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手指 笔记

字数 3499阅读 62

2018-12-05

原文:不知大限何时到来。按医生的话说,即使是明天也不奇怪

想法:

2018-12-05

原文:走了一段,昭夫发现把雨伞忘在公司了。早上离家时正下雨,便带了一把伞。不知雨是什么时候停的,因为他一整天都待在公司里。现在回去取太麻烦,他索性直接走向车站。这样一来,他已经把三把雨伞落在公司了。

想法:

2018-12-05

原文:。哪怕稍微否定她一点儿,事态就会更加严重。

想法:

2018-12-05

原文:昭夫和八重子已结婚十八年了。他通过上司的介绍认识了八重子,交往一年后结的婚。两人的爱情并非刻骨铭心,只是双方都没有更合适的对象,也没有分手的理由,女方又即将超出适婚年龄,才不得不结婚。

想法:

2018-12-05

原文:直巳的喘息变得粗重,但他还是什么都不想回答,只是睁大眼睛,拼命打游戏,好像想沉醉在游戏世界里,以此来逃避现实。

想法:

2018-12-05

原文:她一定是像哄小孩一样和直巳说话。直巳从小脾气就坏,不知不觉间八重子已经习惯哄着他了。昭夫看不惯这种教育方式,但对儿子的教育主要是由八重子来做,他不便过问。

想法:

2018-12-05

原文:直巳并非丝毫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昭夫能推测出他当时的心境。他一碰到麻烦事,就躲进屋子逃避,绝不考虑之后的事。他认为反正把女孩的尸体放在那儿了,父母总会解决的。

想法:

2018-12-05

原文:昭夫很厌恶八重子溺爱孩子的行为。

想法:

2018-12-05

原文:直巳一见就得尿裤子。别看冲咱们挺厉害的,其实是个胆小鬼,这你应该也知道。

想法:

2018-12-05

原文:儿子变成这样,都是你惯的。”

想法:

2018-12-06

原文:“你就知道溺爱他!”

想法:

2018-12-06

原文:老烟枪。

想法:

2018-12-06

原文:老头一大早就触霉头,可别折了寿。”说话恶毒是小林的一贯作风。

想法:

2018-12-06

原文:面对专业的刑警,外行人的谎言能管用吗?昭夫毫无信心。

想法:

2018-12-06

原文:“你现在不这么做,直巳也在好好反省,所以才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不可能!他就是想逃避,闭眼不看现实而已。

想法:

2018-12-06

原文:两人并排走出警察局。加贺走向车站前的商业街。“习惯了吗?”他问道。 “多多少少吧。”松宫答道,“我参加过世田谷主妇被害案的侦破,学了不少东西,对杀人案也习惯了。” 他的话里包含着一些虚荣心。他唯独不想被眼前的这个人当成新手。

想法:

2018-12-06

原文:加贺笑着轻叹一声。“哪有什么习惯了,特别是接杀人案。如果能习惯死者家属哭泣的样子,那就是做人有问题了。我问的是你是否习惯了用刑警的角度想问题。一旦穿上制服,看周围的眼光也不一样了。”

想法:

2018-12-06

原文:沉默中,松宫也动起筷子。许多事情盘旋在他脑中,以至于饭菜的味道只吃出一半。

想法:

2018-12-06

原文:昭夫开口了:“与其说蹩脚的谎言被逮捕,不如干干净净地去自首,才能尽快回归社会。未成年人不会被透露名字。只要搬到远方,就没有人知道过去的事。我要说的就是这些。”

想法:

2018-12-06

原文:“那也有可能。那么我们采用你的方案,如果打电话说明情况的人觉得对方反应不正常,就必须一一传达给负责采集工作的人。你不觉得这样影响效率吗?况且,直觉很难表述。如果不能很好地传达,那么实际接触案犯的人可能会犯下错误。另外,事先电话通知也会让案犯做好准备。我理解你厌烦这种不起眼的工作,但什么工作都是有意义的。”

想法:

2018-12-06

原文:“在家里照顾痴呆老人,想想就头疼。我也不能总置身事外,早晚有一天得照看我妈。” “这是许多人共同的烦恼。国家不管,只能自己解决。”

想法:

2018-12-06

原文:“人怎么死,取决于他是怎么活过来的。那个人会有这样的死法,完全是因为他的活法就是如此

想法:

2018-12-06

原文:“建立起温暖家庭的人,死时也会得到家人的关怀。而没能建立起像样家庭的人,死时偏偏渴望亲情,你不觉得他这样很自私吗?

想法:

2018-12-06

原文:昭夫不停地抽烟,很快就抽掉一根。

想法:

2018-12-06

原文:“谎言上再加谎言。”昭夫说,“如果直巳当时不在家里,那在哪儿?如果编不出来,警察一追查,不就露馅了?无论如何,那小子都不可能不见警察。所以,还是少撒点谎为好。”

想法:

2018-12-06

原文:“不能老惯着他。他知道咱们马上要干什么吗?不抱着必死的决心就无法通过。我要让他也明白这个道理。要是以为什么都靠父母撑腰就大错特错了。他把父母当成什么了?快把他叫来!你要不去,我自己去。” 昭夫刚要起身,八重子抢先站了起来。 “等等,我知道了,这就把他叫来。但是我求你别太严厉,要不然他会更害怕。” “害怕是理所当然的。快把他叫来!”

