,因为穿裙子我没法轻松又自在的做第三套小学生广播体操啊。

后来,就像那句话说的:一转眼,很多年就过去了。

高考完后的那个暑假,我和一姑娘说,今天暑假,我们要给自己买很多条裙子,吹着空调吃着冰淇淋过完这个夏天。

可直到夏天过去了,我们也没有给自己买一条裙子,只是吃了很多零食胖过了整个夏天。 原因大概是这样:睡衣多舒服啊翻来覆去也不用在乎坐姿,出去玩T恤牛仔裤多简单方便啊。

所以直到现在,从不想穿变成了不敢穿。

就像比起日剧我更喜欢韩剧一样,韩剧里的花美男笑起来温柔起来霸道起来我都能觉得自己的少女心噼里啪啦的爆炸了,而日剧的女主往往是自带少女心的软妹子。

因为自己未曾有过这个样子,所以无法感同身受。

现在我也终于能明白为什么我不喜欢粉色不喜欢撒娇,大概是我觉得,粉色太矫情撒娇太女人,而像我们这样身后无人只能闷头向前走的人没资格矫情。

可是后来我发现,不喜欢的不是粉色和矫情,而是我误以为的柔软。所有的不喜欢大概原因在我。

一路走来,活得刚硬且糙,才越发难以苟同另一种人。

内心柔软的部分被藏在心底里的某个角落,不敢掀起覆盖着的厚重的灰尘轻易将它示人,像一只莽撞的刺猬,偏离了本该和所有人一样的轨道。

活得紧绷的后果大概就是不太能轻易放松,看似无畏,实则不果断不敢尝试。

我时常羡慕很有自信的女生,她们并非是自视甚高,而是不娇柔造作不畏缩扭捏,知道自己能做好什么值得拥有什么。

这大概是我不具有的技能。

所以总是把自己困在围城里,不想出去也不想让别人进来。到最后,也是自己陷在了自己的情绪里,不肯直视所谓的真实。

可是啊,就像在军训的时候,我每天都在担心我的正步不能像别人一样踢得铿锵有力,齐步跑的时候会掉队,甚至觉得自己走个路都能顺拐。

但直到最后,也是圆满的结束了军训。

所以,我想,我们都比想象中更好。

或许,我们本该,更快乐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所以不要自卑不要难过,就像范湉湉说的,不要压抑自己的天性啊。

我们要去做一个少女心爆棚的女汉子,一个快乐的孤独患者,一个有故事的女同学。

我知道的,我终将迎来你,我的少女时代。

等到那一天,我们不用再焦虑不用再自卑,不再怨天尤人不再苛责不公,我们在每一个清晨暮色里拥抱更轻松更美丽的自己。

等到那一天,我们可以安心的将少女时代安心的托付于值得的人,不再惶恐不再不安也不再孤独。

就像这句话说的一样:

有时候,我想,应该把我的心空出一块地方,去盛放不切实际的白日梦,在书本里做过的旅行,简单而直接信任人的勇气,以及对爱的温暖眷顾。

有一天,当这个地方被人光顾,不管我们是否能共度余生,你都将是我唯一的爱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