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卫:西游,能不能这么讲

唐三藏:

世上只有两种妖怪,想吃我的和想睡我的。

他们都通常只有一种结果,就是被打死。

我所遇过的倾国倾城很多,她们口口声声说喜欢我,其实我很清楚,她们喜欢的只是金蝉子转世的修为罢了。

只有一个凡人,她说爱我,要把江山送给我。

我听过女人的谎言无数,但这一句是真的。

我拒绝了她,从头到尾没有正眼看过她一眼。

她很难过。

多年后,世人皆赞圣僧不为美色所惑,只有我知道,有的人只看一眼就会错。


孙悟空:

送师父去西天后,我被封了佛。

在这之前,我以为什么事都有答案。就像我以为摆脱这紧箍咒、轮回苦的答案,就是成佛。

我终于成了佛。自此忘了难过,忘了不甘,忘了枷锁。

也好像忘了一个人。

这就是师父说的答案?

我回到了花果山,坐在山巅两天两夜,看着这天空不断变化,我才发现,我和周围这些伫立千百年的石头已经没什么分别。

我又成了石头,像从这里蹦出来之前一样。

师父,你告诉我,这是答案么?


猪八戒:

每个人都有失恋的时候,而我失恋的时候,变成了一只猪。

没有事的时候,我会望向月宫,我知道那里有个女人在等我,可我回不去了。

我成了一只猪。

其实”她也想我“只不过是我跟自己开的一个玩笑,我不过想让自己开心些。我曾经听人说过,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让自己不要忘记。

我一直以为我跟那只猴子不一样,可当我看见他对着晚霞发呆的时候,我才发现,这西行路上的所有人,都一样。

取经路上,我最能吃,整天喊饿。

可是不吃又能做什么呢?

想她么?


沙悟净:

总有人问我,我挑着的担子里到底有什么东西。

我总是笑着摇摇头不说话。

像当年她问我有没有故事一样。

我总是走在队伍最后面,静静地看着他们的背影。

像在天庭那些年默默看她一样。

王母答应我,只要我去取经,她就放过打碎琉璃盏的她。

我没的选,不是么。

这担子挑着的,从来都是两个世界。


白龙马:

再见到万圣公主不久,二师兄过来跟我说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

我明白他的意思。

可其实我从来都没有恨过她,或者说我从来都没在意过她。你知道,这世间总有骄傲的人。

父王在安排这门亲事的时候。我如往常一样没说话。我总以为父王能看出我的抗拒。

不过没关系了,玉帝御赐明珠,我已炼化大半,只消今夜,我就再不必对命运言听计从。

后来,后来我成了一匹马。

我终于知道,这世间原来真的有抗拒不了的命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