想法:

2018-12-06

原文:当时,春美曾经说过:“妈是把我当成妈妈了,以为自己被寄养在别人家里,只有到了晚上才能见到妈妈。”

想法:

2018-12-06

原文:“那你怎么想?凶手为什么选择这里?” 加贺慢慢把脸转向松宫。“我认为,凶手是不得已才把尸体扔在这里的。” “不得已?” “对,凶手没有其他选择,即使想去更远的地方也缺乏手段。” “手段……汽车?” “嗯。比如凶手不会开车,或者没有车。”

想法:

2018-12-06

原文:“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前原家和案件有关,一切都建立在近乎空想的推理上。如果我们调查的人是无辜的,就要最大可能地让他们的利益不受损害。” “会损害什么利益呢?” “我们这一问,那位主妇对前原家的印象就改变了。你看看她那充满好奇的眼睛。她可能会把我们的问话加上自己的想象告诉别人。这样以讹传讹,谣言就会吞掉前原一家。假如罪犯另有其人,即使被抓住了,谣言也不会轻易消失。我觉得,即使是调查需要,也要尽量避免伤及无辜。”

想法:

2018-12-06

原文:这就可以证明昭夫不在场,但这对前原家没什么作用,只是把嫌疑人的范围缩小了。

想法:

2018-12-06

原文:直巳一定会像竹筒倒豆子一样坦白。

想法:

2018-12-06

原文:松宫和加贺一起走出警察局时是晚上十一点。他还不想睡觉,但小林告诉他不用一天都做完,如果一开始冲得太猛,就没有后劲了。

想法:

2018-12-06

原文:他产生了新的认识,觉得加贺恭一郎果然是个厉害的刑警

想法:

2018-12-06

原文:松宫无论如何也不理解加贺的想法。不管过去有什么恩怨,陪伴至亲度过最后时刻,不是为人子女者的本能吗?

想法:

2018-12-06

原文:昭夫看了一眼闹钟,刚过早上八点,这意味着他只睡了三个小时。他彻夜难眠,早上五点钟喝了一杯兑水的威士忌才勉强睡着。一想到今天要面对的现实,昭夫不敢喝得大醉,但没有酒精的帮助又无法入睡。

想法:

2018-12-06

原文:母亲最了解孩子的日常生活。父亲平时要上班,问不出什么

想法:

2018-12-06

原文:。 饭桌上放着两个从便利店买来的盒饭,一个吃了一半,另一个丝毫未动。松宫推测是夫妻俩昨天的晚饭。

想法:

2018-12-06

原文:“但听她父母说,被害人没有独自用过电脑。” 加贺耸耸肩,慢慢摇头。“父母的话不一定对。孩子的成长会比父母预想的快得多,尤其是当他们偷偷发现了某种乐趣的时候。模仿大人发送邮件,再清除痕迹,这对电子时代的孩子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想法:

2018-12-06

原文:刑警并不是只破案就够了。什么时候破案、怎么破案才是最重要的。”

想法:

2018-12-06

原文:他再清楚不过,自己干了一件伤天害理的事。为了隐瞒儿子的罪行,把老母亲当替罪羊,这种事只有畜生才干得出来。他想,假如真有地狱,自己一定万劫不复。

想法:

2018-12-06

原文:松宫说:“我还是要见见他,哪怕得到一点儿信息也好。就算是如你所说,和所有相关人员谈话也是我们的职责。”

想法:

2018-12-06

原文:年轻的刑警对昭夫的回答不是很认同。

想法:

2018-12-06

原文:直巳很不耐烦,不知在看什么,半张着嘴,活像口渴的狗在伸舌头。 又是这副嘴脸,昭夫想。每次被问到什么不好的事,最后一定会露出这副表情。即使责任在他自己,给别人带来了不快,也一定在自己之外找原因,并把火发在别人身上。昭夫能想象出,直巳现在肯定为父母不帮忙说话而心怀不满。

想法:

2018-12-06

原文:“我不会说谎的。”八重子插嘴道,“真的和这个孩子没关系,所以请放过他吧。” “如果那是事实,我们会以某种方式证实,请不要担心。游戏厅和便利店一般都安装了摄像头。在里面待了四个小时,很可能会被拍下来。”

想法:

2018-12-06

原文:“如果父母拒绝,不要管他们。要是他们不让见,你就直接闯进屋子。如果直巳出来,你要彻底细致地追问。他说昨天去了游戏厅,要问清楚是哪个游戏厅,玩了什么游戏,有什么特殊的事,要细致到让他发怒,但我想他也不会发怒。然后要确认他有没有电脑。”

想法:

2018-12-06

原文:长年相伴的夫妻之间的感情是旁人无法理解的

想法:

2018-12-06

原文:我只能说,老人的内心是极为复杂的,正因为意识到了自己的死亡才更难懂。我们能做的只有尊重他们的意愿。无论他们做的事情看上去多么傻,也许对他们本人来说,都是重要的。”

想法:

2018-12-06

原文:虽然得了老年痴呆症,政惠现在还珍藏着和儿子的回忆。记忆中含辛茹苦养育儿子的经历,是治疗她的良药。

想法:

2018-12-06

原文:“现在开始才是最重要的。”小林拍了拍松宫的肩膀,“在某种意义上,比案件本身还重要。”

想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